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月饼君”变身看中国社会之变

从“月饼君”变身看中国社会之变

中秋将至,月饼重返人们生活。今年,它将以什么形象出现,是朴素还是奢华,其姿态是高是低,引发人们关注——只有月饼“不腐”,才能使传统的中秋佳节不变味。

月饼市场生变:“经济型月饼”走俏

中秋节临近,月饼市场意料之中的成为社会舆论的关注焦点,但相比往年,今年的月饼市场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 观念之变:高端包装被嫌弃

    现下正值中秋月饼销售旺季,往年此时正是高端月饼当道;团购、礼品券等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但今年在中纪委发文要求刹住中秋、国庆公款送月饼不正之风的背景下,以往曾被当成高档礼品的月饼,也在不断放低身份,市面上的月饼销量在去年惨淡的基础上再度下降,甚至有部分品牌已退出月饼市场。

  • 据《南方日报》29日报道称,业内预计广州市场整体行情是销售量比去年降低10%,销售价格在成本上涨的背景下,降低10%。尽管中秋节还没到,但月饼已经开始打折促销,目前一些实体店和网店却都未热卖先打折促销,而一些网店的月饼售价仅是原价的二三折。[详细]

  • 月饼包装简约化成为一大特点。昆明一家月饼生产企业总经理高厚基表示,公司今年推出的月饼礼盒都没有豪华包装,以能够环保回收的材质为主。“目前来看,今年月饼礼盒销量和去年比下降了三分之一,而散装的销量则上升了三分之一。”[详细]

  • 政策除了给月饼包装“减重”以外,还有效压制了“天价月饼”礼品的风气,今年市场上大宗团购、礼品券销量继续锐减已成定势。受到消费结构的变化,性价比高的优质品牌更受青睐,单价在150元~300元的月饼是主流。

  • 中秋节本为了庆祝“合家团圆”之意,摒弃以送礼为目的的消费,国内月饼市场就该恢复到亲民、实惠的路线上来。一度被推崇的高档包装、天价礼品从本质上就不符合个人消费者的实际需求,月饼市场也是时候该改变观念、尊重普通消费者的需求。[详细]

  • 渠道之变:网购挤压超市

    随着网络终端的日益发达,传统的月饼销售渠道早就危机四伏, 超市、酒店的月饼销量逐年下降。相比而言,网销月饼市场却一派火爆异常的景象,传统饼家纷纷“触电”打响“百团大战”,金九、功德林、咀香园和盛园祥等月饼品牌也开设了天猫官方旗舰店。

  • 与此同时,月饼厂商为拓宽销渠道获得更多消费者,还奋不顾身的投入到新兴的营销手段中,借助微信公众平台销售月饼的商家不在少数,尤其是一些知名的甜品店、咖啡店通过拥有较高人气的微信、微博公众账号推广特色月饼产品,且大部分都比在实体店购买更加优惠。

  • 与传统的销售方式不同,网购月饼成了很多年轻人的选择,“省时省力”是他们选择网购的重要原因。而曾经还是月饼主要销售渠道的超市,面对优势尽显的网购方式可谓防不胜防,单靠一味的打折促销已不可能拉回消费者,寻求合作以及产品组合创新才是当务之急。[详细]

  • 偏好之变:“洋月饼”异军突起

    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咖啡品牌星巴克,早在几年前就发觉了中国月饼市场的潜在需求,推出特色月饼礼盒,其素雅的品相完全迎合了“白领”消费群体的需求。近年来,市面上流行“洋”月饼可谓越来越多,味多美的法式月饼、哈根达斯的冰淇淋月饼等都是根据其主营产品特点推出的衍生月饼产品。

  • 对此,部分消费者也表示,传统的月饼吃腻了,更想给家人换换口味,买“洋”月饼尝尝。不可否认的是,传统月饼在人们心中有着无法取代的地位,新式月饼以其时尚的外观和独特的口感更容易赢得年轻人的青睐。

  • 更重要的是,在传统高端月饼遭到政策冲击的同时,这种特色月饼因其最初定价较高,以及消费者接受度的提升,无需特别“亲民”的价格也能获得消费者的青睐,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传统月饼厂商带了不小的冲击,随着消费者对个性的追逐,新式月饼市场不仅会吸引更多的商家来淘金,也会吸引更多的消费者。[详细]

探访月饼市场:问题不容小觑

中国是个重礼仪、讲人情的国家,逢年过节送送礼无可厚非。遗憾的是,本该点到为止的送礼行为却日渐异化为一股利益交换、权钱勾兑的歪风。为此,中央出台了一系列规定狠刹节日送礼歪风。虽然情形有所好转,但还远远不够。

  • 政府团购少了企业送礼仍存

    新华社记者走访北京、上海、天津、安徽、云南等多地月饼市场调查发现,往年大行其道的“天价”月饼已不多见,企事业单位的月饼团购行为明显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各类散装月饼和廉价礼盒,月饼消费市场逐步回归理性,但公款送礼现象依然存在。

  • 在中央和各地政府数次“月饼禁令”下,月饼的购买人群从过去团购多、单位采购多,到现在以小企业零散订单和普通消费者购买为主。

  • 在安徽采蝶轩蛋糕有限公司的一家门店内,一名店员向记者介绍:“现在很多单位都是订两种月饼,便宜一点的发给员工,贵一点的给领导。预订月饼的客户主要是附近的工厂、公司等,目前还没有事业单位之类的跟我们预订。”

  • 与此同时,购买月饼礼盒的消费者更多的是送亲友或是私企送客户。“498元买了两盒火腿月饼,送给一个关系不错的客户。”昆明某私营旅游公司的杨女士说:“现在风气好了,那些搭配红酒、茶叶的高档月饼礼盒不见了,不用花那么多钱,但月饼还是要送,表达一下心意。”[详细]

