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买“11·26”:被无视的恐怖袭击

孟买“11·26”:被无视的恐怖袭击

2008年11月26日晚间至次日凌晨,印度西海岸大城市、重要的金融和贸易中心孟买的多处地点突遭恐怖袭击,导致超过300人伤亡。而实际上血案发生前,印度、英国和美国的情报部门均已探得恐怖组织行将发动袭击的阴谋线索,却因麻痹大意、应对不力,最终酿成大祸,惨痛教训至今发人深省。

为什么偏偏是孟买

为什么偏偏是孟买
  • 2008年秋,30岁的计算机专家扎拉尔·沙阿信步走出巴基斯坦北部山区的偏远基地,到达阿拉伯海岸边的藏身处,策划在孟买搞大破坏。沙阿是恐怖组织“虔诚军”的技术负责人,他与同伙用“谷歌地球”搜索网站向好战分子展示前往目标的路线。他搭建了一个互联网电话系统,让电话绕道新泽西州接入接出,从而掩盖自己的真实位置。就在这次袭击发动前,沙阿在网上检索到一家犹太旅社和两家高级酒店——也就是后来的大屠杀事发地,这场屠杀最终造成166人死亡,其中包括6名美国人。

  • 扎拉尔·沙阿是一个精通数字技术的老手,他胡须浓密,走路一瘸一拐,强烈憎恨印度。英国、美国和印度的谍报机构认为,他掌管着“虔诚军”的技术通信事务,并因其对伊斯兰圣战的迷恋,使之成为一代伊斯兰极端分子利用互联网作为进攻武器的“先驱”。沙阿在将近30岁时成为“虔诚军”宣传部门的负责人。鉴于这种地位,沙阿和另一名“虔诚军”年轻头目赛义德·米尔共同成为英印美三国情报机构的监控目标。图为2009年11月26日,一名市民在印度孟买的泰姬马哈酒店前挥舞印度国旗,悼念恐怖袭击事件中的遇难者。

  • “虔诚军”在上世纪90年代迅速壮大,其为巴基斯坦效力,以换取武器、资金、情报以及战术和通信技术培训。起初,“虔诚军”的活动重心在印巴双方都宣称享有主权的克什米尔山区。但后来“虔诚军”对西方国家的兴趣越来越大。2001年9月11日参与袭击世贸中心的一名“基地”组织成员,于2002年在“虔诚军”的某个藏身处被捕。“虔诚军”还曾策划2003年在澳大利亚制造爆炸事件,但在招募人员、采购装备和募集资金的过程中被调查人员捣毁。2007年,法国一家法院缺席宣判该组织头目米尔有罪。图为印军展示缴获的“虔诚军”武器弹药。

  • 由于一些好战分子要求对西方国家发动“基地”组织式的战争,“虔诚军”与巴政府的关系开始紧张。结果是,“虔诚军”策划发动一次轰动性的打击,借此恢复该组织的凝聚力。其计划制造一次同时可能打击到印度人、美国人、英国人和犹太人的恐怖袭击。目标于是选在了印度繁荣的中心——孟买。为此,“虔诚军”头目制定了一项秘密计划,这个计划将令以往的恐怖行动相形见绌。有资料显示,主谋者据称是米尔和拉赫维,沙阿充当技术助手,负责通信和筹措装备。图中所示为当时恐怖分子选定的孟买部分袭击目标。

  • 在被问及英国监听机构政府通信总部(GCHQ)是否原本应该对逐渐显现的袭击有强烈预感时,一位政府官员在声明中这样回答:“我们不就情报问题表态。但是如果掌握有关恐怖行动迫近的重大情报,我们会与印度政府分享的。” 一位印度前情报官员承认,印度密探对沙阿的笔记本电脑通信进行了跟踪,但他不清楚从监控中获取了哪些信息。 中央情报局已经退休的反恐负责人查尔斯·法迪斯说,监控可以搜集到有价值的信息,但是大量信息“从未得到有价值的评估或分析”“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不记得有过任何一次阴谋是纯粹靠分析通信情报挫败的。”图为GCHQ大楼。

  • 另外,对沙阿通信的监控也没能发现黑德利在孟买袭击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国家安全局官员几个月后才发现他在策划新的对丹麦的袭击。美国国务院前情报分析师特里西娅·培根谈到对付“虔诚军”的情报工作时说:“这中间取得一些微小的成功,但是这些成功不足以弥补死亡的惨重。整个工作是一种宏观性失败加上一些微小的成功。”图为2008年11月26日,一名摄影师在印度孟买拍摄爆炸袭击现场。

