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公司概况

 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简称“诺·格”)于1994年创立,看似时间不长,实际其是由两家美国老牌军工企业,诺斯罗普公司(创于1939年)收购格鲁曼公司(创于1929年)后合并而来。经过多年发展,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统计,截至2015年,诺·格目前已成为世界第五大军火公司,同时也是美国国防部的几大防务承包商之一。其产品涵盖多个领域,从单兵夜视仪、机载相控阵雷达、隐身轰炸机到核动力航母、太空望远镜等悉数包括。

115

提起诺斯罗普·格鲁曼,大家通常会想到的几个关键词是F-14战斗机、B-2轰炸机和尼米兹级航母等。尽管诺·格在2015全球军工排行第5,位列雷锡恩公司之后,但其涵盖的产品范围和规模甚至要在前者之上, 其同时也是美国防部的五大军火供应商之一 。

不知是否出于低调的考虑,网上关于诺格总部的高清图寥寥无几,这张局部图也是截自官网,其总部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西福尔斯彻奇(West Falls Church)市,小图为大楼整体照。

图为位于加利福尼亚州 One Space Park,Redondo Beach的诺格航空航天系统分部园区,该分部主要负责军用飞机,载人宇宙飞船、高能激光武器的研发工作。

诺格位于俄亥俄州代顿市Beavercreek的军方联络处,紧邻美空军莱特帕特森基地(小图黑框处),由此可见诺格与美军方关系相当密切。

图为诺格位于科罗拉多州斯普林斯的机场产业园区大楼,于2008年投入运营,占地面积1.2万平米,有约400名员工在这里工作。

在讲述诺•格的故事前,我们先来分别了解下诺斯罗普和格鲁曼这两家传奇公司的历史,实际上两家公司的合并之路似乎在冥冥之中就已经确定了,比如两家公司的创始人都是生于同一年(1895年),卒年也只相差1年。

杰克·诺斯罗普(Jack Northrop),1895-1981,生于新泽西州纽瓦克,最初只是一名为洛克希德航空制造公司工作的绘图师,后来于1932年在加州正式建立了诺斯罗普公司。他是飞翼布局飞机的“忠实信徒”,设计的大部分飞机(除著名的P-61黑寡妇外)几乎都采用飞翼布局,例如YB-35。 不全

图为杰克·诺斯罗普(右)与当时诺斯罗普的首席试飞员约翰·迈耶斯在原型机中的合影。

图为诺斯罗普的两大杰作,P-61战斗机与XB-35飞翼轰炸机的编队飞行照。P-61是美军历史上第一种投入实战的专用夜间战机,XB-35则是为美军研制的第一种大型飞翼轰炸机,尽管未能量产,但为后来B-2轰炸机的问世奠定了基础。

尽管参战时间较晚,但P-61仍取得了可观的战果。值得一提的是,P-61在欧洲战场的首个战果是拦截德军V-1巡航导弹。在太平洋战场,P-61曾创造过 仅凭单机成功解救500名盟军战俘 的传奇记录。

里洛伊•格鲁曼(Leroy Grumman),1895-1982, 生于纽约州亨廷顿,是著名的航空工程师、试飞员以及企业家。在一战结束时,他曾加入过美海军预备役部队,这为他后来与海军合作奠定了良好基础。他于1929年创立了格鲁曼航空工程公司(右图为1944年9月,他曾被选为《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

1930年1月,格鲁曼公司就接到了来自海军的首批订单,为8艘战列舰的水上侦察机制造浮筒,订单虽小,但为公司开了个好头。二战的爆发为格鲁曼和他的“猫科动物”系列战机传奇拉开了序幕。“野猫”和“地狱猫”在二战中为美海军航空兵创造了卓越的战绩,为战后格鲁曼“统治”美海军舰载机奠定了基础。

“格鲁曼”在战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美海军主力舰载机的代名词,例如著名的A-6入侵者 攻击机、E-2鹰眼 预警机和F-14 雄猫 战斗机。这一局面直到F-14于2006年9月退役后,才将宝座让与波音的FA-18系列战机,但舰载预警机的宝座仍由E-2系列“掌控”。

图为诺格的现任CEO韦斯•布什(Wes Bush),也是一位有着传奇履历的领袖人物。

诺格现下辖有四大部门,其中航空航天系统和电子系统两大分部所占比重较大,除四大部门外,诺格旗下影响力最强的非亨廷顿·英格尔斯工业公司(HII)莫属,其是诺格于2011年3月15日宣布批准其造船业务剥离后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下面我们将重点介绍HII旗下的纽波特纽斯船厂。

诺格经典武器发展史

提起诺斯罗普·格鲁曼,大家通常会想到的几个关键词是F-14战斗机、B-2隐身轰炸机和尼米兹级核航母等,实际这些只是诺格旗下产品的一小部分,本图集将为您详解诺格公司的武器发展史。

136

本图集为您简析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简称“诺·格”)的经典武器装备。

图为杰克·诺斯罗普(诺斯罗普公司创始人)于20世纪40年代推出的两大杰作,P-61战斗机与XB-35飞翼轰炸机的编队飞行照。P-61是美军历史上第一种投入实战的专用夜间战机,XB-35则是为美军研制的第一种大型飞翼轰炸机,尽管未能量产,但为后来B-2轰炸机的问世奠定了基础。

尽管参战时间较晚,但P-61仍取得了可观的战果。值得一提的是,P-61在欧洲战场的首个战果是拦截德军V-1巡航导弹。在太平洋战场,P-61曾创造过 仅凭单机成功解救500名盟军战俘 的传奇记录。

1930年1月,格鲁曼公司就接到了来自海军的首批订单,为8艘战列舰的水上侦察机制造浮筒,订单虽小,但为公司开了个好头。二战的爆发为格鲁曼和他的“猫科动物”系列战机传奇拉开了序幕。“野猫”和“地狱猫”在二战中为美海军航空兵创造了卓越的战绩,为战后格鲁曼公司“统治”美海军舰载机(直到近年才被打破)奠定了基础。

