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展开国际大追逃

中国如何展开国际大追逃

随着中国政府加大反腐和追逃力度,毋庸置疑,外逃官员们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今年初,中纪委发出明确信号,“加大国际追逃追赃力度,决不让腐败分子逍遥法外”。(澳门《市民日报》)

中国全球追捕贪官行动升级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将在接下来半年时间内开展国际大追赃行动,集中追捕潜逃境外的涉贪官员。这是中国官方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针对打击潜逃到外国的腐败官员,创新完善国际追逃机制的另一次政策宣示。(新加坡《联合早报》)

  • 中国在海外铺开“反腐搜查网”

    最高人民检察院26日宣布,将发起一场为期6个月的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目标是逃到境外的职务犯罪嫌疑人。

  • 最高检还表示,为了抓捕外逃贪官,检察机关要与公安、外交和央行等相关部门紧密合作。

  • 据了解此项运动的消息人士说,香港地区将是此次运动的头号目标,紧随其后的是北美、欧洲、澳大利亚、新加坡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和地区。(香港《南华早报》)[详细]

  • 中国公安部7月22日召开了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全国公安机关从即日起至年底,集中开展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的“猎狐2014”专项行动。

  • 中国公安部要求,对外逃嫌疑人较多的国家和地区,适时组织集中缉捕;积极会同检察院、法院发布通告,敦促外逃嫌疑人投案自首,动员其亲属规劝回国。除此之外,还将建立有奖举报制度,制定举报奖励具体办法,对协助抓捕贡献特别突出的,由公安部直接奖励。(美国之音电台)[详细]

  • “猎狐2014”行动还呼吁美国和加拿大等国与内地达成更有效的执法协议。当前,美加等国尚未与内地签订引渡条约。(香港《南华早报》)[详细]

  • 境外追逃是一场“硬仗”

    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称,境外追逃是一场“硬仗”,事关社会公平正义。(美国之音电台)[详细]

  • 分析指出,国际追逃追赃与国内惩腐办案同等重要,追击“外逃贪官”被视为遏制腐败蔓延的重要手段,其成效直接影响中共执政地位,关系中国的国家形象。(新加坡《联合早报》)[详细]

  • 中国已经对落户新西兰的资产和个人展开调查,突显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不断上升。尚不清楚这项调查是在新西兰境内还是从中国进行,但调查人员已请求在新西兰讯问有关人士。

  • 中纪委成立了一个专职行动组,调查已经外逃或把亲属和资产送往海外的涉嫌腐败的官员。

  • 常驻北京的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外交官们表示,他们都被要求对此项反腐行动给予协助。(英国《金融时报》)[详细]

  • 有关公开数据显示,自200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会同公安部组织开展追逃专项行动以来,至2011年,检察机关抓获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超过1.8万名。

  • 2008年以来,中国当局先后从54个国家和地区成功将730余名重大经济犯罪嫌疑人缉捕回国。(英国广播公司)[详细]

追捕外逃贪官有何障碍

中国外逃贪官的主要藏匿地包括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目前,中国的追逃方式主要包括引渡、遣返和劝返三种形式。(新加坡《联合早报》)

追捕外逃贪官有何障碍
  • 西方政府不配合

    2008年以来,中国已将730余名重大经济犯罪嫌疑人从数十个国家引渡回国。但国际反腐败监督机构“透明国际”亚太部高级项目协调员廖然(音)说,从西方国家引渡回中国的人员寥寥无几。

  • 8月早些时候,中国官员说,目前有150多名中国“经济逃犯”在美国逍遥法外,其中许多是贪官或涉嫌贪腐人员。

  • 实际上,长期以来,西方各国政府一直不愿移交中国籍嫌犯,因为他们认为这些嫌犯可能会遭到刑讯逼供。此外,判处死刑的情况也很普遍,其中就包括因腐败被判处死刑的情况。(路透社)[详细]

  • 缉捕遇法律障碍

    在缉捕逃犯方面面临的一个很大障碍是中国与很多国家缺少引渡条约。法律体制的不同加大了缉捕难度。(美联社)[详细]

  • 中国虽已与38个国家签有引渡条约,但与荷兰以及美国、加拿大等国并未签署引渡条约,而美国和加拿大是最受经济嫌犯欢迎的逃亡目的国。

  • 中国社科院国际法专家林欣说:“我们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都不同。这会给引渡问题造成影响。” (路透社)[详细]

  • 中国最有名的外逃罪犯是十多年前逃到加拿大的赖昌星。中国批评加拿大对赖昌星问题的处理。虽然加拿大和中国没有引渡条约,但加拿大政府试图将赖昌星驱逐出境。很多中国人不理解为何加拿大政府无法支配或影响法庭的决定。(美联社)[详细]

  • 牛津大学研究中国政治问题的教授拉纳·米特表示,任何让外逃贪官回国的努力都会遇到困难,因为中国的法律制度在某些方面不符合国际标准。(香港《南华早报》)[详细]

如何遏止官员外逃?

