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保姆”折射养老困境

“毒保姆”折射养老困境

近日,一则“广东恐怖保姆毒杀老人”的消息,引发全国震惊。保姆手段之歹毒,涉案数量之多,令人震惊之余,也引发对中国养老的更多思考。

“毒保姆”事件触目惊心

仅仅为了早拿几千元工钱,就杀害风烛残年的老人,如此残忍和丧尽天良的行为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 据香港《东方日报》援引内媒报道称,广州韶关45岁保姆何天带,为早点拿到工资,竟狠心用喂毒汤、针管注射毒物、绳子勒颈的方法杀死70岁雇主。此外,她还被指控早前在当保姆的一年多期间,用类似方法连环杀死另外9名老人。

  • 何表示,她发现老妇并不是其家人所说的那么易照顾,其后便向家属提出,若工作几日老妇就离世,也要支付一个月的工资。她坦言,为了提早拿到工资,不惜狠下杀手。案发当日凌晨4时许,她将安眠药、杀虫剂、敌敌畏加进肉汤,喂老妇饮下,之后用针筒吸满毒汤,分别注射进老妇的臀部和腹部。两小时后见老妇仍未断气,再用尼龙绳勒其颈部令其死亡。

  • 目前,公诉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对何某提起诉讼,并建议法院在量刑时,应将这9宗犯罪事实一并予以考虑。然而在庭审中,何某却又改口称,并没有这另外9宗案件。目前该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 另据广州日报报道,广州的一些家政人员介绍,毒保姆陈宇萍的花名叫“鸡萍”,也就是专门“执死鸡”(粤语意为捡便宜)。“凡是有生病的老人,她就专门抢着去做,为赚快钱。”多名受害家属认为,何天带与陈宇萍两个毒保姆来自粤北、在同一片家政公司上岗、作案时间相近、作案方式高度雷同。受害家属冯星认为,番禺一带就专门有这样的一个“执死鸡”群体,用这样的手段来赚快钱。“一日赚一个月的钱,一个月可以做十单。”

  • 事情发展至此,无论作为个案还是社会事件,都实在让人无法容忍!仅仅为了早拿几千元工钱,就杀害风烛残年的老人,如此残忍和丧尽天良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 当今社会竞争激烈,生活节奏加快,人们压力剧增,子女忙于工作难以照护老人,请护工、保姆便成为家庭养老的主要方式。老人身心羸弱,自理能力差,需要全程陪伴,雇主希望质优价廉的保姆,但保姆希望工资高条件好,加之保姆低人一等的落后思想,不同的要求和观念导致需求双方出现巨大差异、请一个可心的保姆实在是难上加难,这也是“蛇蝎保姆”行走多户人家却无滞碍的原因。

你会选择家政养老吗?

一方面,传统的家庭观念,让不少老人认为住养老院是“儿女不孝顺,家庭不幸福”,不愿意选择前往养老院养老;另一方面,即使对养老院有需求,但往往养老院水平参差不齐,一些口碑好、服务水平高的养老院,又“一床难求”。

  • 现状:老龄化现状下的养老困局

    截至2014年底,我国老龄化人口已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并以每年1000万的速度增加。联合国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的65岁以上老年人在总人口中的占比达到9.5%,推算2040年将达到22.1%。

  • 随着中国老龄化趋势越来越严峻,养老问题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重视。很多人担心,自己老后不仅不能老而富足、“优雅地老去”,反而可能因老致贫,陷入“银发贫困”的窘境。

  • 随着老龄化日益加剧,社会化养老产业的市场需求量也随之剧增,然而,公办养老院床位缺口巨大,“就近养老或需排队十多年”早已不是新闻,而家庭养老也面临很多困难。

  • 据港媒报道,在内地,大多数公办养老院都是“一床难求”。如果要入住北京最火的养老院,排队时长竟然要100年。而在一些地方,一个床位的价格需要3万元,比在北京租一个普通公寓的月租还要贵。(香港《南华早报》)

