防霾产品热销让我们脸红

防霾产品热销让我们脸红

近些年,由于我国雾霾天气多发,与“防霾”相关的周边产品迅速崛起,“防霾经济”开始走进人们视线,一时间,与“防霾”沾边的产品都成了热销产品。那么问题来了,这种现象合理吗?谁又该为出现这种现象“埋单”?

11月后中国北方多地“雾霾锁城”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在街头牵着你的手,却看不见你。”

11月后中国北方多地“雾霾锁城”
  • 如果你生活在中国北方,一定会对近期持续的雾霾天气“印象深刻”。据法新社报道,中国北方大片区域9日被危险的刺鼻雾霾笼罩,最危险的细颗粒物浓度接近世卫组织最大值的50倍。各地纷纷发布最高级别警报,告诫居民留在室内,并要求工厂减产以降低污染。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图片显示天空呈灰黑色,一些人抱怨嗓子疼。

  • 沈阳市环境保护局8日公布的实时数据显示,空气中被称为PM2.5的有毒细颗粒物浓度超过了1000微克/立方米,周边城市的PM2.5浓度也达到了极高水平。而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安全的PM2.5浓度是24小时平均浓度低于25微克/立方米。

  • 辽宁省金秋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杨沈佳说:“因为雾霾,医院呼吸科住院病房病床已经爆满,过去呼吸科门诊就诊病人大约占全体门诊量的10%到20%,但这两天已至少达到35%以上。”

  • 与严重的雾霾相比,当地政府相对迟缓的应急处置预案也饱受质疑。据《沈阳晚报》报道,8日下午,沈阳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针对严重的空气污染,沈阳市已经启动了相关预警。然而,在沈阳市政府、沈阳市环保局、沈阳市教育局等单位的官方网站上,记者并没有看到关于此次雾霾的预警信息。一级预警发布数小时后,建筑工地仍在施工、环保局工作人员对启动一级响应竟不知情……

  • 一位在沈阳工作的外国人对记者表示,他儿子班上41名学生的家长全部同意每人支付15英镑(约合人民币144元)给教室买一台空气净化器。她说:“空气质量没法改变,至少要首先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 具有娱乐精神的广大人民群众在雾霾天里创造了许多有趣的段子,下面是部分精选:

  • 1、有网友在公路上拍摄到一处饺子馆,该饺子馆轮廓已经消失在雾霾中,只剩下了其饺子店店牌。并配文:“天空飘来五个字”。

  • 2、央视记者:“大妈,您觉得雾霾影响您生活了吗?”

  • 被采访者:“影响太大了!首先就是你得看清楚,我是你大爷!”

  • 3、“双11”快来了,有女朋友的请紧紧抓住她的手,以免她在雾霾中走失,否则你又得过节了!

  • 4、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在北京街头牵着你的手,却看不见你。

  • 韩国先驱经济网站对此报道称,雾霾已经开始改变国人的生活习惯,许多人早晨起来做的第一件事是查看当天的空气污染指数,以此决定戴不戴口罩,是否开车上班。

“霾经济”成黑色笑话

面对持续的雾霾天气,各地催生出许多“抗霾一族”,他们的很多消费,成为雾霾天里的新商机。

“霾经济”成黑色笑话
  • 防霾口罩:周末卖出半个月量

    11月8日10时左右,淘宝的一家小店几乎被挤瘫痪。据统计,在20分钟内,他总共接到764个订单,卖出去将近3000个防雾霾口罩。卖家介绍说,她主要针对东北客户进行了一些推广,而且是家庭套餐,两个大人加一个小孩。很多沈阳的客户啥都不问,直接付款,只是要求发货速度要快。

  • 淘宝网店口罩产品近两三年以来一直热卖,山东部分地区出现众多口罩加工专业村镇,大量就业者以此为生。记者搜索“防霾口罩”,结果显示能有100多页的商品,多家店铺的销售量都表明生意兴隆。淘宝发布的搜索指数也显示,“防霾口罩”在11月8日这个周末的增长幅度接近200%。据统计,哪里的雾霾重,哪里的购买人群就多,上个周末销往沈阳的防霾口罩总量能超过平时半个月的量。

