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乌克兰东部战况详解

惊心动魄!乌克兰东部战况详解

2015年1月16至2月20日,乌克兰政府军和东部民间武装在东部小城杰巴利采沃爆发了该国冲突以来规模最大的一场攻防战。出乎意料的是,这场激战以乌民兵武装的胜利告终。那么,近半年来的乌东部战况发生了哪些显著变化?杰巴利采沃之战因何而起,具体战况如何?其对乌克兰危机又会产生哪些重大影响?本文解读。

战事演变概况

战事演变概况
  • 在详解杰巴利采沃之战前,让我们先把时间线倒回2014年9月,看下在这场大战爆发前,乌东部战场都经历了哪些重要事件。2014年9至12月,战局一直处于“打打停停”的僵持状态,其大致可分为3个阶段:

  • 第一阶段,9至10月“首度停火,小打不断”。2014年9月5日,在“欧安组织”(OSCE)协调下,乌克兰、俄罗斯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DPR)、“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LPR)达成一致,同意在当天停火,并就交换战俘及从前线撤出重武器举行谈判。但据联合国报告称,截至2014年10月8日又有至少331名平民死亡,乌军还与东部民兵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机场、杰巴利采沃城、斯卡斯提亚市一带激烈交火,卢甘斯克机场被完全摧毁,一辆政府军装甲车被击中,7名乌军士兵死亡。图为2014年10月,激战后已成废墟的顿涅茨克机场。

  • 第二阶段,11月“冬季战役”爆发。虽然天寒地冻和降雪的气候并不利于大规模军事行动,但作为对DPR和LPR举行“大选”的回应,乌政府军还是于2014年11月6日对东部民兵控制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后者不甘示弱,随之集结重兵和大批“没有标志的”装甲车、坦克、火箭炮等重型装备,与政府军在顿涅茨克战线进行了激烈炮战。据英国BBC广播公司报道,截至2014年12月2日,已有至少1000人死于顿巴斯地区的武装冲突。图为顿涅茨克前线的乌东部民兵武装开炮轰击政府军阵地。

  • 第三阶段,12月“再次停火”。2014年12月9日,交战双方同意于当日停止所有军事行动。OSCE观察员报告,双方在2014年12月21至27日多次换俘。据《基辅邮报》2014年12月24日报道,东部民兵武装自9月以来已释放超过1500名战俘。图为2014年8月24日,DPR民兵押解政府军俘虏。

  • 可惜,这轮停火持续的时间还赶不上前次,2015年1月,乌东部战事骤然升级,又进入了“激烈交火”阶段。2015年1月16日,交战双方围绕战略要地杰巴利采沃爆发激烈攻防战。在这一阶段,战局出现明显转变,东部民兵武装取得了较大进展。2015年2月11日,明斯克峰会再次举行。经过艰苦谈判,各方于次日签署了新的一揽子和平协定,即“明斯克协议Ⅱ”。虽然各方呼吁在2月15日实现无条件停火,但直到2月18日,乌政府军才开始从战区撤离,局势随之缓和。图为2015年2月,明斯克峰会上面色凝重的俄法德乌4国领导人。

双方军力对比

双方军力对比
  • 经过长达一年的血腥内战,乌政府军和东部民兵的实力对比悄然发生变化。乌军由于战争消耗,整体已呈颓势,而民兵武装则日益壮大。2015年1月,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宣布征召10万新兵,但德国《世界报》 认为“乌克兰的悲剧业已注定”,并称这些仅接受3周训练就被送往东部前线的新兵都是“炮灰”。2015年2月25日,北约最高指挥官、美空军上将菲利普·布里德洛夫直言即使美国提供武器援助,“乌军也阻止不了俄罗斯在乌东部的推进”。图为2014年6月,乌政府军顿巴斯营新兵完成训练后,在基辅附近的驻地合影。

