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爱国,请选用正确的姿势

爱国,请选用正确的姿势

“九一八”85周年纪念日,乒乓球奥运冠军王楠的丈夫、商人郭斌发微博称,自己去日本从不买任何日本产品,在日本住酒店把水龙头都打开以此解气,王楠转发该微博并点赞。该微博引发巨大争议,并成为网络热点,很多人为夫妻俩的做法称道,但也有不少人认为这种“爱国行为”不可取。

打开错误爱国方式 冠军身份火上浇油

过去人们也许还能理解这种行为背后朴素的爱国情感,但当下人们已越来越觉得那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很恶心和刺眼。

  • 港媒称,9月18日是“九一八事变”85周年,中国前乒乓球名将王楠丈夫郭斌在微博发帖,呼吁网友们勿忘国耻,还曝光自己为了反日,曾在入住日本酒店时故意开水龙头、浪费日本水。王楠随即为丈夫的“爱国情怀”点赞。但两人一唱一和引起网民反感,直指他们“脑残式爱国”。

  • 据香港《经济日报》9月20日报道,郭斌的微博写道,“遇到一些欺负人的事总是很难缓过劲,曾经的九一八!整个国家被一个比咱小太多的国家从头到脚羞辱欺负的到家了!我是去过日本,却从不用它包括电器之内的任何产品!甚至在日本住酒店很小人地把水都打开,还觉得解气!其实这没用!咱得多方位加油!加油!”。

  • 帖子发出后,迅速被转发,作为妻子的王楠则和应,赞丈夫“永远这么直接!”。

  • 但网民的留言中,很大部分是批评“开水龙头”的爱国方式,极为幼稚。其中有人直斥郭斌“浪费资源,不以为耻反而为荣”,“脑残式爱国”,有人更揶揄他说,“有本事去日本把房间煤气打开别关,才算英雄”。

  • 《北京青年报》评论认为,抵制日货充其量还可以称之为一种爱国的方式,虽然在全球化发展,中日经济合作日益紧密的今天,这种方式也谈不上正确。那么打开所住日本酒店内的所有水龙头,究竟跟爱国、铭记国耻有什么关系。

  • 它就像一个受到委屈的小孩子,拿家里布娃娃撒气,又像是鲁镇的阿Q,只能用精神胜利法来安慰自己。这种搞破坏的方式,要不就是幼稚,要不就是心胸狭隘,让人啼笑皆非。甚至连郭斌自己都觉得这种做法“很小人”“没有用处”。

  • 而公开宣扬这种“小人”做法,表现自己的幼稚或者狭隘,对于爱国又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尤其是名人,这种公开的发言可能引发一些人的效仿。如果真有很多人学习这种做法,到日本住酒店的时候也打开所有的水龙头,或者以别的“无用”却“解气”的方式来表达爱国心或者铭记国耻的态度,那简直就是一场丢人现眼的灾难。“九一八事变”发生85年之后,不少中国人仍然只能以这种幼稚、狭隘的做法来表达爱国,这才是真正的“国耻”。

  • 显然,王楠和她的老公都打开了错误的爱国方式,过去人们也许还能理解这种行为背后朴素的爱国情感,但当下人们已越来越觉得那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很恶心和刺眼。郭斌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耻感,没有足够反省,言语中仍带着仇恨的戾气,难免触动了公众对狭隘民族主义情绪的警惕感。而王楠作为奥运冠军的名人头衔则给事件火上浇油。

观点博弈变骂战 网络弥漫暴戾之气

纵观此次事件的网络舆情,无论是支持方还是反对方,常常上演“一言不合”就对骂的情况。

  • 尽管有不少网民对郭斌的做法进行了批评,但是也有不少支持的声音。据《北京晨报》报道,对于郭斌的做法,有网媒做了一个网络调查,“王楠老公这样不忘历史,你怎么看?”有53.81%的人认为“不忘国耻热爱中华”。“老公开水龙头放水,前国乒乓一姐还点赞你什么感受?”有46.48%的人选择“呵呵”,43.64%的人“哈哈”。而在“你支持王楠老公的做法吗?”有42.37%的人选择了支持,有46.04%的人选择反对。