除战机外,自1886年创立至今,诺格旗下的纽波特纽斯船厂已建造各类舰艇800多艘,其中包括9级32艘航母,美海军历史上的绝大多数航母都是在这里建造的,因此纽厂是名副其实的美军 “航母摇篮” 。图中可见纽厂建造的航母详细列表。

下面来细数下诞生于纽厂的三代“企业”号航母。首先是作为二战功勋舰的“第七代”企业号(此前有6艘同名战舰先后在美海军服役) 在其光辉的一生中,CV-6共航行442475公里,击沉敌舰71艘,击伤192艘,击落敌机911架,在美国海军中没有任何一艘军舰能与之相比。

“第八代”企业号的名声丝毫不亚于它的前辈。CVN-65是美海军,同时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艘核航母。该舰在美海军服役51年,是海军在役最长的航母,曾参与过多场重大军事行动,例如古巴导弹危机,曾七次派往参与越战,波黑维和,阿富汗反恐战争,伊拉克战争等,续写了 企业 的传奇之名。

图为在纽波特纽斯船厂建造中的CVN-65,摄于1959年6月。

图为外网上制作的一张企业号核航母同世界著名建筑、航空器以及舰艇的长度对比图。

“第9代”企业号,CVN-80是福特级的3号舰,目前虽还未开工建造,但美海军已提前为其预留了舷号。其配备有4台电磁弹射器,在搭载了F-35C隐身战机和无人战机后,CVN-80在服役后将成为史上战力最强的企业号。小图为CVN-80服役设想图。

作为美海军的现役核心主力舰,尼米兹级核航母自服役以来,一直征战在最前线。近年来,每当世界上的某个热点地区发生冲突,美国总统问起 我们最近的航母编队在哪里 时,几乎都是尼米兹级最先做出反应。首舰尼米兹号或于2016年9月后(另说2017年)被福特号所替换。2016年6月18日,2艘尼米兹级航母在中国南海附近举行军演。

B-2能“解锁”历史上第一种投入实战的飞翼隐身轰炸机的“成就”,对于“飞翼控”诺斯罗普本人来说也算是圆了毕生梦想。但由于造价过于昂贵(单价24亿美元),B-2的作战效费比实际十分有限,未来将由更廉价的B-21取代。

B-21隐身轰炸机是美军“下一代战略轰炸机”项目的产物,由于相关经验最为丰富,诺格公司的方案最终中标,目前已进入研发阶段。据英国《飞行国际》杂志2016年4月号报道,美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GSC)希望采购至少100架B-21轰炸机(单价5亿美元)。据诺格公司宣传称,B-21并非仅是廉价版的B-2,而是会采用多种新技术,例如无人(有人)互换驾驶技术等。

T-38教练机可算是美空军的几大 功勋机型 之一了,自服役至今已度过了53年的岁月。对于美军飞行员来说,不论是飞战斗机,还是飞轰炸机,之前必过的一关一定是驾驶T-38。夸张些来说,美空军多年来能保持如此高的战力,T-38功不可没。

E-8“联合星”也是美空军的几大 战力倍增器 之一,其早在原型机阶段就已投入海湾战争使用,至今仍是美空军的主力机型之一。

要问海军预警机哪家强?答案恐怕只有一个,美军的E-2鹰眼系列舰载预警机,从越战至今,E-2系列一直是美海军的主力舰载机,其参战历史要长于著名的E-3预警机。最新的E-2D服役后,诺格将继续稳拿海军预警机的宝座。

论服役时间、地位和E-2系列有一拼的舰载电子支援机型肯定是EA-6系列电子干扰机,尤以EA-6B为代表。EA-6B也是从越战开始征战至今,是美海军的几大功勋舰载机之一,直到2015年才逐渐被更新式的EA-18G“咆哮者”所取代,而美海军陆战队的EA-6B仍在一线服役。

说到诺格的代表机型,我们肯定不能漏掉人气最高的F-14重型舰载战机,尽管2016年正值美军“大猫”退役10周年,但其在 “猫党”们的眼中,F-14的形象并未因时光流逝而褪色。

“全球鹰”无人机已经成为了高空长航时无人机的代名词。2013年,美军使用2架全球鹰进行了首次无人机伙伴加油试验,美军称凭借该技术,可将该机近40小时的续航时间延长至160小时以上,使其真正具备 飞遍全球 的能力。2016年4月,为监控俄军在波罗的海的军事行动,美军在德国部署“全球鹰”无人机以进行实时监控。

X-47B是全球第一种能在航母上完成弹射升空和阻拦降落的隐身无人战机,可称得上是诺格自B-2之后的又一种划时代的飞翼布局战机。

2015年4月,X-47B完成了历史上首次无人机空中加油试验,标志着美军无人机技术取得了阶段性进展。2016年2月,美海军提出计划将X-47B改为舰载无人加油技术验证机,未来或将担任为美军舰载机群进行战区空中加油任务。图为X-47B完成首次空中加油测试资料图。

除固定翼无人机战机外,MQ-8(旧称RQ-8)“火力侦察兵”系列无人直升机也是诺格的代表作。MQ-8B自问世来,已参加过多场实战,其中2011年5月首次部署阿富汗,后来还参加过空袭利比亚行动。图为RQ-8A结构图。

MQ-8C则是诺格基于MQ-8B小型舰载无人直升机技术,对贝尔407直升机的改造产物,于2013年成功首飞。由于尺寸全面放大,MQ-8C的战技性能全面超过MQ-8B,其最大续航时间可达12小时,最大作战半径可达2272千米,具有很大的作战应用潜力,预计将于2016年内服役。图为MQ-8C上舰测试资料图。

黄蜂级两栖攻击舰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陆续服役,现已成为美海军两栖登陆作战的核心力量。马金岛号(LHD-8)则是该级8号舰,是美海军最早装备混合推进系统(燃气轮机+电力推进)的大型战舰。

