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妈乡”的苦难循环

“无妈乡”的苦难循环

贫穷导致娶妻难,娶妻难导致人口买卖。在贫穷与人口拐卖的双重背景下,黄荆乡的母亲纷纷出走,最终出现了“无妈乡”的悲剧现实。

母亲逃出囚笼

由于贫困,不少男子只能从云南、贵州、广西等地方找妻子,但这些女子被娶回来后,由于忍受不了贫困等原因,又纷纷“狠心”抛下孩子出走。

  • 位于湖南腹地山区“干旱走廊”的邵阳县黄荆乡是远近闻名的“无妈乡”,当地有132个从小就没有妈妈的孩子。除了正常死亡外,母亲逃婚与改嫁的“失母儿童”有116人,占总数的88%。这些“无妈”的孩子身上的故事大同小异:在他们还很小的时候,妈妈就离家,再也没有回来。他们中很多人已经记不得妈妈的样子,但他们都记得妈妈的名字,显然,这是长相思念而烂熟于心的结果。

  • 为何这些孩子的母亲会如此狠心地丢下孩子不管?穷或许是罪魁祸首。当地有民谣:“黄荆岭,石头壳,缺水少田,光棍多,讨十个媳妇,五个跟别个。”这一民谣是黄荆乡现状写真。由于无法忍受极度贫穷的生活,部分妈妈纷纷改嫁,或远走他乡。除了贫穷外,“无妈乡”出走的妈妈,不少是被人贩子卖到黄荆乡,被迫与当地村民成婚生子,她们一旦有机会就立马逃离这一伤心地。据悉,家庭暴力也是当地妈妈逃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澳门日报》)

  • 对于“无妈乡”现象,官媒早前报道,妇女离家出走主要原因是忍受不了贫困。邵阳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曾是湖南省19个贫困县之一,在土地贫瘠与打工潮影响下,留守儿童数量连年增加。媒体调查更发现,家庭暴力、丈夫懒惰、不思进取亦是令她们逃离的重要原因,曾有留守儿童透露,母亲在家时经常被父亲拳打脚踢,令母亲生活看不到希望。(香港《太阳报》)

  • 湖南邵阳黄荆乡仅义务教育阶段在校学生中,就有132个孩子处于“失母”状态——除了母亲正常死亡,其中有116个孩子的母亲因为逃婚或改嫁离开了他们。记者还发现,有些母亲是被人贩子卖到黄荆乡的。(香港《大公报》)

幼子承受苦难

母亲的出走,留下重重后患,结成一枚枚苦涩的果子,而首当其冲被迫吞下苦果的,正是这些失去母亲和母爱的无辜孩子。

  • 先前发布的《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揭示了令人震惊的一面:6100万留守儿童中,约1000万长年见不到父母;有4.3%的留守儿童甚至一年也接不到一次父母电话,一年电话联系一到两次的仅有800余万。越是不发达地区,留守儿童的数量越多,体现心理危险程度的“烦乱指数”(对于现状的焦虑)、“迷茫指数”(对于未来的焦虑)越高。(香港《太阳报》)

  • 湖南省邵阳县黄荆乡的闻名,跟一群妈妈出走的孩子有关。青山完小是“失母儿童”最多的学校,校长刘向阳说,他们学校2010年合并附近几所村小学,400多学生来自7个村,其中78%是留守儿童。全乡132名“失母儿童”中,他们学校占了83人。

  • 孤独、内向、自卑、没有安全感,是这些“失母儿童”的共性。而这样的共性往往带来下一个让人担忧的共性:缺乏上进心。刘向阳说,这些孩子多数学习成绩都不是很好,而考上大学的,目前一个也没有。此外,逃学、破罐子破摔的孩子也不少。没有母亲,这些孩子的家庭教育面临巨大缺失。

  • 像黄荆乡这样的“无妈乡”在中国绝非仅有,这只是“失母儿童”问题的一个典型。“失母儿童”的家庭一般是家境困难、文化较低,母亲失联后,父亲往往将怨气发泄到孩子身上,这使得“失母儿童”缺少安全感、被呵护感,容易自暴自弃,走上歧途。(《澳门日报》)

为何会有“无妈乡”?

对于黄荆乡“失母”现象的产生,人们普遍把根源归结于一点: 穷是罪魁祸首,母爱的本能被贫困击溃、被经济大潮淹没。真是这样吗?