  • 空气净化器:销量快赶上电暖器了

    在多地城市卖场,空气净化器都被放在显眼的位置。销售人员说,最近每天能卖出两三台,总体来说3000元左右的净化器卖得最好。西安一家国美电器的销售人员称:“往年临近冬天空气净化器销量平淡,电暖器卖得好。今年空气净化器销量快赶上电暖器了,每天至少能卖出10台左右。”

  • 另外,车载空气净化器的需求已经直逼家用净化器。一家汽配城的商家说:“以前市场销售车载空气净化器的商家寥寥无几,但最近越来越多的商家开始销售车载空气净化器,主要是消费者的需求倒逼商家开始进货、销售。”有业内人士预估,如果雾霾天气长期大范围持续,空气净化器可能会像彩电一样成为家庭必备家电,市场容量或达到1500亿元。

  • 清肺雪梨:一夜之间卖断货

    这几天,雾霾天气非常严重,家住沈阳的李先生家的孩子又被勾起了咳嗽,他上星期日晚上到家附近的一家水果店买了几个雪梨,给孩子煮汤喝。等到星期一早晨再去买的时候,被告知已经断货了。李先生说,那天晚上去的时候,确实有几个人在买,但是没想到十几箱的雪梨,这么快就卖光了。水果店的老板则表示,这两天雪梨走量快,也没有顺势抬高价格,就全都卖没了。看着这天气,上货量还得继续加大。

  • 在水果店,有消费者表示,雾霾天气吃雪梨,是可以清肺的。同时网上流传着大量“抗霾食谱”,列举的防霾食物有白萝卜、柿子、百合、银耳、木耳、豆腐、梨等,这几天的销售量都明显上升。甚至有些普通的中药材打上“防霾”标签后,价格立马上调。

  • 外卖送餐:订单多得送不过来

    雾霾天大家都不爱出门,这就火了送餐业务。许多快餐店都提前过上了“双11”,有的商家一天送出去100多份外卖。服务员说,外卖订单都送不过来了,有的已经预订两个小时了,还没送到呢。

  • 此外,一些外卖类APP也接到大量订单,一位专职外卖送餐员说,他上周末每天都能送100多份外卖,中午12点点餐的,大多数都等到下午一两点钟,而晚上的订单数量更多。

  • 有评论说:一场雾霾拯救了一个产业。其实这样表述一点也不过分。但仔细算来,这实在不是一个划得来的经济账。某些所谓的“专家”还在推销着他的小算盘:治理雾霾为GDP贡献多少百分比、增加就业多少个、收益行业有多少,差点就要喊“雾霾是个好东西”了!

  • 但实际情况是:雾霾对人们精神、心理、情绪等隐性影响,是用经济手段无法测量的,而其影响却无时不在,深刻的影响着国人的幸福指数。雾霾天气就是一个生态的灾难,无论从中产生怎样的天量商机,都不值得“庆幸”,留给我们的只有阵痛和讽刺。

防霾不能只抱怨“天时”

某种程度上,雾霾是长期粗放的经济发展方式的后果,是环境对高污染GDP的报复,地方政府、排污企业、个人,都是雾霾的“贡献”者。

  • 每年中国北方在初冬时节都容易引发大范围的严重雾霾天气。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中国北方雾霾指数每年都在采暖季开始后上升。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显示,中国每天有4000人因空气污染而早亡。

  • 综合各方意见,对于这种季节性雾霾的形成主要认为有三方面成因:供暖影响、秸秆焚烧和静稳天气。其中,供暖和秸秆被认为是最大“帮凶”。

  • 有网民称,秸秆已经烧了几千年,过去没问题,怎么现在却成了雾霾的罪魁祸首?

  • 京津冀大气污染联防联控研究项目领导小组成员、天津市环保局原总工程师包景岭说,秸秆焚烧本身就是烟雾污染源,里面有很多的PM2.5、PM10。如果是一两个地方焚烧影响不大,成片焚烧,在气象扩散条件不好的情况下,就会造成很重的污染。

  • 包景岭表示,很多人不知道的事实是,我国大规模焚烧秸秆是在近十几年。过去,秸秆是农民仅次于粮食的重要资源,烧火取暖喂牲畜,用途广泛。但随着劳动力进城打工紧缺,大量秸秆无力收集,而一旦不能快速有效处理,冬季冰冻后将影响第二年的种植。

