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危险的医疗垃圾,何以变成餐具?

危险的医疗垃圾,何以变成餐具?

垃圾是放错位置的宝贝。但对于医疗垃圾来说,它并不是放错位置的宝贝,而是危险品。

医疗垃圾变餐具 案件频发触目惊心

3000多吨医疗垃圾可能已经变成了餐具或者儿童的玩具。

  • 从医院回收输液管、输液袋等医疗垃圾后转卖,加工成一次性餐具或玩具……南京栖霞公安分局历时3个多月,侦破了南京市首起医疗废物污染环境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3人,其中1人被逮捕,2人被取保候审;现场查获医疗废弃物13.5吨,实际查实嫌疑人收购、倒卖医疗废物3000多吨,涉案价值4000多万元。

  • 据现场清点的专案组民警介绍,当时正值酷暑,在高温下,这些医疗垃圾残液四处渗流,散发着刺鼻的气味,令人作呕。“每袋都混有不少一次性输液管、一次性注射器、针头等危险废物,随意混杂丢弃,暴露在外,污染严重,看了令人触目惊心。”

  • 不仅在南京,湖南省基层执法部门也查处了一些非法回收加工医疗垃圾(含医疗废物)案件,湖南长沙、湘潭、益阳以及湖北襄阳多家公立医院和血站的医疗垃圾流向城郊结合部和农村地区的“黑作坊”。

  • 执法部门查获50多吨医疗废物。查封了加工生产机械设备,扣押已加工成颗粒料子20多吨,尚未加工医疗废物30多吨。经查,这些医疗废物分别来自湖南的益阳、衡阳、株洲以及湖北的襄阳、远安等市县的医疗机构。据涉案人员交代,这些零星收购的医疗废物,经过初步人工分拣、清洗、粉碎等工序加工成半成品,再出售给其他塑料加工厂牟利,制作塑料餐具和杯子。

  • 在另外一起案件中,黑龙江一收废品女老板曝出惊天内幕:输液瓶、输液管、药瓶被回收后做成一次性餐具、奶茶杯、饮料杯,这位回收点的女老板称,回收易拉罐饮料瓶,每个月最多赚几千块,而医疗垃圾,每个月轻松赚3万到5万。

医疗垃圾危害极大 个人禁止买卖

与生活垃圾不同,医疗垃圾物含有大量细菌、病毒及化学药剂,具有极强的传染性、生物毒性和腐蚀性。

  • 医疗垃圾是指在对人和动物诊断、化验、处置、疾病预防等医疗活动和研究过程中产生的固态或液态废物,主要包括传染性废物、病理废物、利器废物、制药废物、基因污染物、化学品废物和放射性废物等。因为这些器具接触了病人血液,肉体等敏感生物源,医疗垃圾中存在着传染性病菌、病毒、化学污染物及放射性有害物质,特别是其中含有的致病细菌及病毒是普通生活垃圾的几十、几百甚至上千倍。多年来,它一直位居《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榜首,在国外更是被视为“顶级危险”和“致命杀手”。

  • 北京卫生局资料显示,医疗垃圾不妥善处置的危害极大:他所含的病菌是普通生活垃圾的几十倍甚至上千倍,如果非法收集后再次流入市场,则重要危害人体健康,成为流行病的源头;如果与生活垃圾混装焚烧会产生黑烟、恶臭,其中含有二恶英等致癌物质,并且造成水体、大气、土壤的污染;如果将一次性塑料医疗垃圾随意填埋,要花几百年才能降解。

  • 而医疗垃圾非法回收后被制成餐具,将直接威胁到食品安全,制成玩具又威胁到儿童健康。如果不能妥善处置,其病毒和细菌就可能泛滥,对群众健康、公共安全的危害实在不堪设想。

  •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以及《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的规定,产生的临床废物、医药废物及废药物、药品等医疗危险废物,必须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进行消毒、毁型等预处理和处置;无能力处置的或者处置不符合国家控制标准的,必须由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和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指定的有相应资质的单位代为处置。同时,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买卖医疗废物。

谁是祸首?医院难辞其咎

如果没有医院把自己产生的医疗垃圾贩卖给不法分子,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转卖、生产和销售,所以医院才是一切不法行为的源头。

  • 东方网报道称,犯罪分子的丧心病狂令人愤怒,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的道理我们也是清楚的。谁是这些苍蝇的同伙呢?