袭击曾可能被挫败

袭击曾可能被挫败
  • 有资料显示,沙阿首先与新泽西州一家公司取得联系,他假冒印度电话服务转售商,化名为卡拉克·辛格,宣称自己住在孟买。他用印度人身份就VoIP网络电话服务进行砍价。 起初,沙阿觉得对方要价过高,便用蹩脚的英文致信新泽西州公司的管理人员:“我不是第一次购买VoIP服务。我用这项服务已经两年了。”最终,沙阿通过新泽西州那家公司搭建起VoIP服务,使得他与恐怖分子的许多通话显示出201的区号,从而掩盖了真实的电话来源。

  • 同年11月,该公司老板曾致信这位冒牌的印度转售商“辛格”,抱怨这个数字电话网络没有产生任何流量。而沙阿的答复则有着很强的暗示意味:“亲爱的先生,这个月底我会送去流量的。”图为2010年5月3日的印度孟买,印度军方在为审判恐怖疑犯卡萨布而设立的特别法庭外加强警戒。

  • 2008年9月中旬,沙阿开始检索VoIP系统、网络安全与通信掩盖方式。在制订计划的过程中,他在笔记本电脑上检索欧洲通信安全薄弱点,并在一个旨在隐藏浏览历史的网站逗留过,还在“谷歌新闻”上检索“印美海军演习”——大概是为了防止袭击者取道海上时撞上军队。孟买袭击事件中唯一存活的恐怖分子阿杰马勒·卡萨布见识过沙阿的高超技术。他证实,9月中旬,沙阿与同伙用“谷歌地球”地图搜索网站和其他资料,并向自己和另外9名恐怖分子讲解要攻击的孟买目标。图为被案发现场摄像头拍下的卡萨布影像。

  • 这次“战前会议”是在与克什米尔接壤的边境地区一处偏僻营地内进行的,具体行动路线包括穿越阿拉伯海到达孟买边上的水面着陆处,再穿越若干乱糟糟的街道等。视频、地图和侦察报告由负责“踩点”的巴裔美国人黑德利提供给米尔。调查这次袭击的孟买警方高层官员迪万·巴尔蒂说,这群恐怖分子学习过如何使用“谷歌地球”与全球定位设备对自己定位。“卡萨布在出发前学习过如何对孟买市内任意目标进行定位。”

  • 但是他不知道,早在当年9月英国情报部门就盯上了他,并一直在监视他的互联网检索信息和电话往来,美国叛逃特工斯诺登披露的秘密文件曾披露此事。 而且,据说印度情报机构当时也在严密监控沙阿。美国官员说,美国对英印同行的侦察活动并不知情,但通过其他电子和人力渠道,他们也获得了阴谋线索,并在袭击发生前的数月内多次警示印度安全部门。上图所示为恐怖分子的海上行动路线,从中可看出,印度军警的三道海上防线当时形同虚设。

  • 但接下来发生的恐怕是谍报史上最严重的功亏一篑事件了。三国情报机构竟然没有把各自通过高技术监控手段搜集到的线索进行汇总整理,否则这次可怕的印度版“9·11”恐怖袭击事件完全可能被提前扼杀。 时任印度外交部长、后改任国家安全顾问的希夫尚卡尔·梅农说:“没有人进行汇总整理。”“美国人没有这样做,英国人和印度人也没有。”现已退休的梅农回忆说,“枪响后,大家才开始互通情报”,主要是英印两国官员开会,“情况立即就明朗了”。图为2008年11月28日,几名印军特种部队士兵和消防队员在印度孟买泰姬玛哈酒店外待命。

  • 英国人从沙阿的通信往来中获取了大量信息,但是认为这些信息不够明确,不足以察觉威胁。而印度虽然得到美方警示,但竟然没有追查这一阴谋。 美国人同样也放过了蛛丝马迹。戴维·科尔曼·黑德利(一名巴基斯坦裔美国人)负责在孟买为袭击目标“踩点”,他与策划者有涉案电子邮件往来,但这些邮件直到2009年底他在芝加哥被捕前才引起注意。在这次杀戮发生前,对他不满的妻子就向美国官员告发说,丈夫是一名恐怖分子,曾在孟买搞些神神秘秘的行动,但美国反恐部门对此不以为然。

  • 调查表明,孟买袭击事件这些不为人知的历史,揭示了以计算机监视拦截作为反恐武器有优点也有缺点。 虽然电子监听常常能够获得有价值的信息,但是如果不加以严密跟踪,艰辛搜集的情报没有与别的情报整合,分析未能从浩如烟海的数据中筛选出涉罪活动,那么即便是近在咫尺的线索也可能被忽视。 美国一位前高级情报官员说:“我们没有预料到这件事。当时,我们的注意力放在许多其他问题上,比如‘基地’组织、塔利班、巴基斯坦核武器、伊朗等等。这不是遗漏的问题——而是海量情报从来没有加以整合。”图为美国FBI战略情报与行动中心(SIOC)内景。

