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他们为啥不想结婚?

他们为啥不想结婚?

单身者,正逐渐成为一个独立群体,一个社会符号。但是在中国,选择做一个“单身贵族”需要承受的压力比想象的要重很多。

第四次单身潮来袭 女性戏份加重

中国单身男女人数已近2亿,主动选择单身的“单女”明显增多。

  • 近期有印度媒体刊文称,一项新调查显示中国成单身大国。人口学家认为,未来这一趋势将在中国愈演愈烈。不少学者认为,中国正在迎来第四次单身浪潮。

  • 资料显示,中国内地曾经出现过几次单身潮。第一次是在20世纪50年代,首部《婚姻法》带来了全国的离婚潮;20世纪70年代末,知青为了返城纷纷离婚,引发了第二次单身潮的出现;20世纪9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引发传统家庭观念的转变,第三次单身浪潮来临;到现在,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和女性自主意识的提升,第四次单身浪潮逐渐显现。

  • 国家民政局数据显示,中国单身男女人数已近2亿,主动选择单身的“单女”明显增多。全国的独居人口已从1990年的6%上升为2013年的14.6%,如今有超过5800万人一个人生活。单身独居群体日益庞大正随着中国第四次单身潮的到来而日益显现。

  • 另外,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30岁及以上女性人口中,有2.47%未婚;而此前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中,仅有0.92%未婚。十年间,这一比例增加了近2倍。

  • 新加坡《海峡时报》称,在中国,单身男性比单身女性多得多,但一些中国女性根本不把婚姻放在眼里。

  • 文章称,来自联合国的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25—29岁女性有22%未婚,大大高于2000年的9%。

什么原因让越来越多人“不婚”?

在经济+精神独立的中国年轻一代看来,婚姻似乎不会带来什么好处。

  • 为什么单身的人会这么急剧涌现,难道“真爱”真的越来越少了吗?答案或许非常复杂,以致我们很难去做出精细研究。但大体分析,导致单身成为一种趋势,恐怕有下面几个方面不能绕过。

  • 独立的女性越来越多

    社会越进步,选择慎重走入婚姻的女人就越多。因为她们已经脱离了以前社会女性对男性的物质依赖,由物质上升到了更高的精神要求。

    独立的女性越来越多
  •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在中国有一种说法是:一等男娶二等女,二等男娶三等女,三等男娶四等女,于是一等女和四等男就剩下了。这种状况导致单身女性越来越多,她们当中有些人在经济上独立,决定独身到底。

  • 文章称,这些中国女性不甘心被当成没人要的“残羹剩饭”,她们渴望证明自己是自愿单身的而非迫不得已。她们还看到了对婚姻敬而远之的好处——逃脱了千方百计要把自己嫁出去的强大社会压力以及嫁不出去的羞辱、尴尬和焦虑。

  • “真爱”比过去难寻

    《南方都市报》报道认为,一大堆信息工具的到来改变了人与人之间,包括异性之间的相处方式。人们建立社会关系变得更容易,单身男女获得亲密陪伴的难度被大大降低,无论是短期恋爱还是激情陪伴,情人关系的建立变得轻易甚至随意。

    “真爱”比过去难寻
  • 反过来,这也导致优势稳定的情感越来越稀缺。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距离被迅速拉近,但人与人之间的心灵距离变得越发遥远:“真爱”的确变得越来越难以找寻了。

  • 社会发展的历史选择

    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称,在经济+精神独立的中国年轻一代看来,婚姻似乎不会带来什么好处。在这种观念引领下,迟婚、不婚、独居变得越来越有市场。

  • 文章称,而对于乐得独居的年轻人来说,事实与舆论渲染的“单身潮”严重性完全是两码事。一个人的生活更多意味着独立、时尚与自由。

  • 报道称,中国人不婚独居的趋势,是全世界单身浪潮下的一个反映。学者分析,单身浪潮的来临,是人类社会已经延续几百年的家庭解体过程的一个结果。人类从原始社会,到男耕女织的农业社会,再到人人离家投入工业生产,食物、衣服外包的工业社会,家庭的多项传统功能被商业所提供的便利取代,婚姻在单身者的观念中不是必需,而仅是一种选择。

  •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银河受访时表示,中国已开始走向独居不婚的进程,今后还将“会越演越烈”。

  • 她解释说,婚姻制度与喜新厌旧的人性相矛盾,而现代社会人均寿命的延长,导致现代人对传统婚姻不再钟情。

  • 她认为:“现代社会,婚姻家庭的形成不像过去基于传宗接代或者经济互助,婚姻越来越以感情、追求浪漫爱情为基础,婚姻于是就成了一种约束, 其他什么都不是了。”

  • 同时,人均预期寿命,在农业社会,包括西方工业化之前的传统社会只有三四十岁,“很容易从一而终,夫妇感情在没有发生变化之前,就谢世了”,而当代社会,人均预期寿命七八十岁,“固定的婚姻关系让终身只有两人,不许有别人,就出现了大量的厌倦、摩擦和痛苦。很多人不愿作茧自缚,放弃婚姻。”

