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迫近!全球化催生危险时代

战争迫近!全球化催生危险时代

美国《赫芬顿邮报》1月28日刊登国际危机研究组织的斯科特·马尔科姆森写的一篇文章,题为《全球化是否会引发战争?》,文章称,作为主要国家之间相互依存的一种方法,全球化天生就是一种不稳定的过程,会给大国带来不安全感,因为相互依存会滋生不安全感。

自由贸易诱发战争?

自由贸易诱发战争?
  • 麦克唐纳把很多内容塞进这本约250页的书里。他追溯自19世纪20年代到现在历史钟摆在开放的经济体和闭关自守的经济体两端晃动。因为如今的主流经济学支持自由贸易,还因为过去25年自由贸易的好处似乎非常显而易见,所以,相对而言,我们极少看到有关自给自足或保护主义的好处的讨论。

  • 麦克唐纳纠正了这种倾向。他不反对贸易或全球化,也不主张搞保护主义。他以一位历史学家的眼光看待这个话题,或许因为他曾很长时间是一名投资银行家,这种职业生涯使得他看待问题的态度很冷静。他只不过试图看清真实的世界并将之清楚地描述给读者。图为全盛时期的大英帝国,其殖民地遍布全球五大洲。

  • 贸易保护,作为确保自给自足并因此(就像大家所认为的)确保国家安全的一种途径,直到19世纪和工业化时期都或多或少成为各国行为规范。正如麦克唐纳写道:“工业革命导致大量移民从农村流向制造业城镇。虽然工业化伴随着一个使食品产出不断增加的农业革命,但农村所能产出的农产品不能满足日益增多的城市人口的需求。同时,工厂不断生产出大量超过国内能轻易吸收的工业品,而海外市场恰好需要。解决这两个问题的办法就是贸易,开放英国对廉价食品进口,并向一些国家出口英国制造的工业品。”图为福特公司的汽车生产线。

  • 有些人得出了贸易与和平之间存在关联的结论,理查德·科布登就是其中之一。他是自由贸易的坚决拥护者,试图打破“分隔各国的壁垒……这些国家的内心深处充满了骄傲、报复、仇恨和嫉妒的情绪,这种情绪随时可能冲破束缚,使整个国家血液沸腾。这些情绪滋生战争和征服的毒恶念头,其笃信没有征服就没有我们的贸易,因此养成一种征服和控制欲,在这种欲望的驱使下派兵遣将去支持践踏别国山河”。图为1837年法国殖民军入侵阿尔及利亚。

  • 科布登把贸易看成是解决近代长期争夺领土,包括帝国扩张的办法。这种明显的地缘政治可能性强烈地与经济现实相结合——即在大多数情况下,离开贸易的工业化(或不依赖其他大国)是很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图为行进中的侵华日军。

中美俄自然禀赋好

中美俄自然禀赋好
  • 破坏该系统稳定的重要因素一直是地位领先和原材料的问题。某国早取得一些工业进展,譬如蒸汽动力工厂,就会具有很大优势,确切地讲它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相对优势。对一个略微晚点加入“游戏”的国家来说,科布登所认定的那种情绪(骄傲、报复、仇恨和嫉妒)即便在自由贸易情况下也可能产生,因为后来者觉得自己可能处在一种严重甚至是永远的劣势地位。美国能够顺利崛起的一大外部因素就是周边无强邻。图为描绘1846年美军入侵墨西哥的画作。

  • 对那些希望赶上的国家来说,一种共同的求助办法是阻止外国工业品进口,直到它们新兴的工业能成长得足够强大,能够应对已抢占先机的那些国家的厂商的竞争。这当然可以有许多方法实现,无论是国家强力推动(苏联农业集体化和强制工业化)还是独裁专制(上世纪60年代的韩国),以及可能通过外国投资得到各种资金(内战后的美国)、汇率操纵或者征用没收。图为描绘苏联集体农庄的画作。

  • 在有些情况下,另一个核心问题(获得原材料)运气好的话真的可以避免。美国一直好运不断。每当工业进展需要一种新的投入,无论是木材、煤炭、铁矿石、石油、天然气或水的时候,美国手头似乎总有足够多的这类原材料(唯一例外是当今电子工业所需的稀土)。俄罗斯的运气一直也差不多,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也是,拥有丰富的煤和石油(当然现在不是了)。英国的煤和铁矿石供应同样对其早期工业扩张十分重要。图为从空中俯瞰一处巨大的俄罗斯钻石矿坑。

  • 大多数国家就没那么幸运了。麦克唐纳在书中精彩地描述了法国和德国为获得铁和煤炭资源而进行的竞争。在许多方面,欧洲自己就是从19世纪中叶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血腥冲突的根源所在。他也对日本做了同样的描述,日本对中国东北(铁矿石和煤,征服从1931年开始)和东印度群岛及马来半岛(石油、橡胶、锡,时间在1941年)的资源垂涎三尺。还有,正如在工业化过程中,像英国和法国这样一些行动早的国家,某种程度上已为自己建立了优势。而像日本、意大利和德国这样一些雄心勃勃的工业大国后来才加入帝国“游戏”竞赛,但强烈希望消除英国、法国和美国的抢先优势。为资源而战在欧洲近现代史上屡见不鲜,法国就曾因战败而被迫向普鲁士(德国)割让煤铁产区阿尔萨斯和洛林。图为描绘普法战争时期色当战役的画作。

自给自足破坏和平?