美国号两栖攻击舰是美海军历史上第4艘以美国命名的战舰,也是美国级的首舰,已于2014年10月服役。该级舰作为黄蜂级的后继舰,重点强化了航空制海能力,取消了坞舱,主要依靠F-35B隐身战机和鱼鹰运输机作战。

圣安东尼奥级船坞登陆舰是美海军新一代船坞登陆舰,其采用了大量新技术,例如隐身舰体设计,封闭式集成桅杆等,使该舰具有较强的隐身性能,此外该级舰也具备较强的车辆人员搭载能力。截至2016年6月,该级舰已有9艘舰在役,10号舰“穆萨”号计划于2016年内服役、11号舰“波特兰”号已于今年2月下水。

洛杉矶级的首艇洛杉矶号也是由纽波特纽斯船厂建造的,首次于1977年前往地中海进行实战部署,在太平洋地区共进行过17次作战部署,参加过4届环太军演。长达33年的服役时间,使该艇成为美海军历史上服役时间最长的潜艇之一。

除洛杉矶级外,纽波特纽斯船厂目前也承担弗吉尼亚级攻击型核潜艇的建造任务。图为2014年11月12日拍摄的明尼苏达号核潜艇(SSN-783, 弗吉尼亚级 Block II型)。

除了核航母、潜艇以及隐身轰炸机这种大件装备外,机载高性能雷达也是诺格的王牌产品之一,目前美军的两种四代隐身战机,F-22和F-35使用的APG-77和APG-81雷达均由诺格开发。

早在20世纪90年代,诺斯罗普还曾与当时的麦道一同合作研发YF-23隐身战机,与当时洛克希德的YF-22竞标ATF(先进战术战斗机)计划,实际YF-23在多项性能指标上均优于YF-22,但因其采用了包括蝶形垂尾在内的多项超前新技术,最终美空军出于稳健考虑,选择了YF-22。或许将来在研发六代机时,诺格会在YF-23的基础上再推出一款新机型也说不定。

火鸟(Firebird)是诺格于2011年9月公开的新一代多用途侦察监视机,该机的最大卖点是采用了“可选择驾驶模式”设计,可以在有人/无人驾驶模式之间灵活转换,这对于执行远程侦察或其他特种任务来说,无疑是一大革新。

除六代隐身战机和电磁轨道炮外,高能激光武器也是未来武器的发展趋势之一,而诺格在相关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图中的YAL-1A激光武器试验机上最关键的化学氧碘激光炮(COIL)就是由诺格公司完成的,最大输出功率达兆瓦级,曾成功击毁过2枚飞行中的弹道导弹。

除空基激光武器(ABL)外,图为诺格与L3-Brashears公司联合研发的MLD(海上激光演示系统)轻型舰载固态激光炮,最大输出功率达105千瓦。在2011年6月的试射中,成功将1.6千米外的靶船烧毁。

早在ABL和MLD之前,诺格从2000年就已开始试射“战术高能激光系统”(THEL),其最大射程可达20千米。在2000年至2005年的试验中,THEL共成功击落过46个目标。由此可见,诺格在海陆空三栖激光武器领域都已取得较大成功,其在未来的研发潜力仍十分巨大,诺格今后还能取得怎样的成绩,我们仍需拭目以待。

除激光武器外,诺格在航天卫星领域也有很多成果,例如图中的月球陨坑观测和遥感卫星(LCROSS)就是其中之一,该卫星于2009年6月发射,在完成了为期144天的任务后,于当年10月撞击月面,完成了最后的使命。

詹姆斯韦伯红外观测太空望远镜也是诺格公司的产品之一,计划将于2018年10月发射,届时将取代哈勃,成为最先进的太空望远镜。虽然在公司规模上,诺格不及洛马和波音,但论技术水平,诺格是可与二者相抗衡的。

揭秘美军航母摇篮:纽波特纽斯造船厂

诺格公司旗下影响力最强的要属亨廷顿·英格尔斯工业公司(HII),其是诺格于2011年3月15日宣布批准其造船业务剥离后成立的全资子公司。纽波特纽斯造船厂由企业家柯林斯·亨廷顿出资,创立于1886年,其紧挨纽波特纽斯市,是美国内最大的私营造船厂,其不仅是美国唯一的核航母建造厂,也是美国两大核潜艇制造厂之一。

115

纽波特纽斯造船厂由企业家柯林斯·亨廷顿出资,创立于1886年,其紧挨纽波特纽斯市(弗吉尼亚州汉普顿锚地区的独立市),是美国内最大的私营造船厂,同时其不仅是美国唯一的核航母建造厂,也是美国两大核潜艇制造厂之一。图为纽波特纽斯船厂的宣传图(图中口号:在纽厂而建,为美国而造)。

纽波特纽斯船厂位于詹姆斯河口处,船厂占地总面积约540英亩(5.4平方千米),有约2.2万名员工在这里工作。船厂相关设施包括5个大型舾装码头,一座浮动船坞,3座干船坞。图为纽波特纽斯船厂航拍图,中间的船坞还能看到长滩号核巡洋舰,摄于1994年。

其中最大的12号船坞长661.6米,宽76.2米,专门负责建造核航母,最新的福特号航母就是在这里建造的。

图为纽波特纽斯船厂于1896年开工建造的第一艘战列舰奇尔沙治号 (BB-5),后于1898年下水,1900年服役。

创立至今,纽波特纽斯船厂已建造各类舰艇800多艘,其中包括9级32艘航母,美海军历史上的绝大多数航母都是在这里建造的,因此纽厂是名副其实的美军 航母摇篮 。

图为由纽波特纽斯船厂建造的纽波特纽斯号重巡洋舰(CA-148),是德梅因级的最后一艘,也是美海军最后一艘退役的传统重巡(于1949年1月服役,1975年退役)小图世界上最后退役的3艘美军重巡洋舰(左起:纽波特纽斯号,德梅因号,萨勒姆号)并排停靠在费城海军船厂的图片。

