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肾没了”背后的信任危机

“肾没了”背后的信任危机

男子因为车祸做了胸腔手术,术后不久,却发现自己的右肾“消失”了,此事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强烈关注。事件几经反转,最终在官方介入和多方见证下,通过第三方医院检查得出结论:确定系右肾萎缩。

“肾没了”几经反转尘埃落定

男子手术后“右肾消失”,最终确系“右肾萎缩”,事件经过几度反转,医生、医院、患者等多方均饱受质疑。

  • 5月5日,安徽《新安晚报》以《我的右肾去哪了》为题,报道了宿州男子刘永伟在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做完胸腔手术,右肾离奇失踪。“术后右肾丢失”事件迅速在网络上发酵,涉事医院首先引发网络强烈质疑。

  • 当日下午,医院的一则“声明”,让事件迅速发生反转,医院称某媒体报道“严重失实”,称患者右肾术后仍在体内。声明还附上了两张CT片,用红色箭头点名患者术后1天,第5天右肾仍在。多家网站也发布消息,称经过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专家检查,已发现刘永伟右肾仍在体内,但呈现萎缩状态。期间还有媒体还曝出了刘永伟向医院索赔200万的消息,于是,各方对刘永伟到医院交涉动机产生强烈质疑。

  • 然而,6日下午,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召开的一场新闻发布会,让事件再次发生反转,医院否认了网上流传的已经作出“右肾未丢失,只是萎缩”的说法,称患者目前仍是“右肾缺如”,但是至于“肾去哪了”,仍没有结论。

  • 7日上午,据中国新闻网报道,“右肾消失”事件的当事人刘永伟和家人以及徐州卫计委等部门调查人员一起到南京总医院,希望在这家第三方医院通过检查能得到确切的结果,能够弄清楚真相。

  • 据《现代快报》5月10日报道称,10日晚8点多,记者接到了刘永伟儿子的短信,他表示父亲的报告已经拿到,结果为:考虑为外伤后右肾移位、变形、萎缩。至此,男子手术后丢肾事件尘埃落定,确定系右肾萎缩。

  • 短短几天内,该起热点事件几度反转,作为当事方的医生、医院、患者轮流接受舆论拷问,医患双方不断证明与反证明,却一直没有令人信服的结果,这背后的原因不得不令人深思。

真相难明折射多方信任危机

“肾没了”到底由谁来给出解释,是医生、医院,还是医患调解中心,抑或是其他“有关部门”?患者和社会公众到底应该相信谁?

  • “肾去哪了”为何会成为悬疑?《山东商报》5月7日对此评论称,要弄清楚这一问题其实不难,只要相关机构重视如此违背常理的事件,对刘永伟的求助及时给予专业援助,通过组织专家医生共同会诊,相信谜题很快就能得到破解。而事实上,最终为事件画上句号的也正是这一方法。

  • 但这一最为简单有效的方法却没有及时被运用,事件在沸沸扬扬地绕了一个大圈子之后才得以解决,这其中折射出的不仅是中国目前医患信任的严重缺失,也折射出当事方、医疗仲裁方、官方机构和媒体所面临的公信力缺失等一系列信任危机。

  • 据中国医学科学院和北京协和医学院早前联合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医患关系中,只有46.4%的患者表示信任医生,仅有26%的医生认为患者信任自己。相互怀疑成了医患间迈不过去的一道坎。

  • 拉美社也曾援引一项调查数据称,在中国66.8%的患者对医生的诊断和治疗都不信任,同时,多数人希望能够恢复医患互信。

  • 马来西亚《南洋商报》则援引另一项调查表示,中国社会总体信任度跌破60分底线,人际不信任进一步扩大。不同阶层、群体间的不信任加深,官民、警民、医患等社会关系的不信任程度也在进一步加深。

  • 患者不信任医生,也不信任法院和负责医疗事故鉴定的第三方机构,所以只好求助媒体;医生、医院不信任患者,担心患者借机生事,所以在第一时间不是为患者提供帮助,而只是辩解清白,要求走法律程序,甚至暗指患者敲诈、骗保;医院、法院、派出所、仲裁机构等之间缺乏互信与公信力,于是相互推诿,最终把调查责任推给了没能力做出任何结论的“医患调解中心办公室”;而作为客观公裁的媒体和公众也对当事各方充满了不信任,各种质疑接连不断地出现。这些都让本来简单的真相变得复杂难明。

