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涛骇浪:两栖登陆藏玄机

惊涛骇浪:两栖登陆藏玄机

二战是典型的洲际立体作战,战场横跨4大洋5大洲,两栖登陆因此成为常态。据统计,二战期间平均每3天就有一次两栖作战,每个月有一次大规模登陆行动,各参战国实施的两栖登陆累计超过600次!本文将从登陆、抗登陆和筹备3方面为大家一解两栖战术的玄机。

日本:苦心筹划30载

日本:苦心筹划30载
  • 日本地处海岛,为满足扩张需要,其对于海外投送兵力一直高度重视,不断摸索新的手段和方法。甲午和日俄战争期间,日本陆军依靠向民间征召“御用船”来运输兵员、物资。一战爆发后,日本从英法联军发起的加里波利登陆战中得到启发,旋即将从海上入侵中国乃至整个东南亚列入未来作战计划,同时着手登陆舰艇的研制,先后生产出排水量6.5吨、15.5吨和20吨的各型登陆艇,分别可搭载士兵35人、60人和70人。图为描绘甲午战争期间日军在舰炮火力掩护下乘船登陆进攻旅顺的画作。

  • 这些登陆艇装有三菱重工的60至150马力水冷高速柴油机,采用螺杆式推进器,以便适应中国江河泥沙淤积、滩多水浅的特点。速度快、防护好,而且能冲上岸,免去了士兵们涉水的体力消耗和伤亡风险。图为描绘二战期间日本海军装备的11种舰载登陆艇的画作。

  • 但直到上世纪30年代初,日军仍采取“先从大船放下登陆艇,再让步兵顺着船舷攀爬绳梯棕网换乘至小艇”的传统登陆方法,不仅效率低,而且危险性大。1932年淞沪抗战期间,日军曾在太仓等地登陆,迂回到中国守军背后。但此役中,面对力量薄弱的对手,日军却未占到多少便宜。原来,当时参战的日军运输舰船大多没有起重机,运兵船只能在长江口换乘,然后曳航至登陆地点。靠近滩头后,由于运兵船吃水较深,日军11师团的5000多人不得不涉过齐胸的江水抵达岸上。而一到滩头,他们就陷入与中国守军的苦战中。图为一战期间的1914年9月18日,日军从崂山湾登陆,从侧面袭击驻青岛德军。

  • 当时,日军掩护登陆部队的有第3舰队的10余艘战舰和大批飞机,兵力、火力均居绝对优势,而中方则为训练和装备都很差的保安团及民众义勇军。即便如此,中国守军仍冒着日军猛烈海空炮火奋力抵抗,坚守前沿阵地达半小时,杀敌三四十人,击沉日军机动船3艘。别小看这半小时,后来盟军发起规模空前的诺曼底登陆时,在战斗最惨烈、地形最不利的奥马哈滩头,其突破德军由重炮、地雷、各种障碍物和坚固工事所组成的防线,花费时间也不过1个小时。图为淞沪会战期间,日本装甲巡洋舰“出云”号在上海。

  • 《孙子兵法》云:“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注:济通渡)而击之。”可见从古至今,坐着船冒着箭矢砲石、枪林弹雨朝岸上冲都不是件容易事。“一·二八事变”后,吸取教训的日军加紧研制了满载排水量8600吨、吃水约5米、能装载37艘大小登陆艇和2000名士兵(注:若减少人员运输,则可搭载12架战斗机和轻型轰炸机)的专用登陆舰“神州丸”号。“神州丸”前后各装有30吨级和50吨级的大型起重机,战时可将登陆艇连人带艇直接放到近岸海域实施快速突击。图为1937年8月23日淞沪会战期间,准备从吴淞口登陆前的日军士兵在军舰上合影。

  • 1937年11月淞沪抗战末期,美国海军陆战队驻上海情报官维克多·克拉鲁克曾在金山卫近距观察日军登陆艇,发现后者“平头尖尾”,方形艇艏向上向前探出,尖锐的船尾拖在后面保持艇身平衡。而最令人惊讶的是,日军登陆艇可以直接抢滩,其平直的艇艏是一块挡板,抢滩后可放下用作人员和装备下船的跳板,日军冲上岸时,连鞋都不会湿。克鲁拉克后来在向总部递交的报告中称,日军登陆艇技术领先美国好几年。但此后4年时间里,他的警示并未引起美军高层足够重视,直到1941年底,日军在“珍珠港事件”后开始横扫东南亚,取得一个接一个两栖登陆战的胜利,美国人才恍然大悟。图为二战时期日军登陆艇的模型,可以看出其吃水较浅,艇艏挡板可放下作为人员、车辆登陆的跳板。

