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中国已经开始“被山寨”?

中国已经开始“被山寨”?

中国的“山寨”产品常遭人诟病,但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中国的科技产业如今在很多领域都是最先试水者,曾几何时亦步亦趋紧跟在硅谷后面的中国企业,反倒开始成为硅谷寻求创意的对象,“现在,轮到硅谷‘山寨’中国企业了”。

中国产品技术多次被山寨?

中国经济发展迅速,越来越多的新科技产品在中国诞生,抄袭别人变成被抄袭成为一种常态。

  •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列举了一系列例子,在线上约会应用Tinder出现前,中国就已有一款名叫陌陌的手机应用。在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开始谈论用无人机送货前,中国的顺丰已经在内测无人机配送服务。微信推出应用内即时新闻比脸谱早很多,它还在WhatsApp之前开发出了对讲功能,在Snapchat之前开始大量使用二维码。报道写道:“中国的科技行业,尤其是移动业务,在某些方面已经领先于美国。一些西方科技公司,甚至包括某些巨头,正从中国企业那里寻求创意。报道引用科技行业研究人士本·汤普森的话说:“坦白讲,中国抄袭美国这种说法好多年前就过时了,在移动领域事实恰恰相反,美国常常抄袭中国。”这家美国媒体指出,在中国,用移动设备支付账单、订购服务、观看视频、寻找数据的人,比全世界任何地方都要多。去年中国的移动支付交易总额也超越了美国。

  • 2016年五月在国外著名众筹网站Indiegogo上,出现了一款名为“Air Case”的iPhone充电壳,这个出自加拿大多伦多创业公司的产品,无论从卖点、外观、配色,都与国内的“酷壳”极度相像。甚至宣传的PCB结构图,都是以酷壳的PCB为蓝本。从众筹和官网看,Air Case仅可以为iPhone提供备用电池,而没有扩展容量的型号。在这一方面,Air Case看起来只山寨了皮毛,而还没有实现高级功能上的完全复制。首先这种行为无论放到哪个国家都是不尊重原始作品,并对原作造成困扰的可耻行为,并可能涉及法律问题。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今国内产品被仿冒,证明了国内设计创意、制造水平的提升,在谴责这种侵权行为之余,似乎值得欣喜。目前不知道出品酷壳的酷能量是否了解此消息,不过以酷壳已经覆盖包括美国亚马逊在内的多个国外电商的情况下,对于国外的侵权行为有可能采取行动。

  •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一家小公司在对苹果公司的专利战中获胜,iPhone 6和iPhone 6s设计中有27处涉嫌侵犯了中国公司佰利专利,苹果公司惨遭败诉。北京的知识产权监管机构今年5月要求苹果公司暂停在中国市场销售iPhone 6和iPhone 6 Plus,裁决称这两款产品的设计与中国企业的一款手机十分相似。在中国,电子巨头苹果公司曾打过不少专利诉讼官司,大多胜诉。不过就iPhone 6的手机外观专利,苹果却暂时输给了深圳佰利。这不是苹果在中国打的第一次“败仗”。此前,苹果公司在iPad商标案中败诉给深圳唯冠公司,随后用6000万美元达成和解。

“山寨中国”进阶“创新中国”

没有人不爱“低垂的果实”。曾经的美国、日本,稍晚时期的中国,都经历了伸手可摘的美好阶段。遗憾的是,低垂的果实有摘完的一天。

  • 关于“山寨中国”还是“创新中国”的争议,如同最近几十年里关于科技创新是“大繁荣”还是“大停滞”的全球讨论一样,同一个世界,在不同的人眼中,风景迥然不同。对政府而言,“低垂的果实”意味着大量可供支配的资源,简单易行的操作方式和高速的经济展速度。中国市场研究集团咨询公司创始人雷小山认为,中国地方政府过去把精力集中在大量投资和大型的基础建设项目中,并依赖于简单易行的监管和税收模式。新城建设、发展新区就是典型案例。

