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新年展望:2014俄罗斯的机遇与挑战并存

俄罗斯专家周刊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有限干预中东进程

【俄罗斯《专家》周刊1月13日一期文章】题:家庭作业(作者 奥莉加·弗拉索娃 格沃尔格·米尔扎扬)

2013年俄罗斯在世界舞台的影响力得到进一步巩固。地位能否继续提升将取决于我国能否合理推进前苏联地区的一体化进程。

中东的2014年将在两大标志性进程中过去——“阿拉伯之春”的延伸和伊朗的合法化。这两大进程至少在未来中期将使局势陷入动荡。

“阿拉伯之春”的终极阶段使以往的地区体系残骸完全解体,同时又无新体系可以代替。而美国不可能听任中东的这种状况,他们作出了一项艰难但合理的决定——通过伊朗的国际合法化稳定局势。但这种稳定多半是进程的中期结果,未来短期进程将带来更大的动荡,因为波斯湾地区的力量配置正在发生根本性改变。

当前的中东乱象为俄罗斯重返自苏联解体后莫斯科实际已撤离的这一地区提供了契机。去年已奠定部分基础。例如,正是得益于俄罗斯的努力,才阻止了叙利亚战争。与国际社会不同,巴沙尔·阿萨德珍视这一点,无疑将支持俄罗斯在叙利亚地位的增强,比如以提高我们在塔尔图斯海军基地的地位或与俄罗斯公司签署重建合同这些形式。除了起码的感谢外,叙利亚总统也希望能平衡一下伊朗的影响力,因为伊朗肯定会为挽救叙利亚政权而提出回报要求。

俄罗斯没有交出盟友,不仅叙利亚,还有其他一些正寻找新伙伴和武器供应者的阿拉伯国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例如,近几个月,俄外长拉夫罗夫和防长绍伊古访问开罗并签订由沙特出钱向埃及供应俄制武器的合同。

但不能对俄未来在中东的前景抱过高期待。我们既没财力,也没地理优势成为类似伊朗或土耳其那样的地区领袖,对我们而言,这是别人的地区。而且,俄罗斯在中东过于积极的存在会大大损害同这两国的关系,这又会反过来影响到我们,比如高加索。俄罗斯重返中东的理想方式将是新的军售合同、俄石油公司获租油田、民事机构合同、在一些关键地点的有限军事存在以及积极参与地区危机的解决。不要抱有任何把莫斯科变成阿拉伯精英的新麦加这种野心。

坐收东亚争端之利

在东亚,2014年也将是不平静的一年。朝鲜、中国和日本是局势难以稳定的主要因素。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朝鲜正面临重大变革。金正恩对父辈一代老近卫军的大规模清洗接近尾声,这些人曾在2012年夏天阻碍他开始有限的市场改革。改革将会逐步和谨慎推行,但不管怎样都会导致半岛局势的激化。这首先是因为清洗不可能彻底肃清所有不满者。党政和军方精英都清楚地知道,即便部分揭开朝鲜的“竹幕”也将导致执政当局的下台:朝鲜民众将获得比较的机会。另一方面,金正恩必须向自己的下属证明,他并不打算向西方交出朝鲜,也就是说,他还会高谈“动员”和“战争”,抑或再击沉韩国两艘舰艇(如果国内形势激化)。
  中国对地区稳定的威胁也不小。北京近期在地区所采取的一系列行动表明,它已度过了力量和资源的积蓄期,正走向其东亚领袖地位的“形式化”及同所有反对者的公开冲突。例如,去年底中国实际上把整个东中国海宣布为中国的主权领地,并在东海划设了防空识别区。中国发言人说,这是保护国家主权的必要措施,北京认为,该地区的岛屿属于中国。除中国自身外,谁都没太看重这一举动,但地区局势急剧恶化了。例如,美国向中国防空识别区派出了B-52轰炸机,韩国也扩大了自己的防空识别区范围,把中国提出主权要求的地区包括了进去。
  最不高兴的莫过于日本。众所周知,东京一贯对北京的崛起甚感担忧,同时也知道将希望完全寄托在美国的“保护伞”上并不靠谱。面对这种情况,日本当局主张修改二战后制定的宪法和外交政策,使日本转变为有能力自保的、货真价实的军事强国。去年底,日本首相八年来首次参拜被亚洲国家视为军国主义象征的靖国神社;日本政府在刚通过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中表示或将为安全缘由放弃“武器出口三原则”。这有可能成为日本与中国在东南亚的主要敌人——越南加强军事技术合作的发端,也将有助于日本加强对中国掌控的非洲的渗透。
  一方面,东亚局势急剧尖锐化会给俄罗斯带来严峻的问题:我们才刚刚启动了发展远东地区的规划。另一方面,这些冲突也赋予我们灵活行动的特定机遇。实质上,在当前情况下,无论是东京、北京,还是企图控制整个东亚的美国都不得不拉拢莫斯科,我们应当趁机好好谋算。日本急需我国的能源,因为东京放弃核能,而波斯湾国家的能源出口也不可能再扩大。此外,日美两国企图在亚洲打造某种旨在遏制中国的集体安全机制。倘若缺了俄罗斯,该机制搞不出什么名堂。这不仅仅是因为俄罗斯是该地区最大的国家之一,我们也是该地区唯一没有日本恐惧症、也不准备与日本清算二战侵略罪行的国家。我们的支持可以换来日本对远东的投资,还可能换来日本以对俄有利的条件签署双边和平条约。与此同时,中国人也对俄罗斯的能源感兴趣,希望俄罗斯在东亚爆发冲突时能保持善意的中立,充当稳固的“后院”。中国人愿意为此买单。

