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打击也门的五大谜团

沙特打击也门的五大谜团

2015年3月25日夜间,沙特率领多国联军对也门胡塞武装发动了代号为“决战风暴”的军事干预行动,沙特三军为此行动部署了100架战机、15万士兵及部分海军力量。沙特军方发言人29日称,除战机持续空袭外,沙特陆军炮兵部队也开始向也门境内的胡塞武装目标进行炮击,并出动“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轰炸边境地区的胡塞武装指挥中心。那么,沙特此次大动干戈到底有何玄机,本文解读。

胡塞武装惹恼了谁?

胡塞武装惹恼了谁?
  • 胡塞武装是也门境内的一支什叶派反政府武装。20世纪70年代,出生在也门北部萨达地区的侯赛因·胡塞创建了“青年信仰者”组织(前者死后该组织更名为胡塞武装)。2004年,由于与执政的萨利赫当局水火不容,侯赛因·胡塞率众发动叛乱。自此,萨达省沦为战场。尽管创始人胡塞在2004年的一次军事行动中被也门政府军击毙,但其创立的组织并未因此瓦解,反而不断壮大。

  • 在2007和2008年的2次短暂停火后,胡塞武装与也门政府军重启战端。2009年11月6日,沙特政府高调宣布,胡塞叛乱武装进入沙特境内袭击目标,造成沙特士兵死亡。于是,沙特开始越境打击胡塞叛乱武装。沙特外交官称,沙特空军出动“台风”和F-15战机轰炸了胡塞叛乱武装的巢穴。此后,沙特陆军和特种部队开赴也门北部,协助也门军队打击胡塞叛乱武装。图为2014年7月,驻防边境的沙特军队正密切监控也门一侧的动向。

  • 遭到内外夹攻的胡塞武装,原本处境不利。孰料2011年初,也门首都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萨利赫政权因此无暇顾及胡塞武装,这就给了后者喘息之机。随着反对派力量增强,萨利赫逐渐众叛亲离,并因被反对派炮火炸伤而一度离开也门境内,其对国内局势的掌控进一步弱化。抓住千载难逢机遇的胡塞武装借势卷土重来,很快控制了北部的萨达省,并开始逐步向南推进。2014年9月,胡塞武装进入首都萨那。控制首都后,胡塞武装并未停下扩张的脚步。据报道,也门全国共有21个省份,从2014年9月占领萨那以来,胡塞武装已控制其中9个省份。图为忠于也门现总统哈迪的民兵准备与南下的胡塞武装作战。

  • 后来,胡塞武装采取“右勾拳”迂回战术,直接穿插到了距哈迪大本营亚丁仅140公里的也门第三大城市塔伊兹。塔伊兹市所在的塔伊兹省是也门人口最多的省份,且距离总统哈迪所在的亚丁仅有140公里。据英国《阿拉伯人报》3月24日报道,当胡塞武装控制塔伊兹后,也门争端就具有了国际化趋势,因为西方和沙特等国不能容忍一个与伊朗有联系的集团控制曼德海峡,特别是在德黑兰已基本控制了霍尔木兹海峡的情况下。沙特面临的威胁也将更加直接。招致了这么多强国的敌视,胡塞武装遭到外部打击的命运,其实早已注定了。

  • 而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英国媒体所指出的那样——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之间的战争,实际上是沙特和伊朗之间的一场“代理人战争”。图为胡塞武装2014年初至2015年2月的军事行动示意图。从图中可以看出,胡塞武装采取“右勾拳”迂回战术,直接穿插到了距哈迪大本营亚丁仅140公里的也门第三大城市塔伊兹。

  • 伊朗和沙特的代理人已在中东多国交战。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是伊朗的亲密盟友,一直从德黑兰获得资金和武器,德黑兰还通过黎巴嫩的真主党民兵派遣情报人员和久经沙场的士兵对巴沙尔提供支援。与此同时,利雅得则向意图罢黜巴沙尔的松散的叛军联盟输送武器、资金和补给。外部援助令叙利亚的残酷内战持续至今,数十万人丧生,数百万人流离失所,阿勒颇等古城毁坏殆尽,没有一方看起来能很快取得最终胜利。

