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焚魔:战略轰炸的秘密

天火焚魔:战略轰炸的秘密

作为反法西斯盟国与轴心国空中对决的焦点,战略轰炸堪称二战中最具创新性的战略战术之一。这种独立的作战样式,开启了人类战争的新时代,其秘诀值得探讨。

日寇狂炸重庆

日寇狂炸重庆
  • 纵观二战期间的东西方战场,各主要参战国的轰炸战术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人们或许很难想象,二战中最早的战略轰炸行动竟出自中国。1938年5月19日,中国飞行员驾驶2架马丁B-10B型轰炸机飞越东海,远征东瀛发起“纸片空袭”。中国轰炸机在长崎、福冈、久留米、左贺及九州各城市上空投下100多万张传单,警告日本军国主义者“尔再不训,则百万传单,将一变为千吨炸弹,尔再戒之。”图为中国空军B-10轰炸机双机编队。

  • 虽然这次特殊的战略轰炸并未造成日方人员、财产损失,却是日本领空有史以来首次遭外军飞机突防,时间上比著名的美军“杜立特空袭”早了近3年。1944年出版的美国《生活》杂志,就将执行这次轰炸任务的中方长机飞行员徐焕升誉为“轰炸日本本土第一人。”图为艺术家绘制的B-25轰炸机从大黄蜂号上空起飞瞬间,甲板上可见正在准备起飞的空袭机群。图中左侧还能看到担任护航任务的“企业”号航母。

  • 相比中国的仁至义尽,日寇却将战略轰炸当作征服、屠杀被侵略国军民的残忍手段而肆意使用。1938年2月,为尽快从侵华战争的泥潭中脱身,日寇针对国民政府临时首都重庆发动了长达5年多的战略轰炸。日军通常每次出动数十架97式重型轰炸机和96式对地攻击机,采用3机编队,整个机群呈V字形展开,从4500米的高度飞向目标。由于重庆防空力量薄弱,猖狂的日军轰炸机敢于实施白昼轰炸,且飞行高度极低,气焰十分嚣张。图为1940年9月14日,日本97式轰炸机空袭重庆。

  • 当敌机来犯时,中国飞行员主要采用苏军战术,驾机爬升至5400米高度,然后垂直俯冲射击,但效果不佳。因缺乏有效反制措施,国民政府在重庆城区构筑了多种类型的防空洞,供军民躲避空袭。1941年,重庆市内有防空洞1865处,收容定员近45万人。考虑到日军轰炸时间一般不超过2小时,因此公共防空洞设计的空气量只够3小时。图为1941年5月2日重庆郊外,中国士兵正在用一台防空声响探测器监听日军机群动向,以便为高炮部队指示射击目标。

  • 掌握相关情报后,日军从1940年改为采取“疲劳轰炸”战术,每次轰炸都在3小时以上。1940年6月5日晚,日军先后发动4次空袭,历时13个小时,最终酿成了震惊中外的“较场口大隧道惨案”。此后,日军又采用“高密度轰炸”“无限制轰炸”等战术,对重庆主城及29个周边区县狂轰滥炸,造成中方巨大伤亡。据不完全统计,5年中日军出动飞机9000多架次,对重庆轰炸超过200次,投弹11500枚以上,中方直接死于轰炸者超过万人。图为遭日寇轰炸后的重庆,死难同胞的遗体堆积如山。

伦敦上空的鹰

伦敦上空的鹰
  • 欧洲战场的大规模战略轰炸也始于轴心国集团。1940年8月13日,德国空军司令戈林下令实施“鹰袭”计划,出动1500多架飞机跨海攻击英伦三岛,拉开了对英战略轰炸的序幕。尽管戈林在希特勒面前夸下海口,但德国空军无论理论指导还是技术装备上都不适合执行战略轰炸任务。特别是由于没有重型轰炸机,德军只能使用Ju-88、He-111等航程、载弹量和防护力都一般的中型轰炸机对英发动空袭。图为德军He-111机群飞越英吉利海峡前往轰炸英伦三岛。