  • 袭击发生后,三国迅速交换情报。根据各国当事官员的说法,他们监测到“虔诚军”位于巴基斯坦境内的一处指挥所,恐怖组织头目就是在那里向藏身在泰姬玛哈酒店、奥贝罗伊饭店以及犹太旅社的手下发号施令的。 国家安全局一份绝密文件说,经过谍报机构的合作,分析师逆向拼出了“这次袭击事件的完整行动方案”。

恐怖分子研读兵法

恐怖分子研读兵法
  • 前面提到,2008年初,印度和西方国家反恐机构就获得了孟买可能遭袭的情报线索。印度谍报机构和司法部门通过各自渠道不时搜集到有关“虔诚军”可能袭击孟买的线索。美国和印度官员说,从当年春季开始,中情局在(发给印方的)警报中点出了该城的标志性建筑——泰姬玛哈酒店和另外几个西方人经常光顾的地方。 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言人布里安·黑尔说:“美国情报部门(从2008年6月到11月)多次提醒印度政府注意“虔诚军”对孟买的威胁,还列出了几个潜在目标,但是我们不掌握袭击的时间、方式等具体信息。”图为2008年恐怖袭击案发生后,印度警方加强孟买火车站警戒力度。

  • 西方谍报机构一般会与盟友分享重要或“可行的”威胁情报,不太重要的情报有时就不传递了。因为即便关系再友好,大家一般也不愿透露自己的情报来源。 英国和印度虽然也有合作,但是并不像美英之间关系那么亲密。印度并未被纳入由这两国主导的国际情报共享核心圈内。情报官员说,恐怖主义阴谋往往事后才会被察觉。但不管原因是什么,反正当时没人看出孟买阴谋正逐渐成形。 一位能够要求匿名的前美国官员说:“要么是没有注意到,要么是没有完全理解。总之噪音比信号多得多,(反恐工作)一向如此。”图为2009年11月25日,印度警方在孟买海滩展示新装备的水陆两栖反恐巡逻车。

  • 实际上,恐怖分子那边一开始也不顺利。当年9月底到10月,“虔诚军”两度企图通过海上把袭击者送到孟买都搞砸了。根据美印官员的说法,在此期间,中情局至少发出两次警报。一次是在9月中旬,提醒印方有6个可能遭袭的目标,其中就包括泰姬玛哈酒店,并促使该酒店临时提升安保等级。另一次是在11月18日,美方报告了一艘船只的位置,称其与“虔诚军”对孟买南部沿海地区的威胁有关。

  • 如果沙阿尝试过隐藏自己的险恶意图的话,那么他做得其实不怎么成功。尽管他的网上活动狂乱无序,但其兴趣点仍有迹可循:小规模作战、秘密通信、印度境内恐怖分子的位置和军队部署情况、极端主义思想和孟买。 文件显示,他还在网上检索过《孙子兵法》、印度此前发生的恐怖袭击、阿拉伯海的天气预报,并键入“德里的四星酒店”和“泰姬玛哈酒店”等关键词,还访问“印度地图”网站查看孟买市内及周边情况。

  • 然而,他在网上广泛涉猎也许只是为了给孟买这个焦点充当烟幕弹。例如,他还对克什米尔、旁遮普、新德里、阿富汗以及美国陆军在德国与加拿大的驻军情况显示出兴趣。在“干正事”的同时,他还在互联网色情网站与娱乐网站之间跳来跳去。他似乎对演员罗伯特·德尼罗很着迷,并观看了有趣的猫咪视频。图为2008年11月28日,印度安全部队成员空降到孟买纳里曼大楼解救人质。

  • 11月24日,沙阿搬到卡拉奇郊区,在印度好战分子阿布·琼达勒的协助下,布置了一个指挥所。就是从这个房间里,米尔、沙阿等人向攻击小组不断下达指令。11月25日,阿布·琼达勒在摆放着2台电视机前的4张小桌子上,利用4台笔记本电脑对VoIP软件进行测试,米尔、沙阿和拉赫维等策划者则在一旁等待开启这场杀戮大幕。 为了把罪名推到印度人头上,沙阿用一个冒牌的印度极端组织“海得拉巴德干圣战者”的名义敲出一份袭击领责声明,并把伪造的领责声明通过电邮发给一名手下,令其晚些时候发送给新闻媒体。图为“虔诚军”武装分子。