  • 可见,虽然评论中骂郭斌没有素质、智商堪忧的人很多,但还是不少人认同并支持郭斌的做法。

  • 在支持的声音中,同样来自东北的篮球运动员杨鸣也陷入了这场争论中,9月18日,他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前国足队员李玮峰的旧照,并配以“勿忘国耻”四个字。照片中的李玮峰掐着一位日本足球运动员的脖子,颇为威武雄壮。事实上,这只是比赛的一个瞬间,接下来的一个瞬间是日本队员推了李玮峰一把,这其实是赛场上相当平常的一幕,两人也因此都吃了黄牌。杨鸣对图片断章取义的使用,遭到很多李玮峰球迷的不满。

  • 凤凰评论认为,作为一位公众人物,表达爱国感情没错,但是要注意发言时的教养,更重要的是,在互联网时代,一些前后矛盾的地方,很容易被网友扒出来。王楠结婚的伴娘是福原爱,郭斌戴过日本产的手表,还在微博中宣称从来不用日本产品,这不前后矛盾吗?而杨鸣也在日本旅游时,开心晒出自己在北海道消费的照片,和他宣称的“抗日”也多少不搭。

  • 而这样互相矛盾的做法,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当下网络上的暴戾之气。纵观此次事件的网络舆情,无论是支持方还是反对方,常常上演“一言不合”就对骂的情况。而对骂的观点也显得非常幼稚,无非就是“忘了国耻不配做中国人”或者“无脑反日智商堪忧”之类云云,不少的对骂停留在粗俗的语言层面。

  • 与郭斌不同的是,女星赵雅芝曾在微博上发表了一段文字:“每次路过天安门都会深深感受到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的骄傲。”令人始料未及的是,这样一段“爱国文字”,竟然招致不少网友的攻击和谩骂。

  • 华声在线的评论由此总结了目前社会中极具代表性的两种思想,一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观,这种思想体现在“凡讲中国不好的,必是败类”的护短思维以及“四海臣服,万邦来朝”的虚拟喜悦中。另一种则是逆向民族主义观,体现在“逢中必反”的极端情绪与“凡是中国的,必然好不到哪儿去”的彻底否定态度。很明显,此次谩骂者的愤怒主要来自于第二种思想。

  • 《人民日报》海外版指出,匿名的网络状态导致部分网民的口无遮拦,加之,网络实名制推进仍不够深入,于是许多网民匿名发言,口无遮拦、为所欲为,一言不合就恶语相加,不讲逻辑与理性,只想宣泄情绪。很多网民没意识到,在谴责别人不道德的同时,自己也采取了不道德的方式,情绪的无底线宣泄对别人造成深度二次伤害。

  • 所以,王楠老公“爱国”事件中,活生生地展露了一个几近口无遮拦、喷无禁忌的网络世界。

狭隘不是爱国 铭记国耻的正确姿势是什么

面对自己曾经的幼稚和愚蠢是需要勇气的,无论如何,“郭斌暴露自己曾经幼稚行为”的本意应被善待和理解,起码他今天没有继续这么做。

  • 在网民的对骂中,事件主人公郭斌已删除了该微博,然后留言说,“还有忘了祖宗要装个国际苍蝇的!别跟它扯了,伙伴们!咱自己加油吧!小家一切都......”,作为妻子的王楠也在微博回应说,“十几年前的幼稚,昨天坦然说出来,没想到会是这样”。

  • 而之前说到的篮球运动员杨鸣,也同样删除了自己的微博。

  • 深圳《晶报》认为,这个解释和包含的歉意可以接受,不必揪着他自曝的小人行径不放,不妨原谅郭斌以这种方式暴露自己曾经的幼稚和愚蠢,警醒公众爱国应理性,自己强大起来才是对国耻最好的纪念。

  • 同时,媒体对郭斌微博的报道,多少有点儿断章取义了。郭斌那条微博确实说了“我是去过日本却从不用它包括电器之內的任何产品!甚至在日本住酒店很小人地把水都打开,还觉得解气!”——但紧跟这一句的是“其实这没用,咱得多方位加油”。他清醒自己那是“小人”行为,更知道“其实这没用”。他这条微博想表达的完整意思应该是:恨日本,自己以前有过一些幼稚小人的行为,但现在知道那样做没用,关键还是自己要强大起来。这样理解,可能就不会那么义愤填膺了。

用正确方式爱国 也要警惕网络“喷子”

