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公司概况

 波音公司于1916年7月15日创立,是美国几大航空先驱企业之一。大多数人首先都会想到它享誉全球的波音系列客机。但实际上,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2015年3月报道,波音的军火收入已超900亿美元,已超洛马成为全球第一大军火企业.此外,波音仍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民用和军用飞机制造商。并且还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主要服务提供商。其产品范围涵盖多个领域,从民用客机到军用战机、洲际导弹、高超音速飞行器、卫星、空天飞机等应有尽有。

19

提起“波音”公司,大多数人首先都会想到它享誉全球的波音系列客机。但实际上,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2015年3月报道,波音的军火收入已超900亿美元,已超洛马成为全球第一大军火企业.此外,波音仍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民用和军用飞机制造商。并且还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主要服务提供商。

波音下辖有5大部门,分别是波音商用飞机集团部、波音防务,空间及安全部(简称BDSS);工程,运营及技术部,波音金融公司及波音共用服务集团。其中BDSS主要负责军用航空和武器研发工作,而著名的“鬼怪工厂”也隶属于BDSS。

波音公司的标志颜色以天蓝为主,利用天空的颜色来寓意波音公司的设计与制造的飞机、导弹、卫星等都离不开天空。标志中左侧的图案由三部分组成,表面上看就像是一颗围绕着横行运转的卫星,又像是围绕地球急速飞转的飞机。波音公司的标志代表着高科技,飞速与时代的进步。

波音公司早年的商标标志有这样几个特征:第一代图标,其图形相对复杂不利于人们识记,而第二、三代的标志与飞机本身的形状比较相似,属于显著性相对较差的商标标志。而1940年代后的“Boeing”字母标志,其显著性较强,并随着波音公司的不断壮大加强了该标志的显著性。其中最重要的事件当属1997年波音公司在与麦道公司合并。这次合并的成果之一就是,波音公司启用了全新商标标志,沿用至今。

威廉·爱德华·波音是波音公司的创始人,同时也是一位飞机设计师。他于1916年7月创建了太平洋飞机制造公司(即波音公司的前身),创建之初公司仅有16人,资产只有450美元。

波音亲自参与设计并制造的首架次飞机是“蓝凫”B&W 双翼水上飞机.图为位于波音总部的蓝凫”复制品模型。

图为波音公司在民航领域的两大杰作,波音747(大)和波音707(小)。

图为波音公司的现任CEO兼董事会主席:丹尼斯·米伦伯格,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领袖级人物兼商人。

图为波音位于伊力诺依州芝加哥的新总部大楼,坐落在芝加哥河西岸,全高171米,共36层

波音经典武器发展史

提起波音的军用产品,人们可能会先想到B-52轰炸机、KC-135加油机、E-3预警机、F-15战斗机等机型。实际上面这些只是“冰山一角”,波音的产品范围远不止这些,本图集将为您解读这个”军民航空霸主“。

138

本图集为您简析波音公司的经典武器装备。

首先是二战中的两种“功勋机”: B-17和B-29轰炸机,两者帮助确立了波音公司在二战后美国大型军机市场的地位。

B-47“同温层喷气”(Stratojet)不仅是美国空军历史上、而且也是世界上第一种实用的中程喷气式战略轰炸机,同时还是史上第一种大规模量产的采用后掠翼布局的喷气式轰炸机。该型机也是出自波音公司之手。图为B-47B利用助推火箭进行短距起飞演练,摄于1954年4月。

本图展示了美空军20世纪50年代的三大战略轰炸主力,由远至近依次是B-36、B-52B和B-47E,其中除B-36外,另外两员都是波音公司的产品。

2016年4月20日,美军方证实,美空军已开始在伊拉克动用B-52H战略轰炸机使用精确制导弹药轰炸极端组织。作为波音公司最优秀的代表作之一,自1955年服役以来,B-52系列轰炸机已在全球征战了半个多世纪。至今其仍是美国空军的战略核威慑主力之一。据外媒报道,B-52将服役至2040年,届时或将获得服役最长军机的称号。

目前美空军战略轰炸的“三驾马车”中有两员均为波音旗下产品(B-2出自诺格公司),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前面20世纪50年代的那张展示图了,可见波音在大型军机方面非同一般的“龙头老大”地位。图为B-52H与B-1B轰炸机编队飞行。

B-1系列轰炸机由原罗克韦尔公司研发,后者于1996年底将航空部出售给波音公司,B-1B也名正言顺地归入波音旗下。值得一提的是,该机是美军三大主力轰炸机中载弹量最大的,并且由于采用了变后掠翼布局,B-1B甚至能飞出一般轰炸机难以完成的“桶滚机动” 。

图为美国波音公司(罗克韦尔后被波音公司收购))制作的B-1B数图,其中从2001年至2015年以来,B-1B机群的总出击架子数超过了1.2万架次。据美军统计,在2014年8月至2015年1月,针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空袭行动中,B-1B的投弹量占到了美军战机投弹总量的80%。

按原设计,B-1B在机身上实际还有6个外挂点,载弹量达23吨。图为B-1B挂载ACM巡航导弹外挂架进行飞行测试。但后来由于美苏《削减性战略武器条约》的相关规定,B-1B取消了外挂能力,另一大原因是因为挂武器会大幅影响飞行性能。

由于预算紧张,未来美国空军战斗机的缺口将达到数百架,为了保持对中、俄空军的领先优势,美空军计划将F-22和F-35隐身战斗机与升级改造后的B-1B和B-52战略轰炸机一同协同作战,这些升级后的轰炸机将被称为“武库机”。B-1A的地面武器挂载展示图,红框标出的即为AIM-54远程空空导弹。

图为艺术家绘制的B-1R“武库机”设想图,可见轰炸机的机腹下呈集束方式挂载的AIM-120空空导弹。从想象图看,B-1R仅使用集束式外挂架就能挂载30多枚AIM-120D,如果再加上3个大型内置弹舱,总载弹量或能达到100枚以上。未来若与F-22协同作战,将大幅提升美军机群的空对空火力密度。

与其他军火公司相比,波音公司最大的优势,就是能直接在自家的民用客机基础上进行大幅改进,从而派生出多种特殊用途的大型军用机。接下来介绍的几种军机大多都和图中的波音707和747这两位元老有关。

E-3系列是基于波音707改进而来的大型预警机,其自1977年服役以来, 至今仍是美国空军的主力预警机,参加过多场局部战争,并有出色表现,被喻为空军战力倍增器。

KC-135系列加油机同样基于707改进而来,其服役时间之长,仅次于B-52,是美空军的功勋机种之一,从越战到最近的空袭IS行动,都能看到该型机的身影。

用“多朝元老”来形容KC-135十分贴切,左图为KC-135为B-52D轰炸机加油,右图为KC-135为B-2隐身轰炸机加油。

和前两位“冷战老将”一样,RC-135“铆接”(Rivet Joint)系列电子侦察机也是基于波音707改进而来的,但从编号可看出,该型机与KC-135的关系更为密切一些。其外形最大标志是在机身两侧有“鼓包”(电子侦察天线舱)。RC-135系列从1961年开始投入服役,至今仍活跃在世界各个热点地区,进行电子情报搜集任务。

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一直以来也都选用波音公司的产品,图为VC-25(空军一号的美军编号)飞越拉什莫尔山。

图为KC-135为E-4B“守夜者”核战指挥机进行空中加油,两种机型分别由波音707和波音747这两种经典民航机平台改进而来。

从P-8A“海神”反潜巡逻机开始是一个例外,该型机是基于波音-737-800ERX客机改进而来。P-8A近年来也成为了新闻上的热点机型,频繁出现在中国沿海地区。最出名的一次莫过于2014年8月,在中国海南岛附近海域遭到了中国海航歼-11战机的“专业拦截”。

C-17战略运输机由原麦道公司研制,是美空军现役的主力运输机之一。2014年该型机成为了中国珠海航展史上第一架参展的美军现役战机而受到各方广泛关注。

关于C-17的运载能力,可以通过这两张图来直观表现,左图为运载德制Pzh-2000自行榴弹炮,右图为第82空降师士兵搭乘C-17空投训练。

F/A-18E/F是波音基于原麦道F-18系列改进研发的多用途舰载战机,是美海军航空兵的现役主力机型。

2016年4月27日,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发表评论文章称,美空军近期出动4架A-10C攻击机在中国黄岩岛附近空域执行飞行任务,再次引起了世人对这种经典攻击机的关注。A-10原由美国费尔柴尔德公司研发,后来该型机的相关改进项目被波音公司买断,也算并入了波音旗下。

F-15系列战机也是原麦道公司的经典作品之一,波音在接手后,进一步发扬光大,后来还发展出了F-15SE隐身改进型,继续延长该系列战机的寿命。由于F-22装备数量有限,F-15在近期内仍将与F-22搭配作战。

