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科圣地”让尼日利亚很受伤

“博科圣地”让尼日利亚很受伤

2015年1月25日,尼日利亚军队与盘踞境内的恐怖组织“博科圣地”在该国东北部地区爆发激战,造成200多人死亡。而这不过是近年来尼日利亚饱受恐怖主义荼毒的又一新例证罢了。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博科圣地”不仅重创尼日利亚,更日渐成为包括喀麦隆、乍得、尼日尔在内的“中部和西南非洲之殇”。

血腥屠杀震惊世界

血腥屠杀震惊世界
  • “博科圣地”组织武装分子在对喀麦隆北部村庄进行的一次越境攻击中,绑架了约80人,其中很多是孩子。这是喀麦隆村民首次被恐怖分子绑架。“博科圣地”以前的绑架目标都是知名人士或者是为了索要赎金的外国人。18日的绑架活动发生在喀麦隆北部的马巴斯村附近。这一攻击加剧了人们的担忧:暴力正从尼日利亚向邻近国家蔓延。图为得意忘形的“博科圣地”恐怖分子头目。

  • “博科圣地”近年来变得越来越大胆,最近的袭击事件正值尼日利亚即将于2月14日迎来总统选举之时。在18日攻击喀麦隆村庄之前,该武装组织1月3日在尼日利亚的巴加和多龙发动了最血腥的袭击,袭击造成数百人死亡,数千房屋被毁。

  • 在巴加,“博科圣地”的数百名战斗人员对这座小城及周边约15座村庄发动猛攻,不留丝毫余地。有幸避开伊斯兰极端分子残暴攻击的目击人士讲述了所有恐怖的场面,包括该组织是如何简单粗暴地将男女及幼童砍去头颅,并将身怀六甲的妇人一枪打死。图为戴礼帽的尼日利亚总统乔纳森在3名军人簇拥护卫下发表演说。

  • 究竟有多少人在这场大屠杀中罹难?有统计显示死者约2000人,但也有其他数据表明死亡数百人。因为没有确切的目击者、调查数据以及意愿(这一点最能说明问题),所以人们往往不清楚屠杀的规模,在尼日利亚总是这样,而且这种状况可能还会继续。唯一确定的就是,巴加之战是“博科圣地”杀戮人数最多的一次袭击。联合国公布的该地区卫星照片显示,60%到80%的村庄被夷为平地。

  • “大赦国际”的尼日利亚研究员丹尼尔·埃尔描述说,“博科圣地”的袭击是该组织分析过的“规模最大、最具破坏性”的袭击事件。他说:“恐怖分子故意袭击平民,房屋、诊所和学校现在都被夷为平地。”图为遭恐怖分子袭击后的事发现场惨状。

  • 法国《费加罗报》1月19日刊文称,即使世人已经对《沙尔利周刊》和犹太人超市的恐怖袭击事件目瞪口呆,“博科圣地”的野蛮行径也仍然令人震惊不已。“博科圣地”近期的极度暴力表现绝非偶然。这不是刽子手失控、军阀头目出于虚无主义或疯狂所致。这其实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从而冷酷秉持的策略。他们对巴加毫无怜悯之心是因为这座城镇是一处战略要地:“博科圣地”夺取此地就可以将政府军赶出自己北部的势力范围,进而为通向乍得和尼日尔的边境及其武器供给线开辟一条安全道路。

  •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专家伊丽莎白·唐纳利说,巴加是尼日利亚博尔诺邦的一个小镇,在“博科圣地”的作战地图上靠近一个具备战略价值的重要隘口,后者离乍得边境很近。据称,该组织在乍得湖的岛上设有营地,这使得其拥有更丰富的资源,也更有信心在战争中战胜多国部队。透过上图,巴加(Baga)的战略重要性一览无余。