爱国是一份高贵的情感,是一份真挚的情感,不容亵渎,也不容将之鄙俗化。但是,狭隘不是爱国,也不是铭记国耻的正确姿势。

  • 《北京青年报》认为,“九一八事变”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起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亦由此揭开。我们纪念“九一八”,是为了不忘那段惨痛的历史,是为了纪念那些为中国人的幸福献出热血和生命的英雄,是为了向后人昭示和平并不是“廉价”的。爱国是一份高贵的情感,是一份真挚的情感,不容亵渎,也不容将之鄙俗化。但是,狭隘不是爱国,也不是铭记国耻的正确姿势。

  • 狭隘的爱国主义只会让人忘记常识、破坏文明,甚而践踏法律、伤害他人,让爱国主义成为一些人耍流氓甚至作恶的挡箭牌。像住酒店打开水龙头这种做法,可笑,又让人感到可悲,应该遭到鄙夷和抵制。

  • 同样,我们不仅应该选择正确的爱国方式,也需警惕网络“喷子”。“喷子”即那些对于一切不同于自己的观点,以及优于或者低于自身条件的现象,采取各种形式的侮辱,嘲讽,谩骂,贬低,以达到各种不同的目的的群体。

  • 那么,在今天的网络环境下,如何减少“喷子”,净化网络环境呢?

  • 认证为央视新闻评论员集体微博的@央视评论员思考了“中国的网络舆论应该向何处去”的问题:“在今天的中国乃至世界各个国家的舆论中,公共讨论有非常重要的两个前提:第一个前提是人们之间彼此尊重对方的情感、文化与信仰;第二个很重要的前提是我们彼此之间用共同的事实和依据来进行深入讨论,否则网络讨论就会变成不满情绪的发泄,甚至变成“胡喷”,这不仅不利于一个健康的网络舆论的形成,更会使得少数人躲在阴暗的角落,用匿名的方式无端的喷洒口水,构陷人品。”

  • 央视网国平撰文指出,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都必须遵守法律的底线。现在,一些网民和网络大V生活在“两个世界”里,在现实生活中能够遵守法律,在网络空间却戾气十足,动辄谩骂攻击别人,挑战法律的底线。网络空间是虚拟的,但运用网络空间的主体是现实的,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线下,都应该遵守法律法规,守好法律的底线。

如今的互联网世界,任何一个言论都会被放大,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大V名人,发表言论应该要慎之又慎,不能把无知当个性。

各国如何应对网络暴力?

  • 美国:立法严惩

    据调查,32%美国青少年有过被人在网上散播谣言或者收到威胁性信息的经历。迄今,美国已经出台了130项法律、法规约束网络犯罪,其中,非刑罚化和严厉的民事制裁措施是美国应对网络诽谤和造谣的主要司法路径。

  • 韩国、印度、新加坡 德国:刑事制裁网络造谣者

    德国是全球第一个发布网络成文法的国家。1997年,德国出台了《信息与通信服务法》。进入21世纪,德国逐步完善了涵盖十余类法律内容的互联网管理体系,这些法律明确规定,互联网言论可以成为犯罪事实。

  • 2012年7月6日,韩国首尔一家法院对网民造谣中伤一名男歌手一案作出审判,判罚两名诽谤该歌手的网民各10个月有期徒刑。

  • 2008年孟买连环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印度对《信息技术法》作出修订,规定对在网上散布虚假、欺诈信息的个人最高可判处3年有期徒刑,对故意利用计算机技术、破坏国家安全或对人民实施恐怖主义行为者,可判处有期徒刑直至终身监禁。

  • 2003年,新加坡媒体发展管理局履行网络信息管理的职能。该局鼓励网络行业建立自己的评判标准,如果发现网络谣言,该局会适时查处,严重造谣的还会被以诽谤罪起诉。2005年和2008年,新加坡对3名在博客中发表种族歧视和煽动性言论的男子实施监禁并处罚款。

  • 西班牙:专门雇人打破谣言

    西班牙巴塞罗那市政府设立了“抵制谣言代理人”岗位,招募和培训工作人员,专门从事破除谣言和向社区邻里传播真相的工作。例如,曾有人造谣说“当前享受公寓补助的都是外国移民”时,抵制谣言代理人迅速澄清:“今天收到公寓补助的人中,外国移民比例为1/20。”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