  • Ju-88和He-111装甲薄弱,火力配置也差,极易成为英军战斗机的猎物。为此,德国空军想出3条对策:一是灵活编组轰炸机群,采用“1+2”编队,遇袭后迅速分散机动。二是派遣大批战斗机为轰炸机护航,二者比例可达1:1甚至3:1。三是以数量优势抵消质量劣势,单次出动飞机可达上千架。图为当时在防空洞中躲避空袭的伦敦市民。

  • 敌变我变,英军随即调整空中拦截技术,转而也采用大机群编队,利用己方战机的性能优势与敌人展开激烈的空中对决。同时合理分配拦截任务,即让“喷火”拦截德军战斗机,而让“飓风”战机负责攻击德军轰炸机。英军的新拦截战术很快奏效,德军战机战损率迅速飙升至20%以上,就连财大气粗的戈林都感到吃不消。图为描绘英军“喷火”战斗机拦截德军轰炸机的画作。

  • 为扭转颓势,德国空军一方面采取欺骗战术,派遣轰炸机整天在法国沿岸转悠,使英军雷达难以判断敌情。另一方面,德军从1940年10月1日开始,将对伦敦的轰炸改为夜间进行。为确保轰炸精度,德国空军在导航机上安装了“无线电波”系统,由导航机先投弹,后续机群追踪首批炸弹爆炸产生的火焰陆续投弹。图为描绘德军轰炸机群夜袭伦敦的CG画作。

  • 夜间轰炸使英军面临一系列新难题。首先,负责昼间对空监控的观察哨丧失了预警能力。其次,英国的雷达网优势不再,因为即便雷达发现了目标,英军也只有8个中队可用于夜间空战。最后,英军装备的探照灯和高炮数量严重不足,只有14个探照灯连和32个重型高炮连,远远无法满足防空需求。在整个不列颠空战期间,德英双方围绕轰炸与反轰炸战术,始终处在斗智斗勇之中。图为在伦敦制高点观察德军机群动向的英国对空监测哨。

莽撞的美国人

莽撞的美国人
  • 1942年8月,美英启动了对德联合战略轰炸。虽是盟国,但两国对德战略轰炸的手法却截然不同。英军一直采用夜间区域轰炸法,美军则坚持昼间高空轰炸战术。

  • 二战初期,英军主要装备“汉普顿”“惠特利”“威灵顿”等轻中型轰炸机,不足以抵挡德军战机的攻击。英军的“喷火”“飓风”战机性能虽好,但航程短,只能在英吉利海峡附近接应。而当时,德军从法国沿岸到德国境内,设立了5条对空防线,可投入3700多架战机执行拦截任务,还配备了19000多门88毫米以上高炮,形成了绵密而可怕的空防体系。图为德军部署在英吉利海峡法国一侧沿岸的高炮群正对空射击。

  • 1940年以前,英军主要对德国工业目标进行昼间空袭,巨大的损失迫使英军后来将空袭转入夜间。但受制于落后的目标定位、导航和轰炸技术,英军一度只能采用夜间地毯式轰炸这种粗放型战术。

  • 为提高夜间轰炸精度,1942年,英国研发成功“奇异”无线电定位系统,通过发送2组无线电信号,在网格图上绘出目标位置,进而引导飞机投弹。此后,英军又陆续发明“双簧管”系统和H2S雷达,显著提高了轰炸机的目标识别能力。1942年8月,英军组建“探险者”中队,专门用作轰炸机群的引导分队。行动中,“探险者”驾驶装有目标探测系统的轻型“蚊子”轰炸机寻找目标,之后用燃烧弹或照明弹标识目标,主力机群随后向目标投弹。但总的来说,英军的区域轰炸能力不及德军。图为1945年3月,一架英军“兰卡斯特”轰炸机在着落时坠毁。