图为2016年2月的新加坡航展上,隶属于新加坡空军的AH-64D攻击直升机与F-15SG战斗轰炸机同台献艺表演,能看到同一旗下的战机和直升机联合飞行,的确十分难得。

AH-64系列武直也是麦道公司的遗产之一,波音依旧起到了锦上添花的效果,最新的AH-64E型甚至增加了可遥控多架无人机的能力,又进一步提升了阿帕奇的综合战力。

CH-47系列运输直升机是波音的经典机型之一,从最初投入越战至今,仍是作为美国陆航的运输主力,活跃在阿富汗反恐战场最前线。

KC-46是波音为美空军打造的新一代加油机,基于波音767-200客机改造而来。其主要用于替代年事已高的KC-135系列加油机,刚于今年1月完成了首次空中加油试验。预计将于2018年正式服役,美空军预计将采购179架KC-46。

作为美国“三位一体”战略核打击体系的重要一环,450枚“民兵III”洲际导弹构成了美国陆基(井射)战略核打击的核心。值得一提的是,民兵III是美国第三代战略核导弹(三级固体燃料火箭推进),同时也是历史上第一种能携带分导式多弹头(MIRV)的洲际导弹。而这种战略重锤也是出自波音公司旗下。右下图为已取消的导弹列车设想图。

冷战时期,出于提升“民兵”导弹打击突然性和反应速度的需要,美空军曾于1974年10月,使用C-5运输机进行了首次运输机空投“民兵”导弹空射试验,最终取得成功,验证了使用运输机空投发射洲际导弹的可行性。

图为1974年,C-5运输机空投发射“民兵”洲际导弹全过程动图。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美军精确制导武器代名词的JDAM(联合直接攻击弹药)系列制导炸弹也是波音公司的产品,截至2013年8月,波音已交付了25万套JDAM组件。

X-51A“驭波者”高超音速试验飞行器也出自波音“鬼怪工厂”。其最大飞行速度超过5.1马赫,最大射程超过740千米。2013年5月1日,X-51A完成了首次成功试飞(实际为第4次试飞,前3次均告失败),最后成功达到了5.1马赫的高超音速速度,并持续飞行了210秒。美空军称,这开创了人类高超音速武器发展的新时代。

目前世界上第一种投入服役的军用空天飞机——X-37B(轨道测试飞行器,简称OTV)也出自波音“鬼怪”工厂。第3架X-37B(OTV-3)创下了现役空天飞机的最长在轨运行记录,达到了675天 。X-37B的潜在军事用途包括在轨侦察、反卫星、轨道轰炸、捕获敌方卫星等。图为X-37B空天飞机在轨运行想象图。

左图展示了X-37B的内部结构和整体尺寸,可见其尺寸远小于航天飞机。右图为2010年4月,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卡拉维拉尔角发射中心拍摄的正在总装(准备发射)的X-37B空天飞机资料图。

说起波音,大多数人恐怕很难将它和国际空间站(ISS)联系起来,但实际上波音也是ISS最主要的产品供货商之一。

实际上,在洛马研发F-22的过程中,波音也做出了不少贡献,例如图中这架绰号“鲶鱼”(Catfish)的F-22航电试验平台就是在波音757上改装的(网友AdrenaPolski 独家供图。

图中的FA-XX六代机方案图出自波音鬼怪工厂之手,未来波音将凭借该方案与洛马一同角逐美空海军的下一代主力战机,届时鹿死谁手,我们仍需拭目以待。

揭秘“鬼怪工厂”及埃弗雷特工厂

如果要有哪家工厂可与洛马的“臭鼬工厂”齐名,答案肯定是“鬼怪工厂”(Phantom Works)。其又名“鬼怪工程部”,是波音的先进武器及防务技术研发部门,主要负责研发尖端武器产品,其中涉及的许多项目属于高度机密。其最初由麦道公司建立,从工厂标志也可以看出,其借鉴了F-4“鬼怪”战斗机的经典标志。

115

鬼怪工厂总部位于美国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下辖雇员2600人。提起鬼怪工厂的“代表作”,虽不及洛马的臭鼬工厂名作众多,但论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鬼怪工厂是毫不逊色的,例如图中已下马的A-12攻击机。

曾与洛马X-35竞标JSF方案的X-32原型机也出自 鬼怪工厂 之手。

“掠食鸟”隐身技术验证机属于美国国防部“黑色计划”绝密研发项目,项目总耗资6700万美元。在该机上验证的隐身技术后来应用于X-45系列无人战机。由于是绝密项目,该机甚至都没被授予X系列代号,直到退役多年后波音才公开该机的存在。

“鬼怪鳐”无人战机和“鬼眼”无人机是鬼怪工厂的最新产品,在同类机型中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鬼怪工厂”在军用航天领域也是颇有建树,例如目前世界上第一种军用空天飞机——X-37B就是该工厂的作品.第3架X-37B(OTV-3)创下了现役空天飞机的最长在轨运行记录,达到了675天 。图为X-37B空天飞机在轨运行想象图。

“鬼怪工厂”旗下的黑科技产品还包括著名的X-51A“驭波者”高超音速试验飞行器,其最大飞行速度超过5.1马赫,最大射程超过740千米。2013年5月1日,X-51A完成了首次成功试飞(实际为第4次试飞,前3次均告失败),最后成功达到了5.1马赫的高超音速速度,并持续飞行了210秒。美空军称,这开创了人类高超音速武器发展的新时代。

位于华盛顿州的埃弗雷特工厂是波音旗下的最大工厂,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飞机制造工厂。这里可生产除了波音737以外的所有民用客机,图中左上的总装厂房是目前世界上体积最大的建筑,达到1330万立方米,工厂占地总面积为415公顷.图为2011年10月,埃弗雷特工厂航拍图。

埃弗雷特工厂从1966年起就作为747型宽体客机的生产厂,至今已拥有包括747,767.777和787型在内的六条客机生产线.图为工厂停机坪上等待交付的747机群。

距离埃弗雷特不远的伦顿工厂历史更为悠久,也和波音大型军机的关系更紧密,,该厂早在二战期间就开始生产B-29轰炸机,战后,包括波音707,KC-135加油机在内的多种著名机型也是在这里诞生的。图为波音伦顿工厂航拍图,摄于2011年。

图为二战期间,正在伦顿工厂中全速生产中的B-17生产线。

图为二战后期,在伦顿工厂进行最后总装的B-29轰炸机群,该厂在二战期间共生产了1119架B-29。

时至今日,伦顿工厂仍是波音最新大型军机的摇篮,例如图中即将交付印度的P-8I巡逻机(网友AdrenaPolski 独家供图)。

除P-8系列巡逻机外,伦顿工厂还负责生产楔尾鹰系列预警机,图为土耳其空军的 和平鹰 预警机正在工厂进行维护(网友AdrenaPolski 独家供图)。

如果要问世界上哪家工厂可与洛马的“臭鼬工厂”齐名,答案肯定是“鬼怪工厂”(Phantom Works)。其又名“鬼怪工程部”,是波音的先进武器及防务技术研发部门,主要负责研发尖端武器产品,其中涉及的许多项目属于高度机密。其最初由麦道公司建立,从工厂标志也可以看出,其借鉴了F-4“鬼怪”战斗机的经典标志。

图为二战期间的伦顿工厂内,正在吊装中的B-17轰炸机机身。

宝刀不老:图解B-52“同温层堡垒”轰炸机

2016年4月20日,美军方证实,美空军已开始在伊拉克动用B-52H战略轰炸机使用精确制导弹药轰炸极端组织。作为波音公司最优秀的代表作之一,自1955年服役以来,B-52系列轰炸机已在全球征战了半个多世纪。本图集将为您详解这种“宝刀未老”的轰炸机。

148

2016年1月10日,一架美空军B-52H战略轰炸机从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起飞,中午前后飞入韩国领空,在首尔以南的乌山空军基地上空低空飞行,基地各派出一架F-15E战斗轰炸机和F-16战斗机为其护航,该编队距朝韩边界最近时约100公里。驻韩美军在一份声明中说,这次飞行任务是“对朝鲜挑衅行为的回应”。

这是B-52最新一次在媒体上露面,本图集将详解这种“宝刀未老”的轰炸机的传奇历程。

图为2016年1月10日,B-52H轰炸机在驻韩美军F-15E和F-16战机伴飞下,在乌山空军基地上空编队飞行。

据美国《军队时报》网站6月6日报道,美空军已将3架B-52H战略轰炸机部署至英国费尔福德空军基地,时间为期一个月,期间参加了“波罗的海行动-2015”和“军刀出击-2015”等多国军事演习。这是B-52最新一次在媒体上露面,下面我们将回顾这种“宝刀未老”的轰炸机的传奇历程。图为2015年6月,在英国费尔福德基地降落的B-52H。

 B-52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二战末期的1945年6月,当时对日作战尚未结束,美国陆军航空队(美国空军的前身)就要求开始研发战后的新一代轰炸机,其性能要强于正在研发、还未首飞的B-36远程轰炸机(强调跨大西洋战略轰炸能力),要具备跨洲际战略轰炸能力,图为飞行中的B-36轰炸机。