让外逃贪官无处遁形、无路可退,不仅要“海外追逃”,也要“瓮中捉鳖”,并将反腐关口前移、制度篱笆扎紧。

  • 官员外逃体现反腐惩防体系缺漏

    有几个问题如鲠在喉:其一,外逃官员之多,挟裹资金之巨,足见贪腐有多么严重。尽管是“法网恢恢”,但疏而之漏为何会如此大?而且,还有多少官员潜逃海外,到底卷走了多少资产,至今仍是个谜。其二,从官员外逃路线图来看,不仅出逃早有预谋,而且准备充分,面对资产转移、护照办理等道道关口和审核,为何就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而“瓮中捉鳖”呢?[详细]

  • 说到底,“官跑跑”现象愈演愈烈,关键原因还是监管不力。“同级纪委管不了,上级纪委又太远,下级纪委太软”,最终导致官员处于事实上的监管失控状态。再加上官员的腐败行为往往由其本人承担责任,官员的任免者和监管者不必因此承担连带责任,对于“官跑跑”现象,相关部门自然是懵懂不知,或者有所察觉却无动于衷。[详细]

  • 在制度失灵、监管失守的语境下,外逃也就变得轻而易举。换句话讲,如果监督严一点、把关多一点,官员的“外逃路线图”就会变成“瓮中捉鳖图”,指引有关部门按图索骥、穷追不舍,肃贪于官员“跑路”出逃之前。[详细]

  • 给权力戴上“紧箍咒”

    “海外追逃”不仅工作量大,政治成本和经济代价过高,而且还涉及国与国之间的法律衔接、引渡等诸多问题。更何况,大量资产很可能被外逃贪官肆意挥霍了。由此而言,从节约成本、提高反腐效能的角度看,必须施以更加严厉的态势、更加严密的制度、更加严格的方式来防微杜渐。[详细]

  • 面对“贪官外逃”的严峻现实,想要“治逃”、“防逃”,必须给权力戴上“紧箍咒”,强化对其运行的制约和监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只有进一步扩大社会监管辐射面,提高综合监督效能,把“事前”与“事后”监督有机结合起来,促使党员领导干部时时、事事、处处感受到监督的存在,才能自觉约束言行、检点操守,心有所畏而行有所止,不为诱惑所蚀,避免更多的官员堕落在腐败的温床。[详细]

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是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在大力开展境外追逃追赃的同时,更需要做的是练好“内功”,筑牢藩篱,完善制度,避免贪官动辄“说走就走”、轻易潜逃。

媒体还原官员外逃轨迹

  • 1、哪些人最容易出现外逃?

    从1992年至2014年的22年间,媒体公开报道的外逃人员共有51人。其中,21人为政府部门各级官员,占总人数的约一半。还有19人为国企负责人,11人曾在银行等金融机构任职,其余多为企业负责人。

  • 21名外逃官员中,多数是地方或部门的“一二把手”。

  • 2、外逃者都涉嫌哪些罪名?

    外逃人员中,有9人涉嫌贪污受贿,7人涉嫌挪用公款,7人涉嫌利用职权为他人牟利,还有部分外逃人员涉嫌暗地转移财产罪、逃税罪、洗钱等罪名。在外逃人员中,涉及资金比较巨大的,多为国企负责人和金融行业者。

  • 3、外逃之前是否会有征兆?

    大多数外逃官员及国企负责人出逃前均有征兆,比如其出逃的时间,多选在自己即将要被查前一段时间,尤其是组织谈话前或已有相关人员被牵连时。

  • 4、外逃前都会做哪些准备?

    案例中,外逃人员多用假身份证办真护照,甚至会找人顶替。此外,外逃前,他们早就通过子女留学、亲属移民、开办海外公司等方式,将巨额资金转移国外。

  • 5、外逃目的地国家有哪些?

    在所梳理的51个外逃案例中,潜逃目的地国家可谓“全球行动”,涉及全球五大洲,不仅有英国、美国、德国等欧美发达国家,也有缅甸、蒙古国、泰国等亚洲发展中国家,甚至还有非洲的乌干达,太平洋岛国斐济等国家。

  • 6、外逃人员现在状况如何?

    在51人中,有28人已归案。2名已逝,其余人仍在“跑路”。在上述已回到中国的外逃人员中,对其处理结果公开报道并不多,但从仅有的报道中可以发现,一部分人被判处至少8年以上有期徒刑,有些人被判处无期徒刑、死缓甚至是死刑。

  • 7、逃往国外的生活怎样?

    据公开报道显示,部分外逃人员的“跑路”生涯并不好过。大多外逃人员,为了躲避政府缉拿选择“隐身生活”,不与外界交流。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