  • 富有的沙特拥有一支配备着高技术美制武器的军队。但沙特领导人仍担心他们会在与德黑兰的长期和激烈对抗中失势。其放眼伊拉克,看到一个与伊朗关系密切的什叶派政府,后者正依靠伊朗的武器、战士和援助打击“伊斯兰国”。沙特人放眼与也门接壤的南部边境,同样看到一个处于与伊朗结盟的叛军控制之下的国家。于是乎,在恐惧和暴力的背景下,沙特集结了一支逊尼派阿拉伯国家联军,对也门的胡塞武装发动了一场可能将会成为持久战的大规模战争。图为伊朗阅兵式步兵方阵。

空袭战况进展如何?

空袭战况进展如何?
  • 沙特在发动“决战风暴”前做好了精心准备。据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3月28日报道,沙特媒体将军事干预计划分为6个阶段的长期行动。前2个阶段的工作已在3月26日的空袭之前通过情报侦察完成,包括确定打击胡塞武装的政治中心、部队集群、指挥中心以及消除敌人的电子战能力等。目前正处于计划的第3阶段,即“利用空军完全控制战局”。

  • 作为第3阶段行动的主力,沙特皇家空军(简称RSAF)成为了打击胡塞武装的“先锋”力量。RSAF的实力在海湾地区首屈一指,拥有规模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世界第3大F-15机队,远超邻国以色列空军。图为图为进行地面武器展示的沙特F-15S战斗轰炸机,地上可见小牛空地导弹、CBU子母弹和非制导航弹。

  • 据美国《航空周刊》报道,其拥有各型军机838架,机群现代化程度较高,其中主力战机多为欧美制造。其中可作为空袭胡塞武装主力的机型包括67架F-15S战斗轰炸机、48架“台风”战机和80架“狂风”攻击机。由于沙特与美国一直保持着十分密切的合作关系,RSAF为F-15S配备的对地弹药十分齐全,从无制导的225千克Mk82航弹、CBU系列集束式炸弹(这种面杀伤武器适合用于攻击胡塞武装的军事集结地),到可攻击移动装甲目标的AGM-65“小牛”空地导弹,再到可实施精确打击的JDAM系列卫星制导炸弹(早在2007年,沙特就已向美国订购过一批该型炸弹)。

  • 除F-15S外,沙特的“台风”和“狂风”战机还可以使用“硫磺石”空地导弹和“风暴之影”防区外攻击巡航导弹(沙特在2010年2月曾斥资19亿美元购买该型导弹,作为“狂风”攻击机的升级项目)。此外,上述3种机型都可以投掷“铺路”系列激光制导炸弹。如果仅从这些战机和配套的武器弹药来比较,沙特空军的对地打击能力几乎达到了仅次于英国皇家空军的水平。图为沙特皇家空军的“狂风”IDS攻击机。

  • 据外媒报道,仅3月26日空袭首日,RSAF战机就出动超过100架次。据路透社报道,由于前期进行了充分的情报侦察和搜集工作,RSAF和其他8国空军(埃及、摩洛哥、约旦、苏丹、科威特、阿联酋、卡塔尔和巴林)组成的联军在首轮空袭中重点打击了包括萨那国际机场、阿尔阿纳德(Al Anad)空军基地(也门境内最大的空军基地,之前曾被美军特战部队使用,用于打击也门境内的“基地”组织,后被胡塞武装夺取)、萨那周边的“飞毛腿”导弹基地以及军用油库在内的多个重要军事目标。除上述目标外,联军还空袭了胡塞武装位于塔伊兹和萨达省的军事目标。图为2015年3月26日,也门首都萨那机场附近,在空袭下已变成瓦砾的民居。