纽波特纽斯船厂内用于建造航母的巨型龙门吊位于12号船坞,这是西半球最大的船坞,龙门吊绰号“蓝色巨人”(Big Blue),其最大起吊高度为71米, 最大起吊能力达1050吨,可吊装重达945吨的航母超级分段(小图为吊装福特号的舰岛)。

本图摄于1937年6月的纽波特纽斯船厂。图中的约克城号航母将于3个月后交付美国海军,后来在1942年的中途岛海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图为在纽波特纽斯船厂建造中的世界上首艘核航母——企业号(CVN-65),摄于1959年6月。

图为布什号(CVN-77,尼米兹级10号舰)核航母在12号船坞内进行舾装作业资料图,可见“蓝色巨人”龙门吊上醒目的“诺斯罗普 格鲁曼”标志。

图为1943年4月26日,“勇猛”号(CV-11,埃塞克斯级)航母在纽波特纽斯船厂就行下水仪式的场面。

图为在12号船坞内正在建造的尼米兹级核航母资料图。

图为2016年6月11日拍摄的福特号(CVN-78)核航母,首次正对詹姆斯河口,正为即将展开的首次试航做准备。

除航母外,纽波特纽斯船厂也是美国两大潜艇生产厂之一,曾建造过洛杉矶级核潜艇,目前也承担弗吉尼亚级攻击型核潜艇的建造任务。图为2014年11月12日拍摄的明尼苏达号核潜艇(SSN-783, 弗吉尼亚级 Block II型)。

图为2013年拍摄的12号船坞内即将下水的美军最新“福特”号核航母。

“雄猫永恒”:F-14战斗机传奇

提起F-14战机,想必人们多数都会想到阿汤哥出演的拍摄于20世纪80年代的那部著名空战电影《壮志凌云》,而2016年正值美军“大猫”退役10周年,本图集将为您讲述F-14这一诺格公司旗下的传奇战机的故事。

136

提起F-14战机,想必人们多数都会想到阿汤哥出演的拍摄于20世纪80年代的那部著名空战电影《壮志凌云》,而2016年正值美军“大猫”退役10周年,其虽退役多年,但依旧人气不减,俨然已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 本图集将为您讲述F-14这一传奇战机的故事。

F-14的历史可追溯至20世纪50年代末,当时随着苏联战略轰炸机和核潜艇部队规模不断壮大,及远程反舰导弹技术的发展,美海军意识到F-4已难满足舰队防御的作战需求,他们急需一种能携带大型机载雷达和远程空空导弹的新型战机,能够在远距离击落苏军轰炸机或其发射的巡航导弹。图为美军F-14战机与英国空军F-4编队飞行资料图。

由于当时空军也有意研发新机型,时任防长的麦克纳马拉提出了代号TFX的海空军战机联合研发项目,当时有通用动力和格鲁曼两家公司联合参与该项目,但由于军种需求差异过大,通用动力的F-111B(海军型)最终因结构超重而夭折。大图为在“珊瑚海”号航母上进行上舰测试的F-111B,小图为F-111B挂载4枚“不死鸟”导弹进行飞行测试。

而格鲁曼则在汲取前者教训的基础上,设计出了代号303E的新方案,参与1967年的VFX项目竞标,最终获得成功,1968年2月,美海军宣布“303E”方案中标,并很快签署生产6架原型机的合同。新机正式编号为F-14。图为1972年,3架F-14原型机(1、2和4号)编队飞行资料图。

在F-14的早期研发过程中,美海军两位上将:托马斯·摩尔和托马斯·康纳利一直是该型机的坚定支持者。为纪念两位“托马斯”将军的贡献,有人提出:从两人名字“Thomas”中提取“Tom”,加上“cat”(格鲁曼公司一贯以猫科动物命名战机)作为新战机名称。提议被接受,于是F-14“Tomcat”(雄猫)的经典绰号就此诞生。左图为托马斯·康纳利将军,右图为托马斯·摩尔上将。

格鲁曼公司“猫科动物”编队图,从近至远依次是F4F“野猫“、 F6F“地狱猫”、 F-7F“虎猫”与F-14“雄猫”。

F-14在设计上的最大特点是采用了当时流行的可变后掠翼设计,与同时期的变后掠翼战机不同,F-14的主翼能在“中央空气数据计算机”的控制下,对应不同(低速、高速等)飞行状态,做出从20度至68度的后掠角变化,实现“无极变角”(对应无级变速)。这一设计使该型机具备了出众的短距起降能力,从陆基机场起飞时,滑跑距离只需300米,以每小时248千米的速度降落时,该机滑行距离小于609米。

图中的AN/AWG-9雷达和AIM-54导弹分别构成了F-14的“锐眼”和“利爪”。前者是史上功率最强的机载X波段脉冲多普勒雷达,其最大探测范围达315千米(堪比预警机),能在185千米外探测到高空高速飞行的米格-25战斗机。在拦截作战时,AWG-9雷达可同时跟踪24个目标,并能同时引导6枚“不死鸟”导弹攻击97千米外的6个不同空中目标。

作为F-14的“利爪”,AIM-54“不死鸟”是美海军史上列装过的最重空空导弹,专门用于拦截苏军远程轰炸机和巡航导弹。其弹长3.9米,弹径0.38米,重470千克,采用“中段半主动雷达+末段主动雷达”的制导方式,固体火箭发动机推进,最大射程200千米,最大飞行速度2马赫,发射后以抛物线轨迹加速,末端飞行速度可达5马赫。其高爆战斗部采用近炸引信,重61千克,相当于5枚AIM-9“响尾蛇”格斗导弹战斗部的总和。

1973年11月22日,1架F-14在7600米高空,38秒内连续发射了6枚“不死鸟”,同时拦截6架靶机(其中1架以2马赫超音速飞行),结果4枚导弹成功命中。试验证明,在同时迎击6个目标时,F-14加上“不死鸟”的高可靠性和高精度,能够保持超过60%的高命中率。图为1983年,一枚AIM-54导弹击毁QF-4靶机的连续镜头。