  • 另外,二战期间日军实施的大规模登陆战往往有一个特点,即很少“硬碰硬”,而强调避实击虚,目的在于绕开对手坚固设防正面,而通过奇袭式的侧翼登陆行动,形成多路夹击敌军之势。例如,日军选择金山卫一带作为登陆区,一方面在于后者是中国军队防线的薄弱环节,但更重要的还因其适宜大兵团登岸且便于向纵深发展。日军侦察发现,金山卫地区可容纳3个师团左右的兵力同时登陆,且当地有3条公路、1条铁路通往上海和杭州,并扼守着经太湖南面通往苏皖边境和南京的交通要道。事实证明,日军分头登陆吴淞口、金山卫后,使中国军队三面受敌,整个防线随之瓦解。图为淞沪会战示意图,从图中可看出日军分别从南(金山卫)、北(吴淞口)登陆,对上海地区中国军队形成3路夹击之势。

西方:取胜主要靠钢铁

西方:取胜主要靠钢铁
  • 东方战火正酣,欧洲登陆战也随之拉开大幕。众所周知,合理运用伞兵,可规避敌前沿防御火力,给敌后方据点、火炮阵地及指挥中枢以垂直打击。德军在战争初期的登陆行动中,就多次成功运用空降战术。1940年4月德军发起挪威战役,但其登陆部队途中遭挪威海军拦截和岸炮轰击,损失1600名官兵,舰队司令也落水被俘。而降落在福纳步机场的德军空降部队,只有5个连不到1000人,却在挪威叛军配合下轻而易举攻占奥斯陆。图为1940年经过一场激烈海战后的挪威纳尔维克港,毁损沉没的船只随处可见。

  • 苏军配合敖德萨登陆的空降作战更加传奇,苏军以23人的袖珍兵力在罗马尼亚第4集团军占领区伞降,伞降地域是敌预备队向苏军登陆点增援的必经之路。苏军伞兵着陆后立即对道路进行破袭,并摧毁了敌军1个营指挥所。由于是分散着陆,好几处罗军阵地都报告苏军空降兵正在进攻,给罗军指挥部造成苏军大部队空降的假象,吓得罗军一口气后撤了5至8公里,苏联海军陆战队得以顺利登陆。图为描绘卫国战争期间,苏联海军陆战队在黑海发起登陆战的画作。

  • 两栖登陆作战攻方在海,守方在陆,属于典型的非对称战斗。为把人员伤亡和装备损失降到最低,攻方必须投入优势海空军力量以先期拔除敌岸上火力点,说白了就是“牛刀杀鸡”。以诺曼底登陆为例,盟军与德军兵力对比为5:1,坦克为6:1,火炮为3.5:1,飞机为28:1,战舰为40:1。6月6日凌晨,英军1056架重型轰炸机对空袭德军10个岸炮连,投弹5000多吨。紧接着,美军第8、第9航空队的重型轰炸机也对德军防御工事发起攻击,投弹4200吨,空袭一直持续到登陆部队抢滩前10分钟。图为诺曼底登陆战期间,浩浩荡荡向滩头进发的盟军登陆艇纵队。

  • 与此同时,美军舰炮也开始饱和射击。“德克萨斯”号战列舰连续轰炸奥马哈海滩34分钟,发射255发355毫米炮弹,只是为了摧毁德军6门海防炮。登陆部队抢滩后,“德克萨斯”号又将炮口调转至奥马哈西部边缘,炸毁德军撤退道路,进而延伸火力掩护伞兵空降。为近距支援登陆部队,“德克萨斯”号甚至冒险通过雷区,停在离岸不到2000米的浅水带,用主炮平射轰击碉堡内的机枪阵地和狙击手。图为美军舰炮怒射支援诺曼底登陆部队。