  • 目前,乌政府军在东部投入的兵力约有5万人,包括乌克兰陆军、边防卫队、安全部队等,以及乌克兰国民卫队(“黑衫军”)和若干“地方守备战斗营”。乌东部民兵主力则是一支自称“诺沃罗西亚联合武装力量”的部队(下文简称“联合军”),其前身为成立于2014年3月的“顿巴斯人民军”,融合了来自DPR和LPR的武装人员。据俄文传电讯社报道,截至2014年7月,“联合军”总兵力已达2.5万人。而美国雅虎新闻网2015年2月2日称,“联合军”未来将扩编至10万人。

  • 据美联社2月21日称,俄军早在2014年8月,就以“演习”为名向乌东部卢甘斯克地区派驻了人数不详的空降部队,并已有数十名俄伞兵在战区纵深50公里的地方阵亡或被俘。路透社3月3日则援引驻欧美军指挥官的话,称约有1.2万俄军在乌克兰东部支援民兵武装作战。而据牛津大学专家2月6日刊文分析,乌东已变成“俄罗斯新军事能力的试验场”,俄军用无人机和无线电测向设备侦察乌军目标的方位,并用重炮实施火力攻击。图为占据杰巴利采沃的乌东部民兵的自行火炮群。

  •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进入2015年1月后,乌政府军的空中力量便“难觅踪影”,我们分析原因有三: 首先是前期战斗让乌军机损失巨大,拮据的财政状况又使其无法采购新机,而且训练有素的飞行员也相当匮乏。早在2014年9月21日,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就承认政府军已损失了现役武器装备的60%至65%。而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15年2月13日报道,乌克兰外汇储备仅剩64亿美元,而且每天还在以500万至1000万美元(注:用于东部战事)的速度锐减。未来4年,乌克兰面临高达40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图为在东部地区上空巡逻的乌空军苏-25攻击机。基于多种因素,进入2015年后,乌政府军的空中力量已很少在战区活动。

  • 其次是乌东部民兵防空力量显著增强。据2015年2月6日BBC刊文分析,乌军战机在东部上空屡遭击落,显示出“俄罗斯支持的分裂分子获得了非常精良的防空装备”。另悉,东部民兵不仅拥有较先进的“山毛榉”中程地空导弹系统,还装备了SA-7/14肩扛式防空导弹和各式高炮、高射机枪,这些武器大大限制了乌军空中力量的运用。第三是交战双方都不希望扩大战争。美国战略之页网站2015年2月24日称,俄罗斯不愿出动战机,是因为其一直否认乌境内有俄军活动,而“藏匿地面部队比隐藏战机要容易”。图为正在展示肩扛式防空导弹的乌东部民兵。

双方争夺焦点

双方争夺焦点
  • 前面提及,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机场是交战双方争夺的重要焦点。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9月至今,仅顿涅茨克机场就爆发过3次大规模战斗。从新闻图片上看,2座机场的主要设施(如航站楼、候机楼、塔台、机库)早就毁于战火,但双方仍不断派重兵围绕其展开激烈争夺,我们推测有以下可能性:

  • 其一,尽管机场的主要功能已丧失,但由于场地相对于城区和市郊平原、森林更空旷,仍可作为大部队的集结地使用,并适合接收空投的补给物资。

  • 其二,乌空军虽然近来大幅减少了在战区内的活动频率,但并不意味着今后不会“卷土重来”,而修复一个现成的前沿机场通常比新建划算。2014年9月1日乌政府军撤离卢甘斯克机场时特意炸毁了机场跑道,显然就有“我用不了,你也别想用”的考量。

  • 其三,这2座机场的情况颇似二战时期的斯大林格勒。虽早已变成废墟,但双方都将之作为吸引和消耗对方兵力的“磁铁”和“绞肉机”来使用,同时还能在进攻其他战略目标时,利用争夺机场作为佯动手段。图为2014年5月下旬,顿涅茨克机场上空,乌政府军武装直升机正向争夺机场的东部民兵发动攻击。从图中可以看出,当时的机场主要设施(塔台)和附近植被仍相对完好。

  • 除这2座机场外,另一个争夺的焦点就是近来名声大噪的杰巴利采沃。这座常住人口仅2.6万的乌东小城,始建于1878年,面积不到25平方公里。别看城小,战略位置却十分显要。从地图上看,杰巴利采沃不仅是东西贯穿乌全境的陆上干线M03高速公路的必经之地和连接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的铁路枢纽,而且是乌政府军插入东部民兵控制区纵深达数十公里的一把“突出部”尖刀。图为杰巴利采沃城外的标志,俄文即为城名。