冀深化欧亚一体化

尽管去年赢得了争夺乌克兰一战的胜利、推进了欧亚一体化方案且与格鲁吉亚恢复关系,但俄罗斯在前苏联地区取得的外交成就的意义目前只反映在战术层面上。

亚美尼亚(正式)和乌克兰(非正式)放弃与欧洲实现一体化,作出有利于关税同盟的选择,但这绝不意味着欧亚一体化方案战胜了欧洲一体化,只不过是由于莫斯科给的钱更多。更何况欧亚一体化方案目前还缺少任何一体化进程的核心因素,即共同的思想和一体化中心的吸引力。理应让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普通民众能明显看出向俄罗斯靠近能获得的好处,他们的意见才是让这些国家采取亲俄倾向的可靠保障。

为了顺利推进欧亚一体化方案,莫斯科不仅要为该方案批上富有吸引力的外衣,还应当让自己和本国民众清楚地了解该方案的必要性及其实现方式。目前有不少人觉得,我们只不过是想把尽可能多的国家拉拢到俄罗斯身边,把它们从其他的一体化组织中拉出来。所以,莫斯科在2014年更该做的是考虑如何与我们在2013年从欧洲手中抢过来的国家加深及稳定一体化进程。显而易见,亚美尼亚加入关税同盟也许会带来俄罗斯极不乐见的卡拉巴赫冲突解冻效应:按照规定,亚美尼亚应当在本国领土与部分地区被阿塞拜疆占领的卡拉巴赫实施关税管理。阿塞拜疆已经对此前景表示过抗议,莫斯科应当确保继续将亚美尼亚拉入关税同盟而不会导致武装冲突。

谈到乌克兰,问题就更多了。即将到来的选举会刺激亲西方反对派加倍努力撕毁与俄罗斯的约定。不知道亚努科维奇今年为争取选民将采取何种举措,是否会重新考虑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但无论如何,乌克兰内政局势目前对我们不利。倘若我们没有找到挽回不利局面和吸引乌克兰人的途径,乌克兰将不断抬高保持对俄忠诚度的价码。

除与欧亚一体化有关的问题外,俄罗斯2014年在前苏联地区还将遭遇其他困难。中亚国家也许会带来令人震惊的坏消息。首先是乌兹别克斯坦:如果卡里莫夫时代终结,该国政治局势很可能陷入严重动荡,甚至爆发军事冲突。乌兹别克斯坦与塔吉克斯坦出现公开对抗的可能性也很大:这两国的关系极端紧张。塔吉克斯坦还面临塔利班入侵的威胁。塔国总统拉赫蒙将为在阿富汗内战期间支持同族人付出代价;除了俄罗斯,没人能保护他,保护整个中亚免于伊斯兰主义化。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