在历经多轮竞争后,波音公司于1951年2月14日成功获得了为美国空军生产13架B-52A轰炸机的订单。波音公司共制造了2架原型机,第一架代号XB-52,第二架为YB-52。但因首飞前,XB-52遭遇严重事故,YB-52成为了第一架首飞的原型机,该机于1952年4月15日完成首飞。 图为试飞中的YB-52原型机,可见这时的座舱样式还采用类似B-47的气泡式座舱布局,与后来量产型的B-52区别较大。

 图为XB-52原型机(B-52首架原型机)和B-36轰炸机的合影,这张图片较为罕见。

1954 年 3 月 18 日,第一架 B-52A(52-0001 号机)被缓缓推出西雅图工厂。1953 年 6 月 30 日,美空军总参谋长的内森•特维宁将军向与会者致词,他说:“线膛枪曾是过去时代的伟大武器,B-52 就是今日航空时代里的线膛枪。”注意图中量产型的B-52A已改为与后来B-52相同的并列式座舱,这是波音公司听取李梅将军的要求后,做出的改动。首架B-52A于1955年2月服役,美军为其取了“同温层堡垒”这一绰号。

从B-52A开始正式奠定了B-52系列的座舱布局,B-52A采用6人机组,分别是正、副驾驶员、领航员、雷达操作员、电子战军官和尾炮手。座舱整体分上、下两层,除领航员和雷达导航员位于下层外,其余人员均位于上层。图为B-52G 的乘员布置图,现役B-52H由于取消了炮手,为5人机组。

图为2015年6月拍摄的B-52H的驾驶舱,可见仪表板上保留的大量传统仪表,正是这种新老结合,为B-52这员“老将”增添了不少魅力。

 图为2013年8月拍摄的B-52H位于下层座舱的轰炸导航舱,这是导航官和雷达操作官的工位。

 图为B-52早期型的弹射系统示意图,紧急状态下,座舱盖可以被吹掉,正、副驾驶向上弹射;领航员和雷达操作员向下弹射逃生,斜线部分为教员,实战中不会搭载。

早期型B-52的自卫武器系统主要是位于机尾的四联装12.7毫米M3航空机枪,各备弹600发,B-52G之前的B-52尾炮手都需要坐在机尾的炮塔中(G型炮手可以坐在驾驶舱中遥控),他可以利用配备搜索跟踪雷达的火控系统,自动控制机枪瞄准和开火。图为B-52D型尾炮塔的结构图,小图为B-52D的尾炮塔。

尽管B-52尾炮手的工作环境十分恶劣,但他们在越战中取得了不俗的战果,共击落了2架越共空军的米格-21战机,这也使B-52成为了历史上用机枪击落敌机的最大战机。图为首次击落米格-21的编号为55-0676的B-52D轰炸机,现陈列在费尔柴尔德空军基地。小图为首次取得空战记录的B-52尾炮手萨缪尔.特纳,他被授予了银星勋章。

从最后一个型号B-52H开始,B-52将尾炮换装为一门20毫米M61A1型六管加特林航炮,备弹1200发,炮手可以在前部座舱内进行遥控射击。1994年,所有仍在役的B-52均将尾炮拆除,只保留了相应的武器接口。

由于B-52系列的服役时间达到了创纪录的60年,其经历了从“远程战略核轰炸机”到“常规炸弹卡车”,再到“精确制导武器攻击平台”的3次重大转变,所能搭载的弹药也几乎涵盖了整个美空军武器库。图为B-52H剖面图。

本图直观反映了B-52H的载弹量和载弹种类,从无制导航弹到精确制导炸弹、隐身巡航导弹应有尽有,甚至还包括战术和战略级核武器。可见其具备较强的作战灵活性,可根据作战需要搭载不同种类的弹药。

图为2006年,在美军巴克斯戴尔空军基地进行武器展示的B-52H轰炸机,位于机体右前方的GBU-28“掩体粉碎机”钻地弹(重2.3吨,可穿透30米土层或6米厚的钢筋混凝土)十分醒目。

 尽管冷战后期,B-1B超音速轰炸机和B-2隐身轰炸机陆续投入服役,但仍无法撼动B-52系列轰炸机在美国空军中的主力地位,其参加了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多场局部战争,是美空军现役军机中“资历最老”,同时也是服役时间最长的战机。

B-52首次参战是在1965年6月开始的“弧光”行动中,弧光(Arc Light)是使用B-52轰炸机执行CAS(近距空中支援)任务的代号,越战期间最著名的“弧光”任务是在1968年的支援美军溪山要塞行动。图为越战期间,B-52D在密集投弹。

 图为“弧光”行动期间进行编队投弹的B-52机群。

 正是在“弧光”行动期间,“地毯式轰炸”(指像在地板上铺地毯一样地使用大量无制导炸弹覆盖轰炸某一地域,杀伤和摧毁该地域的人员)成为了B-52的代名词,图为美军战机拍摄的B-52地毯式轰炸的壮观场面。

图为B-52地毯式轰炸后,几乎被炸成月球表面的越共控制区。

 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随着精确制导武器技术的发展,B-52与时俱进,从过去的“炸弹卡车”变成了远程精确制导武器打击平台。例如1991年的“沙漠风暴”行动的首轮空袭中,美军B-52G机群在伊拉克防空区外发射了35枚AGM-86C远程巡航导弹,打击了8个伊军要害目标。此战开创了B-52全新作战方式,后在1998年针对伊拉克的“沙漠之狐”行动和1999年的空袭科索沃行动中,B-52均采用类似战法。图为B-52H发射AGM-86C导弹。

 一架B-52H最多可以挂载20枚AGM-86C导弹,其中8枚可装入B-52H弹舱的旋转式武器挂架,另12枚挂载在翼下。 图为2014年3月4日,美军迈诺特空军基地武器挂载演练中,对旋转武器挂架的特写。

 AGM-86C巡航导弹采用GPS+惯性复合制导方式,最大射程1100千米,最大飞行速度0.7马赫,可搭载450千克高爆战斗部,圆概率误差小于20米。小图为AGM-86C命中目标瞬间。

 进入21世纪后,B-52的作战方式又有了新变化,在2001年的阿富汗反恐战争中,凭借最新的GPS卫星制导武器技术,以及新型瞄准吊舱,B-52H可以在塔利班“毒刺”导弹的最大射高外,投放JDAM制导炸弹,支援前线作战的美军,与弧光行动时的采用面积轰炸的B-52不同,此时的B-52已能进行精确点状轰炸,且由于载弹量大,滞空时间长,反倒比F-15E更适合执行CAS任务。

 近年来,针对伊朗核问题,作为后备方案,美军一直在进行打击伊朗地下核设施的准备,为此波音公司专门研发了名为“巨型钻地弹”(MOP)的重型炸弹,使用该弹可在穿透61米深的土层后,引爆2.4吨重的高爆战斗部摧毁目标。尽管实战中,美军可能会使用B-2搭载MOP,但B-52已完成了MOP的空投试验,可见在需要时,B-52也可执行打击伊朗核设施任务。

 尽管没有实战记录,实际B-52也具备较强的反舰作战能力,可搭载至少12枚“鱼叉反舰导弹,图为挂载”鱼叉“导弹测试的B-52,左上为B-52反舰作战设想图。

 除反舰导弹外,B-52还能挂载MK-62空投型水雷进行快速布雷,封锁特定海域。图为2015年6月10日,英国费尔福德基地,美军士兵演练挂装MK-62水雷,可以看到B-52狭长的巨大弹舱。

 下面来看看一些难得一见的B-52“压箱图”。图为1957年,3架隶属于第93轰炸机联队的B-52B轰炸机在完成首次环球不着陆飞行(用时:45小时19分钟)后,准备从March基地返回卡斯特基地,此次行动向世界展示了B-52的全球打击能力。

 即使没了垂尾,照样可以飞!图为1964年1月10日,这架编号为61-0023的B-52H在进行飞行结构测试时,遭遇强气流,在垂尾被掀掉的情况下,仍能保持可控飞行,该机最后安全返航。

 B-52也有优秀的超低空飞行性能!你没看错,这是20世纪90年代初,一架B-52从”突击者“号航空母舰旁超低空飞过,小图为航母上舰员拍摄的图片。

 图为B-52某作战联队机组人员集体在B-52H机翼上合影,直接突出了其56.4米长的巨大翼展。

 图为B-52H、B-1B和B-2轰炸机组成的联合编队,这种”三代同堂“的画面并不多见,但三者共同组成了美国空军现役战略核(常规)打击力量的基石。

 图为20世纪80年代拍摄的,封存在戴维斯蒙森基地中的B-52轰炸机群。1990年前,曾经有365架B-52储存在这里。按美苏进攻性战略武器削减条约,目前已基本被拆毁。