  • 3月27日,联军空袭范围继续扩大,空袭了马里卜省的一座雷达站以及阿比扬省内的一个空军基地。据World Bulletin网站3月28日报道,一名亚丁省官员透露,联军空袭已经摧毁了一支从舒格拉向亚丁方向开进的胡塞装甲纵队,其中包括大批坦克、装甲车和卡车。联军空袭当天还摧毁了一个被胡塞武装夺取的远程地对地导弹设施。3月29日,联军空袭摧毁了胡塞武装位于萨那省的一个军火库、一个空军基地以及一个原也门特战部队司令部,联军当天还空袭了位于萨达和荷台达省内的目标。图为拍摄于2015年2月荷台达近海高地上的一部胡塞武装机动雷达。

  • 沙特军方发言人称,空袭已将也门境内“所有停在地面上的战机”摧毁,并且摧毁了大多数“飞毛腿”导弹发射车。联军损失方面,3月27日,RASF一架F-15S因机械故障在亚丁湾坠毁,2名飞行员成功弹射,后被美海军的HH-60直升机救起。3月28日,胡塞武装声称在萨那北部击落一架苏丹空军战机,并将机上的飞行员俘获。

  • 值得一提的是,据俄罗斯卫星网3月29日报道,据也门“阿里-哈卡”党秘书长哈桑·扎伊德27日向伊朗法斯社表示,以色列空军战斗轰炸机首次与沙特阿拉伯空军一起参与了也门的空袭行动。他表示,“这是以色列人首次参与阿拉伯联合军事行动。”据扎伊德表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直接向该国军队下发了直接命令,宣布向与沙特阿拉伯联合空军派出战斗轰炸机,共同对也门胡塞武装实施打击。图为以色列空军F-16双机编队。

重演也门版“仁川登陆”?

重演也门版“仁川登陆”?
  • 众所周知,也门两面临海,扼守着红海入口,并与非洲大陆隔海相望,战略位置十分显要。因此除空袭外,联军还派出海上力量对也门沿海进行封锁。

  • 据悉,埃及海军的4艘战舰于3月26日抵达红海,防止可疑舰艇从红海接近也门沿岸。沙特在发动空袭前,还通过官方渠道获得了索马里政府的许可,允许沙特军方(主要是RSAF)利用索马里的领空和领海打击胡塞武装。3月27日,埃及军方发言人称,埃及海军和沙特海军战舰已完成对曼德海峡的封锁,沙特军方甚至威胁将击沉任何尝试在也门停靠的舰艇。图为埃及海军的诺克斯级护卫舰。

  • 外界分析,联军进行海上封锁主要出于4个目的:

  • 目的之一,从海上封锁伊朗可能对胡塞武装提供的军火援助。

  • 目的之二,为支持哈迪的民兵部队运送弹药及补给。

  • 目的之三,掩护各国撤离侨民。3月28日,沙特海军派遣战舰前往亚丁港,撤离本国外交官和联合国官员。3月30日,中国国防部证实,中国海军派遣的“临沂”号导弹护卫舰已于29日停靠亚丁港,以便撤离滞留在也门境内的中国公民。中国海军编队护卫舰“潍坊”舰则于30日载着449名中国公民平安撤离也门西部荷台达港。图为中国海军“临沂”号护卫舰3月29日停靠在也门港口亚丁市。

  • 目的之四,为联军后续可能发动的海上登陆行动做铺垫。目前猜测有2大目标港口,首选目标是亚丁港,因为该港尚未落入胡塞武装之手,联军可以经由海上,向亚丁运送大批重武器和援军,帮助忠于也门总统哈迪的部队增强实力以对抗胡塞武装,这点与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美海军陆战队控制伊拉克南部重要港口乌姆盖斯尔后,打通从海上向陆地运送作战物资的通道的情况相似。图为2009年“明星”多国演习中的埃及海军两栖登陆艇。