  • 作为目前乌军在东部战场的后勤“大动脉”,M03高速公路对交战双方都具有非凡意义。通过该公路,乌军可从屯有重兵的斯拉维扬斯克、克拉玛托尔斯克和阿特姆夫斯克等地,快速调动大批兵力进攻东部民兵控制区,并借此向前线源源不断输送补给物资。图为杰巴利采沃之战示意图,左边为2月12至17日的战况(红色箭头为东部民兵武装进攻方向),右边为2月18日乌政府军从杰巴利采沃撤离时的情况(绿色箭头为乌军突围方向,可看出当时包围圈内仍有部分地域处于留守的政府军控制之下),上方小图则清晰地展现了杰巴利采沃“突出部”的重要战略位置。另外请注意图中标示的亚速海重要港口马里乌波尔,未来如果战火重燃,那里或将成为新的主战场。

  • 而扼守M03高速公路的杰巴利采沃,正好卡在DPR和LPR控制区之间的“楔形区域”内,无异于东部民兵控制区的“门户”。一旦乌军由此长驱直入,就能将DPR和LPR分割开来,各个击破。反之,乌东部民兵只要拿下该城,就能实现2大武装控制区合二为一,消除政府军对当地的控制和影响。于是,2015年初,这里爆发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大战。图为1月19日,包围杰巴利采沃的乌东部民兵在离城约6公里的地方截住了一名被怀疑是政府军的男子。

鏖战“突出部”

鏖战“突出部”
  • 据《基辅邮报》称,开战前,乌政府军在杰巴利采沃驻有国民卫队、顿巴斯营、杜达耶夫营、克列夫巴斯营、内务部队的数千名官兵(《基辅邮报》原文为“By various estimates, between 4,000 and 8,000 Ukrainian troops remain there as of Feb.17”,说明2月18日突围前乌守军有4000至8000人。原文链接http://www.kyivpost.com/content/kyiv-post-plus/thousands-of-soldiers-endangered-in-debaltseve-pocket-380978.html),配备了相当数量的T-64/72主战坦克、MT-LB装甲运兵车及大量牵引火炮。而据《乌克兰真理报》2015年2月25日报道,东部民兵为攻打这座战略要地,也集结了1.7万名“联合军”武装人员和数量不详的“冰雹”多管火箭炮及牵引火炮。单从兵力上看,政府军已处于1比2的劣势。图为1月22日,杰巴利采沃城外,一队乌东部民兵从被摧毁的政府军装甲车辆前走过。

  • 据《基辅邮报》报道,乌东部民兵于2015年1月17日开始,动用包括“冰雹”火箭炮、大口径火炮在内的重型武器对杰巴利采沃实施了连续3天的猛烈轰击,随后于1月22日对杰巴利采沃周边的政府军据点发动地面攻势。乌政府军炮兵部队随后进行了反击,但效果有限。1月26日,当地居民告诉英国路透社记者,杰巴利采沃已被乌民兵武装完全包围,政府军则依托环形防御圈顽强抵抗。图为包围杰巴利采沃期间,乌东部民兵武装的“冰雹”火箭炮群齐射。

  • 鉴于战事吃紧,2015年2月上旬,乌军紧急向前线调集了2S7M“牡丹花”203毫米自行火炮、2S19型155毫米自行火炮等重火器实施火力支援。同时,在顿涅茨克以南和杰巴利采沃以北地区,乌军援 兵攻破东部民兵数道防线,希望用这招“围魏救赵”牵制对手,减轻被困部队压力。东部民兵武装则不甘示弱,其在杰巴利采沃周边和杰巴利采沃西南地区,也突入乌军多处阵地,北线一路兵锋直逼 重镇阿特姆夫斯克,大有通过侧翼迂回将乌军主力“包饺子”之势。从俄文媒体发布的战场态势图来看,交战地域各方阵线犬牙交错,打成了“一锅粥”。图为2015年2月交战期间,正在开往前线,准备支援友军的乌政府军2S7M“牡丹花”203毫米重型自行火炮。