 图为进行“随控布局飞机”(CCV)测试时的NB-52E,采用了专用测试涂装。

图为驻扎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戴尔空军基地的B-52H机群。小图为美国本土两大B-52驻地(另一个是位于北达科他州的迈诺特空军基地)

 图为B-52与老前辈,同是波音公司出品的二战名机—B-17轰炸机组成编队飞行。这里再说下B-52绰号的由来,“同温层堡垒”(Stratofortress)实际是两种机型绰号的延续,一个是B-52的前任B-47“同温层喷气”(Stratojet),另一个是继承B-17“飞行堡垒”(Flyingfortress)和B-29“超级堡垒”(Superfortress)。这充分体现了美空军注重文化传承的特点。

 图为冷战末期,B-52H与它的”老对手”图-95“熊”轰炸机合影。

 图为外媒制作的2015年6月,“军刀出击-2015”多国空军海报,可见右侧的B-52十分醒目。

 或许用“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来形容B-52并不合适,因为美国空军预计还会将B-52的服役年限延续至2040年,届时恐怕可以称其为“世纪轰炸机”了。“同温层堡垒”的未来将走向何方,我们将拭目以待。

 最后简单介绍下娱乐作品中的B-52。作为美军服役时间最长的轰炸机,B-52也是银幕上的“常客”,特别是在和冷战题材相关的电影和游戏中,图为B-52首次在银幕上出场的作品,1957年的《Bombers B-52》电影海报。

如果要问哪部电影能让你记住B-52这种军机,答案非1964年的《奇爱博士》莫属。本片是根据彼得·乔治小说《红色警戒》改编的一部黑色幽默喜剧片,其与《2001太空漫游》、《发条橙》并称为“未来三部曲”。小图为电影中的B-52。

 B-52在游戏中的出镜率也很高,例如EA于2003年推出的著名即时战略游戏《命令与征服:将军》中,B-52就是作为美军阵营的支援战机登场。

在“雪乐山”(Sirrea)公司于2007年推出的《冲突世界》中,B-52也是美军的最强空中支援机型。

 在著名空战射击游戏《皇牌空战》系列作品中,B-52也在多部作品中登场,多数属于敌军阵营,但在图中的《皇牌空战6》中,首次以友军支援单位出现。

 B-52也是美国著名军事小说家戴尔·布朗(Dale Brown)钟爱的机型之一,在他的多部军事畅销小说中,B-52系列几乎都是推进剧情发展的重要机型。图为小说《烈火之翼》的封面。

大器晚成:B-1B“枪骑兵”战记

如果说B-52是美空军服役时间最长的轰炸机,那么载弹量最大、且速度最快的又是哪种机型呢?答案非B-1B莫属。B-1B原为罗克韦尔公司航空部研发,后者已于1996年被波音公司收购,这就是说,目前美空军战略轰炸的“三驾马车”中有两大均为波音旗下产品。本图集将为您详解B-1B,这位大器晚成的“枪骑兵”。

145

本图集将为您详解B-1B,这位大器晚成的“枪骑兵”。

 如果说B-52是美空军服役时间最长的轰炸机,那载弹量最大、且速度最快的又是哪种机型呢?答案非B-1B莫属。本图集将为您详解这种“大器晚成”的轰炸机。图为2015年2月, B-1B在美国本土埃格林空军基地进行维护训练。

B-1系列轰炸机的诞生过程可谓是“一波三折”,最初可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初的“亚音速低空轰炸机”项目(SLAB),当时美空军需要一种新型有人轰炸机作为即将下马的B-70的后继机,由于苏联防空军对高空高速目标的拦截能力不断增强,美军开始转而考虑采用低空突防方式。图为XB-70超音速轰炸机,这是美军研发的第一种3倍音速轰炸机。

 1964年中期,美空军将方案修改后改称“先进有人战略轰炸机”(AMSA),仍强调低空突防,但增加了超音速突防要求。1969年4月,AMSA获得B-1A的官方正式编号。1970年6月,北美罗克韦尔公司的可变后掠翼方案被美军选中。 图为1971 年 10 月展出的 B-1A 全尺寸模型,机身后展示的是整体式逃生座舱,小图为B-1A的逃生座舱示意图,下方还有制动火箭。(图片来源:空军之翼)。

 B-1A首架原型机于1974年12月成功首飞,其余3架原型机也随后相继进行了试飞。B-1A采用了多种当时最新的航空设计技术,例如采用翼身融合体技术,不仅能减少飞行阻力,而且还进行了雷达隐身优化设计。图为 试飞中的B-1A原型机。

 B-1A的另一种革命性设计就是主翼采用了可变后掠翼布局(变后掠翼范围为15度至67度),可兼顾高速性能和低速起降性能,这使B-1A不仅具有优秀的超音速飞行性能(最大平飞速度2.2马赫),而且还能在无法部署B-52的机场起降(B-52的最大起飞滑跑距离为2900米,B-1B为2530米)。 图为B-1B的彩色剖面图。

 图为B-1A、 B-52轰炸机(最右)和F-111战斗轰炸机(最左)编队飞行,F-111也采用了可变后掠翼设计。

图为B-1A原型机与XB-70轰炸机的珍贵合影。

 随着航电技术的进步,与B-52不同,B-1A的乘员数量进一步精简,采用4人制机组,分别是正、副飞行员,进攻系统军官(OSO)和防御系统军官(DSO)。图为 B-1B的机身前部剖面图。

 图为B-1B的前部座舱,左侧为飞行员,右侧为副驾驶。虽然仪表板上仍有部分传统仪表,但相比B-52,B-1B的座舱已现代许多,另一大标志是B-1系列的操纵杆采用了类似战斗机的操纵杆,更便于飞行员对机体进行精密操作。

图为B-1B的后部座舱, 左侧为防御系统军官(DSO)工作站,负责B-1B的电子战系统以及自卫措施,右侧为进攻系统军官(OSO)席,负责B-1B的武器系统以及投弹等操作。仪表布置以多块多功能显示器为主。

 B-1A的试飞进展顺利,美空军也提出了240架的采购订单,但由于航电技术不成熟,B-1项目的成本不断上涨,到1975年时,单机价格已达7000万美元,涨幅超过了之前的所有机型。1977年1月卡特政府取消了B-1A的生产计划,转而升级B-52机群,以搭载新型巡航导弹。不幸中的万幸是,B-1A的试飞工作仍被允许进行。图为采用三色伪装迷彩的B-1A原型机。

 B-1项目取消后,美空军仍在寻求B-52的后继机,其中一个发展方向就是发展隐身轰炸机,即“先进技术轰炸机”(ATB,B-2是该项目成果)项目,但由于其研发周期长,美军需要一个短时间投产的应急方案,随即于1980年提出了”远程作战飞机“(LRCA)项目,罗克韦尔公司提出B-1A的低限度改进型,取消2马赫冲刺速度,但可以0.95马赫贴地飞行,能发射空射巡航导弹,并进一步优化隐身性能。1981年10月,里根宣布将采购100架B-1B。

 按美空军的要求,罗克韦尔公司直接利用2架B-1A原型机改装为B-1B测试机,并表示,B-1B 与 B-1A 通用率达到了 85%,攻击航电系统与 B-52H 的通用率达到90%。图为B-1A与B-1B的外形对比,两者整体区别不大,经过改进后的B-1B,尽管最大平飞速度降至1.2马赫,但综合性能更加成熟(特别是针对当时苏联新型雷达的电子战能力),而且可靠性更强。

 与B-1A不同,除核武器外,B-1B在强化了巡航导弹搭载能力的同时,还具备搭载大批不同种类的对地攻击弹药的能力。图为B-1B的地面武器展示,除能搭载与B-52相同的旋转武器发射器(图中)外,B-1B的整体载弹量要高于B-52。

这张地面挂载展示图上甚至还包括了AIM-54”不死鸟“远程空空导弹,但这一设想很可能在最近2年成为现实,换装了新型SABR雷达的B-1B理论上可具备空对空作战的能力,只是导弹的型号会换为AIM-120C或AIM-120D空空导弹。

 图为B-1B的弹舱挂载配置示意图,该型机共有3个弹舱(其中前部的两个弹舱可根据需要合二为一,例如搭载AGM-86B巡航导弹),内部载弹量达到34吨,可搭载美空军武库中几乎所有的弹药,从自由落体核弹、核巡航导弹(根据美俄削减性战略武器条约,B-1B现已不再搭载核武器)到常规航弹,卫星制导弹药,甚至反舰导弹、水雷均可囊括。

图为B-1B弹舱内部的多弹挂架特写。

 图为B-1B密集投掷84枚Mk-82航弹进行地毯式轰炸测试。

 图为挂载JDAM制导弹药的B-1B弹舱,小图能看出多弹挂架可以混合挂载不同级别的JDAM弹药。

按原设计,B-1B在机身上实际还有6个外挂点,载弹量达23吨。图为B-1B挂载ACM巡航导弹外挂架进行飞行测试。但后来由于美苏《削减性战略武器条约》的相关规定,B-1B取消了外挂能力,另一大原因是因为外挂武器会大幅影响飞行性能。

