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6 09:48:1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任韬衡
核心提示:俄奥委会主席强调,无论法院如何裁决,俄罗斯队都将继续备战2020年奥运会。至于诉讼的持续时间,条例没有规定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必须什么时候出庭。需要提醒的是,倘若诉讼拖延,处罚也会延后。

参考消息网12月26日报道 俄媒称,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全体会议通过决议,将就俄被禁止参加国际大型体育赛事的裁决向法院上诉。相关通知书将在三天内发送给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曾在索契冬奥会后的兴奋剂丑闻期间与俄方合作的一家瑞士法律公司将代表RUSADA的利益。俄罗斯奥委会和残奥委会将是诉讼程序中的第三方。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12月24日报道,RUSADA将对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裁决提出异议,该项裁决剥夺了RUSADA合规地位并提出一系列制裁,包括4年内禁止俄罗斯代表队参与大型国际体育赛事。

出席RUSADA全体会议的俄奥委会主席斯坦尼斯拉夫·波兹尼亚科夫称:“根据讨论结果,RUSADA全会完全支持观察委员会19日提出的建议。舍伦贝格-维特默律师事务所将在洛桑国际体育仲裁法院及其他审理中代表RUSADA的利益。”

报道称,俄方的下一步将是以RUSADA总干事尤里·加努斯的名义签署相关信函并发送给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这不会晚于2019年12月27日。随后,俄方将向法院递交讼状。

早些时候,RUSADA观察委员会的建议也得到俄奥委会一致的支持。根据国际体育仲裁法院条例,该部门有权作为第三方参与此事。

这位官员说:“相信俄罗斯运动员将以国家奥委会组建的代表团成员身份出征东京奥运会,正如《奥林匹克宪章》规定的那样。我们将竭尽所能,使我国运动员持俄罗斯三色旗参加东京奥运会。”

俄奥委会主席强调,无论法院如何裁决,俄罗斯队都将继续备战2020年奥运会。至于诉讼的持续时间,条例没有规定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必须什么时候出庭。需要提醒的是,倘若诉讼拖延,处罚也会延后。

波兹尼亚科夫解释说:“有人推测,此事可能要到奥运会开始前甚至更晚才能了结。”

他补充道,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决定违反《奥林匹克宪章》。俄罗斯残奥委会也持相似立场。

俄罗斯国内积极看待RUSADA的决定。例如,前拳击世界冠军尼古拉·瓦卢耶夫认为,对俄的指责从一开始就毫无根据,因此诉诸法院是正确的出路。

塔斯社援引瓦卢耶夫的话说:“如今,我们是世界上唯一被要求提供反兴奋剂实验室全部数据的国家,我们照做了,满足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所有要求。可问题在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指控),一切只是空口无凭,所以只能对簿公堂。”

同时,俄国家杜马议员、冰壶联合会主席德米特里·斯维晓夫预计,俄方上诉成功的机会渺茫,因为西方媒体仍在继续向法院施加巨大压力。同时,他也表达了对官司取得好结果的希望。

斯维晓夫说:“但愿国际体育仲裁法院能秉公执法。即使不能完全,至少也要部分维护俄罗斯及其运动员的利益。”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