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1 07:43:1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文章指出,尽管历史充满了灾难,但这些“差点儿干掉我们”的事件证明了人类的韧性。

参考消息网10月11日报道 美国《发现》月刊网站9月30日发表一篇文章,盘点了人类挺过的五场“末日灾难”,作者为萨姆·沃尔特斯。全文摘编如下:

随着新冠肺炎病例继续激增,以及火灾、洪水和干旱等自然灾难连续重创地球,人们很容易认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然而,这种灾难性思维忽略了以下事实:历史充满了灾难,而尽管我们的人口经历了几次大幅下降,但人类还是挺过了这些灾难。

美国劳伦斯大学研究灾难及其后果的历史学教授杰克·弗雷德里克说:“灾难几乎必然是人类历史的一部分。火山会爆发,地震会发生,野火会燃烧……地球会让自己适应此类事件。只有当它们开始对人类产生负面影响时,才会成为灾难。”

但令人感到慰藉的是,我们和现今存活的许多物种一样,已经成为应对灾难的老手。弗雷德里克说:“人类具有惊人的适应能力。你可以把他们置于任何环境下,而他们就是能够活下去。”为了证明这一观点,我在下面列出了曾经威胁人类生存的五个最具灾难性的事件:

多巴火山爆发

火山学家一致认为超级火山对地球构成严重威胁,其中一些人还坚称,它们曾经使人类濒临灭绝。大约7.4万年前,位于今天印度尼西亚的多巴超级火山爆发,向空气中喷射了大量烟尘。飘落的碎屑有6英寸(约合15厘米)厚,覆盖了印度尼西亚、印度和印度洋地区。这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火山爆发活动,火山爆发指数达到8级,所产生的冲击波席卷了全世界。火山灰弥漫在整个大气层中,阻挡了阳光,致使全球气温下降了2到3摄氏度,扰乱了动植物的生活,也导致古人类陷入了饥荒。一些研究表明,只有3000到1万人在那次突如其来的气候变化中幸存了下来,不过最近的研究可能会使这一理论复杂化。无论真相如何,那次火山爆发后,人类都挺了过来。

参考消息网10月11日报道 美国《发现》月刊网站9月30日发表一篇文章,盘点了人类挺过的五场“末日灾难”,作者为萨姆·沃尔特斯。全文摘编如下:

随着新冠肺炎病例继续激增,以及火灾、洪水和干旱等自然灾难连续重创地球,人们很容易认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然而,这种灾难性思维忽略了以下事实:历史充满了灾难,而尽管我们的人口经历了几次大幅下降,但人类还是挺过了这些灾难。

美国劳伦斯大学研究灾难及其后果的历史学教授杰克·弗雷德里克说:“灾难几乎必然是人类历史的一部分。火山会爆发,地震会发生,野火会燃烧……地球会让自己适应此类事件。只有当它们开始对人类产生负面影响时,才会成为灾难。”

但令人感到慰藉的是,我们和现今存活的许多物种一样,已经成为应对灾难的老手。弗雷德里克说:“人类具有惊人的适应能力。你可以把他们置于任何环境下,而他们就是能够活下去。”为了证明这一观点,我在下面列出了曾经威胁人类生存的五个最具灾难性的事件:

多巴火山爆发

火山学家一致认为超级火山对地球构成严重威胁,其中一些人还坚称,它们曾经使人类濒临灭绝。大约7.4万年前,位于今天印度尼西亚的多巴超级火山爆发,向空气中喷射了大量烟尘。飘落的碎屑有6英寸(约合15厘米)厚,覆盖了印度尼西亚、印度和印度洋地区。这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火山爆发活动,火山爆发指数达到8级,所产生的冲击波席卷了全世界。火山灰弥漫在整个大气层中,阻挡了阳光,致使全球气温下降了2到3摄氏度,扰乱了动植物的生活,也导致古人类陷入了饥荒。一些研究表明,只有3000到1万人在那次突如其来的气候变化中幸存了下来,不过最近的研究可能会使这一理论复杂化。无论真相如何,那次火山爆发后,人类都挺了过来。