  • 1942年5月30日晚,英军针对德国城市科隆发动了首次“千机轰炸”,2天后又以同等规模空袭了埃森,造成了史无前例的破坏。夜间区域轰炸法在打击民心士气上作用明显。从战后对德军高官的审讯来看,连希特勒都认为盟军空袭可能迫使德国提前退出战争。图为描绘盟军千机轰炸科隆的画作。

  • 尽管英国同行已用惨痛教训证明白昼轰炸的危险性,但财大气粗的美国陆军航空队却不以为然,原因有二:一方面,美军认为B-17和B-24轰炸机拥有坚固防护装甲,飞行高度近10000米,速度甚至超过普通战斗机,每架飞机配备10多挺重机枪,自卫能力超强,足以突破德军防空网。另一方面,美军研制了当时最先进的“诺顿”瞄准具,训练有素的机组人员能在白天从7500米高空将炸弹扔进“泡菜桶”。图为美国B-24“解放者”轰炸机生产线。

  • 事实证明,美国人太自大了。德军飞行员很快找到了对付B-17和B-24的办法——通过采取迎头攻击战术或集中攻击编队最外围的轰炸机,并加装大口径机炮提高杀伤效果,冲散轰炸机队形后逐一猎杀。欧洲晴少阴多的天气也限制了可供轰炸的时段和地点,反而便于德军守株待兔,层层拦截。图为描绘空袭纳粹德国目标的美军B-17轰炸机群遭遇猛烈地面炮火拦截的CG画作。

  • 1943年10月14日,美军第8航空队集结291架B-17对德国军工重镇施魏因富特的轴承厂进行轰炸,结果有60架轰炸机被击落,加上非战损的另外22架飞机,损失率高达28%!要这么打下去,第8航空队不到3个月就得拼光。事实上,整个1943年夏季和秋季,该部战损率都在20%以上。

  • 施威因福特之战让美军意识到,无护航的轰炸机群很难安全突入德国纵深。1944年,第8航空队指挥官詹姆斯将军发明分段护航法:“喷火”战机负责英吉利海峡上空100英里的护航任务,P-47负责之后的150至200英里,再之后150至200英里由P-38护航,末端则由P-51负责。这样一来,护航距离增至600英里,轰炸机战损率也降至10%以下。图为描绘由黑人飞行员组成的“红尾中队”驾驶P-51战斗机为盟军轰炸机群护航的画作。

为啥不炸发电厂

为啥不炸发电厂
  • 目标选择是战略轰炸的重中之重。二战史证明,选择适当的轰炸目标,能够直接达成战略目的,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反之,将白白浪费作战资源,徒劳无益。这番道理貌似简单,往往失之毫厘。

  • 日本是率先对城市目标实行无差别轰炸的始作俑者。在1939年的“五三”“五四”大轰炸中,重庆近百条街道被炸,并有数千人死亡,10多万人无家可归。但令日寇没想到的是,其以平民为目标的轰炸策略完全打错了算盘,非但没你让使中国人屈服,反而坚定了中国军民一致抗日的决心。图为1940年8月10日,在历经日寇4天4夜的轰炸后,重庆市区已变成一片废墟。

  • 目标选择的重要性在德国对英战略轰炸中同样体现得淋漓尽致。起初,德军将轰炸重点放在“扇形站”(英军地面指挥中心)和机场设施上。从8月24日至9月6日,德军就将伦敦周围7个“扇形站”中的6个瘫痪,并破坏了英军11座机场,导致英国空中指挥通信系统濒临崩溃,可投入空战的战斗机数量锐减。但历史往往充满巧合。就在此时,希特勒转而下令对伦敦等大中城市进行空袭,以报复英军8月28日对柏林的空袭。此举让陷入绝境的英国空军获得喘息机会,不列颠空战局面由此转折。图为英军飞行员奔向战斗机,准备紧急起飞迎敌。

