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12万高收入”被辟谣,还在争什么

“12万高收入”被辟谣,还在争什么

近期“年收入12万元以上被定为高收入群体,要加税”的传闻引发争议,尽管已被辟谣,但是此事引起的民意焦虑却值得有关部门审视。

“一本正经”的谣言是怎样产生的?

在网上,几乎是压倒性的意见认为,按照目前的物价水平,年收入12万元很难称得上是高收入。

  • 国务院10月21日公布的《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提出,“健全包括个人所得税在内的税收体系,逐步建立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进一步减轻中等以下收入者税收负担,发挥收入调节功能,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

  • 部分网络媒体将“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解读为“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高收入者将被加税”,随后引发热议。据香港中通社报道,在网上,几乎是压倒性的意见认为,按照目前的物价水平,年收入12万元很难称得上是高收入。

  • 不过,很快就证明这条传言是典型的谣言体。新华社出面辟谣称:“多位熟知个税改革的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专家24日对新华社记者回应说,这一观点是误读,纯属谣言,12万元不是划分高低收入人群的界限。”

  • 那么,网络媒体所说的收入超过12万元加税,又是如何“脑补”出来的呢?综合已有的媒体报道,可以寻找出这种认定的“理论依据”:

  • 2005年,国务院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时,规定“年所得12万元以上的”“从中国境内二处或者二处以上取得工资、薪金所得的”等情形,纳税义务人应当按照规定到主管税务机关办理纳税申报。

  • 2006年,国家税务总局要求对高收入者实行自行申报纳税,标准之一正是个人年收入12万元以上。

  • 2010年,国家税务总局再度发文称,年所得12万元以上纳税人自行纳税申报是纳税人的法定义务,是加强高收入者征管的重要措施。

  • 据《长江商报》报道,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说,有关媒体“年所得12万元是高收入者”或“对年薪12万元的纳税人要加税”的说法,正是通过这些报道的推演。这而类文章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无疑给公众带来了误导。

  • 当然,也有媒体提出了理性的分析。据《新京报》报道,2011年个税调整之后,个税起征点提高到了3500元,并实行7级累进税制。我们可以看到,第二档税率是10%,上限是4500元,加上各类社会保险扣除,根据有关方面的计算,对应的税前总收入在9800元左右。这样第二档税率的最高点也差不多设定为年收入12万元了。很显然,在2011年的个税改革中,12万元成为了第二档和第三档个税税率的分界点。这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 报道认为,不管有关部门是否愿意承认“12万元”,但我们国家的统计结果和税制设计都和12万元有着或明或暗的关系,这可以说是一个实际上的收入标准线。

如何界定高收入者?

单纯用年收入作为高收入者的标准,其实并不准确和公平,无法反映个人收入真实状况。

  • 除了应区别对待收入群体外,媒体普遍的一个共识是,12万元的标准是10年前所定,拿到10年后的今天肯定已不适用,所以更应该重新定义高收入群体。

  • 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那么,年收入多少才属于高收入者?长期跟踪个税改革的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孙钢说,在中低收入和高收入的划分上,国际上及我国均没有法律确定的标准,税法上也从没有确定过高收入的标准。“我国不同人群和不同地区收入存在差距,高收入群体和低收入群体只是相对概念,不是绝对概念。”

  • 以个税最高税率适用群体为例,我国适用于个税45%以上税率的,为年所得96万元以上群体,是我国去年城镇职工平均收入的15.5倍;美国适用最高39.6%税率的,是年所得40万美元以上群体,约为美国人均收入的9.3倍。

  • 有媒体指出,城市之间的收入不同,群体之间,家庭之间的收入差异化很大。南方网认为,单纯用年收入作为高收入者的标准,其实并不准确和公平,无法反映个人收入真实状况。而且,我国地域环境差别很大,沿海地区与内陆地区,大城市与中小城市,其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均存在很大差距,加上社会福利的差别,居民的生活负担也不相同。因此,高收入者标准不宜做“一刀切”,需要根据社会发展状况,因地制宜、因人而异,推出一套完整的衡量标准,以免误伤中低收入者,令其承担与经济能力不相称的高税收。

谣言背后的民意焦虑

65.0%受访者感觉当下社会整体收入差距“非常大”,29.4%受访者感觉“比较大”。

  • 澎湃新闻网称,“年薪超12万元将加税”固然是不折不扣的谣言,却不只让人虚惊一场。特别是在实体经济面临压力、人民币贬值以及个人收入增长放缓的大背景下,这起“茶杯里的风波”,至少折射了人们的一些焦虑情绪。