  • 如果这样简单易行的方式能在未来一段时间持续有效,那么对政府而言,主动转向以创新为基础的经济发展模式的确令人难以理解。

  • “山寨都能赚钱,要那么辛苦创新干嘛”?这也是中中国经济发展前期——“山寨”。19世纪末,美国依靠模仿英国的先进经验晋升为全球第一经济体。日本,在“二战”之后经历了一段经济高歌猛进的发展阶段,其主要方式就是快速学习欧美发达国家的成就和经验创造了经济奇迹。三星和索尼在起步阶段同样制作廉价的山寨产品,在解决了企业生存问题并基本满足国内消费者的商品需求后,再投资于创新以提高利润空间,最终成为行业技术和创新的尖端,以至于乔布斯也将索尼创始人盛田昭夫视作自己的偶像。转变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一个行业先成熟再谈创新,而一个行业的成型需要十年。

  • 中国的消费者越来越倾向于选择“优质”产品或者服务,而不是追求“性价比”。特别是对更年轻的消费者而言,性价比往往意味着“质量很一般,只能凑合用,但是一点都不酷”。“中国的消费者想要最好的,而且是野心勃勃的、财力雄厚的公司直接为他们开发的产品和服务,后者以此抵消增速放缓和竞争加剧的局面,这种需求和动力加速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走向新模式。

  • “低估中国当前的创新能力将是大错。”美国《芝加哥论坛报》日前称。事实上,按照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上刊发文章《是什么推动着中国的创新》中的观点,这样的宣告距离西方主流媒体首次公开承认中国的创新能力其实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而现在,随着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不断提升,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国际观察家在讨论中国的创新能力。在日前刚刚结束的以“新五年规划时期的中国”为题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德·菲尔普斯教授就指出,“很多人担忧中国在创新方面的能力,现在有很多证据显示中国可以进行创新。以全要素生产率贡献率作为衡量的标准来看,最近几年中国创新能力的排名已经接近全世界第二。”不必说,中国当下最紧要的任务,自然是占据主动,抓住机遇,成为世界创新的来源。

中国的创新之路依旧艰难?

如果中国想要变成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它的工商企业必须学着在竞争激烈得多的高附加值产品和高科技产业超越别人。

  • 《日本经济新闻》指出,尽管按照国际研究组织“全球创业观察”的调查结果,中国的成年人中有13%-24%左右的人或是在准备创业,或是创业42个月以内的早期企业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可谓不活跃,然而,值得担心的是中国的企业家们比起追求业务独创性来,更倾向于“复制身边的成功”。

  • “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中国仍处于追赶过程中的发展中国家。”该媒体评述称,中国政府在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时,需要打造对失败持宽容态度的环境。转型的路上,最离不开的应该算是智慧。说到底,作为创新的主角,企业成功的根基或许更多还是在于自己。“如果中国想要变成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它的工商企业必须学着在竞争激烈得多的高附加值产品和高科技产业超越别人,发明并营销诸如半导体、医学成像设备和喷气式飞机等高精尖产品。”美国《外交》双月刊日前刊文称,中国经济力量的前景不太取决于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何时能够超越美国,它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企业在制造和销售高附加值产品和高科技产品方面的进步。

  • 在创新道路上,“要鼓励孩子去运用他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有自信不会害怕去尝试一些原创性的东西。原创性的东西并不是可以教授的,但是可以帮助学生去发现他们的创造力。”费尔普斯说。雷小山认为,这种建议是典型的“知易行难”,且难以一蹴而就,但不要、也不必把这一问题归结于抽象飘渺的教育制度问题,个人的作用也许比期待制度的改变更有价值。每个时代都它的光荣与梦想,对于企业家而言,重要的是在大势之下如何抉择,灵活的公司面对变化可以迅速作出调整。毕竟,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中国唯一的定数就是,这个国家正在快速改变。但毕竟,创新迎来了充满活力的时代。“这个时代是属于中国创业者的时代,而它正带来中国悠久历史上具有真正开创性的时期。”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称。

从抄袭到被抄袭的转变,可以看出中国在创新道路上的努力,虽然道路还有很多未知要去探索,但是中国的创新精神却一直没有改变。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