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新年展望:2014年会有哪些重大新闻?

《卫报》记者从世界各地报道他们所在地区在2014年会有哪些重要新闻。

美国:奥巴马面临最后一搏

对华盛顿的许多人来说,2014年来得太及时了。11月的中期选举是贝拉克·奥巴马改变美国政治版图、抛开政府分歧严重和国会陷入僵局的一年所遗留影响的最后机会。

民主党人会成功地夺回众议院控制权还是共和党人会继续侵蚀民主党人在参议院脆弱的领先地位是另一回事,一切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白宫能否在3月31日的登记截止日期之前重振公众对其医改计划的信心。

不过,有几个潜在的亮点会让所有人感到鼓舞。逐渐复苏的经济也许会减轻美国就业市场和社会停滞的压力。美国军人应当会从阿富汗撤回国内。朝着伊朗局势缓和方向的进展也许会让白宫有理由庆祝难得的外交政策成功,即便国会仍将需要加以说服。

奥巴马仍需决定是否批准基斯通能源管道。由于政府的全部三个分支行政、立法、司法机构都提议对国家安全局进行改革,奥巴马最终将不得不在1月份发表国情咨文之前决定如何处置美国的监控状态。

在2014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国会山穹顶都将罩着整修用的脚手架——有真实意义上的也有比喻意义上的。明年12月的情况将在很大程度上宣示美国民主的未来。

欧洲:反欧盟政党势力坐大

在对欧洲造成重创的几年危机过后,2014年,欧洲各国占支配地位的政治势力、掌握大权的人、欧盟彼此对立的部门之间如何协作和争斗都将有剧变。

5月份的欧洲议会选举必将是它成立以来最重大的一次。欧洲各国精英担忧的是欧洲议会被一帮恐惧欧盟的人攻占。

由于多年的紧缩政策、高失业率和欧洲政治“重新国有化”,反对欧盟的平民主义者将在选举中表现出色。他们不会赢得选举,但可能会取得象征性胜利,夺得30%左右的席位,引导议事日程,促使主流政党调整他们对极右翼的政策,并从欧洲主流政党的领导失败中渔利。

选举结果还将影响接下来的讨价还价。10月份将任命新的欧盟委员会成员、新的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新的外交政策负责人。

与此同时,在欧洲的真实世界里,多年的紧缩政策和欧元危机带来日益深化的社会和经济影响,微不足道的经济增长率、事实上的通货紧缩、普遍的失业现象使政治付出代价。

英国问题将提上议程。英国会成为退出欧盟的第一个国家、而且是大国吗?所有欧洲人都将密切关注。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是欧洲无可争议的领袖,2014年将证明她是否真的清楚自己想在欧洲有什么样的建树以及她能否如愿以偿。法国的疲弱和意大利的混乱将进一步增强关于欧洲衰落的忧患感。

阿富汗:迎来关键性总统大选

外交官和政治家喜欢滥用“决定性”这个词,但2014年对阿富汗来说真的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它将决定阿富汗能否避免再度爆发恶性内战而守住过去十年有限却明显的成果。

总统大选将在4月举行,现任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不参选。

很多人担心此次投票中的安全问题和舞弊行为,但即便只取得有保留的成功,它也会为该国首次和平民主的权力交接铺平道路。

随后,阿富汗将准备迎接另一个重大变化:在战斗了13年以后,最后一支西方作战部队将离开该国。

卡尔扎伊现正思考是否与美国签订长期安全条约,保留一些外国军人来指导阿富汗军队和警察,并提供基地让特种部队和无人机在与巴基斯坦交界地带追捕“基地”及相关组织的人员。

若没有这个协议,不仅全部外国军事支援都将撤走,而且许诺给军事和开发项目的每年80亿美元资金估计也会泡汤。其结果将是一个脆弱的中央政府独自面对塔利班,而且没有现金支付军饷。

南亚:印度大选将形成对决

毫无疑问,2014年又将是南亚风云变幻的一年。印度及其邻国的经济在艰难地创造增长和就业机会来满足数亿年轻人的需要。

在孟加拉国,不管1月份的选举结果如何,谢赫哈西娜和卡莉达·齐亚之间的争斗将继续搅乱政局——可能还会阻碍改善该国制衣业工人的处境。

在印度,5月份的大选将使国大党与印度教民族主义反对派形成对决。种种迹象表明,国大党的形势不妙。不管谁在5月份赢得权杖,需要解决的问题都有一长串,包括严重的结构性经济缺陷和针对女性的暴力。

美国和北约退出阿富汗的后果也许会雪上加霜。阿富汗的所有邻国都会受到影响。在克什米尔,印巴实际控制线沿线的冲突在2013年有所增加。暴力现象在2014年可能会恶化。

南亚山区其他地方可能也会麻烦重重,尼泊尔正再度尝试实现某种政治稳定。

在印度下方的印度洋,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总统将设法进一步增强他在斯里兰卡的权力地位和威信。马尔代夫的许多人只想要安宁。到2014年底,该地区会有另外许多人心怀相同的愿望。

俄罗斯:力争索契冬奥会圆满

索契冬奥会将为俄罗斯拉开新年序幕,假如其间不发生恐怖袭击、基础设施倒塌或同性恋选手被拘留事件,那就会取得圆满成功。

政治上,我们将看到莫斯科人能否在秋天的议会选举中给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一记重创,他们曾在2013年莫斯科市长选举中让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利内获得27%的选票。值得关注的一个人是前不久被释放的前石油大亨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他会留在国外还是回到俄罗斯?他会决定步入政坛、为俄罗斯反对派势力带来一张全新的、可能具有团结力量的面孔吗?