  • 月饼券背后隐藏的歪风

    今年中秋倒卖月饼券的“黄牛”日子不好过,然而由于交易隐蔽,月饼券在网络上交易仍然活跃,其中不乏顶风“送客户”“送领导”的,由于漏洞尚未完全堵上,也给“歪风”盛行留下了缝隙。

  • 在北京、上海等地走访发现,今年“月饼券”的生意较之往年一落千丈,不少多年倒券的“黄牛”慨叹,今年基本没什么生意可做,能收的券不多,收到了也不好卖。

  • “现在这反腐形势,什么都不好干了,有一单没一单的。”一名回收月饼券的王先生说。

  • 不过,虽然线下交易有所收敛,但由于网上交易隐蔽,可以随意开票,今年月饼券的“线上”交易仍旧活跃,而且花样繁多。不少品种的月饼30天内都成交了500笔以上,很多买家都是一次性购买十盒以上。一位四皇冠月饼卖家向记者表示,购买额达到3000元以上就能开发票,但要收取4%的税点。

  • 通过调查了解到,购买这种月饼券或礼品券的多为“送人”,由于不便直接送礼,又免去舟车劳顿,将月饼券或礼品券邮寄给对方成为两全其美的选择。

  • 除了网上,月饼券促销活动也悄然在微信朋友圈里红火起来,有的承诺可上门送卡或异地提货,有的说可开各类发票。

  • “电商的监管确实比较难。”上海市商业信息中心首席研究员齐晓斋说,电商的第三方卖家相对比较分散,尤其是开票比较难控制,监管目前还没有跟上。[详细]

  • 对违纪行为要露头就打

    从古到今,中秋节吃月饼是中国人的传统习俗,小小月饼中蕴含着亲友之间的浓厚情谊,但若加上了钱、权的“调料”,这种月饼就变了味道,会破坏中秋节的“味觉”。[详细]

    对违纪行为要露头就打
  • 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斌雄表示:“在科技手段的掩护下,不正之风日趋隐蔽化,这一方面说明狠刹‘四风’产生了积极效果——‘台面上’的不正之风显著减少了;另一方面也提醒我们,不正之风具有顽固性和反复性,需要做好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

  • 北京市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赵玉岐告诉记者,不论“四风”问题以多隐蔽的形式出现,“钱”的轨迹隐藏不了。“只要把‘钱’看住了,无论你翻新什么花样,都是白搭。”

  • 赵玉岐介绍,北京市正在全市范围内推行公务卡制度,只要是单笔消费在200元以上的公务支出,都必须刷卡支付,报销时必须提供项目明细,做到公款支付可追溯,可倒查。

  • “‘四风’问题有两个要件难以隐藏,一是多与公务人员有关联,二是离不开公款支付。”南京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龙翔与赵玉岐持有相同看法。[详细]

受当前的“节俭风”影响,月饼褪去华丽的外衣,回归成象征团圆的美食。让香甜脆软的月饼映衬八月十五的月亮,才是许多人儿时记忆中的团圆。

网友评论

中秋的故事

  • 据《中秋》(黄涛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中秋旧事》(韩养民著,河北大学出版社出版)综合整理

  • 唐皇游月宫归途撒金钱

    八月十五夜晚,玄宗望月入迷,起了游月宫的念头,就请天师作法,与天师一起来到月宫。从月宫回来的途中,唐玄宗经过潞州城,俯视全城,见月光如画,城中静悄悄的。天师就请玄宗用玉笛演奏乐曲。奏完曲子,君臣几人向城中投撒金钱。过了十几天,潞州官府上奏说,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城市上空有天乐传来,并有金钱落下。

  • 杨贵妃赏月赐名“月饼”

    在史料记载中,月饼很早就有了。汉朝张骞出使西域的时候,从国外带回来芝麻、胡桃,当地人们用胡桃仁做馅,做出一种圆形饼,就叫胡饼。有一年八月十五,唐玄宗和杨贵妃一起赏月的时候,一边看月亮一边吃胡饼。唐玄宗说:“胡饼这个名字不好听。”杨贵妃望着又大又圆的月亮,顺口说:“这饼很像天上的月亮啊,就叫月饼怎么样?”唐玄宗说:“好。”从此,胡饼就改叫月饼了。

  • 周生上天揽月书生中秋定情

    太和年间有一位周生,学成道术,中秋之夜与客人饮酒赏月。当时月色晶莹 ,他对客人说,“我能摘月置于怀中”。说罢,周生取了两条绳子,拴上几百根筷子做梯子,登梯取月 。一霎间天昏地暗,空中一片漆黑。他回室后说月在衣襟中,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块直径寸余的小月亮,“一室尽明,寒入肌骨”。

  • 更离奇的还有元代林坤撰《诚斋杂记》中仙女下嫁的故事。说钟陵西山,每到中秋节,车马喧嚣,声闻十里,贵族豪俊之士,多召名姝善歌舞者,在月光下歌舞赏月 。有一位书生名文箫,观睹时看见一位歌女美貌无双,所唱之歌也十分独特:“若能相伴步仙坛,应得文箫驾彩鸾。自有绣襦并甲帐,琼台不怕霜雪寒。”文箫突然悟到此女可能是月宫仙女下凡,二人眉目传情,流眸顾盼。歌罢 ,此女穿过松林登山而去,文箫紧随其后也登上山顶。突然风雨骤起,有一位仙童持天书至,判仙女吴彩鸾以私欲泄天机,贬为民妻。于是,仙女彩鸾便与文箫结为夫妻,居于钟陵山侧。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