  • 而中国目前日益严重的医患矛盾,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正是医疗各方之间存在的信任危机。

  • 美国《纽约时报》援引观点称,中国的病人受够了他们的医生,而医生也受够了他们的病人。中国的医疗体系是一个“信任缺失的市场”。对盈利的重视、“送礼”文化的盛行,以及职业道德的缺乏在医患乃至社会间产生了一种不利的氛围。

  • 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报道称,在中国,某些情况下,负责救死扶伤的医生自己却失去了生命,这些悲剧事件的根源或许与中国人对医护人员的极低评价有关。

  • 香港《南华早报》称,(中国人)对医生和医院的愤怒源自社会普遍的不信任情绪。

  • 新加坡《联合早报》也认为,目前中国的医患矛盾和中国社会的总体风气不无关系,信任、尊重和诚信等基本职业价值观形同虚设。中国医生们的职业形象和专业操守不被社会认可。

  • 综观整个事件,为刘永伟做手术的医院可能没有任何问题(最终调查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但这却无法通过医院自证清白,需要专业机构和客观公众的第三方仲裁,媒体也有责任去小心求证。然而最终却因为各方的信任缺失,反而加剧了医患对立情绪,让一个原本并没有医疗纠纷案例,披上了一层朦胧的“医疗事故”甚至“医生盗肾”的不良外衣。

  • 对此,北京大学“医院诊疗流程研究”课题组专家王锡宁早前曾发表观点称,类似“丢肾”案,引发矛盾的焦点是“医生盗肾”假设,如果不能及时消除患者信任危机,如果调查过程有徇私枉法的蛛丝马迹,加之一些媒体“煽风点火”怂恿炒作,就可能诱发“基于假设的医患仇杀血案”。

重建医患互信需多管齐下

信任危机令医患双方都很受伤,重建医患互信则需要针对多方面原因分别着力。

  • 据统计,2014年,内地法院录得至少155起涉及伤害或杀害医护人员的刑事案件。医患矛盾让几乎所有人都感觉是受害者:公众抱怨难以得到良好的治疗,而医护人员则不满工作过于繁重和患者、家属的暴力对待。

  • 香港《南华早报》援引观点称,信任缺失让医患都很受伤。很多病人不走法律程序,因为他们认为如果一闹,医院就会增加赔偿。在一个道德水平欠缺、追逐金钱、充满怨气的社会里,医生成了牺牲品。报道同时还称,没有信任的话,医生就会只采取风险较少的保守治疗。优先考虑的是医生和治疗方案的安全,而不是对患者最好的方案。

  • 重建医患信任迫在眉睫,而造成医患间这种信任危机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 德国之声网站早前引述《柏林报》报道称,在中国,以国营医院为依靠的福利体系以及几乎免费看病的情况已经成为过去,新引入的保险体系仍不完善。这导致病人的火气和医生的忧虑都越来越大,医生与病患之间的信任关系恶化。

  • 香港《明报》认为,内地医患矛盾频发的重要原因在于社会优质医疗资源分布的严重不均衡和双方利益博弈偏差。

  •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认为,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以及医院的过量开药和过度治疗都加剧了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

  • 除了体制、市场以及社会环境等客观因素外,医患双方的主观情绪也起到尤为重要的作用。

  •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报道称,中国医疗可能面临危机的首要原因就是医患之间互不信任,造成这种信任缺失的原因是,中国的医疗体系中有收受贿赂的现象,大家认为医生个人要拿好处,可能医术差或者道德败坏。

  • 中国新闻网报道称,频繁见诸报端的医疗纠纷正在引发医患间的信任危机。医生其社会地位大不如前,患者家属针对医院的过激行为愈演愈烈,为病人服务之余,医生不得不考虑自己的人身安全。

  • 澳门《华侨报》则引述澳门外科学会理事长朱文立观点称,因市民对医疗服务的需求大增,医生每次为病人的诊症时间有所减少,令病人的诉求和实际情况有差异,造成对医生不信任。医患矛盾出现原因主要是沟通不足,医疗人员应更仔细聆听,以及做适当的检查。

  • 可见,医患之间的信任危机是一连串因素构成,其中包括公立医院体系设计失当、部分从业医生缺少职业道德、媒体对医院腐败情况的偏颇报道,以及公众不切实际地认为医生可治愈百病的心态等。而缓和医患关系,重建互信纽带就势必要求我们厘清各方头绪,从多方面同时入手。