  • 美军在太平洋实施的两栖登陆战,规模虽不及诺曼底,频度、烈度却难有望其项背者。为减少伤亡、加快战争进程,麦克阿瑟提出“蛙跳”夺岛战术。其要诀在于放弃逐一攻取日据太平洋岛屿的传统打法,除硫磺岛、冲绳等战略要地外,美军专挑日军防守力量薄弱的岛屿登陆。得手后利用自身卓越的工程和运输能力,快速建立前进机场和港口,再对绕开的敌方岛屿实施海空封锁以困死守军。对于茫茫大洋中的日军孤立据点来讲,海上运输线就是他们连接本土母体的脐带,一旦这条脐带被美军斩断,外援断绝的日军即便没有很快自生自灭,也丧失了实际战力。据估算,跳岛战术绕开了13万信奉“武士道”的死硬日军,挽救了10万美国兵的生命,并使日本投降至少提前1年。图为“蛙跳”战术绕过的日军据点及防卫兵力一览表。

  • 具体到登陆部队的战术编组上,美海军陆战队的阵容同样堪称强大。其担负“尖刀”任务的突击组包括:指挥官1人(高级士官或初级尉官),“巴祖卡”火箭筒手4人(摧毁敌碉堡和装甲目标),工兵4人(拆除地雷、铁丝网),“勃朗宁”轻机枪组4人(火力掩护),.30CAL机枪组4人(实施突击)和M1919A4重机枪组2人(重火力压制)。这样算下来,一个突击小组的火力密度可达惊人的每分钟2000发,能有效遏制敌滩头火力。图为描绘1944年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贝里琉岛与日军血战的画作。

  • 美陆战队的普通步兵班也得到扩充,由8人增至13人,1名中士班长(配“汤姆森”冲锋枪)负责指挥,下辖3个由下士率领的4人战斗小组(1943年换装Ml“加兰德”半自动步枪),另外各班还配备1支M1918自动步枪。这样的远近火力搭配,再加上3个小组构成的三角散兵队形,战斗中既可相互掩护、支援,也足以压制日军以步枪为主的单兵火力。图为描绘1943年美国海军陆战队进攻塔拉瓦环礁的画作,可以看出其单兵装备(从左至右分别为M1918自动步枪、M1加兰德半自动步枪和“汤姆森”冲锋枪)相当精良。

抗登陆:胜算往往不大

抗登陆:胜算往往不大
  • 登陆战固然凶险无比,但抗登陆一方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前文提到,中国军队之所以淞沪抗登陆作战一再失利,除军力较弱、指挥失误等原因外,关键还与国民政府忽视抗登陆战备工作相关。图为侵华日军在广东大亚湾登陆。

  • 前文提到,1932年“一·二八事变”时,中方就吃过遭登陆日军迂回包抄的亏。5年后的淞沪会战期间,蒋介石又误判日军不会从杭州湾登陆,而将驻防后者的4师1旅数万人马调往正面战场。结果,当装备精良的10万日寇突然登陆杭州湾北岸金山卫时,宽达几十公里长的海岸线上竟只有2个步兵连(注:一说为1个连)、1个炮兵连和少量民团防守。中国守军既无重炮,也无坚固工事,与登陆日军激战2小时后全部牺牲。图为“四行孤军”在保卫战打响前,在仓库周围演习的情形。

  • 相比之下,二战后期德国的反登陆准备算是不错的。著名的“大西洋壁垒”从1940年7月开始修建,但工程进度拖拖拉拉,直到1943年11月隆美尔受命主持相关工作后,这条北起挪威海岸北部、南抵法国西班牙边界、长达2700公里的防线才开始得到重视。经过一番苦心经营,“大西洋壁垒”的防御能力有了很大提升。图为诺曼底登陆战示意图。

  • 德军在沿线布置了碉堡、火炮阵地、伪装成海边别墅的炮台,埋设了数百万枚反步兵S型地雷与反坦克T型地雷,构筑了各种铁丝网、反坦克拒马、空心三角锥、反坦克壕、“龙牙”型障碍物,滩头的木桩上还装有能划破登陆艇的刀片。为对付盟军伞兵,德军又在距海滩稍远的林地与草地插上削尖的木桩、铁轨,被称为“隆美尔芦笋”,还引水至低洼地区形成人工沼泽,用以溺毙敌军。图为1944年隆美尔率部下视察“大西洋壁垒”。

  • 然而,德国人也犯了抗登陆战的大忌——兵力不足。1944年6月盟军发起诺曼底登陆时,德国在西线共有58个师、95万人,重武器则有1500辆坦克和5000多门火炮,这些数字听起来不少,但如果分摊到整条大西洋防线上,每公里只能部署约350名士兵,以及不到1辆坦克和2门火炮。而实际上,由于需要驻防内地城镇和交通要道,并保留部分预备队和机动兵力,德军真正部署在滩头的力量少得可怜。以德军作为防御重点的奥马哈海滩为例,被派来防守这条8公里长海滩的竟然只有5个步兵连,其中一半还是外籍志愿兵。图为负责防守“大西洋壁垒”某区域的德军小分队离开碉堡进行巡逻。

