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供暖,暖身更需暖心

供暖,暖身更需暖心

10月底以来,北方大部分地区气温骤降,公众希望提前供暖的呼吁升温,而关于提前供暖的标准也引发了公众的热烈讨论。

连续4天低温就只能挨冻?

面对多变的气温,到底是居民去适应标准,在寒冷煎熬中等供暖日的到来,还是供暖去适应体感的温度,看天供暖让居民享受到及时的温暖?

  • 近来,北京严冬提前降临,气温持续走低,是否“提前供暖”再次引起热议。按照《北京市供热采暖管理办法》规定,提前供暖需要气温连续5天平均气温低于5℃。

  • 《法制晚报》报道,11月3日,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与市气象局等相关部门进行了第二轮供热气象会商。根据气象会商结果,11月12日前连续5天日平均气温低于5 的可能性较小,暂不会提前供暖。

  • 11月4日,北京市政府又称,根据最新气象预测结果,11月13日将有一次较强冷空气活动,有较大可能连续5天日平均气温低于5℃。北京市2016-2017年居民采暖正式供热时间提前至11月13日开始。

  • 虽然北京市政府最终决定提前两天供暖,但关于提前供暖的标准还是引发了公众的热烈讨论,众多网友表示现行的规定太死板:难道连续4天低温就只能挨冻?媒体也纷纷提出质疑:提前供暖,依据的是一个机械的标准,还是应更灵活些?

  • 新华网称,提前供暖,民众感受才是最高标准。北京从2010年起开始形成气象会商机制,实行“看天供暖”。本意是为体恤民生之苦,避免市民挨寒受冻,但如果明明这边民众已冻到瑟瑟发抖,那边还在固守一个书面标准,这样的标准可以考虑改改。而且考虑到气象部门的预报常常有误差,不能做到精确预报。所以,提前供暖的启动标准不妨宁宽勿严,哪怕因为误判导致能源浪费也比让民众受冻要好。

  • 中国网称,供暖工作作为民生大事,不应当机械地依照标准。按照实际情况来制定供暖计划都是供暖政策的根本所在。“看天供暖”提出的本意就是更好的解决民众的需求,民生需求才是供暖工作的根本标准,一味地循规蹈矩恰恰违背了“看天供暖”的初衷。

  • 红网称,多年来,提前供暖一直是部分城市群众的热切期盼。遗憾的是,一些城市管理者无视气温急剧下降的现实,依然按“老黄历”办事,坚持供暖日才供暖,饱受各界诟病。根据天气气温情况供暖,其实才是广大市民的愿望,只要气温低到必须供暖的标准,就应该开始供暖,而不必考虑供暖日问题。

  • 《半岛都市报》则认为,会商机制要走程序,耗时间,很难及时启动,而连续5天的低温条件,也不匹配季节交替温度剧烈的变化,更不符合居民体感的反应。事实上在集中供暖的规定中,保证室内温度18℃是标准之一,如今室温接近冰点难道反而是可承受的?无疑,“提前供暖”的机制设计本身存在缺陷。

  • 然而,也有观点认为,应当审慎对待提前供暖的问题,缺乏常识的讨论和呼吁唤不来“提前供暖”。

  • 《北京时间》认为,虽然北京现有的供暖时间表执行约40年。但却是参考纬度标准而制定的。中国的气象部门就对北京这一纬度的气温进行测算,发现11月15日前后的温度开始低于5摄氏度,根据这一点制定了11月15日供暖日期。实际上,在纬度一定的情况下,温度虽然有所波动,但是没有极端天气的情况下同期温差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大。

  • 而且,按照室外温度或体感温暖随时供暖并不现实。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地区的供暖并非自家开空调的开关。须知每次供暖之前,热力部门都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提前购买供热所需的材料、疏浚管道、安排服务维修人员等,也就是说这些工作必须提前开展,而且准备周期绝对不是一两天。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根据城市所处纬度按照一定的时间目标进行供暖准备是相对合理的,而再辅以天气会商机制来及时“看天供暖”,是相对比较科学的。

  • 东方网称,实行“提前供暖”,不能缺少对环保的考量。有检测结果表明,烧煤供暖的中国北方地区,空气污染水平高于中国南方,北方5亿居民因严重的空气污染,平均每人失去5年半寿命。市民取暖固然重要,但呼吸新鲜空气也很重要。

  • 央视新闻称,暖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烧煤烧出来的。提高供暖量,意味着增加用煤量,意味着增加大气污染排放源。没有两全其美的好事,只有务实的利弊选择。

提前供暖为何难决?