这一年,乌克兰局势将跌宕起伏。围绕疏远欧盟而亲近俄罗斯的决定,全国一半人奋起抗争。克里姆林宫的钱能在多大程度上支撑该国经济、石油寡头政治家们的心情、反对派政治家的手段是否高明都将决定着维克托·亚努科维奇总统能否撑到2015年大选甚至获得连任。

在乌兹别克斯坦,派系争斗乃至执政党内讧在继续,现年75岁的独裁者伊斯兰·卡里莫夫似乎健康状况在走下坡路。随着2015年大选临近,幕后争斗可能会加剧,包括他两个女儿之间的争斗,据说她们都有望掌权。

非洲:议会大选成为主旋律

地区强国阿尔及利亚、埃及和南非将在这一年举行议会大选,博茨瓦纳、莫桑比克、纳米比亚、科摩罗、几内亚比绍和马拉维亦然。

在南非,执政的非国大也许会希望借助反种族隔离英雄纳尔逊·曼德拉去世带来的荣耀增强地位,但哀悼期也使现总统雅各布·祖马统治下的不满情绪受到关注。“天生自由”的一代——也就是在1994年实现民主后出生的人——将首次参加投票。

在马拉维,乔伊丝·班达总统的改革也将在5月份的大选中接受检验。班达因为提振了这个穷国的经济而在西方赢得赞誉,但在国内被指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傀儡。

肯尼亚与国际刑事法院的决战即将到来,乌胡鲁·肯雅塔总统因涉嫌在2007年总统选举期间策划暴力活动而将于11月受审。

中非共和国和南苏丹的危机愈演愈烈,这将使维和人员在2014年受到严峻考验,他们当中包括法国政府军和联合国蓝盔部队。

4月份将迎来卢旺达种族大屠杀和南非首次民主选举20周年纪念日。

津巴布韦至少有一个角落会举行庆祝活动,因为罗伯特·穆加贝将在2月份过90岁生日。这位统治者去年过生日时,崇拜者受邀分吃了一个90公斤的四层蛋糕,席间有8000只龙虾,该国还铸造了纪念金币。据说庆祝活动花费了40万英镑。

中东:对解决危机充满期盼

如果说中东地区有哪一年的谈判事关重大,那就是2014年。在该地区各个角落,对谈判达成危机解决方案的希望都空前高涨。若谈判失败,其后果也会格外严重。最受关注的是伊朗,前不久的协议显然让它感到了理直气壮。

但这份协议很容易瓦解,不管是由于谨慎的美国议员、敌对的沙特领导人还是由于好斗的以色列决策者施加影响,这些人都不满意在离心机未停转的情况下放松制裁。伊朗希望利用这份协议在解决该地区诸多难题方面发挥更大作用,首先就是叙利亚问题。

反对巴沙尔·阿萨德的国内起义现在成了远远近近各种既得利益集团的一场混战。圣战组织填补了真空,在该国北部和东部的力量尤为强大,对叙利亚、伊拉克和黎巴嫩的边界构成严重威胁。假如库尔德人断定混乱局面为他们造就了一个历史时刻,那么,土耳其的边界也会面临挑战。

叙利亚的乱局带来了一个共同敌人:与最初的暴乱毫无关系的圣战者。巴沙尔寄希望于这足以促使美国和欧洲与他的部队以及叙利亚自由军残余力量联手打倒圣战者,而不是打倒他。那会保护伊朗和俄罗斯的利益,却会让沙特阿拉伯和海湾地区逊尼派更加恼火。

与此同时,2014年春天是巴以和谈达成协议的最后期限,而这并没有保障。

如果没有突破,国际社会、尤其是欧盟可能就会加紧对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定居点采取行动,并强化对以色列的政治孤立。巴勒斯坦人也许会再度努力加入国际刑事法院等全球性机构,致力于取得国家地位。

中国:将解决许多重大问题

中国将继续声索南海和东海的领土。它的逐步扩张战略已经激怒了许多邻国,谁也没有表现出退缩迹象,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似乎很大。

中国的其他热词将是增长和改革。

北京将在2014年主办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南京将主办2014年夏季青年奥运会。

共产党将解决许多重大问题,但只会按照他们自己的条件来解决。习主席将继续打击腐败、推进人民解放军现代化并使国内生产总值稳定增长。

难以估量的是朝鲜。该国前不久处决金正恩的姑父也许预示着更加严重的不稳定局面,那是中国很可能不希望看到的。

拉美:巴西将主宰重大新闻

由于主办世界杯和举行总统大选,巴西必将在2014年主宰拉美地区的重大新闻。目前,迪尔玛·罗塞夫在10月取得连任的可能性比巴西国家足球队在7月份第六次捧杯的可能性要稍大一点,但他们都得到坚定不移的支持。

2014年对该地区其他国家而言也意义重大,萨尔瓦多、玻利维亚、乌拉圭、哥伦比亚和巴拿马都将选举总统。但跟在巴西一样,那恐怕并不意味着总统易人,除非该地区经济的减缓幅度比2013年还要大,而那是很可能的。

这方面最有危险的是委内瑞拉的尼古拉斯·马杜罗,他需要与通货膨胀和经济衰退作艰苦斗争。

哥伦比亚的选举大概最为重要,现总统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将寄希望于其政府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正在举行的和谈能助力他竞选。

最哀伤的告别政坛的人物将是何塞·穆希卡,他将最后一年担任乌拉圭总统。在他回归田园生活之前,世界将关注该国大麻立法的结果,这部法律将在明年生效。如若见效,它将不仅增添穆希卡的政绩,而且会给在“反毒战争”中损失惨重的其他拉美国家,尤其墨西哥、哥伦比亚和秘鲁提供一个新模板。

一个违反直觉的预言是:古巴和美国的关系将向前迈进。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