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网络平台“有偿抢票”:方便大众,还是变相“黄牛”?

网络平台“有偿抢票”:方便大众,还是变相“黄牛”?

不同于前几年用刷票软件免费刷票的模式,今年,各大平台对有偿抢票服务趋之若鹜。面对一票难求的局面,互联网平台的有偿抢票生意引发网友质疑:这跟加钱到窗口倒票的黄牛很相似,以后会不会不加钱就抢不到票?

“史上最难抢票年”催生“抢票经济”

2017年被称为“最难抢票年”,但对于帮助乘客抢票的第三方来说,赚钱的机会却来了。

  • 春节临近,一场春运“抢票大战”已经打响。春运抢票年年都很难,不过有媒体调查认为,2017年抢票将成为“史上最难”。

  • 香港《亚洲周刊》报道,今年春运是近五年来最早的春运,铁路运输将呈现客流总量大、客流集中化、节前客流相互叠加等新形式;12306网站春运车票预售期缩短为30天,导致抢票时间段更加集中、捡漏几率大大缩小;春运期间我国出现“拉尼娜”天气事件的可能性较大,气象条件也较往年更为复杂。种种因素让“史上最难抢票年”的出现成为了大概率事件。

  • 据《澳门日报》,今年抢票的同胞们发现一个情况,无论如何手快,都会发现一眨眼之间,所有热门的火车票都“秒光”了。这其中,未必是网友的手速“超乎常人”,很可能还有抢票软件的“功劳”。抢票软件其实已经不是新生事物,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存在,如2013年出现的猎豹、Firefox等浏览器抢票插件等,据中国经济网报道,为此铁道部还曾采取技术措施来防止“不公平抢票”。不过,春运的火热“形势”却在近年催生了“有偿抢票”服务,尤其是今年,许多互联网第三方平台推出“有偿抢票”,把广大群众的“买票难”当做自己难得的商机,这种行为确有趁火打劫的嫌疑,引起诸多争议。

“抢票神器”明码加价成“黄牛”

如今的网络抢票平台提供的服务,已经演化成为赤裸裸的“加价抢票”。

  • 早在几年前,工信部就对那些免费刷票的抢票软件下达了封杀令。这些所谓的抢票“神器”,利用技术优势变相作弊,打破了购票者的机会公平。同时,这些“神器”加重了12306网站的拥堵程度,损害更多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利。今年,免费软件“进化”成了有偿抢票服务,但这种网上抢票行为造成的负面影响却没有改变。

  • 《北京日报》报道,今年春运抢票期间,携程、去哪儿、智行、高铁管家等公司都齐刷刷地推出“有偿抢票”服务,按照抢到票的概率收取不同档次的服务费。选好车次和抢票套餐,支付火车票费用和抢票服务费,平台就可以自动帮着抢票。此外,消费者还可以购买“插队券”提升抢票成功概率。于是购买一张回家过年的火车票,还需为此多掏低至几十元、高至百余元的服务费。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至少58家平台推出了抢票软件,这些平台一般宣称平均收费30元左右就可以提升70%、80%甚至更高的抢票概率,甚至有平台推出了“抢票险”。

  • 据某抢票App显示,春运火车票抢票套餐分为三档:66元的VIP专人抢票、30元的极速抢票和20元的高速抢票。另外,还可在抢票过程中无上限地购买“插队券”,商家声称买得越多抢到票的几率越大。虽然需要加价买票,但对很多消费者来说,能顺利抢到火车票回家过年才是最重要的,多掏几十元、上百元虽然无奈但也大多默默承受了。

  • 《工人日报》评论认为,从市场的角度来说,网络平台推出有偿抢票服务有自己的道理。因为有购票需求,才有这种抢票服务;由于抢票服务是有成本的,收取一定费用也符合市场逻辑。所以,物价部门并未认为这种有偿抢票服务违法,而是让消费者自主选择;12306官方客服也仅是提醒乘客谨慎购买,避免引起纠纷。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种有偿抢票服务也值得商榷。

  •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如果只要付钱就可以插队,会诱导消费者掏更多的钱,价格存在被炒高的可能,这会制造更多的不公平。火车票是公共属性的商品,商家利用“一票难求”的心理谋求利益是不可取的。虽然鼓励互联网创新,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的服务,但不能在给一部分人提供便利的同时,侵犯了其他消费者的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

  • 众所周知,黄牛是通过倒卖火车票获取利益的,无论是早年通过在售票窗口排队来倒票,还是近几年通过所谓的“抢票神器”来倒票,对乘客而言都是提供了一种高价购票服务。而网络平台推出的有偿抢票,同样是提供了一种高价购票服务,貌似只是穿上了一件“公司运营”的马甲。并且,有偿抢票和黄牛倒票都有扰乱正常售票秩序之嫌。

