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发钱又收回,直播伪慈善糊弄谁呢?

发钱又收回,直播伪慈善糊弄谁呢?

近日,网络流传了一段网红主播做伪慈善的视频,主播们以慈善为名,给村民发钱,直播完后就把钱收回来。这场名为慈善、实为“骗钱”的闹剧近日在四川凉山州上演。

揭底:直播如何套上伪慈善外衣?

在网络直播迅速发展的浪潮中,只要能名利双收,就会不停“秀下限”,这种方式已成为不少主播的套路。

  • 网络热传的视频中,两名男子在某直播平台上直播做慈善,安排凉山州某村村民站成两排,随后直播给村民发钱,直播结束后,这些人又从村民手中把钱拿回来。先发钱再收回去的“伪慈善”并非这一起。在网络直播兴起之后,多名打着慈善名义前往凉山州的“志愿者”,实际上却从事着借慈善敛财的勾当。

  • 《北京青年报》评论称网络上那些流传甚广的东西,比如貌似源于真实生活的搞笑短剧,很多都是粗糙的摆拍,用事后剪辑制作增强效果。搞“伪慈善”网络直播的这些人,或许觉得自己和这些人没有区别,玩的都是假模假式,赚的都是“脑残”粉丝。但是,“伪慈善”公益直播,打的毕竟是慈善的旗号,欺骗粉丝刷礼物,近似于骗捐行为,而不只是“泛娱乐”的范畴。

  • 据悉,被曝光的男子和曝光者都是某直播平台上的主播,以前都是一个团队的,后因为“内讧”开始互相爆料,从而揭开了“伪慈善”的真面目。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内部人“眼馋”对方挣的更多,这个骗人游戏还将继续。被揭穿后这些人有的留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的“直播喝消毒液”挽回粉丝——最大的代价似乎就是“我不干了,换个吸引眼球的内容,接着搞直播”。

  • 他们给小孩脸上抹泥巴,引导其对着镜头说贫困,再配上煽情的音乐,怎么惨怎么弄,一面勾起受众的同情,一面突出“爱心人士”的高大,通过这样的摆拍造假牟利发财,终将毁坏的是脆弱的慈善生态。粉丝刷礼物,或许不全是基于参与慈善的意愿,但既然做的是公益直播,显然很多人是把刷礼物当成捐款的,这不仅与“个人不能发起公开募捐”的《慈善法》规定冲突,而且已经涉嫌诈骗。

敲打:网络直播自由不等于无限度

“伪慈善式”直播,再次暴露了网络直播热闹背后的乱象,不仅挑战了社会的底线,还使人们对网络主播能否“干净”直播产生了怀疑。

  • 中国文明网称,“伪公益直播”任意泛滥,危害巨大。一是它通过骗取粉丝同情来获得支持,真相大白后,可能将使人们放缓行善的脚步,透支社会善意;二是它对被救助对象伤害巨大,既然是慈善,哪还有把钱要回去的道理?质朴的群众将会减低对社会慈善的信赖度;三是不利于网络直播行业健康发展,网络直播的受众多,传播速度快,恶意行为会加剧人们对直播行业的质疑;四是它亵渎道德法律,如此明目张胆的欺骗行为,置良知于何地,置法律底线于何地?

  • 网络直播是一个新兴行业,它比传统行业更自由,但自由不等于无限度,它也有其行业标准。即便行业标准还有待完善,但每个人心中也要有一个起码的是非标准。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这都应该符合大众的是非标准,它在现实生活中通用,在网络世界里同样适用。

  • 央广网称,网络公益野蛮生长,亟需规范。有规范才有自由,任性只能是乱象丛生。网络本应该让做公益更加便捷,可反而是让人钻了空子,这是对网络的误读。必须加大宣传力度,网络公益方面的知识要下沉到基层群众;要明确直播的主体和责任,打击假公益,弘扬真善意,兜住网络公益的底线。唯此,才能让善意驰骋在干涸的大地上,才能让慈善公益事业在与时俱进中不断壮大。此外,粉丝也应该以更加理性、更加谨慎的态度追“星”,可以将主播确定为自己的偶像,但不能盲目跟风、肆意打赏,唯有如此,才能避免主播膨胀、减少人身财产损失。

追问:网络直播新规能否净化“直播圈”