 图为B-1B、B-52H和B-2三种轰炸机的挂载能力对比,可见B-1B的载弹量要大于另外两种轰炸机。

经过多年的改进之后,B-1B不仅载弹量大,而且具备了一些普通轰炸机不具备的”特殊技能“,其中一项就是在配备了”狙击手XR“吊舱之后,B-1B具备了使用激光制导炸弹攻击海上(地面)移动目标的能力。图为B-1B进行空中加油训练。小图为B-1B挂载的”狙击手“XR瞄准吊舱

 图为B-1B双机编队飞行,小图为B-1B投掷的”铺路“激光制导炸弹命中海上高速小艇的连续画面。

 除能攻击海上(地面)移动目标外,一架B-1B还于2002年5月,测试了在20秒内的一次投弹作业中,连续投掷3组炸弹,命中3个不同目标的能力,美军官员称,这次轰炸试验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它完成了通常需要起飞三个架次才能实现的目标,等于三架轰炸机同时协调攻击目标。由于增加了三倍的攻击能力,空军在未来作战中可大大减少轰炸机的出动数量。

自1998年12月的”沙漠之狐“空袭行动以来,B-1B已参加了多场局部战争,并且取得了相当的战果。

图为2010年10月,在美军TACP控制员的协调下,一架B-1B轰炸机向伊拉克Zambraniyah省北部的一个武装据点连续投掷了6枚GBU-38卫星制导“小直径炸弹”,将其彻底摧毁。

图为B-1B投射AGM-158 JASSM隐身巡航导弹。

 图为美国波音公司(罗克韦尔航空部于1996年被波音公司收购))制作的B-1B数图,其中从2001年至2015年1月以来,B-1B机群的总出击架次数超过了1.2万架次。据美军统计,在2014年8月至2015年1月,针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空袭行动中,B-1B的投弹量占到了美军战机投弹总量的80%。

 最后来谈下B-1B的绰号。美军于1990 年 3 月 1 日为B-1B所起的绰号是”枪骑兵“(Lancer),但B-1B机组人员更习惯称其为”骨头“(Bone),其实就是B-1英文读法的合成读法(B-ONE),刚好就是图中的B-1B机身涂鸦图案。

图为20世纪90年代,部署在中东科威特基地的B-1B机群,可以看到B-1B与A-10、F-16等战机的尺寸对比。

对于B-1B的未来,美空军最新的计划是将在近几年为B-1B安装固态激光炮,因为该机的内部空间较为充足,是美军三种主力轰炸机中最适合改装的型号。

 按美空军的规划,B-1B机群将一直服役至2040年之后,届时B-1B还能经历多大的变化,仍需人们拭目以待。图为2013年10月,B-1B在完成轰炸叙利亚境内极端组织目标的任务后,高速返航。

下面补充几张有关B-1B的“压箱图”。图为夜视镜模式下拍摄的B-1B开加力加速画面。

B-1B低空飞越航母。

图为2010年2月,2架隶属于第28轰炸机中队的B-1B轰炸机释放红外干扰弹演练。

B-1B与F-15E战斗轰炸机编队飞行。

B-1B的机身特色涂鸦,“毁灭交响曲”。

图为暴雨中的B-1B前机身特写。

图为B-1B在突破音障瞬间,产生的激波云。

B-1B飞越埃及金字塔。

图为进行耐寒测试的B-1B

图为机头涂有“炸弹鸟”趣味涂装的B-1B。

图为B-1B与“老大哥”B-52H编队飞行。

一字排列的“小鸟”与“巨鹰”,B-1B前方(镜头由近至远)依次为“美洲虎”攻击机,幻影F1C、幻影2000战机、“狂风”和A-10攻击机。

树梢杀手!"阿帕奇"攻击直升机战记

提起AH-64“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对于大多数军迷来说,这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2014年12月的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将这种服役近30年的重型武直评选为“美国陆军五大致命武器之首”,可见“阿帕奇”不同寻常的影响力。该系列武直最初由麦道公司研发,后者于1997年被波音公司合并,“阿帕奇”由此也成为了波音旗下的拳头产品之一。本图集将为您详解这一“树梢杀手”的传奇战记。

152

本图集将为您详解AH-64“阿帕奇”这一“树梢杀手”的传奇故事。

 AH-64系列攻击直升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72年的美国陆军“先进攻击直升机”(AAH)项目。该项目是为研发一种能够取代图中已下马的AH-56“夏延”(原本为取代AH-1所研制)的新型对地攻击直升机,以应对当时苏联庞大的装甲集群威胁。

当时美国国内有两大厂商的方案进入了AAH项目竞标的最终阶段,分别是贝尔直升机公司的YAH-63A(左图)和休斯飞机公司(1984年并入麦道公司,麦道后于1997年被波音公司收购)的YAH-64A(这时的原型机使用的是T字形垂尾)。首架YAH-64A于1975年9月30日首飞,YAH-63则于10月1日首飞。在经过了多轮测试后,美陆军于1976年12月10日宣布,生存性能更强的YAH-64中标,AH-64生产型于1982年投产,1986年4月正式服役。

作为美军现役主力攻击直升机,“阿帕奇”在汲取AH-1“眼镜蛇”的作战经验的基础上,采用了许多经典设计,但又有很多创新之处。 图为AH-64D结构图。

与AH-1相同,AH-64也采用了串列式座舱布局,前座舱为炮手(副驾驶),后座舱为飞行员。之所以采用该布局,主要是考虑到炮手在前,便于布置机关炮的观瞄系统,飞行员的位置高,拥有更好的视野。为保障生存性,两座舱均有独立操作系统,并用装甲板隔开,可确保在任一座舱被毁的情况下,另一幸存乘员仍能驾机返航。图为2012年8月拍摄的驻阿英军的 WAH-64D直升机座舱。

 为应对敌方的低空防空火力,“阿帕奇”机身采用了完备的装甲防护系统(全机身装甲重1.1吨)以及自密封油箱(被命中后不会漏油),乘员舱和旋翼都可抵挡一发23毫米高爆弹直接命中。即使坠毁时,起落架也能吸收大部分能量,保护机组人员。图为AH-64装甲防护示意图,最右小图为“阿帕奇”三重装甲防弹保护层原理示意图。

 “阿帕奇”除上述保护措施外,布置在座舱两侧的设备舱也可为机组人员提供额外的防护性能,减少被敌方火力直接命中的概率。图为2010年8月,美军公开日上的AH-64D。

 “阿帕奇”还有一大“护身法宝”,别名“黑洞”的红外抑制装置,这种设置在发动机排气口附近的冷却装置可以不断吸入附近的冷空气来降低AH-64的红外信号特征,降低被敌方红外寻的导弹命中的概率。据英军“阿帕奇”机组人员介绍,曾有人尝试在发动机工作时,触摸排气管,结果未被烫伤,可见“黑洞”系统的功能强大。

图为AH-64D“长弓阿帕奇”的炮手(副驾驶)座舱,除了左右两块多功能显示器外,中间还有一个M-TADS/PNVS(现代化目标截获照射瞄准具/夜视传感器)的传感器显示器,可为炮手在夜间或恶劣天候下提供清晰的光电或红外目标图像。

 图为2015年6月,美军作战演习中的AH-64D(BlockII型)炮手。

 图为AH-64D的飞行员座舱,仪表布置更为紧凑一些,除了常规仪表外,可以注意左下角的小键盘(炮手座舱也有),这个是供飞行员和炮手进行数据和资料交换用的,也可以用于飞行员或炮手向僚机或后方指挥部传送信息。

图为2012年新加坡航展上拍摄的AH-64D飞行员座舱的小键盘特写,其上方的黑黄色装置是座舱盖紧急弹射开关。

 除了标准仪表外,“阿帕奇”机组都配备有“综合头盔显示与瞄准系统 ”(IHADSS,即左侧的单目镜片),它可以使飞行员(炮手)在夜间看到舱外原大小的景物图像,还可叠加空速、飞行高度、方位等数据,利用该系统,飞行员还可以实现与M230机关炮的联动(炮口自动指向飞行员的目视方向),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看哪打哪”,这一功能不论是在对地攻击,还是在空战中都很有效。小图为游戏中的IHADSS单目镜图像。

图为M230链式机炮与炮手IHADSS联动的动态图。

 “阿帕奇”的飞行员和炮手能够获得精准图像和进行目标锁定攻击都要得益于图中的两大观瞄系统PNVS和TADS。图为英国陆军的 WAH-64D (基于美军AH-64D Block1改进而来),小图分别为两种传感器的扫描范围示意图。