  • 第2个目标就是位于红海沿岸的荷台达港,前者是也门境内除亚丁外的第二大港口,虽然该港目前处于胡塞武装控制下,但由于其目前面临“两线作战”(北面需防范沙特地面部队来攻,南面还要与忠于哈迪的部队作战)的困局,很难再抽调重兵防御该港。目前,联军已将该港列为重点攻击对象,据当地居民称,他们从3月27日晚间起明显感到空袭频率和密度加大。有消息称,驻守荷台达的一处胡塞武装军事基地遭到空袭,雷达和防空系统已经被毁。

  • 而且就算胡塞武装部署有一定兵力,在沙特和埃及海空军的联合火力打击后,联军只要派遣一个营的海军陆战队搭乘两栖舰艇在实施夺港作战,就有获胜把握。而一旦成功夺取该港,并确保重型武器装备上陆,此战或将起到类似朝鲜战争中,美军在仁川登陆的效果——直接切断南部胡塞武装与北部武装的联系。图为1950年仁川登陆战。

  • 眼下,这4个目标已不同程度地实现。沙特军方发言人3月30日宣布,沙特军队当天已控制也门所有港口,以阻止胡塞武装组织通过海路运送武器和人员。

  •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就是在这样危险的战场上,中国海军“潍坊”舰却能在各方的谅解和支持下(中国工人是由也门内政部安全人员长途护送约230公里,直接从萨那抵达荷台达港的。换言之,沿途都是胡塞武装控制区,而且当时交战各方正在争夺荷台达港),获得极其宝贵的“窗口期”,从而安全地将数百中国公民经由战火纷飞的荷台达港撤离,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奇迹,更是中国多年来奉行和平、友好、平等外交政策结出的硕果。图为“潍坊”舰上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在荷台达港迎接同胞上船。

地面战打响在即?

地面战打响在即?
  • 根据沙特军方的作战规划,当第3阶段“利用空军完全控制战局”基本实现后,就将展开以也门总统哈迪的地面部队和联军地面部队为主角的第4阶段行动。第5阶段则是在15天至30天内,向也门境内部署大量联军部队,其中部分军队将长期驻防下来,直到协助哈迪总统完成第6阶段,即“重建也门政府”的行动目标。

  • 据悉,沙特陆军目前已在也门北部边境部署了由15万人组成的重兵集群,正在等待大举南下的命令,与此同时,埃及、约旦和苏丹3国也明确表示会加入沙特的地面战行动。一旦沙特及其盟友挥师也门,其兵锋或将直捣胡塞武装的大本营萨达省和也门首都萨那,若再得到红海沿岸的两栖登陆行动和南线哈迪民兵的配合,其就可形成对10万胡塞武装的南北夹击之势。到那时,也门战局或将发生戏剧性逆转。图为集结中的沙特陆军部队,可见悍马车上搭载有陶式反坦克导弹发射器。

  • 也许有人会问,何以见得沙特一定会开打地面战呢?道理有二。

  • 其一,众所周知,光靠空袭只能暂时削弱胡塞武装的兵锋,而无法将之彻底击败。前面提到,胡塞武装与强大对手(如沙特军队和萨利赫时代的也门政府军)交手10余载,早已积累下丰富的周旋策略和作战经验,其一旦重新化整为零转入游击战,再动用空中力量实施打击无异于“高射炮打蚊子”。换言之,海空军再强悍,最后解决战斗还得靠陆军。图为俄罗斯媒体公布的南下进攻亚丁的胡塞武装车队的视频截图,从中可看出其拥有大量军车,地面机动性很强。

  • 其二。部署在也门边境地带的沙特陆军配属了大量专用于地面支援行动的美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其用意已十分明显。据悉,沙特陆军航空兵共装备有82架“阿帕奇”,型号多为较新的AH-64D“长弓阿帕奇”,是搭载了“长弓”毫米波雷达的改进版本,单架最多可搭载16枚最大射程达8公里的“长弓地狱火”反坦克导弹,一次出击就可摧毁敌方16辆坦克。图为搭载有16枚“地狱火”导弹的美军AH-64D“长弓阿帕奇”武装直升机。