自给自足破坏和平?
  • 正如麦克唐纳在书中所表明的,有些国家雄心勃勃,却没有拥有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它们觉得自己的工业化才是安全可靠的——大致说来,除了美国和俄罗斯外,每个国家都出于恐惧而变得富有侵略性。这几乎就是一个零和游戏,使得任何一个多极系统天生就不稳定。工业投入的动态变化加上资源有限(正如中国曾经非常丰富的石油,或者工业对稀土的新的需要),导致这个问题的任何解决办法永远都受到其基本条件随机变化的限制。

  • 麦克唐纳写到:“在一个竞争性的多极世界里,各国政府都面临着‘囚徒困境’——要么合作,要么竞争。对一些依靠英国皇家海军保护其国际贸易的小国家来说也许很不错,但对德国这样大到足以对英国构成经济以及地缘政治威胁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安全的赌注吗?鉴于其具体情况,德国争夺殖民地并逐步建立一支海军是合乎逻辑的。但是,试图为一国赢得安全的同时可能也给他国造成威胁,导致一个自然会应验的预言出现……寻求自给自足往往更有可能发动战争。”图为1916年一战期间,争霸的英德两国爆发日德兰大海战。

  • 即使是在美国,自给自足也可能破坏稳定。依赖于美国出口(尤其是食品,但也有的是资本)的国家会感到自身易受美国力量的影响。当今关于是否出口美国天然气和石油的辩论(或者关于确保“食品安全”、关于互联网管理问题的辩论再起)表明美国可能会受到孤立,这对其他大国来说充满战略影响。美国实在太大了,以至于无法想象它只为自己决策会怎样。图为美国希望用页岩气实现能源自给。

  • “据说,美国恢复能源独立也在改变地缘政治的前景。它不仅会减轻全球石油和天然气供应的压力,而且也意味着美国参与对中东或中亚地区前苏联共和国石油的危险争夺的理由减少。……这个观点的潜在基础是自给自足乃和平之路的理论在21世纪的复现,这种理论在上世纪30年代非常流行。但问题是,美国石油在上世纪30年代是自给自足的,却没能阻止世界发生战争。”图为遭日本偷袭后的美军珍珠港惨景。

  • 我们的境况因此会怎样?麦克唐纳大胆引用自己的证据和逻辑。他指出,目前美国的对外政策总的来说是遏制俄罗斯和中国,而且主张把两国引向西方的安全框架内。他还力主某些公认的南中国海自然资源区域共享。这两个都是好主意,但并不新鲜,因此给人的感觉是有些像硬塞进去的一样。图为2015年2月17日,美国濒海战斗舰“沃斯堡”号停靠新加坡。有媒体评论,美军将新锐战舰部署亚太,对华防范意图明显。

民族主义正在复兴

民族主义正在复兴
  • 接近结尾时,麦克唐纳想弄明白,是否“自由贸易的最大威胁能自相矛盾地证明是西方着力培育的全球化。这个过程的必然结果是把第三世界数十亿低收入工人纳入到全球经济,这已造成长期的压力,首先挤压到发达国家中工人阶级的收入,继而又挤压到中产阶级的收入”。这是值得探究的。大多数发达国家是民主政体,而那些收入受挤压的人们都会参加投票。欧洲政治受到反精英情绪的驱动,本土主义党派常常在全国选举中赢得10%、20%、30%多的票数,就像最近在希腊所看到的。图为1999年美国西雅图警察镇压反WTO示威游行。

  • 经济停滞和民族主义复活也在日本同时发生。在美国,奥巴马总统近日的国情咨文直接针对工资受到挤压的人口。发达国家的政治动态越来越集中于所谓温和的反全球化主流上,世界观则受一种常常是模糊的国家文化认同所影响。图为奥巴马在国会发表演讲。

  • 中产阶级也一直受到全球化的影响,特别是过去25年里,全球化在中国、印度和其他地方帮助建立起了中产阶层。这个缓慢滋长、新生的和感到不安的群体的期望值似乎是相当的一致:他们想要感受并捍卫民族尊严,而他们又不想失去刚刚得到的东西。中国和印度的领导人发现强调民族认同在加强和巩固自己政权方面很有价值。俄罗斯也正经历一场民族感的复苏,其中带有很强的帝国因素。图为普京在克里米亚检阅黑海舰队。

  • 摇摆不定的民族主义中产阶级作为政治力量不应被低估。他们往往觉得自己比地位较低的社会阶层重要。这就可以解释为何全球处于底层50%的人的收入大幅增长似乎没有多大直接的政治效用。图为2014年10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茨城县小美玉市的航空自卫队百里基地出席自卫队成立60周年航空阅兵式,为此日方还展示了准备引进的美制F-35战机全尺寸模型。

  • 如果我们的多极世界按麦克唐纳分析的道路继续往前走,我们会看到在这个或那个地区霸主的引导下更大的区域化——而情况似乎就是这样,尽管存在着重要的对抗性趋势,譬如美印两国关系改善,救了世界贸易组织。在中亚地区,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和中国的“新丝绸之路”面对面竞争。亚洲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体也正变得更具区域性,由于发达经济体的需求依然疲软,亚洲的出口商品越来越多地由亚洲内部自己购买。与此同时,所有主要国家都把焦点放在加强区域安全的安排上,而所有主要新兴大国都在加强自身国防力量,包括发展“蓝水海军”,而后者的主要“防御性”目的是保卫原材料供应线。图为中国航母编队。

全球化未必带来和平,这是一个很容易得出的论点,但导致战争则是完全不同的一种大胆结论。当今与早前全球化的动态变化引起大规模冲突的时代之间有着一些巨大差异。核武器是一个,发达经济体缺少人口增长压力是另一个。但是,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危险的时代。

调查

美国的天然优势有哪些?
  • 5%
  • 16%
  • 63%
  • 12%
  • 1%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