  • 根据2014年发布的《中国老龄产业发展报告》,全国养老服务机构每千名老人床位数仅为20张左右,远远无法满足老年人的需求。

  • 虽然供不应求,但不是每家养老院的情况都是这么“火爆”。报告数据显示,内地养老机构空置率平均达48%。例如在提供140个床位的安徽颍上县协和老年公寓,现在只入住了65位老人,入住率只有不到一半。

  •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吴玉韶说,农村敬老院主要是为了五保老人设置的,但五保老人分布分散,而且很多老人还是倾向于住在家中,导致一些敬老院空置率高。

  • 另一方面,社会化资本的注入,虽然一直呼声很高,但大多都是雷声大雨点少。民营养老机构不断攀升的房租、人力等各项成本压力是阻碍其发展的重要原因,目前在大中城市,由于地价高昂,建造养老院的成本往往是惊人的,所以,民营养老院大多数是以租赁为主,由于房租高,所以一些养老院选址在郊区,但郊区交通不便,离老年人居住的环境、医疗资源比较远,对老年人来说他不愿意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这又造成很多的养老机构空床率比较高。

  • 未来:家政服务业乱象不少,前景广大

    对中国很多家庭而言,家政服务是生活中绕不开的话题之一。然而,居民即便拿着钱,想请到称心的保姆还跟“买彩票”一样靠运气。技能参差不齐、难以“与时俱进”是雇主对家庭服务人员吐槽的主要原因。

  • 乱象一:保姆“星级”随便定

  • 梁女士是一名高级白领,由于工作忙,想找一名经验丰富、能住家做饭的“高级”保姆,做做家务,并给孩子合理地安排三餐。在宁波一家保姆中介所,负责人称其拥有的家政人员分一级、二级、三级、星级和金牌五个等级,不过星级保姆人数少,价格也不低,月工资4500元。

  • 双方谈妥后,梁女士支付了750元服务费就等着这位“星级”保姆上门。几天后,保姆上岗,可梁女士发现中介所并未按照合同要求给保姆购买保险和体检,而且这位“星级”保姆连最常用的营养餐都不会配置。再一细问,才知道该保姆虽然做了好多年保姆,但主要是做家务,经过简单的十几天培训就被评了星级。

  • 乱象二:无证上岗、“传帮带”现象普遍

  • 从雇主、服务人员关系建立的模式来看,有不少服务人员属于“传帮带”形式;例如,不少女士表示,自家的月嫂主要还是远房亲戚,这种方式请到的家庭服务人员的专业性、可靠性很难有保障。

  • 家住成都的赵小姐介绍,帮自己带孩子的保姆是丈夫家的远房姨妈,就是父母介绍来的。后来,她发现保姆带孩子的观念太陈旧,,但对方还算是长辈,她不想太过计较,何谈“严格要求”。

  •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专业护理人才需求约为1000万人,但拥有资格者仅有约3万人,大多数只能依靠农村外出打工者。上海复旦大学的朱顺华研究员说:“中国的大学甚至没有福利相关的专门院系。培养人才还需要时间。”

  • 同时,不少家庭服务人员的基本权益缺乏保障、缺少必要的培训。专家表示,其实家庭服务人员不仅要会做家务,还要懂得与消费者进行良好的沟通。双方如果在沟通上能加强,家庭服务人员主动理解并尊重消费者家庭的生活习惯,才会减少摩擦。

  • 乱象三:行业监管一片空白

  • 虽然家政行业涉及多个部门职能,但却没有相对应的监管部门。以广州市为例,记者联系了广州市人社局、广州市民政局、广州市妇联,它们均表示不是家政行业的主管部门,并不负责监管家政市场。

  • 不过我们也应看到,乱象的背后,是巨大的市场空间和发展前景。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家庭服务的对象已经不限于传统意义上的高端人群,对家庭服务需求也更细分。家政服务员、育婴师、营养师、家庭厨师、家庭护理员、医院陪护、高档家具保养员等各种家庭服务人员的需求都十分旺盛,人们对家庭服务人员专业化和职业化的要求也不断提升。