 借助两大系统,飞行员和炮手可同时分别瞄准和攻击不同种类的目标, 图为”阿帕奇“观瞄系统工作原理示意图(图片来源:空军之翼)。

 图为军事模拟游戏《武装突袭2》中,“阿帕奇”飞行员利用PNVS夜视系统,看到的夜视飞行图像,虽与现实中的略有差异,但已十分相似。

 除两大观瞄系统外,1997年正式服役的AH-64D”长弓阿帕奇“配备了更先进的桅顶”长弓“毫米波雷达。借助该雷达,阿帕奇可隐蔽在障碍物后方,在树梢高度就能探测到8千米内的256个目标,并能在30秒内使用AGM-114L(发射后不管)导弹同时对其中的16个目标发动攻击。

 除了有完备的防护系统和精良的观瞄系统外,阿帕奇最重要的就是由”三大杀器“组成的强大火力系统。图为AH-64的地面武器展示,从近至远依次为30毫米机关炮弹药、70毫米火箭弹和机身上挂载的“地狱火”导弹,左右最外侧的为转场飞行用的副油箱。

图为美陆军官方公布的AH-64D执行三种不同作战任务的武器配置和性能示意图,可见在500千米的作战半径内,AH-64D的平均滞空时间可达到2.7小时。

 AH-64的第一大“杀器”是其固定武装,位于机头下方的30毫米M230“大毒蛇”链式机关炮,其标准射速每分625发,常用弹种M789双用途高爆弹,有效射程1700米,最大射程4500米,可以击穿50毫米厚的均质轧压钢装甲(RHA)。十分适合对付敌方步兵群和轻型装甲车辆,小图为美军地勤补充30毫米M789弹药。

 一架AH-64最多可搭载1200发30毫米弹药。图为2014年6月,美陆军AH-64D直升机使用M230链式机炮实弹打靶。

 图为艺术家绘制的AH-64与M2步兵战车进行空地协同作战的场面,巧合的是M2步战车的主武器也是M230链式机炮,可与AH-64通用弹药。

 AH-64的第二大“杀器”为“九头蛇”(Hydra)70系列70毫米航空火箭弹。该系列火箭弹可选用多种战斗部,其中M229高爆弹头载有2.2千克炸药,有效射程8千米,最大射程1万米。通常使用19联装火箭巢搭载,一架AH-64最多可挂4个火箭巢,共76枚火箭弹。

 “九头蛇”原先是一种十分有效的面积杀伤武器,适合压制大批轻(无)装甲目标。图为AH-64D在夜间齐射“九头蛇”火箭弹。

 美陆军于1996年提出了将“九头蛇”改为激光制导火箭弹(激光导引头+可调式弹翼)的方案,代号“先进精确杀伤武器系统”(APKWS),在经过了多年试验和改进后,英国BAE公司于2007年成功完成了APKWS II的试射工作,并于2008年11月与美陆军签订采购合同。阿帕奇由此新获得了一种廉价精确打击武器。

 AH-64的第三大“杀器”,同时也是威力最强的,就是AGM-114“地狱火”(Hellfire)系列反坦克导弹,一架AH-64最多可搭载16枚该型导弹,图为AH-64D原型机试射AGM-114L“长弓地狱火”导弹。

这种由洛克希德 马丁公司研发的反坦克导弹,最初能名声大震,也是多亏了与“阿帕奇”的组合。1989年美军入侵巴拿马是这一组合首次实战,美军指挥官的评价是,“AH-64可以用‘地狱火’导弹击中8千米外的一扇窗户。”,可见其命中精度之高。

 图为AH-64攻击直升机与OH-58D观测直升机编队飞行。小图为AH-64A使用AGM-114A激光制导型“地狱火”导弹作战示意图,正如图中所示,”地狱火“导弹通常采用抛物线“攻顶”弹道打击装甲目标,使AH-64可以躲在山丘后方(不暴露自身)发射导弹,只是需要OH-58D观测直升机利用桅顶瞄准具提供激光制导。这一组合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取得不俗战绩。在AH-64D服役后,逐渐取代了OH-58D的位置。

图为以色列陆航AH-64D与希腊陆军AH-64A(最远黑色涂装)协同演练,演练内容刚好就是由一架带有长弓雷达的AH-64D引导两架无长弓雷达的AH-64A协同作战。

 1991年1月17日凌晨,“沙漠风暴”空袭行动前22分钟,8架AH-64在4架MH-53特种直升机的引导下,超低空渗透进入伊拉克南部,用“地狱火”导弹摧毁了伊军两座远程雷达站,打响了海湾战争的第一枪。鉴于这一特殊贡献,在美军战后发型的“沙漠风暴”行动纪念币上,可以看到“阿帕奇”的所占比重之大。据美军统计,整个海湾战争期间,AH-64机群共摧毁了278辆伊军坦克和装甲车。

 1986年4月服役以来,“阿帕奇”参加了自1989年美军入侵巴拿马作战行动以来的多场局部战争,后出口给以色列、英国、荷兰等国的出口型号也参加了多场战争,可谓是“沙场老将”了。

 随着实战需求的不断变化,“阿帕奇”也在不断“与时俱进”。2013年1月,美军宣布首批3架AH-64E“阿帕奇守护者”(Apache Guardian,原称AH-64D Block III)投入服役,标志着“阿帕奇”家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AH-64E的最大改进就是增加了无人机控制能力,例如图中所示,利用MQ-1C“灰鹰”无人机可以探测到更远距离或障碍物后方的敌人,大幅提升了AH-64E的态势感知能力,使“阿帕奇”成为了一个更大作战网络中的“作战信息节点”,这无疑是革命性的飞越。

关于“阿帕奇”系列的未来发展方向,波音公司于2014年向美陆军提出了代号AH-64F的混合动力直升机改进方案,按计划将于2040年实施。其最大的变化就是在AH-64E的机尾加装了“矢量推力涵道螺旋桨推进器”(VTDP),该技术已由X-49A“速度鹰”验证机于2007年6月验证成功,可将黑鹰直升机速度由每小时268千米提升至近每小时400千米。由此预计,AH-64F的最大飞行速度和航程都将大幅提升,这点刚好顺应了新兴的高速直升机发展趋势。

按美陆军计划,“阿帕奇”系列直升机还将继续服役至少20年,届时这种富有传奇色彩的武直还将经历怎样的变革,人们将拭目以待。

按美陆军冷战时期的构想,RAH-66“科曼奇”隐身攻击侦察直升机应作为OH-58D的继任机服役,与AH-64D搭配使用。可惜冷战结束后,由于美军作战需求的改变,再加上昂贵的采购费用,图中这一”梦幻组合“最终未能投入服役。

20世纪80年代,美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也曾评估过”海阿帕奇“方案,即舰载型”阿帕奇“,但结果两军种都没有采购意向,陆战队认为AH-1更适合舰载使用。图中的”海阿帕奇“挂载了4枚”鱼叉“反舰导弹。 

但舰载“阿帕奇”的故事还有下文,英国韦斯特兰公司在引进AH-64D生产线后,在WAH-64D(英国版)上就考虑了舰载需求。英国陆军曾于2004年首次将WAH-64D部署在“海洋”号直升机航母上,并于2011年在利比亚战争中投入实战,取得了一定战果。

美陆军后来也进行了多次“阿帕奇”舰载测试,结果也取得成功,这意味着在战时需要时,可以临时将“阿帕奇”部署到水面舰艇作战。图为2014年7月,美陆军一架AH-64E在巴丹号两栖攻击舰上降落。

图为2014年9月,印度尼西亚陆军的AH-64D与米-35武装直升机编队飞行。

图为荷兰皇家陆军的AH-64D(未加装长弓雷达)与荷兰皇家空军的F-16战斗机编队飞行。

最后来看看娱乐作品中的“阿帕奇”。如果要推荐“阿帕奇”相关题材的电影,首推的肯定是1990年出品的《火鸟出击》。影片讲述了一群美国陆军航空兵“阿帕奇”攻击直升机飞行员如何地刻苦训练并驾驶“阿帕奇”与南美洲毒枭军队作战的故事。影片不仅演员阵容强大(尼古拉斯·凯奇扮演男主角,汤米·李·琼斯扮演“阿帕奇”教官),而且有很多难得一见的”阿帕奇“直升机细节,由于本片获得了美国国防部的支持,许多内容都是首度公开。

例如图中凯奇佩戴的这个IHADSS头盔,这是该设备首次在银幕上公开。影片上映时,恰逢美军入侵巴拿马(1989)一年后,海湾战争(1991)爆发前,当时“阿帕奇”对于大众来说,还是新锐兵器。