  • 反观美英盟军,依据作战目的精选轰炸目标是其始终遵循的原则。英国空军从1940年9月开始对德军港和舰船发起猛烈空袭。从9月7日至10月12日,击沉击伤德运输舰21艘、驳船214艘、拖船5艘、汽艇3艘,约占德军登陆舰船总数的12%,迫使希特勒无期限推迟“海狮计划”。1942年11至12月,由于德军潜艇对盟军运输船队构成重大威胁,德军潜艇基地、洞库、建造船台又成为盟军首要轰炸目标。1943年6月,夺取对德作战制空权成为战争焦点,盟军的首要轰炸目标再次改为德国飞机制造和零部件厂。1944年初,当掩护诺曼底登陆成为最优先事项时,法国境内的火车货运编组站、桥梁、炼油厂随之成为盟军首要空袭目标。图为B-17轰炸纳粹德国军用目标。

  • 当然,面对美英盟军的定点轰炸,纳粹德国也没有束手就擒。从1941年初开始,德国逐步将军工生产分散至全国乃至各占领区,大大增加了盟军轰炸难度。据战后美军调查,交通和电力系统才是德国的致命软肋,而它们从未成为盟军战略轰炸的重点。以德国电力系统为例,盟军主观地认为德国电网太分散,难以发动毁瘫性攻击。但事实上,只要摧毁德国45座10万千瓦以上的发电站,就可减少800万千瓦电力供应,占其总供电量 40%。电力短缺势必严重影响军工生产,是纳粹德国名副其实的“阿喀琉斯之踵”。图为描绘英军“兰开斯特”轰炸机袭击德国鲁尔大坝的画作。

  • 相比而言,美军对日战略轰炸的目标选择更成功。1945年3月9日夜间,美军实施了著名的“东京大轰炸”,轰炸目标区是东京城东方圆15平方英里的城区,那里聚集了大量小型军工厂,产品份额占整个东京的50%,摧毁此类目标可有效打击日本军工业。另外,该地区是日本人口最密集的区域之一,堪称瓦解民心、动摇高层的理想目标。图为历次空袭出击前,在炸弹上涂鸦是美军的传统,图中美军地勤人员就在炸弹上写上了诸如“东京毁灭者”(Tokyo Busters)的标语。

  • 事实证明,此次轰炸使日军雷达和无线电设备生产受到很多影响,并引发民众恐慌,超过四分之一的的居民选择出逃。此后数天,美军又对大阪和名古屋进行了猛烈空袭,致使日本军机产能被严重削弱,民众悲观情绪大增。图为东京大轰炸前后航拍对比,右侧的航拍图可明显看出空袭后,大批建筑物已被夷平。

弹药运用有门道

弹药运用有门道
  • 弹药运用与轰炸战术、目标选择共同构成了战略轰炸的3大要素,但其重要性却很少被人关注。在重庆大轰炸中,为最大限度杀伤中国军民,日军在弹药运用上不择手段。比如,日军使用最多的是98式25号高爆弹。该弹重250公斤,内装96.6公斤炸药,爆炸时约有1万块弹片呈15至25度扇面向四周迸发,可致45米内人员死亡,200米内的人员受伤。此外,针对重庆房屋多为竹木结构这一特点,日军还频繁使用燃烧弹,能持续燃烧15分钟,释放出3000度高温,烧穿20厘米厚的水泥屋顶,扬起5米多高火焰,杀伤力惊人。图为日军轰炸机三视图。

  • 轰炸时,日军经常混用这2种弹药。1939年5月3日,日军出动36架96式对地攻击机,每架飞机分别携带720公斤高爆弹和燃烧弹,对重庆市区进行“无差别轰炸”,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五三”惨案。据统计,仅5月3至4日,轰炸就造成中国军民死伤6314人,摧毁房屋4871幢,之后3天内,25万市民被迫疏散离开重庆。图为1939年躲藏在简陋防空洞内的中国军民。