每架F-14最多可挂6枚“不死鸟”,但标准作战挂载只挂4枚,同时还可挂2枚AIM-7“麻雀”中距弹和2枚“响尾蛇”格斗弹。除一门20毫米M61A1“火神”六管加特林航炮外,F-14机身、翼下总计10个挂点可搭载6.6吨重的各种武器弹药,大图为伊朗空军进行F-14地面武器展示,左小图为美海军F-14武器展示,右小图为满挂6枚AIM-54飞行的F-14。

除利爪外,F-14还有强劲的“动力心脏”,例如F-14D搭载有2台通用电气F110-GE-400涡扇发动机。该发动机单台加力推力123.7千牛。这使战机推重比接近0.92,最大平飞速度达2.34马赫.这张图表可看出,F-14最大平飞速度超过绝大多数三代机,与陆基苏-27不分伯仲,仅次于空军F-15。

1970年12月21日,F-14首架原型机XF-14A首飞成功。由于原型机在试飞期间表现出色,F-14在首飞22个月后,格鲁曼就获得了美海军的正式量产订单,1974年9月,F-14正式进入美海军服役,第一批2个中队(VF-1和VF-2)首次随“企业”号核航母开赴越南作战。图为越战末期,“常风行动”期间,隶属于VF-1 “狼群”中队的F-14A战机在越南上空飞行。

F-14的首战记录颇具戏剧性。1981年8月19日早上7点,地中海锡拉德湾,美海军E-2C预警机发现2架利比亚空军的苏-22战机正朝尼米兹号航母逼近,隶属于VF-41中队的2架F-14A迅速迎击,1架苏-22突然向美机发射一枚AA-2空空导弹,被F-14利用7G大过载机动躲过,F-14编队迅速反击,各发射一枚AIM-9导弹将2架苏-22击落。从苏-22发射导弹开始到空战结束,只有短短一分钟(另说44秒),史称“一分钟空战“。 图为艺术家笔下的“一分钟空战”场景。

初战告捷后,美军F-14继续在利比亚空军身上“放血”。1989年1月4日,F-14再次上阵,这次对手换成了2架米格-23MS。这场空战耗时8分钟,“雄猫”仍大获全胜。无论“装配匠”还是“鞭挞者”,都在“猫爪”下殒命,巧合的是,这两场空战的交战双方都是变后掠翼战机。港龙的这张模型封绘生动反映了当时空战的场面。

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1架F-14用“响尾蛇”导弹击落了1架伊拉克空军的米-8直升机。这是美海军F-14的最后一次空战记录。图为美海军VF-211舰载战机中队的F-14A飞越被点燃的科威特油田,摄于1991年2月1日。

除空战外,美军“雄猫”后来参与对地攻击行动较多。1995年波黑维和行动期间,该机首次参与对地攻击。当年9月5日,VF-41“黑王牌”中队的1架F-14,在F/A-18战机提供激光照射的配合下,首次在实战中使用GBU-16激光制导炸弹。图为F-14在试验中连续投放2枚激光制导炸弹。

本图详细列举了美军F-14的技术参数和作战记录。自1974年开始,在其长达30多年的服役生涯中,F-14系列为美海军的全球扩张,立下了汗“猫”功劳。

由于冷战结束,苏联轰炸机和巡航导弹威胁不再,且F-14维护费用高昂(一架F-14维护费用相当于3架A-7攻击机维护费的总合),F-14退役被提上美海军议程。2006年10月4日,VF-31中队的1架F-14D,从弗吉尼亚州的奥西安纳海军航空站升空,飞往纽约州长岛的共和机场。美军F-14的服役生涯就此画上了句号,但“雄猫”的故事远未结束。图为2006年,VF-213和VF-31两个中队的F-14D组成联合编队飞越奥西安纳NAS上空,进行告别飞行。

图中这架F-14创造了“残翼着陆”的创举。1991年6月29日,隶属于美海军VF-213“黑狮”中队的两架F-14A在南中国海上空相撞,其中一架失控坠海,机组人员及时弹射逃生,另一架编号NH205的F-14A在失去2.9米右侧主翼的情况下,最终飞至新加坡安全着陆。

美军“大猫”的故事虽于2006年完结,但F-14唯一的海外用户,伊朗空军“波斯猫”仍在服役。1974年,当时与美国交好的伊朗巴列维王朝,共签订了购买80架F-14A、700余枚“不死鸟”及其他装备的协议。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时,伊空军已接收了79架F-14和284枚“不死鸟”,另有近800枚“响尾蛇”和数百枚“麻雀”。在后来的两伊战争中,伊空军借此占据空中优势。图为近年拍摄的伊空军4架F-14A战机编队飞行图。

“波斯猫”的空战记录甚至比本家的更精彩,据英国Osprey出版社的《伊朗空军F-14战史》一书介绍,两伊战争期间,伊朗F-14共击落159架伊拉克战机,甚至有用1枚“不死鸟”同时击落4架(密集编队)伊拉克战机的神奇战绩。此外,1986年伊朗空军的2架F-14A,曾与美国海军2架F-14并肩作战,一同迎击12架伊拉克空军战机,结果击落2架敌机,己方无一损失。近处的这架波斯猫挂载2枚伊朗自制“霍克”导弹,小图为伊朗空军“不死鸟”导弹。

但由于美国对伊朗长期实施武器禁运,据英国《飞行国际》杂志2016年1月提供的数据显示,伊朗空军目前仅有24架F-14A在役。图为2015年11月,伊朗空军的F-14战机为飞往叙利亚轰炸IS目标的俄军图-95MS轰炸机护航。这也是“波斯猫”最近一次在媒体上亮相。

在很多人心中,美军“雄猫”才算是“正室血统”,尽管已退役多年,但F-14双发重战、变后掠翼的经典形象似乎已成为了一个神化的符号,扎根在军迷和航空爱好者的心中。在“猫党”心中,大猫是“永恒”的。

看完了现实中的“大猫”,我们再来看荧幕和虚拟世界中的F-14。首当其冲的肯定要数1986年上映的这部经典之作——《壮志凌云》,由于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作品,这里不再详细介绍。