  • 首先是事实存在的收入差别大的问题,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题客调查网和民意中国网做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8776人参与),65.0%受访者感觉当下社会整体收入差距“非常大”,29.4%受访者感觉“比较大”。

  • 有中国媒体报道称,中国富人变得越来越有钱。上榜富豪总身价超过中国今年GDP的1/5。2016年胡润百富榜前十大富豪总财富达到了1.44万亿人民币,较2000年增长了24.8倍。与此相比,中国GDP在过去15年间增长了5.78倍,不足十大富豪的财富增速的1/4。贫富差距加大显然是影响社会稳定的隐患。

  • 而在其他行业,例如明星、网红,动辄百万千万的薪酬不断刺激普通民众的认知。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网红直播风潮持续席卷中国,一段一土豪在一分钟内豪掷100万元人民币打赏网红女主播的视频,有网民称其“有钱了不起啊!”,对这种炫富的做法表示不齿。另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电视剧《如懿传》的制作方开出1.5亿元的天价聘请男女主角引发舆论热议,天价片酬现象在电影行业同样存在。报价三四千万的演员大有人在,这个数字在前两年就算是见顶了,然而现在更高的已经过亿。

  • 加上近年来,网络媒体总躲不开富人、豪车、名包、会所、上流社会、贵族生活等惹眼热词。这种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奢华,日积月累地刺激着人们的贫富感受。

  • 其次,有媒体指出,更令很多民众忧虑的是,作为调节个人收入分配的个人所得税,在中国,主要是由工薪阶层在缴纳,从而形成了“富人少交税,穷人多交税”的纳税主体结构。世界上最大多数国家的税制结构都是“倒金字塔型”,处于收入最高端的人群承担最多的收入,而低收入者基本不交税。

  •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个税在西方发达国家被称为“罗宾汉税种”——“劫富济贫”是它的主要功能,即担负调节社会财富第二次分配、防止贫富差距过大等功能。而在我国,尽管月薪低于3500元的人员不需要缴纳个税,但统计显示,在个税中,中低收入者税收贡献率达65%左右。这说明,我国的个税并非起到“劫富济贫”的作用。

  • 第三,有媒体指出,如果说在老少边穷地区,年入12万元,或可算上高收入,但在北上广深,则与高收入挂不上边。

  • 这就是民众所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发达地区的高房价和高生活成本。有媒体做了一个统计,对于在北上广深和重点二线城市生活的人们而言,12万基本属于比上大大不足,比下毫无结余。以一位在北京生活,每月收入11000元(税前)的小白领为例:按照国内目前个税超额累进税率以及五险一金缴纳方法计算,他/她每月需缴纳养老保险880元(8%)、医疗保险220元(2%)、失业保险22元(0.2%)、公积金1320元(12%)以及个人所得税456元,共总计2898元,实际税后工资为8101元。

  • 那么收入8000元的白领生活是怎样的呢?根据《58同城2016年上半年租房市场报告》,北京上半年的房屋平均租金为4743.98(元/月)。好吧,租不起单身公寓可以考虑合租,但稍微有点生活常识的“高收入”北漂都明白,将房租控制在3000元已经是合理并且是理性消费。此外,还有伙食、交通(地铁票的2元时代已成往事)、通讯、应酬 …… 假设以上再支出3000元,那么只剩下约2000元可自由支配。

  • 这样顶多也就算个“温饱”人士。我们还没有谈到最难以言说的那个话题——买房。

个税改革才是最好的安抚

个税改革方向已经很明确,即要健全个人所得税体系,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模式,通过税制设计,合理调节社会收入分配,进一步平衡劳动所得与资本所得税负水平,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征税力度。

  • 据香港中通社报道,究竟什么样的水平是高收入,很难得出一个统一的结论,年收入12万元是否属于高收入,与前几年一直争论不休的个税起征点一样,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官方提出减轻中等以下收入者税负,同时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税收调节力度。对此,可以将其用“减中加高”来作为概括,加上已经实行的“免低”,将成为内地未来个税征收的重要方向。这无疑值得高度肯定,但要让这个目标真正落地,还需要推进一系列的配套改革。

  •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说,此次舆论热点凸显社会公众对个税改革的关注和期盼。个税改革方向已经很明确,即要健全个人所得税体系,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模式,通过税制设计,合理调节社会收入分配,进一步平衡劳动所得与资本所得税负水平,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征税力度。个税改革社会敏感度高,改革关键要形成社会最大公约数,坚持“开门立法”,制定大多数人能接受的方案,有助于提高公众对税法的遵从度。