  • 她写到:“靠近乍得湖区的这个小镇是多国联合特遣部队的基地所在地,这里集合了来自尼日利亚、尼日尔和乍得的军队,然而,尽管有军队驻扎,但位于该国东北角的巴加已被“博科圣地”的控制区包围。“博科圣地”现在已经可以从老巢出发,对尼日利亚的邻国构成威胁并将尼国内问题变成一场地区危机。鉴于该地区各国之间的紧张态势,这种状况可能导致被“博科圣地”始终当成真正靶子的尼日利亚政府爆发“地震”。1月16日,乍得派兵援助遭“博科圣地”进攻的喀麦隆,证明它已经看出了潜在危险。但这种应对也许是在为更多的暴力事件作准备。图为向战区开进的乍得军队。

政治诉求十分极端

政治诉求十分极端
  • 尼日利亚的总统、议会和州长以及国民大会的选举都将在下月举行,这次选举将比一般的选举更容易引起争论。据国际危机组织称,尼日利亚2大主要政治派别之间的紧张局势表明,该国正走向一场动荡且残酷的大选。图为外媒制作的尼日利亚境内“博科圣地”活动范围示意图(红斜条部分),从中可以看出,该恐怖组织的袭击活动有多么猖獗。

  • 如果投票结果很接近,随后很可能会爆发大规模暴力活动,从而使得尼日利亚的政治和经济问题进一步恶化。另外,油价下跌正在侵蚀政府收入,从而使人们越发担心,最终联邦政府可能会无力支付职员工资,甚至是维持国家机器的基本运转。图为遭袭的尼日利亚政府机构建筑物外,被焚毁的大量汽车燃起熊熊烈火。

  • “博科圣地”一再声称,它不仅反对西方教育(它的名字在豪萨语中的意思就是禁止西方教育),还反对民主和世俗政府,它认为那是一种“异教”,它的攻击可能会进一步妨碍人们的投票。图为“博科圣地”恐怖分子在视频中发表威胁言论。

  • 目前,“博科圣地”的要求主要集中在2个问题上:释放“博科圣地”囚犯,以及创建一个伊斯兰国家。该组织是2002至2003年间开始崛起的,当时,富有感召力的穆罕默德·优素福的追随者撤退到了卡纳马——该国东北部的一个偏远地区。优素福主张对《古兰经》作出严格的原教旨主义解释,并认为英国殖民主义者创建的尼日利亚对穆斯林强制实施了一种西方的、非伊斯兰的生活方式。

  • 该叛乱组织使得约150万人背井离乡。截至2014年9月中旬,叛乱分子已在阿达马瓦、博尔诺和约贝州占领了25座城镇。据尼日利亚媒体报道,“博科圣地”已控制了该地区超过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相当于英国威尔士或美国马里兰州。图为躲避“博科圣地”残害而逃离家乡的尼日利亚难民。

  • 反对派全体进步大会党的支持者主要来自北方,该党表示,它不接受其相当多的支持者被剥夺选举权的事实。此次选举是现任总统古德勒克·埃伯勒·乔纳森与穆罕默德·布哈里将军之间的对决。布哈里是该国军事统治者中较为正直和善良的人之一,但并不是最精明的人。图为满载士兵的尼日利亚丰田皮卡车队在战区巡逻。

残忍行径令人发指

残忍行径令人发指
  • 法国《费加罗报》认为,“博科圣地”头目阿布巴卡尔·谢考是选择通过杀戮让质疑者闭嘴。这不是“你要么支持要么反对我”的问题,而是“你只能支持我”。其滥施暴行目的就是要让人民害怕,进而把后者抵抗恐怖主义的念头连根拔起。图为尼日利亚军警在一处遭袭事发地警戒。

  • “博科圣地”与以往叛乱分子的区别主要在于大肆上演“杀戮游戏”。这种进化的暴力通过在网上传播的信息和图像增强了影响力。尼日利亚极端分子走的是“伊斯兰国”开辟的道路。数月来,“博科圣地”占领了一片广阔的地盘,也掌握了之前没有的资金和人力资源,从而实力大增。“博科圣地”最终目标是创建一个伊斯兰国家。尼日利亚北部有产生好战伊斯兰组织的传统,但事实证明“博科圣地”是这些组织中最持久、最致命的。图为“博科圣地”恐怖分子在缴获的政府军装甲车上炫耀。