  • 德军打的如意算盘是利用少量兵力,依托坚固工事将盟军登陆部队阻滞在滩头,从而为从内地调集装甲部队实施反击争取时间。但问题在于,丧失了制空权的德军援兵(特别是装甲部队)从100至200公里赶来,沿途被盟军空袭炸得焦头烂额、寸步难行,即使零星部队抵达海滩,对整个抗登陆作战来讲也已是杯水车薪。而滩头的浅纵深多道密集防线不仅没能将盟军困死滩头,反倒把德军本已有限的部队聚集一处当了盟军轰炸机和舰炮的靶子。同时,单一面向大洋的防御工事也缺乏对迂回敌军的防御能力,以上种种都注定了“大西洋壁垒”是一堵透风的墙,仅24小时就被盟军全线突破。图为盟军突破“大西洋壁垒”后,大批登陆部队和物资经诺曼底登陆场向纵深挺进。

  • 人造工事不太靠谱,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却在抗登陆作战中不可小觑。1938年4至6月的连云港抗登陆作战期间,中国守军2万余人一雪淞沪前耻,依托山地困敌于高山大海之间,接连击退日军登陆部队2000余人、21艘军舰的5次进攻。或许是这次失败长了记性,日军在后期的太平洋战场上也非常注意依托地形、地貌构筑工事。每一眼山洞、每一条溪谷、每一片深涧、每一道山脊、每一座山包都修筑了隐秘的炮位和机枪阵地,或被改造成致命的障碍、雷区。

  • 根据物理计算,天气晴朗时,眼睛离海平面1.5米高的人能看到约25公里远,而如果站到海拔35米的小山坡上,这个人理论上可以看到590公里开外,实际也可观测到上百公里外海面的动向。硫磺岛之战中,由于日军在山上构筑了大量隐蔽工事,被压制在海岸滩头的美军有时一整天只能前进4米,而在对382高地的争夺中,美陆战4师更伤亡高达50%以上。图为硫磺岛战役期间,美军登陆部队被日军火力压制在一处沙坡下无法动弹。

  • 当然,日军的抗登陆作战不单是陆军在拼命,其海军也顽固奉行“进攻就是最好防御”的信条,并由此创造出臭名昭著的“神风特攻”战术。1945年4至6月,为配合冲绳抗登陆战,日军“神风特攻队”发动“菊水”作战,用2423架自杀式飞机击沉、击伤美军舰艇约400艘。看似战果不俗,但这种“杀鸡取卵”的打法注定无以为继,难逃失败厄运。图为描绘日军“神风”自杀飞机杯美军舰载防空炮火击落坠毁的画作。

难点:靠情报更靠实力

难点:靠情报更靠实力
  • 德军诺曼底抗登陆战的失利,充分说明要防守动辄成百上千公里长的海岸线,“能否准确判断敌主要登陆点”是何等重要,而这正是攻守双方展开较量的第一个难点:情报战。

  • 二战期间,攻方往往靠欺骗手段迷惑守方,使之对己方登陆点出现误判。1942年登陆北非的“火炬”行动中,盟军东部和中部特混舰队自英国出发会合后,通过直布罗陀海峡向东航进,驶至预定登陆地段以北海域后突然转向南,在各登陆地段突击上陆,达成了战役突然性,当日傍晚占领阿尔及尔。西部特混舰队自美国起航,佯装与在百慕大的航母会合后开赴西印度群岛进行演习,途中频繁改变航向,让德国情报部门摸不着头脑,直到11月8日凌晨该部突然登陆,3天后即占领卡萨布兰卡。盟军为掩护诺曼底登陆而实施的欺骗行动更是炉火纯青,蒙哥马利甚至找了个替身在非洲四处活动来迷惑希特勒。图为盟军在阿尔及利亚沿海登陆。