  • 河南省镇平县农民丁长志说:“十几年前各家各户都是烧火做饭,谁不拿秸秆当宝贝疙瘩,可现在烧煤了,秸秆就没用了。加上农忙时候人都出去打工了,还得抢着农事,不如直接烧了还能肥田。”

  • 长春市农委法规处孔令波处长说,多年来,秸秆禁烧工作成效不大的事实证明,严盯死守的方式作用有限。解决秸秆焚烧的问题,关键还是要给农民提供一个既方便、又有经济实惠的生态出口,既要重视“堵”,也要注重“疏”。

  • 想要雾霾烟消云散该怎么做?就目前情况看,答案很无奈:只能靠天!沈阳一居民写道:“驱散雾霾的唯一方式是大风,但是大自然只能拯救你一两次。”

  • 某种程度上,雾霾是长期粗放的经济发展方式的后果,是环境对高污染GDP的报复:唯“GDP论”的地方政府、为求利润最大化而不愿约束排放行为的企业、不作为的环保部门、追逐私家车享受的人……都是雾霾的“贡献”者。

  • 改善空气质量,固然需要净化器等科技产品“给力”,但更需要全社会用科学的态度、理性的方式去认识大气污染。需要指出的是,雾霾短期内不会彻底消失,我们既不能“来了再说,过了就算”,也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而应警醒起来、行动起来,比如少开一天车减少尾气排放,禁放烟花爆竹,加快生活方式的低碳化等等,这比购买空气净化器来得更有价值。

  • 尽管有些讽刺,但至少有一个理由还让人感到些许乐观:其他一些公共问题的治理和政策的调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或许缺乏动力,而与雾霾的较量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雾霾笼罩之下,人人都是受害者。

“霾经济”火一把,对市场消费来讲是桩好事,但从民众生活安全的角度考虑却非好事,更多折射的是人们对“好空气”的迫切渴望。

盘点国外治霾经验

  • 美国:公民监督PM2.5标准监控程序

    美国环保署在1997年7月率先提出将PM2.5作为全国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并在2006年对标准进行了完善——实现对全国环境空气质量24小时监测,并在政府官网上公布当天PM2.5监控结果和次日的预报数据。民众还可以下载手机应用,随时查询自己所在地的空气总体状况(空气质量指数)、实时状况、PM2.5值和臭氧监测数据等。

  • 德国:车辆“环保贴”限行

    德国一些城市采取了“环保贴”措施,即根据汽车的可吸入颗粒物排放情况,在车玻璃贴上不同颜色的“环保贴”。同时把城区分成4个不同区域,竖起标牌标明贴有何种颜色“环保贴”的车辆可以通行,违规者将被罚款40欧元。

  • 英国:征收“拥堵费”

    上世纪80年代,交通污染变成伦敦空气质量的首要威胁。对此,政府先后采取了一系列治理,包括优先发展公共交通、抑制私家车发展,以及减少汽车尾气排放等。到2003年,伦敦市政府开始对进入市中心的小汽车征收“拥堵费”,用来改善伦敦的公交系统。

  • 意大利:对污染最严重汽车征税

    意大利米兰市对污染最严重汽车征税,工作日7时至19时,污染严重的汽车必须缴纳2至10欧元税才能进入市区。罗马实行“绿色周日”活动,只有电动汽车等环保车才能上街行驶。

  • 日本:首都圈合作控制PM2.5排放

    2000年12月,东京都制定了相关条例,规定不符合PM2.5排放标准的柴油机汽车禁止在东京都内行驶。如今,首都圈已经发展为9都县市蓝天网络组织,定期在高速公路入口及休息区进行相关检查。大多数的汽车企业在生产设计柴油机汽车时就加装了过滤器。

  • 菲律宾:发动“人民战争”

    菲律宾一方面在社会上广泛宣传汽车尾气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威胁,另一方面开通了短信平台,号召广大手机一族的年轻人,通过手机短信,检举揭发那些排放超标的车辆。一旦被5人以上举报,交管部门将对其检测,并限期整改。菲律宾政府还斥资为马尼拉地区配置烧天然气的汽车,并制造天然气加气站。对于天然气汽车,政府在税收和贷款方面给予优惠政策。对于政策落地之前“抢生”单独二孩者的处理,各地也有不同。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