图为现实中的TOPGUN编队,F-14与充当“假想敌”的F-5战机编队飞行。

实际《壮志凌云》并不是F-14在荧幕上的首秀,早在1980年7月上映的科幻电影《核子航母历险记》(又名《碧血长天)中,F-14也有很抢眼的表现。本片大概讲述了美军“尼米兹”号核航母在一次训练途中意外遭遇时空虫洞,突然穿越回二战时期,日军偷袭珍珠港之前,以此展开的故事。

2架美军F-14战机与一架二战日军零式战斗机,这一穿越场景就出自《核子航母历险记》,片中还出现了F-14“吊打”零式战机的精彩桥段,图中的2架F-14均来自当时美海军的VF-84“海盗旗”舰载战机中队,而零式战机则是由美制AT-6教练机改造而来。

在1996年上映的反恐动作片《最高危机》中,VF-84“海盗旗”中队的F-14再次高调出镜。虽然海报上的“魔改”F-117也很抢眼,但还是不及“大猫”高调。

影片中,为防止恐怖分子劫持的747客机在华盛顿上空引爆毒气弹,美军派出4架F-14战机前往拦截,值得一提的是,图中这些F-14战机与波音747密集编队的场面均为实拍画面,颇具视觉冲击性。

由于营救行动几经波折,片中美军还曾险些下令让F-14使用“麻雀”空空导弹击落客机。

除真人电影外,由于本身具有很强的科幻元素(双发重型战机、可变后掠翼设计等),F-14也频繁在科幻动画和游戏中登场,例如日本著名机战科幻动画《超时空要塞Macross》系列,原作者河森正治曾透露,他正是受F-14影响,才设计出了划时代的VF-1“女武神”变形战斗机。图为2002年上映的《Macross Zero》OVA动画截图,其中开场的F-14空战具有相当高的还原度。

左图为现实中的F-14战机,右图为动画中的F-14战机,片中对“雄猫”的细节还原可见一斑。

图为日本著名机械设定师河森正治基于F-14设计的VF-1S“女武神”变形战斗机,双垂尾、可变后掠翼设计,甚至包括VF-84中队的“海盗旗”徽标均有保留。

F-14也一直是著名空战射击游戏《皇牌空战》系列历代必出机体之一,在2004年推出的《皇牌空战5 未颂战争》中甚至成为了封面代言机。

图为2011年出品的《皇牌空战 突击地平线》网战模式截图,可见F-14与米格-29机群在巴黎上空展开激烈“狗斗”。

超级战舰杀手!中国军迷游览美军航母

2016年“纽约舰队周”期间,中国军迷参观了著名的美海军“勇猛”号航母博物馆。“勇猛”号(CV-11)为埃塞克斯级3号舰,是一艘参加过二战和越战的功勋老舰,该舰也出自著名的“美军航母摇篮”——纽波特纽斯造船厂 。本图集将主要介绍勇猛号概况及航海舰桥部分。

120

在2016年的“纽约舰队周”期间,除了参观“巴丹”号两栖战舰外,军迷的另一大收获是参观了停泊在其一旁的“勇猛”号航母博物馆,本图集将主要介绍勇猛号的概况及航海舰桥部分。图为停泊在纽约哈德逊河86号码头的“勇猛”号航母。

“勇猛”号(CV-11)为埃塞克斯级3号舰,是一艘参加过二战和越战的功勋老舰。该舰也出自著名的“美军航母摇篮”——纽波特纽斯造船厂,图为1943年4月26日,“勇猛”号在纽波特纽斯船厂就行下水仪式的场面。当年8月,该舰就加入了美海军参与对日作战。

在1944年的莱特湾海战期间,第一批向日本海军战列舰“大和”号和“武藏”号发动攻击的美军舰载机群就是从“勇猛”号及“卡伯特”号护航航母上起飞的。最终取得了击沉“武藏”,重创“大和”的辉煌战果。图为二战时期拍摄的“勇猛”号,可见此时仍采用平直甲板,其飞行甲板前部密集停放的活塞式螺旋桨战机群,舰岛前部还有2座双联127毫米舰炮。

图为1961年,当时在役的3艘海军航母勇猛号(CV-11,最上)、萨拉托加号(CV-60,中)与独立号(CV-62,最下)组成三航母编队共同摆出了庆祝“美海军航空兵成立50周年”的字样。

图为1968年(越战时期)拍摄的“勇猛”号,此时已经过了2次现代化改装,舷号也已改为CVS-11(1962年3月重新设计改装为反潜航母CVS)。舰岛前的舰炮已拆除,舰艏增加了2个弹射器回收角,后部增加了舰载机复飞用的斜角甲板,有一架A-4“天鹰”喷气式攻击机正准备起飞。

在征战多年后,勇猛号于1974年3月退役,在沉寂了几年后,该舰于1982年被拖曳至纽约市曼哈顿岛的第86号码头,并被改建为海空博物馆向公众开放,由此开启了第二段“生涯”。在看过了该舰的历史后,我们把视角再转回2016年6月,图为勇猛号的舰艏,游客从这里登上航母参观,这个角度还能看到SR-71侦察机的机尾。

图为“勇猛”号航母舰岛特写,除了巨大的11(舷号)数字外,可见各种林立的雷达和天线,还有在所有美军航母上都能看到的红色警示标语(小心固定翼舰载机的进气道废气和直升机旋翼)。

在登上舰岛后,可以看到整齐停放在前部飞行甲板的各种著名战机(不全是舰载机)和直升机,这些机型我们将在日后的图集中详细介绍。

进入到舰岛内部,首先来到的是海图室,这里对于航母作战航行来说至关重要,舰长会在这里规划航母的航线。

再往前是航母的导航室,左侧可见一个雷达显示器。

这里是勇猛号的航海舰桥,可见各种尺寸不一的罗盘仪和其他导航设备。

再向前,在抵达“舰长舰桥”(Captain's Bridge)之前,还有一段露天走廊,舰桥内的作战人员可以在换班时,在这里修整,呼吸新鲜空气。舰载机出动时,军官也可以在这里观察甲板上战机的调度情况,前方还能看到一面大型反射镜,可观察舰岛后方的部分情况。