  • 在美国,11月26日是感恩节前的周三。漫长的总统选战刚刚结束,华盛顿的许多官员已经散去,准备度过期待已久的周末。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南亚事务负责人阿尼什·戈埃尔早晨6点左右离开华盛顿,驱车8小时前往俄亥俄州的父母家。到家时,他的黑莓手机上已经塞满了有关袭击事件的邮件。这群恐怖分子于当地时间下午9点左右乘充气快艇在孟买南部一个渔民贫民区上岸。他们2人一组分散开来,用炸弹和AK-47步枪对5处目标展开袭击。图为当时孟买一处遭恐怖袭击的公共场所。

险些漏掉一条大鱼

险些漏掉一条大鱼
  • 11月30日,戈埃尔回到办公室,桌上的情报已堆积如山。在这次危机中,现为新美国基金会南亚高级研究员的戈埃尔几乎没有关心情报的来源,他说自己至今对行动细节仍知之甚少,但他承认当时通过电子侦察手段,已查明主谋者身份。 但与此同时,美国对英印两国侦察沙阿的通信活动依旧毫不知情。 戈埃尔清楚地记得,美方的情报中有个名字始终未曾出现,那就是戴维·科尔曼·黑德利,三国都没有发现他也是共谋者。图为2008年11月27日,印度特种部队狙击手在恐怖分子控制的印度孟买戈拉巴市场附近执行任务。

  • 黑德利有着多面人生——娶过3个老婆、毒贩、当过毒品管制局的线人。根据后来的法庭证词,事发时他正通过电视欣赏这次屠杀。当时,他把巴基斯坦妻子和4个孩子送到芝加哥,然后与摩洛哥妻子法伊扎·乌塔勒哈讲和。 他的电邮毫不设防,反映出他对“虔诚军”的成功异常兴奋。一周后,在发送给昔日军校校友的电邮中,黑德利透露了制造孟买袭击案的年轻恐怖分子的一些内情。图为外媒发布的黑德利照片。

  • 孟买袭击案发生后,他马上着手与“虔诚军”策划针对一家刊登过先知穆罕默德漫画的丹麦报纸的阴谋。2009年1月,他前往丹麦踩点,给同伙发送信息,并给自己电邮了一份类似于侦察清单之类的东西,关键词有“反监控”“安保”以及这家报纸的所在地“国王广场”。

  • 这些邮件终于让黑德利倒了大霉。从2001年到2008年,联邦调查局至少对他的极端主义活动指控进行过4次调查。采访和法庭文件显示,2007年12月到2008年4月期间,他的摩洛哥妻子乌塔勒哈三度前往美国驻伊斯兰堡使馆,告发丈夫是个在印度制造破坏的恐怖分子。 美国反恐官员说,黑德利在孟买袭击案前后还曾与“虔诚军”有过高度可疑的电子邮件往来。图为孟买恐怖袭击发生时,据守在泰姬玛哈酒店外的印度士兵。

  • 对黑德利的调查于2009年7月启动,起因是联邦调查局驻芝加哥某位新手反恐探员的桌子上出现了一份密报。一个名叫“戴维”的人利用芝加哥付费电话联络在英国受到监控的两名嫌犯,打算见面。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利用航班旅程辨认出其身份,经过进一步调查,联邦调查局当年10月份在芝加哥奥黑尔机场将黑德利逮捕,当时他正准备飞往巴基斯坦。对于他在孟买袭击事件中的所作所为,他供认了12项罪名,被判35年监禁。图为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特工在押解嫌犯。

  • 去年国家安全局大规模监控行为曝光后,美国官员宣称,正是大量电子通信信息的搜集才促成了黑德利的最终被捕。但是,政府监督委员会对于这一归功于国家安全局搜集美国内通话记录项目的说法嗤之以鼻。相关档案和对执法部门官员的采访证明,国家安全局在联邦调查局最终认定黑德利恐怖分子身份并挫败丹麦阴谋的调查中只起到了辅助作用。 印度前外交部长梅农说,孟买惨案的一个教训是“计算机流量只是告诉你这么多信息”。分析才是关键,“而我们没有这个能力”。

孟买惨案的梳理对西方与“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的斗争具有紧迫意义。与“虔诚军”一样,“伊斯兰国”的秘密通信手段与娴熟宣传伎俩,使之成为当今世界技术最高超的恐怖组织之一。“基地”组织最近宣布在印度设立一个分支,使用的也是类似手段。

调查

以下哪个恐怖组织的主要活动区域在南亚?
  • 4%
  • 0%
  • 8%
  • 75%
  • 12%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