  • 一个小小的乡村,有这么多“出走妈妈”,这无疑是悲催的。为何出现这样的尴尬?调查显示,这些逃跑或者是改嫁的“出走妈妈”都有相同遭遇,这些女子多是被人贩子拐卖到这儿的。至少在以下三个方面,值得我们一再追问。

  • 首先,拐卖问题没有引起重视。按照婚姻法的规定,两个人的结合需要是自愿的。那么,这些被拐卖到这里的外地妇女,为何很多都是领了结婚证的?有关部门在审批结婚证的时候,为何没有做到自愿结合这个基础。问题出现在了环节的走形式上,问题出在了办理结婚证可以“让人代劳”之上。问题更出在了当地警方对于拐卖现象没有重视上。

  • 其次,经济问题没有得到回应。当最起码的生活保障都没有的时候,就出现了娶不上媳妇的现象,娶不上媳妇的现象又加重了妇女买卖的现象。这是恶性循环。国家提出精准化扶贫的战略,但愿精准化扶贫能消融娶不上媳妇的伤痛。

  • 最后,家暴问题没有得到治理。这些“出走妈妈”都曾经不止一次的遭遇过家庭暴力。在这个贫穷的地方,大男子主义和贫穷一样顽强固执。这需要加大家暴的打击力度,这不是家务事,这是社会事、治安事、法律事。

“无妈乡”困境何解?

“没闯出名堂的,或许还将继续从外地娶老婆、老婆逃婚丢下孩子不管的悲剧。”

  • 针对“失母儿童”问题,各地政府部门和社会团体应从心理、教育、物质等层面给予他们长期关怀和帮助,比如民政部门应将更多资源向他们倾斜,妇联、教育等相关部门应动员社会爱心力量“一帮一”关爱这些特殊留守儿童。这些帮扶措施显然是治标不治本,要彻底消除“无妈乡”乃至“失母儿童”等问题,关键在于让广大农村富起来。只有农村富起来了,才能留住妈妈们的心,让广大农村儿童拥有一个完整的家。(《澳门日报》)

  • “无妈乡”折射的不仅是留守难题,更是贫困农村普遍面临的发展困境。在那些资源极度匮乏的地区,人们受教育程度很低,男人们好吃懒做、不思上进,找不到对象只能花钱从人贩子手中买老婆,平时动不动就打老婆孩子。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同源的,而且会因为恶性循环而导致进一步的发展困境。

  • 那些失去母爱的孩子确实很可怜,但真正的问题不在那些选择逃离的母亲身上,该担责的主要是那些参与买卖人口的人,以及打击人口贩卖和扶贫不力的地方政府。既然“无妈乡”的问题根源于发展困境,那么,解决“失母”困境也应该靠补齐发展短板来求解。唯有如此才能阻止恶性循环,撕掉“无妈乡”的标签。

要让黄荆乡的孩子们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在治懒、反家暴、打击拐卖妇女等方面完善制度当然重要,但是,当地贫困面貌如果迟迟不能改变,人们依旧安于贫困而看不到出路,“无妈乡”的悲剧还会一直上演。

“失母儿童”需要更多关怀

  • 夏学銮(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一些非政府组织、慈善机构以及社会志愿者可以走进有留守儿童的社区和农村,与当地的干部一起组成“心理关怀队”,在留守儿童成长的各种阶段,及时跟进、及时介入、及时解决留守儿童在成长中所遇到的各种问题。学校的老师,尤其是班主任一定要加强对学生的关心关怀,老师不能“只教书不育人”。(香港《文汇报》)

  • 阮梅(湖南理工学院文学院副院长、中国留守儿童成长问题研究所所长)

    “失母儿童”会比其他留守儿童更多感觉缺少安全感、被呵护感,他们需要学校与社会更多的关怀。我们应当:一是对特殊困难户民政部门要帮扶;二是妇联、教育等相关部门动员社会爱心力量“一帮一”关爱这些特殊留守儿童;三是征集志愿者,对孩子们辅以物质及心理援助。(香港《大公报》)

  • 黄雄(安全问题教育专家)

    “失母儿童”安全要从很多方面予以保障。首先,经济是基础,应拓宽农村就业创业渠道,让农村尽快富裕起来。其次,家庭其他成员也要主动担负起“失母儿童”安全教育的责任,自身必须具备一定的安全知识和安全意识。再次,有些农村学校的安全教育资源欠缺,方式方法比较落后,建议将安全教育作为一项必修课,并对教师进行安全培训,提高安全素养。(香港《大公报》)

  • 李桂梅(湖南省律师协会婚姻家庭委员会律师)

    当务之急应该有一个正规的社工机构进驻该乡,给孩子们从心理、教育、物质等层面长期关怀和帮助。其次,应完善并制定与儿童福利有关的相关法律制度。对拒不履行抚养义务的监护人,在不构成遗弃罪时也要有必要的惩罚措施。(香港《大公报》)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