“提前供暖”呼声高涨,会商结果真的是无视民意吗?

  • 中国城镇供热协会副理事长郑立均表示,由于涉及面非常大,大范围实行提前供暖,需要对百姓诉求、政府管理、企业运营和环境保护进行统筹考量。浙江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唐要家也认为,天气情况是提前供暖的基础条件,另一方面,是否提前还会直接涉及各方切身利益。

  • 提前供暖难决,钱的问题首当其冲。

  • 《北京日报》报道称,北京共1300多家供暖单位,市政府每年通过补贴发给供热企业的资金在20亿元到30亿元左右,供热时间提前,意味着财政补贴的增多。

  • 《半岛都市报》称,政府对供暖大包大揽,资金投入也是无底洞,而资金的利用效率无法达到最优。企业依赖于政府补贴,积极性主动性不高,这也限制了供暖企业灵活供暖的积极性。

  • 财新网称,供暖时间与中国供暖体制的具体设计密不可分。中国北方城市的主要还是基于城市管网的集中供热。而且,供暖企业往往缺乏竞争性,基本一个区域就是一家企业。另外,供热计费方式主要是按面积收费,而不是按实际消耗热量,不管热量是否得到有效使用,均按照规定时限缴费,所以,对于供暖企业而言,多供并不意味着高收益,甚至,有些企业为了减少成本,会采用各种手段,刻意压缩供热时间。

  • 新华网认为,“提前供暖”总是让人感觉慢吞吞,决策过程漫长而谨慎,背后凸显出的是“谁来买单”难题。根据以往的经验,“提前供暖”无需民众掏钱,而由政府财政买单。但“提前供暖”的花费不是小数目,总是让财政来填这个窟窿,并非长久之计,只有全面实现热计量供暖,才能彻底消除提前供暖的障碍,保障市民和供暖企业双方的权益。

  • 从更深的层面讲,提前供暖不光是钱的事儿,也是能源消耗、环境保护、城市运行安全的事儿。

  • 《北京日报》称,提前供暖意味着提前烧掉储备量,往后如果出现短缺会引发连锁反应。北京市居民供热使用清洁能源的比值已经达到88%,天然气供应成为了冬天里的头等大事。据预测,今冬采暖季北京将用掉113亿立方米左右的天然气,平均一天接近1亿立方米。2009年北京提前15天供暖,天然气供应就出现了短缺。

  • 香港《文汇报》称,截至2010年底,北京市的供暖日耗煤量大约在2万吨左右,相当惊人。供暖是为了御寒,“过度供暖”则会使御寒走到反面。部分老北京城区和北京市众多的大学校区则采取分散式的供暖方式,也几乎都是通过燃煤的方式进行供暖。这种分散式供暖由于缺乏大规模的燃煤尾气处理设施,对于空气的污染更大。

  • 同时,集中供暖操作难度大,自采暖模式问题颇多。

  •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万水娥教授称,目前,根据人体的实际感觉实现“随时供暖”还很难实现。大范围采取集中供暖方式,不断扩大的系统导致惰性增强,要让整个系统运转起来既需要消耗巨大能源,还需要时间。供暖不是点火试运行,一旦开始一般就不能随便停止,贸然停止会造成系统故障率增大。此时如果气温回升,供暖就会造成大量浪费。而从能耗等因素来看,自采暖能耗比高于集中供热,热损失也较大,同时还存在维修、管理等问题,因此近年来也已不再力推。

政府决策 暖身更应暖心

“看天供暖”仍未实至名归,如何让供暖速度紧贴民生的温度,这是对城市人性化管理的未竟之问。

  • 有业内人士提出,越是社会关注度高的民生问题,越需要公开、提前征询民意。公众对于“提前供暖”标准的关注和讨论,不仅是因为身体上切实需要,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公众对于了解、参与政府决策的心理诉求。