主角有如此强大的武直,编剧也为主角们准备了强大的对手,影片中毒枭的军火库不亚于小国军队,从能发射陶式导弹的MD-500直升机,到J-35“龙”式战斗机应有尽有。

由于获得了美军官方的支持,现实中的最佳搭档,AH-64和OH-58D也在片中忠实还原,编剧还特意将女主角安排为OH-58D的飞行员。当时的观众恐怕很难想到,仅仅一年后,这个组合就在伊拉克战场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后来“阿帕奇”逐渐成为了银幕上的“常客”,另一次印象深刻的“酱油”是在罗兰·艾默里奇导演的1998年版《哥斯拉》中,以大机群组成的“阿帕奇”空中猎杀部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虽然大多以悲剧收场。或许是出于剧情需要,为了猎杀怪兽,片中的AH-64明显经过了重武装改进,M230链式机炮换成了并列在机头两侧的大口径机炮,短翼的4个挂点也扩增为6个。

在这张设定原稿中,明显能看出这是重火力版的“阿帕奇”。

“阿帕奇”在游戏中的出镜频率更为频繁,最早的两部重量级“阿帕奇”题材作品是英国简氏防务集团与美国EA公司合作推出的《长弓阿帕奇》(1996年)和《长弓2》(1997年),这也是小编最早接触的“阿帕奇”题材游戏。

虽然今天看来,这两作的游戏画面十分原始,但在当时已是轰动级效果,特别是由于游戏内容由简氏防务集团监督,在装备拟真度方面,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图为《长弓2》中的AH-64D飞行员座舱仪表视角,完整还原了现实中的各种细节。

著名飞行射击游戏《皇牌空战》系列中也少不了AH-64的身影,图为《皇牌空战 突击地平线》中的AH-64D。

图为游戏中,AH-64D与米-24武直进行空战。

无坚不摧!图解“飞行坦克”A-10攻击机

2016年4月27日,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发表评论文章称,美空军近期出动4架A-10C攻击机在中国黄岩岛附近空域执行飞行任务,再次引起了世人对这种经典攻击机的关注。A-10原由美国费尔柴尔德公司研发,后来该型机的相关改进项目被波音公司买断,也算并入了波音旗下。本图集为您详解这种传奇攻击机的故事。

144

本图集将为您详解A-10,这种经典攻击机。

 据英国《阿拉伯圣城报》6月8日报道,美军已将一批A-10攻击机部署到伊拉克,将支援政府军解放摩苏尔的战斗。实际这对于A-10来说应该是第二次“重返”伊拉克了。图为2009年部署在伊拉克Tallil空军基地的美军A-10机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A-10已经变成美军紧急应对全球战争热点的“救火员”,可谓哪里有硬骨头要啃,作为急先锋的A-10就往往会出现在哪里。本图集就将为您详解这种传奇攻击机。

 A-10的诞生要追溯到美国空军于1966年提出的A-X攻击机计划,当时为了弥补北约地面部队在面对华约装甲集群时,在数量和质量上的劣势,在借鉴A-1攻击机在越战表现的基础上,美空军提出发展一种新型喷气式近距空中支援战机。图为费尔柴尔德公司绘制的A-X想象图。(图片来源:空军之翼)

 美空军于1970年发布了招标计划,当时有多家公司参与竞标。1971年3月,只有诺斯罗普和费尔柴尔德两家公司的方案中选,图为诺斯罗普的YA-9原型机,该机采用较常规的平直上单翼+单垂尾气动布局,两侧进气道紧贴机身两侧布置,具备良好的亚音速飞行性能和大载弹量,小图为该机满挂载试飞。

 但A-X项目中有一个关键要求是,新战机要能搭载30毫米的GAU-8A重型穿甲炮,另外就是要具备较强的战场生存性,按此要求,采用非常规布局(平直下单翼+尾吊双发+悬臂式双尾撑)的YA-10显然更符合要求,高置的发动机不仅利于前线机场起降,而且产生的废气通过尾翼间排出也不易被红外导弹锁定,战场生存性明显优于YA-9。图为试飞中的YA-10。

 美空军基于以上考量,于1973年1月宣布费尔柴尔德的YA-10方案中标。YA-9虽然落败,但巧合的是,后来A-10最大的“对手”,于1975年首飞的苏-25攻击机居然采用了类似YA-9的气动布局,后历经多次实战证明也是较为成功的设计,现在看来颇具戏剧性。图为艺术家绘制的苏-25攻击机。

 A-10全机长16.26米,翼展17.53米,机高4.47米,最大起飞重量23吨,动力系统采用两台通用电气TF34-GE-100A涡扇发动机。最大平飞速度每小时706千米(挂6枚Mk82航弹时),最大作战半径:在执行近距空中支援(CAS)任务时为460千米,执行反坦克任务时为467千米。 图为A-10的剖面图

A-10具有强大的载弹量,全机11个外挂点(翼下8个+机身3个),最多可搭载7.2吨各种弹药,执行反坦克时,在挂载6枚“小牛”空地导弹的基础上,还能选挂2枚CBU子母弹或2枚GBU-12制导炸弹,此外还能挂2枚AIM-9空空导弹用于自卫。如果只搭载非制导炸弹,A-10最多可挂28枚Mk82炸弹或20枚“石眼II”子母弹。 图为A-10武器挂配方案。

 图为典型的A-10满外挂状态,这架挂载了4枚225千克级Mk82航弹,2枚AGM-65“小牛”反坦克导弹、2枚AIM-9空空导弹、1个70毫米火箭发射巢和一个AN/ALQ-131电子干扰吊舱。

 要说A-10最强的反坦克武器还是固定搭载的通用电气GAU-8A“复仇者”七管30毫米加特林穿甲炮,该炮是美军现役喷气机搭载的最大航炮,其最高射速每分4200发,有效射程1220米,最大射程3660米。左小图中,小的是M61火神炮所用的20毫米弹药,大的是GAU-8A的30毫米贫铀穿甲弹。经美军测试,GAU-8A可在2秒内摧毁一辆T-62或M-48坦克。

 GAU-8A穿甲炮全长6.06米,重281千克,占到A-10空载总重的16%,其配用的贫铀穿甲弹可在500米距离上击穿69毫米厚的钢板;在1000米距离上击穿38毫米厚钢板。弹舱可装1350发弹药,但实战通常只装1174发。图为GAU-8A与甲壳虫轿车的对比图。

 GAU-8A安装在A-10机鼻下方,稍偏离中心线以让开前起落架的位置、这张图可以看到A-10安装穿甲炮的方式,直观反映了A-10是以GAU-8A为中心设计的理念。

 图为A-10使用GAU-8A打靶时的开火瞬间,可见炮口废气被机身弹开,刚好避开了高置发动机的进气口,不会发生因吸入废气而导致停车的状况。

 图中A-10使用穿甲炮扫射目标后,急速拉起,充分体现了该机优秀的低空飞行性能。

 A-10除了有强大的武器系统外,还有完备的防护系统。从这张A-10的侧视剖面图可看到,主油箱布置在机身中部,下方还有机翼遮掩,不容易被敌方火力命中,即使被命中,A-10机腹还有50毫米厚的钛合金装甲,可以抵御23毫米穿甲弹直接命中。

 A-10全机装甲总重1.3吨,其中仅座舱周围的“装甲浴盆”就占到了550千克。“浴盆“是由12.7至38毫米厚的钛合金装甲板组成,刚好将飞行员的座舱置于其中,内侧还衬有防弹纤维,可抵御从12.7毫米重机枪到37毫米高炮的直接命中,是世界上防护性能最好的战机座舱。图为A-10”装甲浴盆“示意图。

图为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一架其中一侧发动机舱被伊军防空导弹炸坏,但仍安全返航的A-10战机,大图为CG还原图,小图为美军地勤在检查被毁的发动机舱,可以看到他们惊讶的表情。

 图为2003年4月7日,美空军上校吉姆·坎贝尔驾驶的A-10被伊军防空火力重创,两个液压系统失灵,迫使他切换到纯手动操作模式,即借助机械式备用操控系统飞行。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坎贝尔驾驶着机身上布满数百个弹孔、右侧水平尾翼被炸出一个大洞的A-10安全返回科威特基地。

 除了机身有较强的抗毁性能外,A-10的起落架也采用了独特设计,主起落架收起后并未完全收放在机翼前缘前伸的整流罩内,而是将近二分之一的机轮裸露在外,目的是为了在迫降时能够吸收冲击能量,保护飞机及其乘员。图中这架A-10就是成功利用起落架紧急迫降的。

作为一种前线支援攻击机,A-10还考虑到要具备较强的野战起降能力。根据简氏战机手册的资料,A-10的前线机场起飞距离为610米(非最大挂载),最大挂载时的起飞距离为1372米。图为1984年,美军A-10在高速公路上演练起降。

 有了如此攻防兼备的设计,A-10在历次实战中都取得了不俗的战绩,根据美军统计,美军A-10机群在战争中共摧毁了900辆伊军坦克、2000辆装甲车和1200门火炮。图为艺术家绘制的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A-10攻击机与F-15E战斗轰炸机协同轰炸伊军坦克部队场面。

 此外,A-10还用GAU-8A穿甲炮击落了2架伊军直升机,首开空对空作战记录。图为1991年5月,海湾战争结束后,一架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展示的A-10战绩特写,从上到下依次为军用卡车、高射炮、坦克、装甲车和雷达。该机隶属于美空军第23战术战斗机联队,第74战斗机中队。

