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严打网络造谣

中国严打网络造谣

最近几周,中国当局已经以“涉嫌寻衅滋事”的罪名逮捕了多名微博博主。被逮捕的人中包括秦志晖和杨秀宇,他们任职于北京一家公关公司。而以涉嫌嫖娼被拘的薛蛮子曾在该公司有过投资。分析人士表示,由于微博已经发展成为一股强大的社会力量,当局决心进行更加严厉的管控,并且已经向互联网公司施压,让它们检查更多内容。(美国《纽约时报》)

中国刑拘多名网络谣言推手

中国官方近日宣布刑拘一批在互联网上编造虚假信息的网络推手,其中包括策划过“郭美美事件”、炒作干露露、凤姐成名的“秦火火”、“立二拆四”等网络红人。(新加坡《联合早报》)

  • “秦火火”涉嫌造谣被刑拘

    “秦火火”曾在高铁动车事故中发布很多“内幕消息”,使不少民众丧失对高铁安全的信任。而在中国红十字会的“郭美美”丑闻中,他发布的一些言论导致民众对中国红十字的信任一落千丈。此外,“秦火火”还致力于“调查”在中国一直被视为道德楷模的人物,包括张海迪、雷锋。

    “秦火火”涉嫌造谣被刑拘
  • 为提高网络知名度和影响力,非法牟取更多利益,“秦火火”、“立二拆四”等人先后策划、制造了一系列网络热点事件,吸引粉丝,使自己迅速成为网络名人。“秦火火”秦志晖还被指与他人组成网络推手团队,伙同少数“意见领袖”、组织网络“水军”,长期在网上炮制虚假新闻、故意歪曲事实,制造事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英国广播公司)[详细]

  • 网上反应褒贬不一

    警方说,在当局关闭秦志晖的一个微博账号后,他会再注册一个新账号,每次都用不同形式的“秦火火”这一网名。警方说,自2011年开始他共注册了12个账号,吸引了10万多粉丝。

  • 中国国家媒体广泛报道了这一事件,这是当局控制互联网的新努力。发布微博是在中国进行公开讨论时受到限制最少的渠道。

  • 报道说,这些人被拘留一事在网上产生了褒贬不一的反应,有人支持打击不负责任地在网上发帖的做法,有人则说政府可能在删除谣言的同时也屏蔽了真相。

  • 报道还认为,这一案件及其带来的反应表明,在互联网时代,政府试图控制人们看到的内容及人们的所思所想时面临着艰巨挑战。(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详细]

微博“大V”成整肃对象

中国官方也将整肃网络谣言的矛头指向了一些经常与官方唱反调的“大V”(网络意见领袖)。北京有关人士指出,官方重新强调巩固马克思主义对意识形态工作的指导地位,抓捕网络谣言推手和整治口无遮拦的“大V”,那些公然与官方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唱反调的网络言论将受到明显遏制。(新加坡《联合早报》)

微博“大V”成整肃对象
  • 网络名人薛蛮子涉嫌嫖娼被拘

    就在薛蛮子遭拘的两天前,官方报纸刚刚点了他的名,称他与因“寻衅滋事”和“非法经营”被捕的“网络谣言散布者”有关联。

  • 据报道,涉嫌“散布谣言”的嫌犯之一“秦火火”此前曾受雇于薛蛮子投资过的一家公司。从那以后,薛蛮子一直在微博上否认与秦志晖有任何关联。

  • 一头银发的薛蛮子常常与互联网企业家李开复、经济学家茅于轼、风险资本家王功权和律师浦志强等其他直言不讳的公众人物一起被斥为试图以呼吁政治改革的方式动摇共产党统治的“敌对西方势力的奴仆”。(香港《南华早报》)[详细]

  • 官方特别批评微博“大V”传谣

    除了指责“极少数”网民散播谣言、拼接图片诽谤他人外,国信办有关负责人还特别批评微博“大V”,指这些账号用户以“求辟谣”、“求证”等方式故意扩散谣言,导致不明真相的网民跟风,损害了网络媒体公信力,也扰乱正常传播秩序。

  • 国信办负责人称,社会公众对网络谣言现象“深恶痛绝”。当局会继续对网络谣言“保持高压态势”,查处没有落实法定责任,以致谣言传播的违规网站,并奖励举报谣言的“有功者”。

  •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陈昌凤指出,编造出来的网络谣言确实可恨,但当局需先弄清谣言的定义,明确管制界限。“谣言和流言是交叉的”,人们谈话中总会有很多说法,而这些私下的猜测放上网后就可能变成谣言。但这是否就构成恶性造谣,而转发似是而非的政治相关消息是否就该被当成传谣,都需进一步思考。(新加坡《联合早报》)[详细]

中国官方日渐重视网络舆情

外界现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看到中国存在一个巨大的民意生态系统,这是一个惊人的转变。即便在十年前,中国的舆论对外界而言不是秘密就是传说。由于中国有了开放活跃的社交网络,外国记者、投资者和政府官员现在可以接触到与他们相隔万里的中国决策者在进行决策时所依据的大部分信息。这种资源十分宝贵,人们无法忽视。(美国《大西洋》月刊)

  • 中国学会了解和引导网络舆情

    中国的互联网制度如今不只是寻求控制舆论了,它当前承担起一项新任务:努力了解中国的舆论。除审查或阻止对敏感问题的讨论外,中国政府当前还寻求了解公众的想法。这项工作一般都是通过雇用民调公司完成的——这是向前迈出的不寻常的一步。此外,中国政府还要求国有新闻机构和大学追踪中国公民的网上聊天动向。

    中国学会了解和引导网络舆情
  • 中国的这项新计划是否代表了一种“原始的民主化进程”,即类似民主的进程——如果不是民主制度本身的话——在不断发展。有些政治学家认为,“与始于(有时止于)选举”的民主制度的程序性定义不同,民主这一概念也可指公众协商和公众问责等原则——从某种有限程度上讲,中国新实施的网络监控计划似乎为实现公众协商和问责起到了推动作用。(美国《华盛顿邮报》)[详细]

  • 通过微博为国家“把脉”

    拥有近20万微博粉丝的学者章立凡说:“2009年的时候,中国的网民数量已经非常庞大,但他们无法对某个特定问题发表评论。现在,人人都能发表意见,整个信息传播体系改变了。”

  • 地方政府纷纷鼓励官员开设微博账号,与网民互动。当局期望能引导网上的讨论。一位媒体人士说:“微博有可能成为提高政府公开性和透明度的有力工具。”(英国《泰晤士报》)[详细]

陈昌凤说,“谣言和流言是交叉的”,人们谈话中总会有很多说法,而这些私下的猜测放上网后就可能变成谣言。但这是否就构成恶性造谣,而转发似是而非的政治相关消息是否就该被当成传谣,都需进一步思考。(新加坡《联合早报》)

网友评论

中国政务微博数量激增

  • 在中国最受欢迎的微博上,获得认证的政府用户数量在一年间增加了两倍,表明政府官员已经意识到,社交媒体在影响民意方面发挥着巨大作用。

  •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传播学系副教授罗世宏说,中国政府官员个人开设微博的情况相对少见。他估计,获得认证的政府官员和政府部门微博账户总数约为7万个。

  • 香港大学中国传媒项目研究员班志远说:“社交媒体越来越多地成为披露事件和影响民意的地方。这也是政府微博账户迅速增加的主要原因,因为开设微博是政府获悉突发事件和拦截负面信息、谣言和猜测的一个关键手段。”(彭博新闻社)[详细]

调查

您还相信微博“大V”发布的信息吗?
  • 13%
  • 47%
  • 38%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