  • 另外,我国家政服务人员仍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以上海为例,据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调查,目前上海家政服务人员数量超过50万,而有家政服务需求的上海家庭达到180万户左右。包括家政服务、育婴服务、营养服务等在内的整个家庭服务业,人员缺口都很大。

  • 专业家政服务平台“云家政”发布2014年中国一线城市家政行业全年大数据显示,北上广深四地市场普存供需缺口,其中四地老人看护缺口均大于其它工种。

  • 近日,国家标准委批准发布《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和《家政服务机构等级划分及评定》,对家政服务人员的级别划分、技能要求都作出了明确规定。实际上,各地也曾根据情况,分别出台过地方标准。但业内人士指出,想要进一步规范家庭服务市场依然任重道远。

个别“保姆”成为“蛇蝎”,固然有其冷酷暴戾、爱财如命等个性原因,但养老资源缺乏、家政行业乱象纷呈却是不容小觑的普遍状态。从这起极端个案及其相类似的案件我们看到混乱无序的养老生态,让人们心情沉重。也为社会敲响警钟。

外国人如何养老

  • 美国:老人公寓似四星级宾馆

    美国主要养老方式有:老年公寓、“半托制”养老机构和社区互助的居家养老。

  • 美国一般的老年公寓有多个单元房,只租给55岁以上的老年人。大一些的老年公寓有人管理,也称“退休社区”或“退休之家”,除了租赁房屋外,还提供就餐、清扫房间、交通、社会活动等便利服务。

  • 除老年公寓外,“半托制”也受到许多老年人的青睐。所谓“半托制”,就是老人白天在养老机构生活,晚上回到自己的家。

  • 此外,一种以社区为单位,联合互助的居家养老方式近年来在美国逐渐兴起。这种在社区内依靠志愿者服务的居家养老方式最早于2001年出现在波士顿,如今,全美已建成66个“村”,还有120个正在筹建中。

  • 日本:商业养老院注重个性化

    日本政府将养老设施分为多种类型,包括短期居住型、长期居住型、疗养型、健康恢复型等,其中政府在全国建设了约3100处健康恢复型养老设施和约3700处老年疗养医疗设施。

  • 此外,不少企业建设个性化的商业养老院。看护型养老院主要供身体不便和患病老人入住,由养老院下属团队为入住者提供看护服务。住宅型养老院供身体状况正常的老人居住,当老人需要看护服务时,企业提供临时看护服务。健康型养老院类似宾馆,院方只负责打理老年人的日常家务。在日本,上述种类的商业养老院数量已超过2000家。

  • 瑞典:居家养老渐成主流

    在瑞典,在养老院养老的一般是基本上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孤寡老人。虽然养老院硬件设施一应俱全,而且从吃饭到洗澡都有人照料,但由于缺少人情味,瑞典老人不到万不得已一般是不会住进养老院的。

  • 瑞典政府目前大力推行的是更具人性化的居家养老形式,争取让所有的人在退休后尽可能地继续在自己原来的住宅里安度晚年。主管老人社会福利事务的部门,会根据老人需要,提供包括个人卫生、安全警报、看护、送饭、陪同散步等在内的全天候服务。

  • 德国:“乐龄合作社”为养老未雨绸缪

    在德国,进入“专业护理老人院”是老人们最普遍的一种选择。这些养老院拥有世界一流的硬件设备和人员管理方式。

  • 此外,德国一些社会团体和地方政府也探索出了包括“多代屋”在内的多种互助养老模式。这种方式不仅有助于开发老年人潜力,还有助于促进代际交流。如里德林根的“乐龄合作社”,不仅老年人可以加入,年轻人也可以加入进来。参加者可以选择小时工资,也可以把服务小时存入合作社,用以日后获得同样时间的免费服务。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