进入“舰长舰桥”,可见这里的空间并不富裕,但视野十分开阔,可俯瞰到飞行甲板的一举一动。图中前方的座椅就是舰长席,前方还有一台闭路电视显示屏。

前面看到的大型反射镜,实际也是供舰长观察舰岛后方情况的,可见大型舷窗前还有专门的咖啡杯固定座,还专门放置了一个杯子用于还原当时的情景。

除了闭路电视外,舰长席旁边还有一个红色电话,可能是用于和航母的“作战情报中心”(CIC)联系,舰长可通过电话直接了解到最新情报。

舰长席的另一侧还有一个闭路电视和一些航海仪器,可能是供大副或航海军官使用。

左侧的仪器为导航罗盘,可显示航母的航行方位,右侧为航速(锚链)显示器。

作为全舰的(航海)指挥中枢,这里还配备了独特的呼号电话,高层军官(舰长)可利用这个电话呼叫位于航母不同位置的舱室(例如无线电室、战情中心,飞行控制中心等)共16个位置。

可能是备用海图室,舱壁上还能看到一个时钟。

航母操舵台,可见一个传统的舵盘,一名“勇猛”号的老兵正在这里向儿童讲解如何操舵。此外还能看到各种和航行有关的仪器,以及航母的航速控制器(类似油门),用于联络轮机舱人员,调整锅炉输出功率,控制航速等。

古董教练机空战干掉24架F-22隐身战机

近日,外媒公开的2张涂满空战战绩的起落架舱照片引起热议,上面显示2架战机共击落了24架F-22隐身战机,此外还有一个灰色的F-22击伤记录和一些F-16与F-15战机。什么神机能做到这一点?答案是T-38高级教练机,该型机也出自诺格公司旗下,本图集为您详解介绍。

114

近日,外媒公开的2张涂满空战战绩的起落架舱照片引起热议,上面显示2架战机共击落了24架F-22隐身战机,此外还有一个灰色的F-22击伤记录和一些F-16与F-15战机。什么神机能做到这一点? 图为公开的战绩表,击落的机型包括11架F-22和3架F-16战机,另有一架灰色的F-22图标表示被击伤,应该都是在近距空中格斗训练中取得的。这如果是在实战中取得的战果,将是十分惊人的。

答案是美空军T-38“禽爪”教练机,该型机于1959年首飞,1961年3月进入美空军服役,由于性能可靠,至今仍作为主力教练机使用。图为F-22隐身战机与T-38教练机编队飞行。

图为美空军T-38教练机双机编队飞行。

图中是另一架T-38的战绩表,这架的“战绩”更为辉煌,包括了13架F-22、2架F-15和2架F-16战机。

图为F-22与T-38编队飞行。

实际除了F-22外,T-38还充当过其他隐身战机的“陪练”,例如B-2隐身轰炸机,但主要是作为替代训练机培训飞行员,而非空战演习机。

图为一同返回基地的F-22与T-38。

图为在密苏里州怀特曼空军基地进行地面展示的B-2轰炸机与T-38教练机。

图为T-38与B-2编队飞行。

图为T-38与F-117隐身攻击机编队飞行。

图为T-38与F-22、F-16C、F-16D和F-117编队飞行。

图为F-22与T-38编队飞行。

除美空军外,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也使用了一批T-38教练机作为试验机使用,图为NASA的T-38编队飞越航天飞机发射场资料图。

图为美海军假想敌部队的T-38教练机。

伦敦上空的幽灵:B-2隐身轰炸机赴英训练

2015年6月,位于格罗斯特郡的一座英国空军基地迎来了美军大杀器——B-2"幽灵"隐身战略轰炸机。多架B-2前往欧洲进行短期部署和飞行训练,以提高飞行员操作技能和盟友国部队间的协同作战能力。

111

逆光拍摄的B-2隐身轰炸机,酷似科幻电影中的外星飞船。

B-2轰炸机即将着陆。

”阿拉斯加幽灵“号B-2准备着陆。

”纽约幽灵“号B-2准备降落。

B-2着陆瞬间。

两架B-2并排停放。

B-2在英军基地内滑行。

”密苏里幽灵“号B-2地面滑行。

”密苏里幽灵“号B-2地面滑行。

B-2准备着陆。

英国民众围观B-52H轰炸机降落。

中国军迷零距离参观美两栖战舰

2016年5月30日,纽约“舰队周”活动期间,军迷有幸参观了美海军“巴丹号”两栖攻击舰(LHD-5,黄蜂级5号舰,舰名是为纪念二战期间的巴丹半岛防御战),该舰由诺格公司下属的亨廷顿·英格尔斯造船公司建造,于1997年9月服役,母港为弗吉尼亚州诺福克,隶属于大西洋舰队。本图集收录了其中最精彩的部分。

127

5月30日,作为纽约“舰队周”活动的高潮部分,笔者有幸参观了美海军“巴丹号”两栖攻击舰(LHD-5,黄蜂级5号舰,舰名是为纪念二战期间的巴丹半岛防御战),“巴丹”号于1997年9月服役,母港为弗吉尼亚州诺福克,隶属于大西洋舰队。本图集收录了其中最精彩的部分。图为“巴丹”号作战部署时的资料图。

“巴丹”号全长257米,全宽32米,吃水8.2米,满载排水量4万吨,一次可搭载一整支海军陆战队远征分队(简称MEU,1870人),以及配套的重装备。图为黄蜂级两栖攻击舰概况示意图。

首先来到的是军械甲板,这里有展示多种陆战队的主战武器,图中可见著名的12.7毫米M2重机枪和MK19自动榴弹发射器,两者都是陆战队的主力反装甲和攻坚武器。

军械甲板还提供了军迷体验陆战队狙击手使用M107巴雷特反器材步枪的机会,连吉利伪装服都有提供,临场感十足。

M252型81毫米迫击炮则是陆战队步兵部队最重要的间瞄支援火力,在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战地3》的战役中也有机会使用这种武器。