  • 而据媒体称,北京的供暖会商制度,目前是供热主管部门同发改委、财政局与气象局进行会商,对天气形势进行研判,尚未加入群众代表,或者提前进行社会调查。民生的期盼不能得到满足,而又无法了解或参与决策过程,误解和对立情绪也会随之产生,这或许也是“提前供暖”总是成为一个季节性话题的原因。

  • 《南方日报》认为,公共决策遭受质疑,政府的公信力会容易受到损害。有关部门提高管理水平,公共决策一定要充分重视到社情民意,“一定要加强公众的参与度,做好调研,听足民意,以社会最大公约数推动公共决策的科学性和合理性”。

  • 央视新闻认为,无论是北方调整供暖启动门槛,还是南方实现供暖,决策的层级,恐怕都不是某个城市的某个部门。这恐怕急需展开一次足够有视野、有远见、有关怀的顶层设计。灵活供暖,以人民群众实际需求为先导,才能让百姓心里“暖起来”!

  • 如何让民意与政府决策和谐牵手?

  • 澳门《新华澳报》称,行政决策作为政府行政管理活动的首要基本环节,已成为现代行政管理的核心。如何能够满足公众的意愿,最大限度地减少决策失误,这是公共行政管理的基本要求。行政决策既要避免缺乏调研、罔顾事实、疏于沟通回馈的“一厢情愿”,但也切忌群体情绪化,在遇到某些有着情绪化的反对意见时也要坚持准则。

  • 《检察日报》认为,征求民意应该贯穿政府决策的全过程。特别是在一项决策草案形成以前,就应该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样可以拓展思维空间,吸取更多、更好的建议。另外,需要体制机制的保证。民众要能够自由、方便、低成本地表达自己对特定问题的利益诉求与主张。政府参考民意的操作规程需要公开,政策博弈结果的论证过程应该透明,拿民意当花架子的行为必须惩处。如此,民意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灵活的提前供暖或推迟停暖,这是一道绕不过去的民生必答题,如何才能够平衡各方权益,拿出让民众既暖身又暖心的解决方案,考验着政府决策的智慧。

外国如何解决供暖问题

  • 纵观世界各国的冬季取暖模式,尚没有像中国这样以地理界限划分供暖区域的其他例子。有的国家即使在夏季出现了天气骤然变冷的情况,室内也能随时根据需要供暖。而且,除个别国家的供暖模式较为单一外,多数国家都有不止一种的冬季取暖方法。

  • 韩国

    韩国纬度偏高,且韩国民众普遍“嗜暖”,因此韩国采取单独供暖的方式,只要民众愿意支付费用,一年四季都可以享受暖气。

  • 此外,根据气候条件,韩国政府也会实行集中供暖。按照南北部实际的天气情况,供暖时间略有不同,南部地区供暖大约在11月份至第二年的3月份,首尔等北部地区的供暖周期在11月初至第二年的4月中旬。

  • 英国

    英国主要的供暖模式为电供暖,民众可以自行选择供电公司,每家公司的收费都有所不同,一些公司会采取分时段收费的方法吸引顾客。

  • 英国也有集中供暖的模式,主要使用天然气作为供暖原料。但集中供暖仅存在于少量高档社区和学生宿舍中。一些普通家庭为节省开销,会使用一种可充电式的经济型储热器。

  • 芬兰

    在芬兰,几乎所有的城镇和人口稠密区都实行集中供暖,而集中供暖是通过热电联产方式实现的。分布在全国各地的热电厂利用发电过程中产生的余热将水加热,并通过密布在城市地下的供暖管道向用户供暖。这种供暖方式不仅提高了燃料的利用率,更重要的是把环境污染降到了最低限度。

  • 芬兰每个物业管理的小区均有中小型的集中供暖自动控制调节中心,集中供暖的事务性工作均由物业管理公司负责。供暖费用平摊在物业管理费中,一栋80平米左右的住宅大概每月需要缴纳200欧元的物业管理费。

  • 俄罗斯

    俄罗斯气候寒冷,供暖系统对于俄民众来说尤为重要。俄罗斯的供暖制度类似于我国北方,绝大部分家庭都享受集体供暖,供暖时间根据实际的天气情况调整,通常不少于6个月。

  • 俄罗斯供暖大部分依靠天然气,而俄罗斯政府对于供暖的补贴力度也很大,供暖费用很少,约合每平米3元人民币,而且对于困难家庭、士兵家属,政府给予减半或者免收的优惠。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