另类“黄牛”亟待监管

有偿抢票服务涉嫌非法牟利,并让众多通过正常途径购票者感到焦虑和不公,有关部门需要对这种经营活动的性质予以准确界定。

  • 铁路公安部门表示,收取手续费超过5元的,均为倒卖火车票行为,即是违法的。然而,网络平台推出的有偿抢票服务收费最高超过票面金额百元,却没有被制止。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相关网络平台一张火车票少则收取几十元、多至百余元的服务费,截至目前无论是票面价值还是已获利润,恐怕都远远超过相关处罚的标准。要知道,2013年春运期间,广东佛山一对夫妻,以每张票收10元手续费帮外来工订火车票,因车票数量达数百张,最终被铁路警方以“黑票点”论处,并将夫妻二人刑拘。那么,目前从事有偿抢票的平台又该当何罪呢?

  • 据央广网报道,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学强认为,“机器黄牛”本质上和真人黄牛并没有区别,软件平台的操控者也涉嫌倒卖车票船票罪,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对这些大的商业网络平台进行监管。但也有专家不认同,认为抢票软件和普通用户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委托代购的关系,目前很难说违法,仍然是在打“擦边球”。

  • 更应注意到的是,鱼龙混杂的“抢票软件”,还潜藏着安全隐患。当购票者应要求提供个人信息后,一旦“管理”不慎,就存在泄露姓名、身份证号、电话等个人隐私信息的可能,也为不法分子或机构的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踩点”便利。

  • 《法制日报》评论认为,打击各种非法倒卖火车票行为属于社会公平问题,“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用金钱提高抢票概率,显然破坏了火车票销售的公平性。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强监管力度,依法严厉打击各类倒票行为,努力营造公平的火车票销售环境。一方面应该及时查明网络平台是否违规,以保障市场公平公正;另一方面,铁路部门及有关部门应该采取有力举措,缓解一票难求现状,让春运工作再次彰显铁路服务百姓的理念。

小小的一张车票,寄托着无限的乡愁,更体现着相关部门服务百姓的责任意识,如何解决百姓之困,需要相关部门的重视。

各国“春运”都不易

  • 许多国人或许会问,国外有没有“春运”呢?答案是肯定的。尤其是每年的圣诞节、元旦节前后,出行的人会很多,各国对此有不同的应对方式。

  • 美国:多种方式,错峰出行

    从感恩节到圣诞节这段时期是美国家庭团聚的大日子,与中国春节类似,这段时间同样是美国交通最繁忙的一段时期。据统计,大约有1亿美国人在此期间旅行。可借鉴的做法:第一,错开高峰期,很多美国人都会选择把自己的年假放在这两个节日里,或者往前错一错,或者往后错一错,这样在出行和回程的日期上能够错开运输的瓶颈。第二,美国的枢纽城市比较多,可以作为旅行中转,不会使出行和回程过分集中在一两个大中型的城市上,这些都为他们缓解运输拥挤之状况作出一些帮助。此外,长途旅行,美国主要以航空为主。

  • 俄罗斯:实名制售票查票严格

    俄罗斯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实行火车票实名制,火车票必须机打出票,以保障铁路旅客运输的安全化和规范化。在俄罗斯乘火车出行,需要凭有效身份证买票,车票上明确标注有乘车人的身份证件信息。在进入车厢时,必须向列车员出示车票和有效证件才能上车。在火车运行中,要配合列车员查票。所以,在俄罗斯较少出现“黄牛党”倒卖火车票的情况,火车运营有序。

  • 日本:新干线车次极多

    在日本,每年当中有两次大规模的返乡探亲大移动,是在夏天的盂兰盆节和新年前后。其中铁路运输是日本人返乡探亲的首选,而新干线的高速度、高密度可以满足那些在大城市工作的人们的迫切需要。在客运高峰期,日本新干线高速铁路单向发送几乎达到每小时11列,而正是因为发送次数多,车次密,所以每辆车停靠的站点并不多,从而达到快速高效的目的。

  • 泰国:“半实名制”防倒票

    每年4月是泰国最重要的节日——泼水节,这个节日期间的交通运输基本相当于中国春节前后的“春运”。不过,泰国较少出现票贩子把持票务、倒卖火车票的事件。因为泰国在卖火车票时实行“半实名制”,就是买票人需报上乘客的真实姓名,但不需报上身份证号和护照号;乘客的姓名和性别均将被电脑打印在火车票上,在火车行进时不断会有列车员查票,想转让车票需要到专门的窗口办理。因此,虽然可以有人替你买票,但想通过买一沓票来倒卖赚钱就比较困难了。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