  • 尼日利亚军方认为,2009年在占领了该组织位于迈杜古里的总部并杀死了优素福后,“博科圣地”便走向了终结。但是,“博科圣地”在阿布巴卡尔·谢考的领导下进行了重组,并变得更加强大和残忍。图为一处遭袭的尼日利亚军营外景。

  • 2010年,“博科圣地”实施了一系列暗杀活动,并对一所监狱实施了大规模袭击。图为救援人员将遇难者遗体从恐怖袭击现场搬出。

  • 2011年8月,一名自杀式袭击者驾车撞向联合国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的总部,造成23人死亡。2013年,“博科圣地”组织发动了一系列以学生为目标的袭击事件。2014年4月,该组织在尼日利亚东北部的奇布克发动突袭,绑架了276名女学生。至今仍有219人下落不明。图为尼日利亚民众举着“立即把我们的女孩带回来”的标语牌在游行示威。

尼方应对拖沓乏力

尼方应对拖沓乏力
  • 尽管自2013年5月以来,尼日利亚的阿达马瓦、博尔诺和约贝这3个州就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加强了军事进攻力度,但叛乱分子采取并增大了在城市实施“人体炸弹”袭击、在农村地区推行“焦土”战略以及对警察和军事基地发动袭击的力度。图为尼日利亚东北部重镇迈杜古里一处戒备森严的检查站,军用皮卡车在沙包堆成的路障中曲折穿行。

  • 自2013年5月到2014年10月,这些攻击造成超过5000平民伤亡,至少75万人背井离乡。18日在喀麦隆北部村庄发生的绑架村民行为加剧了人们的担忧:该组织正将行动扩大到邻国。在1月发表的一段在线视频中,一位自称“博科圣地”头目谢考的男子扬言说要加强在邻国喀麦隆的暴力活动,除非后者取消现行宪法并改为支持伊斯兰教。图为参与清剿“博科圣地”行动的喀麦隆军队在战区搜索警戒,车上架设着一挺12.7毫米苏制坦克高平两用重机枪。

  • “博科圣地”主要是通过绑架索要赎金、抢劫银行及其他非法活动获得资金。据信,该组织至少抢劫了一座尼日利亚军火库。另外由于武器走私在西非十分普遍,“博科圣地”要想获得非法武器并不困难。 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部署军队以来,“博科圣地”已从其位于迈杜古里的城市基地撤退到了靠近喀麦隆边境桑比萨的广袤丛林里。图为尼日利亚军方缴获的一些恐怖分子武器。

  • 不过,负责清剿行动的尼日利亚陆军第7师战线拉得过长,而且缺乏武器和训练,该师因腐败问题受到批评。尽管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但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钱用在了抗击叛乱活动上。在经济方面,总统针对东北部地区提出倡议,呼吁联邦政府各部门、州政府、外国捐赠者和企业集中资金为这一极度贫困地区的10万年轻人提供就业岗位。因为“博科圣地”正是利用了该地区的贫困现状招兵买马。图为与“博科圣地”作战的尼日利亚军队向战区开进,其中多数人只能步行。

  • 但是这一项目要等到2015年11月才开始实施,而要产生效果更尚需时日。尼日利亚政府还因在应对北部危机时缺乏应急机制而饱受批评。奇布克绑架女生事件引发了一场要求“把我们的女孩带回来”的全球运动,并得到了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以及安吉丽娜·茱莉等人的支持,这一事件之后,乔纳森总统花了3个月时间来会见受害女生的父母。图为一名悲痛欲绝的尼日利亚受害女生家长。

从理论上讲,尼日利亚的军事实力远非“博科圣地”所能比拟,但有西方学者指出,“腐败”和“任人唯亲”阻止了尼军用最优火力打击恐怖主义。而更重要的在于,若尼日利亚不能主动携手邻邦共同反恐,该国的“恐怖毒瘤”或将演变为难以根除的“地区之癌”。

调查

你还知道哪些恐怖组织主要活动在非洲?
  • 18%
  • 13%
  • 15%
  • 27%
  • 25%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