  • 正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6年后,日寇也尝到了被空袭“狂虐”的滋味。1945年2月,尽管败局已定,但疯狂的日本军国主义顽固派仍叫嚣“本土决战”。为削弱日本战争潜力、打压日军抗登陆作战意志,美军专门从欧洲战场调来李梅将军负责指挥对日战略轰炸。当时,李梅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如何显著提高轰炸效果,因为自1944年6月启动对日战略轰炸以来,美军全部投弹量不足7000吨,平均命中率仅10%,效果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图为隶属于第462轰炸机大队的B-29机群准备从提尼安岛起飞,空袭日本,图片摄于1945年。

  • 通过数据分析,李梅发现适用于欧洲战场的高爆弹对轰炸精度要求高,与日本多风、多云、多雾的气候和地形条件不相适应。相比之下,使用燃烧弹则具备明显优势。1945年2月25日,美军实施了一次试验性高空燃烧弹空袭,造成日方重大损失。3月4日,美军又用高爆炸弹实施了一次空袭,效果依然欠佳,这才下定决心改用燃烧弹。3月9日,美军首次大规模使用燃烧弹对东京发动夜间低空轰炸,一举烧毁了东京人口最密集的15平方英里地区,计划内的22处工业目标全部摧毁,26万多幢建筑付之一炬,83700人被烧死,近10万被烧伤,100多万人无家可归,而美军只损失了10余架B-29轰炸机。图为1945年3月10日遭美军火攻后的日本东京。

  • 之后9天,美军又如法炮制,对名古屋、大阪和神户投下9373吨燃烧弹,以损失22架飞机的代价烧毁这些城市近80平方公里的城区,使日本的军工产能遭受重创,民众信心直线下跌。据统计,1945年3月前,日本民众中认为战争无法获胜的比例仅为10%,但轰炸东京后,这一比例骤升至19%。图为描绘B-29夜间火攻东京的画作。

  • 在欧洲战场,杀红了眼的英军在弹药运用上同样“狠招”频出。1942年后,英军也开始对德国城镇采取纵火式轰炸。行动中,轰炸机既装载小型镁制燃烧弹,也配备大型高爆弹,两者比例为2:1,目的是在适当的气候条件下引发“火焰风暴”。1943年7月24至30日,英军对德国汉堡发动火攻。当时,汉堡天气干燥炎热,英军在空袭之初就破坏了847处供水管,使德方消防队无法顺利灭火。结果,可怕的“火焰风暴”。导致汉堡80%的建筑损毁,4000万吨碎石阻塞在市中心,3万多居民死亡。图为1941年1月31日英军夜间空袭布雷斯特时的场景,采用了3至4秒的延时曝光拍摄法,其中较细的光柱为指示目标用的曳光弹,较粗的光柱为大口径高炮的射击轨迹。

  • 到了二战末期,原子弹的运用更将战略轰炸弹药的重要性推向极致。1945年8月6日,美军在日本广岛投下首颗原子弹,瞬间造成8万多人死亡,整个城市沦为废墟,致使日本朝野大为恐慌。3天后,美军在长崎投下第2枚原子弹,又致6万多人死亡,彻底击碎了日本军国主义势力“一亿玉碎”的决心。1周后,日本裕仁天皇通过广播发表《停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图为描绘美军B-29轰炸机在广岛投掷原子弹的画作。(参考消息网独家策划,转载请注明来源)

  • 下期预告:《惊涛骇浪!解码二战战术之两栖登陆藏玄机》,敬请关注!

战略轰炸是反法西斯盟国打击轴心国的利器,但代价十分巨大。据统计,仅对德战略轰炸,美军就损失4000多架B-17轰炸机,英军则有5.5万名飞行员和机组人员阵亡,相比如今美国拥有160多架轰炸机,英国空军总兵力才3.4万人,战略轰炸之悲壮已无需赘言。

调查

二战欧洲战略轰炸为何代价巨大?
  • 31%
  • 10%
  • 15%
  • 5%
  • 36%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