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3 02:00:0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报道称,以男性为重点的医疗机构,长期以来容易忽视只影响女性的疾病。法国神经生物学专家说,所谓的性别“特质”,把女性描绘成软弱生物的象征,而这种现象早已充斥医学界。

参考消息网3月13日报道 据法新社巴黎3月9日报道,海伦·麦克劳夫林说,她要忍受的痛苦如此剧烈,以至于她宁可用个热瓶子来烫自己:“因为那也比我承受的痛苦要好些。”

然而,当她的医学扫描结果仍然显示没问题时,伦敦医生的解释让她感觉:“我什么病也没有——都是脑子里想出来的。”

长期被医疗机构忽视

她的经历对许许多多人来说都很熟悉,因为困扰她的疾病——子宫内膜异位症——是全世界1/10的女性会遇到的问题。

报道称,但是,对子宫内膜异位症的研究严重不足,而且经常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得到正确诊断。这已经成为一个象征:即历来以男性为重点的医疗机构,长期以来都忽视了只影响女性的疾病。

麦克劳夫林16岁时首次出现子宫内膜异位症的症状,即正常情况下位于子宫内部的组织在子宫外面生长。

当她告诉英国的全科医生,她每隔一周就来一次月经时,他给她开了避孕药。

报道称,25岁那年,也就是第一次误诊近10年后,她在经期后的疼痛越来越严重:“我的肚子里弥漫着一种强烈的撕裂感。”

一年后,这种疼痛蔓延到她的腿上,她“一周7天,每天24小时都处于痛苦之中”。“我连去医院都困难,我没法工作,我每天要吃25片药——只是为了止疼。”

参考消息网3月13日报道 据法新社巴黎3月9日报道,海伦·麦克劳夫林说,她要忍受的痛苦如此剧烈,以至于她宁可用个热瓶子来烫自己:“因为那也比我承受的痛苦要好些。”

然而,当她的医学扫描结果仍然显示没问题时,伦敦医生的解释让她感觉:“我什么病也没有——都是脑子里想出来的。”

长期被医疗机构忽视

她的经历对许许多多人来说都很熟悉,因为困扰她的疾病——子宫内膜异位症——是全世界1/10的女性会遇到的问题。

报道称,但是,对子宫内膜异位症的研究严重不足,而且经常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得到正确诊断。这已经成为一个象征:即历来以男性为重点的医疗机构,长期以来都忽视了只影响女性的疾病。

麦克劳夫林16岁时首次出现子宫内膜异位症的症状,即正常情况下位于子宫内部的组织在子宫外面生长。

当她告诉英国的全科医生,她每隔一周就来一次月经时,他给她开了避孕药。

报道称,25岁那年,也就是第一次误诊近10年后,她在经期后的疼痛越来越严重:“我的肚子里弥漫着一种强烈的撕裂感。”

一年后,这种疼痛蔓延到她的腿上,她“一周7天,每天24小时都处于痛苦之中”。“我连去医院都困难,我没法工作,我每天要吃25片药——只是为了止疼。”

报道称,转折出现在她的一个朋友那里,他们听说另一个有类似症状的人患的是子宫内膜异位症。然而,当麦克劳夫林对医生提到子宫内膜异位症时,“他们真的不屑一顾”,还是拿止痛片打发了她。

“最后,我给外科医生写了一封长达3页的信,恳求他为我实施确认子宫内膜异位症的手术,因为不管是扫描还是血液检测都无法确诊这种疾病。”

“这就是我确诊的过程。”

妇女节不仅是“粉色闪亮”

现年37岁、住在伦敦的麦克劳夫林说,周二的国际妇女节“不应该用‘粉色闪亮的一天’这种刻板成见来形容”。

“这是需要认真对待的一天,因为有许多影响女性的问题在男性世界里没有得到过正视。”

报道称,英国议会2020年的一份报告发现,患有子宫内膜异位症的女性平均要用8年的时间才能确诊,尽管有超过一半的女性因其症状而就医的次数超过10次。

2019年美国一项研究分析显示,有色人种女性的子宫内膜异位症诊断更为困难。

英国女权主义文化史学家埃莉诺·克莱格霍恩与麦克劳夫林有着相似的经历。当揪心的疼痛从“臀部延伸到脚踝”时,她的家庭全科医生说,他看不出她有什么问题,猜测这可能是痛风。

“我能不能问一下,像你这样有魅力的年轻女性是否有可能是怀孕了?”那位医生这样问道。克莱格霍恩在她2021年出版的《不舒服的女性:男性缔造世界中的误诊和谬论》一书中记录了这段经历。

当得知她服用了避孕药后,医生得出结论说:“这可能只是你的荷尔蒙问题。”

经过10年的痛苦和沮丧,一位风湿病学家终于发现了真正的原因:红斑狼疮。

女性往往将自身健康置后

法国神经生物学家凯瑟琳·维达尔说:“所谓女性的‘特质’,把她们描绘成软弱生物的象征,这种现象早已充斥医学界。”

报道称,世界卫生组织称,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上抑郁症。而荷尔蒙又一次习惯性地被当成罪魁祸首。

然而,世卫组织说,导致女性自主权较少而背负的社会期望更高的性别规范才是罪魁祸首——另外还有性骚扰和暴力的受害者所受的创伤。

里尔大学医院的心脏病学家克莱尔·穆尼耶-维耶说,另一个问题是,“女性对自身健康的关注较少,而且往往将其置于家庭或工作之后”。

报道称,法国的一项调查显示,女性在心脏病发作时叫救护车的时间平均比男性晚15分钟。2019年欧洲心脏病学会的一项研究还发现,“女性会为有心脏病发作症状的丈夫、父亲和兄弟叫救护车,却不会给自己叫救护车”。

“我们不能再这么想当然地认为,当一名男性倒下时,他是心脏病发作;而当女性倒下时,她只不过是昏过去了。”穆尼耶-维耶说。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