单身族的困境:父母着急 社会偏见

种种迹象都说明,摆在单身者面前的,是一条荆棘密布的艰难之路,通向充满挑战、前景却不甚清晰的未来。

  • 新华网指出,结婚与单身,本来都是生活的可选项。然而,在像中国这样以婚姻为本位的传统社会里,单身者属于统计学意义上的绝对少数群体。他们游离于配偶制度之外,从观念到制度、从经济到心理,多多少少都面临着障碍,受到忽视、牺牲或歧视。

  • 尽管专家认为单身潮未来将越发明显,但婚姻概念仍受到中国社会高度重视。传统极大影响着中国人的婚姻观。

  • 特别是来自焦急父母的压力也促使年轻人尤其是女性选择结婚。

  • 据香港《明报》网站报道,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健康体育发展中心,早前发布针对40岁以下青年的《中国逼婚现状调查报告》,发现逾七成受访者曾被父母逼婚, 25至35岁青年压力最大,被逼婚率高达86%,而女性被逼婚率比男性高6%。

  • 调查又罗列各省逼婚“特色”,例如逼婚现象最严重的是河南;广东的单身青年会因为被逼婚而假恋爱,假恋爱比例是全中国最高;上海父母言语唠叨如“唐僧念经”;广西父母最强硬,会强行安排子女去相亲;四川的父母则会用人海战术,发动亲友围攻。

  • 而父母逼婚的四招“必杀技”包括谆谆教诲、发动亲朋好友施压、强行安排相亲以及严厉申斥,子女则“见招拆招”,以表示苦恼、转移话题、接受相亲到假装有对象来回应。

  • 另外一个颇具中国特色的逼婚方式是 父母代替孩子去相亲。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报道,中国的父母历来在子女的婚姻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甚至到征婚市场上帮她们寻找潜在的对象。每个周末,都有不少来自上海市郊的家长们聚集在人民公园里,为自己单身的孩子张贴简短的征婚广告。这些广告通常写得非常直接明白,比如,厨艺好,喜欢读书,年龄29岁。报道称,这些广告缺少更具内涵的任何感性的东西,还说这类市场感觉更像商业交易,而不是寻找浪漫伴侣的方式。

  • 此外,来自社会的传统思维也对这些单身群体存在着偏见,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从儒家传统和法律规章的角度,中国社会通常都偏向已婚人士。这使很多单身者在网上结成联盟反对这种耻辱的烙印和他们所说的法律偏见。当地媒体说,有些雇主在升职加薪方面也偏向已婚雇员。

  • 中国日报网报道称,单身歧视就是指给单身的成年人贴上某些负面的标签。这种歧视包括人们惯有的对单身人士的一些负面印象,以及对单身人士的差别待遇。一听到某人单身,人们下意识地就会认为这个人是可怜的、孤独的、不成熟、眼光太高、恐惧承诺等。

  • 而在一些城市购买房子、申请廉租房,都对单身人士有专门的限制。

单身是权利 应该予以足够的尊重

婚是结还是不结,都属于个人的自由,别人无权加以干涉。

  • 有媒体指出,婚姻自由是我国婚姻法的基本原则,是指婚姻当事人享有自主决定自己婚姻的权利。单身人士可以选择结婚或不结婚,任何人、任何单位,即使是单身人士的父母,都不得强迫或干涉单身人士做出结婚与否的决定。也就是说,婚是结还是不结,都属于个人的自由,别人无权加以干涉。

  • 在知识群体聚集的网络问答平台知乎上,“一个人的生活”是热点话题,获得近百万网友的关注,发言的热情远超对恋爱、婚姻、烹饪的讨论。志同道合的独居者们分享各种的生活经验,从长途旅行、房屋装修,到买菜煲汤,甚至到备齐厕所纸等都给予事无巨细的热心指导,帮助同族群的菜鸟们适应一个人生活的不便与孤独。

  • 《新华日报》认为,选择单身,只要不违法乱纪、不危害他人,就应当受到社会的尊重,得到法律的保护——包括父母、朋友、同事、领导在内的周围人,明智善良的作为就是,不打扰、不关注、不介入。

要学会彼此尊重,首先就要理解和接受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化。现代社会文化越来越多元化,单身或是结婚,都是个人的选择和自由,既然趋势不可改,为何不尊重别人的选择呢?

国外如何应对“单身潮”?

  • 日本:发放津贴组织相亲

    不婚这一状况并非中国独有,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25岁到30岁的单身女性数量增加了3倍多,为改善这一状况,日本政府在生育津贴里拨出转款,协助地方组织相亲活动。

  • 韩国:对未婚高收入者征“单身税”

    截至2014年,韩国连续14年列入生育率超低的行业,为此韩国政府规定,年薪2000万到3000万韩元的未婚劳动者,需多交2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00元的税金,这被韩国媒体称为“单身税”。

  • 新加坡:男女约会政府买单

    新加坡是世界上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国家,新加坡政府公开招标,希望通过企业策划特别优惠活动,并由政府为速配成功男女提供约会开销。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