值得一提的是,“巴丹”号停靠的码头紧挨着著名的“勇猛”号航母博物馆,图为从舰上拍摄的“勇猛”号局部图。

之后便来到宽敞的车辆甲板,可见一辆重型卡车,后方还停放有一艘RAB舟河突击艇。

RAB突击艇也是对外开放的,民众也可以登上快艇体验一把使用M134加特林转管机枪的感觉,看过电影《勇者行动》的童鞋对这个肯定印象深刻。

另外还能看到一辆无人遥控排爆机器人参展,也算是陆战队近几年配备的新装备。

接下来我们来到巨大的坞舱,这里通常用来停放登陆艇和两栖突击车。登陆作战时,两者可直接从这里涉水冲向滩头。 图为停在“巴丹”号坞舱内的LCAC大型气垫登陆艇。全舰最多可搭载3艘LCAC登陆艇。

图为并排停放在坞舱内的2辆AAV7A1两栖突击车,这种突击车也是陆战队的主战装备之一。

AAV7突击车的车体两侧的附加装甲上,还有“禁止攀登”的纸条。

从舰艉坞舱门角度拍摄的“巴丹”号坞舱,进一步凸显空间的巨大,具有很强的搭载能力。

之后我们上到巴丹号的飞行甲板参观,图为停放飞行甲板上的CH-53E“超级种马”重型运输直升机。

从飞行甲板上拍摄的“巴丹”号的舰岛,可见巨大的舷号(LHD-5)和“小心喷气尾流和直升机旋翼”的警示语。

从另一个角度拍摄的“巴丹”号舰岛,可见上层的雷达及传感器桅杆,其中巨大的SPS-48三坐标对空搜索雷达十分醒目。

飞行甲板上还停有一架MV-22“鱼鹰”倾转旋翼机。

图为在飞行甲板上执勤的海军士兵,除M4卡宾枪、防弹背心外,还有一把手枪作为副武器。

朝“巴丹”号舰艏方向拍摄的飞行甲板,除密集的人群外,还能看到曼哈顿岛密集的楼群。

图为布置在“巴丹”号舷侧的Mk38型25毫米链式机关炮,全舰共配备有3门Mk38机关炮,用于近距离防空和反水面小艇。

图为Mk38链式机关炮的供弹机构特写。

图为“巴丹”号上搭载的Mk36 SARBOC六联装干扰弹发射装置,全舰共搭载有6座发射器,用于干扰来袭的反舰导弹。

在参观机库时,偶遇一名手持SMAW火箭筒的陆战队士兵,也算意外收获。

笔者的伙伴也体验了下手持SMAW火箭筒的感觉,虽然只有发射器部分,但也是十分给力的节奏,图为SMAW火箭筒特写,口径为83毫米。

到达车辆甲板后,可见一辆搭载有陶式反坦克导弹发射器的悍马车,发射器周围还有防盾。

两栖攻击舰的车辆甲板自然少不了陆战队的“军马”LAV-25轮式装甲侦察车。

车辆甲板还有一辆奥什科什6X6重型军用卡车,也是陆战队的主力运输车之一。

X-47B舰载隐身无人机完成航母起降测试

2013年11月10日,在美海军“罗斯福”号核航母甲板上,地勤人员为一架X-47B无人机弹射起飞做准备。当日,美国X-47B无人机再次进行航空母舰起降测试。作为世界上第一种舰载隐身无人机,X-47B也是诺格公司旗下产品。

12

11月10日,在美国海军“西奥多·罗斯福”号核动力航空母舰甲板上,甲板人员为一架X-47B无人机弹射起飞做准备。当日,美国X-47B无人机再次进行航空母舰起降测试。一架X-47B型无人机曾于今年7月10日在“乔治·H·W·布什”号航空母舰上首次完成降落。新华社/美联

11月10日,在美国海军“西奥多·罗斯福”号核动力航空母舰甲板上,一架X-47B无人机准备弹射起飞。新华社/美联

美海军型“全球鹰”远程无人机首飞

2013年5月22日,两架由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制造的MQ-4C“全球鹰”无人机在加利福尼亚州帕姆代尔的一处停机坪上。该无人机可在海拔超过1.7万米高空执行任务,侦察范围覆盖2000海里,最长续航时间超过30小时。美国海军将其命名为“人鱼海神”(Triton)。

14

据美国海军公布的照片显示,2013年5月22日,两架由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制造的MQ-4C“全球鹰”无人机在加利福尼亚州帕姆代尔的一处停机坪上。该无人机可在海拔超过1.7万米高空执行任务,侦察范围覆盖2000海里,最长续航时间超过30小时。美国海军将其命名为“人鱼海神”(Triton)。

据美国海军公布的照片显示,当地时间5月22日,两架由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制造的MQ-4C型“全球鹰”无人机在进行试飞。

据美国海军公布的照片显示,当地时间5月22日,两架由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制造的MQ-4C型“全球鹰”无人机在加利福尼亚州帕姆代尔的一处停机坪上。

据美国海军公布的照片显示,当地时间5月22日,两架由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制造的MQ-4C型“全球鹰”无人机在进行试飞。

结语:二战期间,诺·格制造的舰载机和航母为击败日本海空军、赢得太平洋战争胜利立下汗马功劳,甚至毫不夸张地说是这家公司击败了一个帝国。而今,诺·格继续深耕海空尖端装备制造业,在新型武器的无人化、隐身化、信息化领域一枝独秀,让我们期待前者再创奇迹。

相关背景

提起诺斯罗普·格鲁曼,大家通常会想到的几个关键词是F-14战斗机、B-2隐身轰炸机和尼米兹级核航母等。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统计,截至2015年,诺·格目前已成为世界第五大军火公司。本期将介绍这家决胜海空的巨头——诺格公司。

调查

你最喜欢诺格公司研发的哪种武器

  • 100%
  • 0%
  • 0%
  • 0%
  • 0%
  • 0%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