  • 《京华时报》认为,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社会收入分配已呈现多元化和隐形化的格局,并且涌现了越来越多的高收入人群,但个税征收却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这一税种刚刚设立时,30多年来一直未能跟上社会的变化。这导致个税对收入调节的作用不仅未能很好发挥,反而出现了“劫贫济富”的趋势。个税改革要加大对高收入者的调节力度,这可以视为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现在税务部门对于多元化和隐形化收入的个税征收束手无策,一些富豪的年收入上百万上千万,却因为制度建设的空白,能够成功地游离于个税征收渠道之外。

  • 新华网认为,当看到世界上相当多数国家,包括一些发展中国家都已成功实行“综合计税”;看到随着中国居民收入多元化趋势越来越明显,贫富差距依然较大的背景下,税收调节收入分配的功能已越来越力不从心,个税改革实在没有太多理由不加快推进,已经等不起、拖不得。

  • 尽管个税在我国税收收入中的比重仅约6%,但却被很多人视为中国税负高低与税负公平与否的标志。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有效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给予困难群体、失业人员等低收入者足够“宽厚”的免税政策,个税制度一旦实现“蜕变”,折射出的将是一个更加公平的税负环境。

  • 经济生活变化很大,个税改革也势在必行。“12万”不是个界限,但相关的决策部门需要明确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收入”,如何才能让富人为社会多做贡献。只有大多数人经济上宽裕了,这个社会才能更有活力,国家财政的收入才能水涨船高。普通公众不可能获得全面的数据,做出最为客观的分析,但却可以感受到国家的善意,从而激发出生产的积极性。这些给国家经济带来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

尽管这起事件是一次乌龙,但相关部门不可掉以轻心,而应该关注它背后的民意投射。俗话说:“锣鼓听音,说话听声”,从民众的吐槽中应该听到其中的税负焦虑,以及希望减轻税负的心声。

外国个税怎么交?

  • 英国

    英国是世界最早实行个人所得税国家之一,纳税人是英国居民和非居民,在英国居住满六个月为英国居民,所得税分类规定的所得扣除必要费用后,加以汇总,再除以生计费用后的余额,扣除的金额随五家指数调整,英国个人所得税根据扣除的税率档次缴纳,例如1995年个人所得税扣除最低额为3445英镑,个人所得税采取源泉扣除和查实征收。

  • 日本

    日本于1887年开征个人所得税,是世界较早开征所得税国家之一。日本实行综合所得税,以分类增收。每个纳税人一年内收入合计,按照适合税率课税,日本所得税分为10各大类,对收入所得、营业所得、不动产、杂项等进行综合课税。20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发展趋缓,为了吸引投资,促进消费,日本采取了一系列减税措施。

  • 丹麦

    丹麦是一个高福利、高税收的发达国家。丹麦个人所得税征收范围包括个人所得税和其他形式收入报酬,在丹麦,每一个18岁以上成年人有一个最低生活保证金,若低于这个数额将免交个人所得税,征收个人所得税采用累进税制法。先从个人收入中扣除最低生活保证金,在计算应缴税收时,在基本收入超出部分按照税率计算应交金额,对资本收入采取加进法。

  • 美国

    凡在美国工作或有奖学金前提的读书,都需要交纳收入税,由美国联邦收取的收入税称为联邦收入税。但是报税会按照单身或已婚等多种情况区别征收。

  • 以夫妻共同交税为例,0-18850美元部分征收10% 18550-75300部分征收15%,75300-151900美元部分征收25%,151900-231450美元部分征收28%,231450-413350美元部分征收33%,413350-466950美元部分征收35%,466950美元以上征收39.6%。

  •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个人所得税收实行超额累进税率,如6000澳元以下免税,6000澳元至2万澳元之间为17%,2万澳元至5万澳元收入税率为30%。收入越高,个人所得税率越高。

  • 其他国家

    有一些国家,个人所得税为零。如百慕大、卡塔尔、卡曼群岛、科威特、文莱、巴林、巴哈马、阿曼等。

  • 百慕大拥有零低税率,而且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91479美元较高,百慕大是世界上富有国家之一,但生活成本非常高。卡塔尔所得税率为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60796美元。卡塔尔拥有世界上最大天然气储量,虽然所得税率为零,但石油天然气企业税率为35%,很多企业也是外资。开曼群岛所得税率为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54827美元。开曼群岛已成为所得税较低的离岸金融中心,企业和资本利得税均比较低。因此,国家没有强制缴纳社会保障款。尽管如此,公司为雇员提供养老金。

  •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少数国家实行分类所得税制和综合所得税制,大多数国家实行混合所得税制,西班牙、希腊、法国、意大利、比利时等国家实行综合所得税制度。个人所得税看,世界各国大多采用累进税率。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