网络直播伪慈善不论从道德上还是法律上都是危险的行为,网民不能容忍,相关部门更不能容忍。

  • 纵观那些灰色化生存的网络主播,大抵有三个特点。一是有胆量、无底线。什么都敢直播,无所不用其极,你敢直播捅马蜂窝,我就敢直播吃玻璃,信奉比丑、比刺激的“撩人”逻辑。二是重迎合、无节制。不怕表演粗鄙,只怕无人打赏,信奉“越猎奇越有受众,越敢挑战越能获得掌声”的商业逻辑,目的很明确——换来真金白银式的“犒赏”,以及不断攀升的粉丝数量。三是大尺度、无约束。一些主播尺度颇大,极尽魅惑,但所在的直播平台仿佛视而不见。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大陆预定12月1日实施《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在此前,仍有不少引发争议的网络直播被揭露。为了吸人眼球,这些直播内容千奇百怪,只要粉丝观看时赠送的线上礼物越多,这些主播从平台赚取的收入就越高。只要无人举报,不被监管部门“盯”上,平台便若无其事、置身事外。

  • 《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互联网应该是《一千零一夜》中小说人物阿里巴巴的宝库,而不能沦为潘多拉的魔盒。众所周知,2016年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各种直播平台井喷般涌现。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三十八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今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另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已有数百家网络直播平台。尽管行为失检的网络主播只是少数,但他们给正在成长中的直播业带来隐患。

  • 一方面,全民移动直播的时代款款而至,技术改造生活,这是科技的魅力。另一方面,网络直播泥沙俱下,直播平台乱象丛生,不乏淫秽色情、暴力、赌博、诈骗等违法违规信息。新生行业既需要发展空间,也离不了适当监管。如果相关从业者只顾踩油门,追求飙车式的快感,把不准方向盘,就面临倾覆的危险。网络直播业亦不例外。对于主播而言,不该靠满足粉丝的窥视欲、猎奇心、恶趣味而博出位;对于平台而言,更应该尽到监管责任,野蛮成长毕竟难以持续,吹大的虚假繁荣最容易破裂。

  • 日前,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正式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平台、主播和用户的行为进行规范,对新闻信息直播提出了资质要求。更早一些,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布《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强调“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应具有相应资质”。毫无疑问,对网络直播的监管越来越制度化,也越来越法治化。但从制度安排到层层落实,尚有不短距离。遏制乱象,从提高门槛到实时监督再到事后惩处,每个环节都不能失守。直播因其实时性的特点,管理难度较高,从业者们更应超越狭隘的功利主义,站在科技时代的高地上,勇于承担使命,不让责任抛锚,整个行业才越来越有前景。

  • 《山东商报》称,当下,提供直播的平台要联合政府部门对“伪慈善直播”的账户进行封停、查清其假公益的违法收入,依照相关法规予以严厉惩处,一些受骗网友也可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骗人者相关刑责。11月8日下午凉山州公安局也成立专案组,赴涉嫌伪慈善的地区调查取证。警方表示,如果证据满足诈骗罪的立案条件,将予以立案。总之,就要让一些“伪慈善直播”的主播及其平台付出相应的法律代价,更让公众明白:慈善法规赫然在上,不容践踏,慈善精神不容玷污,公众的爱心不能成为敛财谋私的道具,规范网络直播尤其是公益直播刻不容缓。

中国的慈善文化和制度都有待完善,我们期待着,健全制度和法律可以保障更多的人和机构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做一些真正的慈善。

美国人为何乐于做慈善

  • 美国出产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们也往往是世界上捐得最彻底的慈善家。美国人为什么爱捐钱?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教授资中筠认为,捐赠的背后存在着美国的志愿精神和基督教传统两种文化因素。志愿精神在美国有悠久的传统,与作为美国核心价值观的个人主义同时并存,是市民社会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是美国公益事业赖以发达的社会思想基础。同时,基督教文化也是慈善事业发达的一大因素。

  • 在文化因素之外,政策深刻影响着美国慈善传统的形成。美国政府从1913年开始征收个人所得税,仅仅4年后,美国国会就通过法案,规定捐款或实物捐赠可用来抵税,所得税可抵税部分最高达15%,借此鼓励民众捐赠行善。1935年,美国政府允许公司可用捐款抵税。

  • 税收制度是影响慈善组织发展的重要外部因素。美国的遗产税、赠予税实行高额累进制,遗产超过300万美元以上时,税率高达55%,而且遗产受益人必须先缴纳遗产税,后继承遗产。富人如果想少缴税,而将财产尽可能多地留给孩子,唯一的办法是将财产捐给自己的慈善基金会。这样做可以免除三种税,遗产税、第一次卖股票的资产增值税和每年的投资增值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