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3 14:38: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两场迫在眉睫的技术革命正在交汇:一方面是卫生医疗方面的巨大变革,另一方面是预制建筑和3D打印建筑的普及,新一代医院将会产生,它服务于一个老龄化、热衷于健康且担忧疫情的世界。人们所患的疾病越来越慢性且非致命,并为其治疗的费用所困扰。

参考消息网11月13日报道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1月3日发表题为《未来的医院将是这样的:OMA伟大的健康工厂的秘密》的报道,全文摘编如下:

两场迫在眉睫的技术革命正在交汇:一方面是卫生医疗方面的巨大变革,另一方面是预制建筑和3D打印建筑的普及,新一代医院将会产生,它服务于一个老龄化、热衷于健康且担忧疫情的世界。人们所患的疾病越来越慢性且非致命,并为其治疗的费用所困扰。

适应未来变化

那么,新一代医院会是什么样子?由雷姆·库哈斯创立的工作室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以实际项目的形式,展示了其对医院建筑学的研究。该项目受卡塔尔哈马德医疗公司的委托。

这家Al Daayan医院的研究成果这个秋天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得到了展示,该医院将占据此前未开发过的130万平方米土地,建筑有两层,可容纳1400张病床。临床设施将位于二层;病房将位于一层。建筑的总体设计看起来像一张由天井和地块组成的挂毯,几乎像是一张拍摄自阿拉伯传统建筑的图像。但重要的不是图像,而是诊断。

“当前医院建筑学的真正问题在于,我们认为它们是建筑。成品建筑,我的意思是。建筑学往往要产生最终结果、有限的实体。但就医院而言,我们涉及的是一个总在变化的现实。我们发现,在规划和建设一家医院所需的10到12年时间里,医疗创新会经历三个周期。因此,任何按照成品来设计的医院在诞生时就都会过时。建筑学倾向于将产品视为其劳动成果,而实际上它应该是一个促进变化的过程。”

参考消息网11月13日报道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1月3日发表题为《未来的医院将是这样的:OMA伟大的健康工厂的秘密》的报道,全文摘编如下:

两场迫在眉睫的技术革命正在交汇:一方面是卫生医疗方面的巨大变革,另一方面是预制建筑和3D打印建筑的普及,新一代医院将会产生,它服务于一个老龄化、热衷于健康且担忧疫情的世界。人们所患的疾病越来越慢性且非致命,并为其治疗的费用所困扰。

适应未来变化

那么,新一代医院会是什么样子?由雷姆·库哈斯创立的工作室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以实际项目的形式,展示了其对医院建筑学的研究。该项目受卡塔尔哈马德医疗公司的委托。

这家Al Daayan医院的研究成果这个秋天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得到了展示,该医院将占据此前未开发过的130万平方米土地,建筑有两层,可容纳1400张病床。临床设施将位于二层;病房将位于一层。建筑的总体设计看起来像一张由天井和地块组成的挂毯,几乎像是一张拍摄自阿拉伯传统建筑的图像。但重要的不是图像,而是诊断。

“当前医院建筑学的真正问题在于,我们认为它们是建筑。成品建筑,我的意思是。建筑学往往要产生最终结果、有限的实体。但就医院而言,我们涉及的是一个总在变化的现实。我们发现,在规划和建设一家医院所需的10到12年时间里,医疗创新会经历三个周期。因此,任何按照成品来设计的医院在诞生时就都会过时。建筑学倾向于将产品视为其劳动成果,而实际上它应该是一个促进变化的过程。”

说这番话的人是荷兰建筑师赖尼尔·德赫拉夫,他是OMA的合伙人,也是Al Daayan医院项目的负责人。简而言之,他的观点是,我们几十年来在其中生老病死的医院,那些遵循1950年代模型的大型混凝土块,在一个真正的问题不再是心脏病发作而是在慢性病的世界里,效果不佳。

“我不是医生,所以我无法猜测未来几年医疗卫生会如何变化。但我确实知道的是,我们正面临一场对医疗保健产生巨大影响的人口革命。去年,65岁以上的老年人数量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了5岁以下的儿童。用不了几十年,80岁以上的人数将增加两倍,这将意味着许多慢性病病例。到2050年,将有40亿人超重,15亿人肥胖。投入到医疗保健上的工作量和成本将是巨大的。”

德赫拉夫直觉上只能想到一种解决方案:“使医疗保健的自动化程度大幅提高,这是医疗保健系统内一场非常激进的革命。而且,医院的建设将不得不应对老年人的爆炸式增长。我认为这是真正的革命,人口的变化。”

可塑和模块化

因此,OMA的医院将是可塑和模块化的,是一个将能出现和消失的细胞式架构。“它永久处在建设中,以适应需求高峰和低需求时期,而不影响其活动。”这位荷兰建筑师解释说。

“这栋建筑不仅是一个有限的实体,而且成为一个能随时间进化的有机体。我们提出的是一种低层结构,所有病房都在一层,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避免对电梯的依赖,因为电梯总是会造成长时间的等待和传染。此外,希望货物、产品和服务的自动化运输是横向进行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让病床处在与庭院相同的高度,并由此引入医院与景观、自然的联系,而现代医院过度消毒的内部将这种联系排除了。花园是阿拉伯和欧洲传统医院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患者康复和情绪方面发挥着作用。”

“我看过卡塔尔的项目,在我看来它涉及各个方面:模块化、技术、灵活性、治疗花园……所有这些都非常好。我的疑问是,一座边界如此大的建筑是否能运转起来。这样的规模是否有损于患者的福祉。”埃纳雷斯堡大学建筑学教授皮拉尔·恰斯解释说。简而言之,他的想法是,当前医院的问题在于,它们从健康只有治愈这一重含义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今天,它是一个更广泛的、与幸福有关的概念。”

像健康工厂一样

关于Al Daayan的另一个事实:医院将会地处偏僻,在一块周围没有城市的土地上。它将成为一座与世隔绝的健康堡垒。未来是这样的吗?

德赫拉夫说:“我认为,一方面,我们将拥有一个越来越去中心化的邻近医院网络,这些医院具有预防或首诊的功能。它们将会很小,甚至可能是流动的,并且会在城市环境中。然后,会有大医院,这些医院数量很少,越少越好,而且除了作为医院之外,它们还将像健康工厂一样运行。它们会高度自动化,在技术上非常复杂,能够应对在预防系统中无法解决的危机。”

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在谈技术,就好像医院不是一个有很重的情绪负担的地方。卡夫卡式的迷宫,访客在里面迷失且痛苦。这与建筑师的工作有关吗?

德赫拉夫说:“当然有关。医院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地方,这是无法避免的,因为总会有非常残酷的真相、非常强烈的情绪。但我认为,这正是要信赖技术的重要原因,它不是要取代人类护理,而是一种将专业人员从繁琐的工作中解放出来的方式,从而使他们能专注于个人治疗。”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