  •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胡塞武装,沙特陆航部队取得过不菲战果。早在2009年11月,沙特陆军就曾在代号“焦土”的作战行动中派出过“阿帕奇”,空袭边境地区的胡塞武装营地。另据2015年3月29日最新消息,沙特又动用“阿帕奇”和重炮,对边境地区的胡塞武装指挥中心实施了猛烈打击。对于沙特陆航“阿帕奇”部队来说,此番行动既是“轻车熟路”,又堪称“提前探路”,可以看作是 “火力侦察前哨战”,距离沙特陆军挥师南下恐为时不远。图为外媒发布的近日沙特陆军向靠近也门边境地区部署重炮的视频截图。

胡塞武装能否顶得住?

胡塞武装能否顶得住?
  •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大量招安也门前政府军警并吸纳支持者后,胡塞武装(包括支持者在内)的总兵力已达10万至12万之众。尽管人数众多,但其中真正具备较强战斗力的是那些也门前政府军人,这些人中有一些是具备专业作战技能的前政府军飞行员、坦克兵和导弹操作手。图为2011年3月31日,也门首都萨那,反对萨利赫政权的民众在拥抱和亲吻叛逃过来的前政府军警。

  • 有消息称,3月19日空袭亚丁总统府的不明战机很可能就是隶属于胡塞武装的战机。另据“今日俄罗斯”网站报道,当地时间3月25日,也门胡塞武装占领了该国最大的空军基地al-Anad,从公布的画面中可以看到,该基地停放有数架米格-29战斗机。

  • 尽管胡塞武装控制了多座前政府军空军基地,缴获大批坦克和装甲车,但面对数量和质量都占绝对优势的联军海空力量,胡塞武装很难指望靠陆军和数量稀少的战斗机与之对抗。真正能对联军构成威胁的恐怕就是胡塞武装手中的地对地导弹部队。图为“飞毛腿”战术导弹发射车资料图。

  • 英国《简氏防务年鉴》的数据显示,也门政府军拥有10辆“圣甲虫”战术导弹发射车、6辆“飞毛腿”导弹发射车和12辆“蛙-7”战术火箭发射车。现在这些装备中有多少落入了胡塞武装手中,外界不得而知。这些武器才是胡塞武装真正意义上的“撒手锏”,但同时这些装备也是联军空袭的重点目标,实际能发挥多大战力很难说。

  • 从综合实力来看,胡塞武装不论是在兵力,还是在整体战力方面都很难与经受过正规军事训练、同时又受到西方支持的联军相抗衡。图为2015年1月22日,几名胡塞武装人员从首都萨那的总统府附近乘车经过,其中一人显然正在嚼当地人最喜欢的低毒兴奋剂——卡特叶。

  • 美国《华盛顿邮报》3月29日发表文章称,沙特和伊朗分别是伊斯兰世界中最主要的逊尼派和什叶派领导者,过去几十年里,它们一直在秘密向整个地区各自的盟友输送武器和资金,试图打压对方,增强自身的影响力。两国躲在暗处,任凭“代理人”进行战斗和丧命。比如目前在也门,沙特是也门总统哈迪的资助者,哈迪被胡塞叛军驱逐导致沙特军队直接出手打击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

据报道,沙特军机正全力打击也门境内已知的伊朗目标,此举不仅可能导致伊朗人死于非命,更将双方的矛盾冲突暴露到全世界面前。一旦沙特军队开进也门,伊朗究竟会做出何种激烈的反应,只怕谁都无法预知。

调查

谁将成为也门冲突的最终赢家?
  • 10%
  • 4%
  • 28%
  • 6%
  • 51%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