  • 《深圳特区报》评论指出,医疗垃圾变餐具此案,除了令人恶心、担心、痛心,更让人愤怒。许多网友都对监管的缺位进行口诛笔伐,汇成了一股倒逼监管机制完善的能量。更多的人在齐声谴责回收、倒卖医疗废物的犯罪嫌疑人,这种舆论声势也有助于抑制道德溃败。但医院虽说至今尚无人被列为犯罪嫌疑人,在这起案件中却负有不容忽视的重大责任。

  • 评论认为,医院是产生医疗废物的源头。如果医院落实了医疗废物源头治理的责任,妥善处置那些携带致病微生物、同位素等有害物质的医疗废物,犯罪嫌疑人的“医疗废物经”就念不转了,那些一次性餐具、口杯等害人的产品就无从产生。可以说,医院虽然未必是非法利用医疗废物行为的同谋,但客观上已经沦为了帮凶。

  • 评论认为,如果说一些人不正当利用医疗废物是因为利欲熏心,那么医院则在事先表现出了漫不经心、无所用心。医院一方最应该懂得医疗废物对人体的危害,最应该做好面向民众的卫生工作,但包括传染病医院在内的多家医院竟然颟顸到了与收购医疗废物者签订合同的地步。虽说医院一是为了省事——不用坐等有资质的机构上门回收,二是为了省钱——不用支付处理费反而还能卖钱,但这种与本职截然相悖的做法其实是在打医疗机构自己的脸,也严重损害了医院形象。

  • 《华商报》评论指出,对于医疗废弃物的处理,卫生、环保等部门有着明确规定,其回收、处理都有严格的规范,必须由有资质的公司进行回收、处理。

  • 但是很显然,这些制度和规定并没有得到彻底落实和执行。俗话说打蛇要打“七寸”,这次案件侦破以后,对被抓获的3名犯罪嫌疑人提起了公诉,但这3名犯罪嫌疑人只是回收和销售医疗垃圾的中间环节,显然不是整个地下产业链上的“七寸”。究其源头,那些出售医疗垃圾的医院才是真正的“七寸”。如果没有它们把自己产生的医疗垃圾贩卖给不法分子,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转卖、生产和销售,所以医院才是一切不法行为的源头。

  • 除了追责医院失职声音的同时,也有媒体在质疑监管的缺失。《新华每日电报》评论指出,公众最关心的问题是,医疗废物是如何从医疗卫生机构流出来的?医疗废物是医疗垃圾“黑色利益链”上最为关键的环节,弄清楚这一问题,对于追究责任、汲取教训、防堵漏洞、加强监管至关重要。

  • 文章认为,如果严格执行《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公立医院的医疗废物不会脱离监管。因此,可以肯定的是,公立医院的医疗垃圾(含医疗废物)之所以能流入“黑作坊”,在分类、存储、运送、回收、处置等环节或多或少存在问题。但是,加工制作半成品的“黑作坊”仅是中间一环,其他环节是否存在问题、当前法律法规是否存在漏洞,还需有关部门详细调查。

  • 红网评论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医院的工作人员或者是企业相关负责人,明知故犯,无视法律条文、职业道德,置公众的生命健康于不顾,把医疗垃圾当成谋取个人利益的工具。与此同时,“医疗垃圾变餐具”,更是反映出一些政府监管部门监管缺位,没有明确分工,没有对医疗卫生机构和医疗废物集中处置单位进行监督检查,变相地助长了医院和不良企业的嚣张气焰。

  • 《中国青年报》评论则认为,除了医院和监管的问题。对于废品收购行业来说,其乱象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了。偷窃的物品,违规的物品,都能通过废品收购站“洗白”。那么,对于问题多多的废品收购站究竟该如何监管?值得一说的还有生产企业,利用医疗垃圾生产餐具的企业为何能逍遥于监管之外?那些生产食品的企业为何又能将这些医疗垃圾生产的餐具用于企业的产品之中?当一个个环节成为摆设的时候,才有了如此吓人的医疗垃圾生产的餐具了。

重罚、追责、健全监督机制一个都不能少

垃圾是放错位置的宝贝。但对于医疗垃圾来说,它并不是放错位置的宝贝,而是危险品。利用医疗垃圾敛财,不但要严肃查处相关医院和责任人,还要追究当地卫生监督机构和环保部门的责任。

  • 目前,医疗垃圾回收情况很不乐观,一方面存在立法难的困境,另一方面 通过正规渠道回收医疗垃圾,医疗机构要给付较高的垃圾处理费用,非法卖出这些垃圾,却可获得一定的收益。如此一来,将垃圾当作资源卖,既可节支,又可增收,利益驱动力是双倍的。