德国学者尼古拉斯·卢曼把信任定义为:“为了简化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关系。”针对“丢肾”疑问,医院可以很容易找到结果。然而对于医生、医院以及官方机构来说,信任更关键的是来自坚决维护患者利益的态度,而不完全是调查结果。

看各国如何处理医患关系

  • 美国:医院门口都有安检

    针对医生的暴力事件虽然罕见,但由于美国枪支管理较为宽松,一旦发生往往就是“真刀真枪”的恶性事件。对此,美国主要采取的办法是,一方面强化制度和立法,另一方面是加强医院管理。

  • 美国《医疗和社会服务工作者防止工作场所暴力指南》有几方面规定,一是医院的报警防范设施和与警方的合作。美国各地警方非常注意在医院附近的巡逻,病患家属很难进入治疗区和住院区,进入者都要签到并佩戴通行证等。

  • 二是美国的医院多有严格的门禁制度,医院须建立暴力记录的患者“限制访客”名单,并发放给护士站和访客签到处;医院有权了解患者的行为是否有暴力或攻击倾向;建立一个发现有攻击性行为的问题患者记录本。

  • 三是对医护人员的建议,如不鼓励佩戴项链等饰品,防止发生冲突时伤及自身等。

  • 许多医院还建立了专门调解医患纠纷的机构“伦理委员会”。该机构会就如何治疗、何时停止治疗、采取何种恢复手段等,和患者及家属充分沟通。医患纠纷发生后也会首先和患者接触,倾听对方意见,并进行充分沟通、协调。这一措施将许多可能导致医患纠纷的隐患提前消化,也可在医患矛盾发生后,有效缓解患者方面的抵触情绪。

  • 加拿大:分流病人 减少医患摩擦

    在加拿大,患者除非急诊,一般要先看家庭医生,再由家庭医生决定是否进行体检,及是否找专科医生或专门医院就诊。

  • 加拿大医院是允许甚至鼓励患者家属陪护的,但对住院时间控制严格,加上医生是自由职业者,非手术轮候时间一般不在医院,且通常不固定在一个医院里,这些都有效减少了医患摩擦的发生。

  • 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同样实行严格的医药分家,医院和医生本身只有处方权没有售药权,医院治疗的主要项目均由全民医保支付,医患之间基本不存在金钱往来,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医患矛盾的发生率。

  • 日本:设专人聆听患者苦恼

    日本的医患关系比较融洽,主要得益于三个原因。

  • 首先,预约制度的存在,使医院很少有人满为患的时候,始终能维持一个适度宽松的环境。

  • 其次,医院为患者提供一些便利服务以及人文关怀,具体实施内容包括提供各种生活供需品、指派护工人员、接待投诉、聆听烦恼、收集患者意见等等,也会定期给医务人员开设一些接待患者技巧的培训。

  • 再次,日本的医院都相当重视对患者隐私的保护,相比较之下,国内几乎一片空白。保护患者的隐私体现在很多细节,包括病床必须配帘子,学生见习需要征得患者同意,病历中患者照片涉及隐私部位时用纸帘遮盖等,这也从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矛盾产生。

  • 法国:30分钟谈病情3分钟写病历

    在法国看过病的患者,最深刻的体会就是医生和病人说得多,写得少。

  • 法国的病历只有一页纸,左上角印着诊所和医生的姓名、电话及电子邮箱,下面是医生手写或者打印的药名,总共不过十来个单词。这名患者对这样简单的病历很惊讶,医生就介绍说写病历会占用很多时间,利用这些时间与病人沟通,对患者康复更有价值。法国人很信任医生,医生不也用担心因病历不全面而遭到质疑。

  • 英国:还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就医诊断的业务技能对于英国医生来说并不是考核唯一标准,如何与患者沟通更为重要。良好的沟通能力是成为一名医生不可缺少的条件。

  • 在英国,根据病人自身情况的不同,医生会有针对性地对病情、年龄、体重等状况差异给出详细的用药说明,并不断询问患者是否有过敏史,叮嘱遵守用药注意事项等,医生还会给病人和家属列出一些关键词,方便患者和家属到网上查询相关信息,对病情和治疗进行更详细地了解。此外,医生在向病人解释病情时,会尽量避免一些敏感名称,让病人更容易接受。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