冰河时代

众所周知,除了活跃的超级火山和它们产生的火山灰之外,冰河时代也会使地球陷入一段漫长的严寒期,气温低到会威胁物种的生存。这些漫长的严寒期是被太阳辐射和地球轨道的变化触发的,其特征是,极低气温出现的频率激增和冰川面积扩大。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持续数千年——如果不是数百万年的话。虽然我们现在正处于温暖的间冰期,但人类并非总是如此幸运。就在距今2万年前到1万年前,地球曾体会过一场酷寒的全部威力。当时,冰盖延伸至整个北美洲和欧亚大陆,冰川覆盖了南北半球各地的山脉,全球气温骤降。由于地球上的大片区域被冰层覆盖,这个世界变得条件恶劣且不宜居住。事实上,随着气温变得越来越低,包括乳齿象和剑齿虎在内的许多大型物种都灭绝了,但人类却排除万难,适应了这样的气候条件。

腺鼠疫

在冰河时代严寒期结束后的数千年里,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日益加强,这使得一些疾病发展成大流行病。由鼠疫杆菌引发的腺鼠疫被认为是此类传染病灾难中最致命的。它最早出现在公元541年,东罗马帝国作家普罗科匹厄斯在其《秘史》一书中称,它“差点儿毁灭了全人类”。这种疾病在欧亚大陆和非洲肆虐,仅在一年之内就导致多达5000万人死亡。1347年,腺鼠疫再次给人类带来浩劫。其症状包括疲倦、谵妄、腹泻、水疱、咳血和发冷,患者腋下和大腿上还会出现黑色肿块——濒临死亡的明确迹象。薄伽丘在成书于14世纪的《十日谈》中写道:“面对这种疾病,医生的所有建议和药物的全部效力都无济于事。”这种所谓的“黑死病”在欧亚大陆和非洲夺走了多达2亿人的生命,不过人类如今在抗生素领域取得的进步意味着,现代世界能够在此类灾难再次来袭时很好地保护自己。

天花等疾病

在黑死病过去大约一个世纪后,全球化引发了又一波毁灭性的传染病。欧洲人最早于1492年到达美洲,把多种严重的疾病带到了这个与世隔绝的新世界。当地人之前既没有接触过这些疾病,也不具备针对它们的免疫力。这些疾病包括天花、麻疹、霍乱和斑疹伤寒,其影响立马就出现了:在此后的100至150年里,约有80%至95%的土著居民死于上述疾病。西班牙人巴托洛梅·德拉斯·卡萨斯1561年曾写道:“太多的疾病、死亡和苦难降临到他们身上,无数的父亲、母亲和孩子因此不幸死去。”一些研究表明,当时突然死于这些所谓的“旧世界”疾病的人太多了,以至于地球大气层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和整体气温均有所下降,这加剧了一个被称为“小冰河时代”的气候寒冷期。那段“小冰河时代”可能在早至1300年、晚至1850年的时间里影响了北美洲和欧亚大陆北部地区。不过,人类还是挺过来了。

坦博拉火山爆发

就在“小冰河时代”开始结束的时候,第二次超级火山爆发迫使全世界进入了“火山冬天”。1815年4月,印度尼西亚松巴哇岛上的坦博拉火山爆发,喷射出的烟雾、火山灰、气溶胶和浮石进入了大气层和整个周边地区。这一事件当场导致1万名岛民丧生,其后果也再次波及全世界。随着烟尘弥漫至整个大气层,阳光受到阻挡,导致全球气温降低。在火山爆发后的整整一年时间里,北美洲和欧亚大陆经历了反常的气候,以及酷寒、霜冻和洪水,这些灾难严重到1816年被称为“无夏之年”。全世界有10万至20万人死于饥荒和疾病。坦博拉超级火山至今仍处于活跃状态,但幸运的是,与那次爆发相比,它随后的活动显得黯然失色。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