  • 别看盟军在地中海和大西洋登陆战中把对手糊弄得团团转,但在太平洋战区,其情报失误却层出不穷。1943年11月下旬美军发起塔拉瓦登陆战时,需要先通过环礁上的一个缺口进入潟湖内,湖口是一些淹没在水下的珊瑚礁盘。而美军战前获得的水文情报都来自一本1840年经过此地的捕鲸船的航海日志,后者称这片水域足够渔船从礁盘上通过。据此,美军也就想当然地认为吃水更浅的登陆艇也可以顺利通过。但问题是,过去100年间不断生长的珊瑚礁盘已升高了0.5米,这一失误最终令美军突击部队蒙受了巨大损失。图为塔拉瓦滩头到处都是美军被击毁坦克的残骸和阵亡士兵的尸体。

  • 除情报战外,两栖登陆战归根结底拼的还是交战国的综合实力。1937年8月下旬,日军在吴淞口登陆。得悉这一情况后,中国军队迅速发起反击,布防地带距长江最近处仅1公里。依仗凶猛的舰炮和空中火力优势,日军每次发动进攻,必先实施10至20分钟炮火准备。而缺乏重武器的中国军队紧急构筑的一线简易工事多被击塌,营长以下各级军官非死即伤,战士伤亡近千。图为太平洋战争初期,日本海军陆战队在乘坐的快艇上架起重机枪,掩护己方部队登陆马来半岛。

  • 二战日军在中国和东南亚海岸肆无忌惮地发起登陆战,说到底还是欺负对手缺乏有效反制手段。而实际上,二战期间著名的大规模两栖登陆行动在实施过程中无不危机四伏、步步惊心。特别是抢滩后的24至48小时内尤为凶险,一旦守军发起强大反冲击,先头登陆部队就可能因立足未稳而被赶下海。这便是登陆战的第二个难点。图为太平洋战争初期,日本海军陆战队在涉水登陆时用浮筏运载重机枪。

  • 1943年1月22日,盟军为绕开德军构筑在亚平宁半岛崇山峻岭间的古斯塔夫防线,选择距后者以北100公里的安奇奥实施两栖登陆。刚开始,盟军出奇制胜的行动大获成功,一举夺占了登陆场。但接下来的2天里,上万盟军官兵非但没有趁虚突入德军纵深,反而挤在狭小的安奇奥滩头构筑环形阵地。图为安奇奥战役示意图。

  • 。醒过神来的德军抓住战机,火速调集8个师猛扑过来。虽然盟军海空军竭力救援,但仍有约5000美军官兵因陷入重围且弹尽粮绝,被迫向德军投降。直到5月底,困守安奇奥的登陆部队才与攻克古斯塔夫防线的盟军主力会合。图为安奇奥登陆战中被俘的5000美军官兵在罗马街头被游街示众。

  • 不过,西方学者对安奇奥登陆战的后勤保障却颇为赞赏——岸上部队处境危急时,海空火力成为盟军坚守阵地的牢固支柱。战役中后期,盟军舰队又克服重重困难,把4个师、7万援兵和50万吨物资运上岸,保障了战役的顺利进行。而上述所言,也点出了登陆战的最大难点——跨洋运输。图为盟军舰队向安奇奥登陆场运送了大批生力军和军用物资。

  • 与陆战不同,两栖登陆所需物资、人员基本要靠船舶运输,所耗人力、物力和时间成本极大。例如,美军进攻冲绳岛,每发子弹、每块饼干都得从本土跨洋运来,整个后勤周期长达116天!而从1945年4月1日至6月30日,美军后勤部门为冲绳前线输送物资200万吨,平均每天卸货约2.22万吨。反观当时的日本,1000万吨位商船中,800万吨位被击沉,90万吨位受重伤,运力濒临枯竭。双方维修能力在1942年5月的珊瑚海海战中也高下立见。美军“约克城”号航母受损严重,但由于珍珠港基地设备先进、人员技术精湛,短短48小时就修复出港,及时参加了中途岛海战。而日军“瑞鹤”“翔鹤”2艘航母却因维修进度迟缓而错过中途岛海战,导致美日航母实力差距从原来的2:6缩小为3:4。图为参加中途岛海战的美军“企业”号航母。(参考消息网独家策划,转载请注明来源)

  • 下期预告:《神兵天降!解码二战战术之空降战并不神》,敬请关注!

二战时期的日本和德国,在登陆战方面也算“能攻善守”,然而当其遇到“膀大腰圆”的西方盟军后,所谓的优势便荡然无存。战争结束前,太平洋战场的美军光击落5架以上敌机的王牌飞行员就达1300余人,而日军在该战区残余的飞机才1100架!

调查

二战日寇登陆攻防战术有哪些特点?
  • 0%
  • 0%
  • 0%
  • 0%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