 根据美军统计, A-10机群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的任务达成完好率达到了85%,共发射了约31万发30毫米贫铀弹药。整场战争中只有一架A-10在巴格达机场附近被击落。图为A-10在美国本土进行低空飞行训练。

 另据美军统计,2013年上半年,A-10机群在阿富汗执行了11189次作战任务,A-10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执行的近距空中支援任务数量百分比达到了总数的19%,远高于F-15E和B-1B机群。图为A-10发射AGM-65反坦克导弹。

 虽然战功卓著,但A-10也存在一些不足,例如电子装备过于落后,1991年参加海湾战争的A-10A机群甚至没有搭载雷达,全机最先进的设备只有一台微光电视显示器,用于制导AGM-65导弹和激光制导炸弹。以至于在战争中发生了多起误伤友军的事件。图为A-10A的座舱,可见大量传统仪表。

 美军注意到这个问题后,在A-10C的升级计划中,特别将航电设备作为一个改进重点,图为A-10C的座舱,可见增加了2台多功能显示器(MFD)。

 据外媒报道,美军在阿富汗的A-10C机群还于2015年3月配备了最新的”蝎子“头盔瞄准具,大幅提升了A-10飞行员的夜间作战能力,图为佩戴”蝎子“头盔的A-10C飞行员,小图为”蝎子“的推销广告。

近年来,美空军的一些高层军官一直在鼓动退役A-10这种老旧机型,节省宝贵预算用于采购最新的F-35隐身战机。图为储存在戴维斯蒙森“飞机坟场“的A-10机群,摄于2015年5月。

 但从目前的国际形势看来,美军在近期退役A-10的可能性不大,据英国《泰晤士报》网站今年2月14日报道,美军向东欧部署了12架A-10用于应对俄罗斯的近期行动。图为2015年4月,美军A-10在罗马尼亚进行实弹打靶。

 最后来谈下A-10的绰号由来,美军官方为A-10所起的绰号为“雷电II”(Thunderbolt II),这是为纪念美军二战名机P-47“雷电”。但美军官兵为其起了一个贴切的绰号“疣猪”(Warthog),因其外形“其貌不扬”,但火力凶猛,且性能可靠。图为两代“雷电”编队飞行。

 作为噱头,再补充下在影视作品和游戏中出现的A-10,从这些作品中不难看出,A-10的形象已经超越战机本身,而是成为了美军的文化符号之一。图为2007年电影《变形金刚》中的A-10编队,在片中,A-10是第一批抵达战区,支援美军特种兵攻击狂派机器人的军机,编剧特意安排A-10在受到电子干扰情况下,使用GAU-8A扫射机器人的情节。

 在2009年的科幻电影《终结者4:救赎》中,A-10以”审判日“之后,人类抵抗军的主力战机形象出现,称得上是十分考究的设定,因其结实耐用,且对精密电子设备依赖较少,十分适合核战后的人类对抗”天网“机器人军团。

 在2012年的黑色幽默科幻电影《钢铁苍穹》中,A-10再次以美军主力战机的形象登场,和F-22一同迎击从月球入侵的”纳粹“飞碟部队,从截图中A-10满挂”响尾蛇“空空导弹出击能看出剧组的制作精良。

同样是在2012年,日本CG动画电影《生化危机 诅咒》中,A-10在片尾高潮作为援军出场,分别用GAU-8A穿甲炮和”小牛“导弹,消灭了2只”暴君“BOSS级生物兵器。

在2013年的科幻电影《超人:钢铁之躯》中,A-10再度出场,这次迎战对象是外星反派超人军团,结局较为悲惨。图中可见满挂”小牛“导弹的A-10战机。

A-10在近年来的热门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中也十分活跃, 例如在2010年版的《荣誉勋章》里,玩家扮演的美军特种兵在突袭阿富汗巴格拉姆空军基地时,能看到A-10编队低空突袭塔利班守军。

在2012年的《使命召唤9 黑色行动2》中,”未来隐身“版的A-10尽管只在多人模式中登场,但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值得一提的是故事的假想年份是2025年。

在2013年的《使命召唤 幽灵》中,A-10的技术含量进一步提升,将原先美空军的无人版A-10攻击机方案引入了游戏中,玩家可以使用一台平板电脑,同时遥控3架UA-10D无人攻击机对敌方登陆部队进行打击,小图为平板电脑攻击画面。

 在2014年的《使命召唤 尖峰战争》中,A-10第三次出场,假想年份是2054年, 这次登场的A-10居然变成了舰载型,而且还采用了折叠主翼设计。能连续在一个系列中的三部作品里登场,可见A-10的影响力之大。

A-10一直也是著名飞行射击游戏《皇牌空战》系列的惯用机型,图为《皇牌空战 突击地平线》中的A-10攻击机。

 A-10的传奇故事到这里并未终结,未来该机在战场上还能有怎样的表现,我们将拭目以待。

附赠福利图三张,图为艺术家笔下的A-10攻击机。

 图为参加1981年空军对地攻击演习的A-10机群。

 图为1987年4月,与F-4“鬼怪”战机编队飞行的A-10。

连代号都没有!网曝美军绝密隐身战机

“掠食鸟”隐身技术验证机由波音公司旗下的“鬼怪工厂”研发,属于美国国防部“黑色计划”绝密研发项目,项目总耗资6700万美元。在该机上验证的隐身技术后来应用于X-32系列隐身战机和X-45系列无人战机。本图集就此为您详解。

121

近日,网上放出了一组美军绝密隐身技术验证机“掠食鸟”的高清图片。图为 ”掠食鸟“验证机与美国国旗特写。

“掠食鸟”隐身技术验证机由波音公司旗下的“鬼怪工厂”研发,属于美国国防部“黑色计划”绝密研发项目,项目总耗资6700万美元。在该机上验证的隐身技术后来应用于X-32系列隐身战机(波音的JSF竞标机型,后败于洛马的X-35)和X-45系列无人战机。

由于是绝密项目,该验证机甚至都没被授予X系列代号,直到退役多年后的2002年,波音才公开该机的存在。图为在电磁屏蔽室中进行航电设备测试的”掠食鸟“资料图。

“掠食鸟”于1996年秋季首飞,直到1999年4月退役前,共进行了38次飞行。图为试飞中的”掠食鸟“,外形酷似科幻电影中的外星战机。

”掠食鸟“地面展示。

”掠食鸟“试飞资料图。

”掠食鸟“机头特写,可见独特的机背进气口,也是优化隐身性能的措施之一。

2003年,美军将该验证机转移到位于俄亥俄州代顿的美国空军国家博物馆向公众展出。图为陈列在博物馆中的”掠食鸟“,刚好位于一架F-22原型机的上方。

”掠食鸟“与F-22尾部特写。

这个角度拍摄的”掠食鸟“,可见下反角翼尖上的波音”鬼怪工厂“标志。

两种经典隐身军机合影,”掠食鸟“出自波音公司,F-22则出自洛马公司。

”掠食鸟“正面特写。

”掠食鸟“机身腹部特写,可见起落架舱门也采用了菱形隐身优化设计。

图为试飞中的波音X-45A隐身无人战机原型机,从外形上能直观看出其与”掠食鸟“的继承关系。

图为从另一个角度拍摄的“掠食鸟”与F-22隐身战机。

在2005年推出的科幻空战电影《绝密飞行》中出现的EDI无人战机,在外形上也有很多向“掠食鸟”致敬的部分。

图为EDI无人战机准备从航母上垂直起飞。

“掠食鸟”正面特写。

”掠食鸟“机徽。

”掠食鸟“试飞员在座机中留影。

”掠食鸟“资料介绍板。

结语:早在84年前,波音公司就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正值淞沪抗战期间,一位名叫罗伯特·肖特的波音公司试飞员,出于对日寇飞机肆意轰炸中国民众的义愤,毅然驾驶波音战机升空作战,不幸壮烈牺牲,成为了在华抗日捐躯的第一位外籍飞行员。二战全面爆发后,波音生产的B-17和B-29轰炸机分别在欧亚2大主战场上重创德日法西斯,特别是1945年8月6日和9日,美军用B-29在东瀛上空扔下的2颗原子弹,极大地加速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灭亡。二战结束后,波音成功转型,不仅在军事领域继续独领风骚,其名号更是一度成为大型民航客机的代名词。波音,无愧为全球军民航空业的头号霸主。

相关背景

提起“波音”公司,大多数人首先都会想到它享誉全球的波音系列客机。但实际上,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2015年3月报道,波音的军火收入已超900亿美元,已超洛马成为全球第一大军火企业。本期将介绍军民航空霸主——波音公司。

调查

你最喜欢波音公司研发的哪种武器

  • 0%
  • 0%
  • 50%
  • 0%
  • 0%
  • 50%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