  • 经过长达1个月(注:期间有2次短暂停火,以便平民撤离)的鏖战后,据英国《每日邮报》2月10日报道,“联合军”的坦克和作战人员正在沿M03公路推进,表明乌东部民兵已部分夺取了这条公路的控制权。又经过几天的反复争夺,民兵武装从东西两翼突破了杰巴利采沃的政府军防御阵地,包围圈不断收紧。眼看退往阿特姆夫斯克的道路已被切断,外援不济的乌守军只得于2月18日利用杰巴利采沃附近尚在政府军控制的其他村庄分头撤离。图为停战后的杰巴利采沃城郊公路上,一辆被摧毁的政府军坦克残骸横卧其间。

乌军伤亡之谜

乌军伤亡之谜
  • 但突围行动并不顺利。由于来自基辅的撤退命令下达仓促,突围的乌军车队没能很好地组织起防御力量,加上东部民兵武装沿途设伏,并动用炮火拦截,乌军在撤退过程中损失相当大。图为2月18日,从杰巴利采沃撤至阿特姆夫斯克的乌政府军车队。

  • 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称撤出了80%的部队,东部民兵则宣布“歼敌6000人”(一说为3000人)。而按照乌克兰国防部的说法,政府军共有182人阵亡、112人被俘、508至668人负伤,另有81人下落不明。民间志愿者组织则统计乌政府军有211人阵亡、121人被俘、29人下落不明,东部民兵武装有58人阵亡,超过70人负伤。这些数据虽都可能与实际情况存在较大出入,但作为参考,仍可看出政府军伤亡明显大于东部民兵。图为驻守阿特姆夫斯克的乌政府军迎接从杰巴利采沃撤出的战友(左)。

  • 据塔斯社2月11日报道,DPR发言人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政府军在近25天内损失了1架直升机、179辆坦克、149辆装甲车、135门火炮和2300多人。如果采信前者“乌军每天打光1个连”的说法,仅杰巴利采沃攻防战期间,乌政府军在整个东部地区仅阵亡者估计就超过3000人,若加上伤亡和被俘的恐怕要达上万人,已占到乌军东部总兵力的五分之一。而按照西方标准,一支军队伤亡30%,即可判定为失去战斗力。

  • 另外,从2月上旬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急赴莫斯科向普京“求情”可以看出,当时杰巴利采沃的战局对乌政府军已十分不利,以至于英国《卫报》惊呼那里将发生“一场屠杀”。图为杰巴利采沃郊外公路上被击毁的乌政府军步战车残骸。

  • 但是否可以就此认定乌军已无力再战呢?未必。结合最近公开的政府军撤退图片和相关报道分析,乌军整体实力似乎仍相对完好,并未出现部队遭整建制歼灭或损失大批重装备的情况。新闻画面中出现的被毁军车,要么以偏概全地摄自某个激战地域,要么就是外媒所质疑的旧图,真实程度有待商榷。

  • 实际上,18日突围的只是守军一部,杰巴利采沃及其周边地区仍有相当数量的乌军部队坚守阵地(注:整个杰巴利采沃战场方圆超过500平方公里),这些人员和装备直到停战协议达成后才从容撤出。更重要的在于,乌军大规模征兵和训练已经开始,只要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提供的军事教官和武器装备尽快抵达,相信前者恢复元气不会花费太多时间。图为2015年2月27日,明斯克协议生效后,乌政府军从杰巴利采沃撤出重武器。

乌政府军吃了大亏,肯定要“找补”回来。据英国《每日邮报》2015年2月27日报道,新战场很可能是仍在乌军控制下的东南部港口马里乌波尔。正如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所言,乌东部民兵武装将发动春季攻势,打通由马里乌波尔直达克里米亚半岛的陆海交通线。一场新的恶战正在酝酿。

调查

谁会在乌克兰危机中笑到最后?
  • 80%
  • 15%
  • 1%
  • 2%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