  • 《新京报》的报道称,目前,非法倒卖医疗垃圾立案很困难。在南京查处的这起倒卖医疗垃圾的案件中,检察官虽然发现堆积如山的医疗垃圾,但具体哪一包有毒有害,或精细到哪个针头哪个输液袋有毒有害却十分困难,最后检察官提出了进行“整体认定”的观点,方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 有媒体指出,目前法律上也缺少具体、明确、可执行的行业规范、用途指导,缺少企业对医疗垃圾资源回收利用范围、方向的具体规定要求,而只是简单的做出了医疗垃圾处理的人员、流程、方案等内容,缺少细节,真正执行起来存在众多难题。因此,更重要的还是完善法律法规和监督机制,健全医疗废物管理责任制,让医疗卫生机构、监管机构一起来承担倒卖医疗废物的相关责任,同时也要建立透明公开机制,发动群众一起监督,铲除医疗垃圾乱象的生存土壤。从源头斩断医疗废物倒卖的利益链。

  • 长江网也认为,除了应重罚涉事的医院和犯罪嫌疑人的法律责任,对于案件暴露出来的监管漏洞也应重点追责,任何职能部门手中的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必须依法行政、执政为民,不能温柔执法,更不能违法充当黑保护伞,让“环保”蜕化为“污保”,否则就对不起民众,对不起子孙后代。有关部门须深挖此案背后的渎职者,让其付出高昂的代价。

2015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写入“健康中国”,不久之后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亦再次提及了“健康中国”。医疗废物流入市场,加工成为一次性餐具也好,加工成非法医疗器械也罢,都将给人民健康带来了极大的隐患,都是在给健康中国埋雷,将动摇健康中国的基石。

各国如何管控医用废弃物

  • 澳大利亚

    医疗废弃物在澳大利亚会经过严格的分类,绝大多数医疗垃圾会选择填埋或焚烧的处理方式,由专业的医疗废物管理公司集中处置;但部分无毒害的医疗垃圾也会在严格消毒的情况下进行再加工。

  • 自从2009年开始,澳大利亚数家医院已经开始进行试点,把所有可再生PVC材质医用垃圾,例如静脉输液袋,管子等等进行分开处理。这些PVC材质垃圾,在严格消毒之后,将变成工业软管或者是防滑脚垫等产品。

  • 英国

    英国法律将医疗废物归入工业废物中特别管理一类,垃圾处理法对医疗垃圾处理也有具体规定,还制定出较为详细的操作流程。

  • 医疗废物含有大量的致病菌、病毒和较多的化学毒物,也是滋生各种传染病以及病重害的污染源之一,对其收集密封性和消毒要求要比生活垃圾更高。英国的垃圾处理法对于医疗垃圾处理也有具体规定,比如可识别的人体组织、血液制品,患者或是动物排泄物以及来自兽医中心、医院和医学实验室的生物体器官组织、手术辅料、棉签等其他类似来自诊疗中心的废物,必须用黄色塑料袋包装。而专门包装容器外部应该印刷或是粘贴,产生此类垃圾单位名称和生产日期,焚烧处置。对于医用针头与传染病患者接触过的破碎玻璃以及其他医用器械必须要装入黄色利器、收集密封盒隔离保存,也要全部进行焚烧处置。对于微生物培养基,来自病理和其他医学研究实验室的有潜在感染性废物,最终处置前必须要行高温高压灭菌,除了特别许可,不允许排入下水道。

  • 日本

    在日本,通常把垃圾分为产业垃圾和一般家庭垃圾,医疗垃圾属于产业垃圾,规定从收集到处理全程都要进行严格管理,特别是对于感染性垃圾的收集和处置,规定更为细致。

  • 在日本目前有95%以上医疗垃圾是医院委托给外部处理,对于这些垃圾处理企业管理实行注册制度,同时对易于违法投垃圾地点安装摄像头,并鼓励当地居民举报,一旦发现违法丢弃的情况,警方将展开调查,可处以60万元人民币的罚款,法人代表可处罚600万元人民币,并吊销营业执照。不仅医疗机构自身要严格遵守处理规定,也要求病人配合执行,比如有些医院在抽血过后,护士会嘱咐患者,要把贴在针孔上的创可贴扔到医院卫生间专门垃圾桶里,因为有血迹垃圾要另外处理。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