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新年展望:2014年没有大战但冲突不断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西班牙《国家报》2013年12月29日文章】题:2014:没有大规模战争但冲突不断(作者 西班牙冲突与人道行动研究所安全问题专家赫苏斯·A·努涅斯·比利亚韦德)

弗洛伊德说过,个人或集体的暴力自有史以来就伴随着人的本性,它可以受到相对控制、合法监管甚至惩罚,但永远不会被消灭。冲突不断的世界格局印证了这一说法。今天的世界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但很多地区陷入无止境的内部冲突中,和平遥遥无期。

欧洲不会爆发冲突

当前的全球化世界格局告诉我们,对于生活在民主国家的人来说,有组织的暴力已经不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手段。我们甚至会认为,战争已经不再是时髦的东西,因为我们拥有其他更为阴险但同样具有杀伤力的机制来捍卫我们的权利和利益,将之作为几十年来对我们有利的现状面临威胁时的最后手段。因此这并不是说我们的结构稳定性是不可逆的,因此我们每天都必须完善一个使我们能够和平解决所面临冲突的机制。但我们同样知道,享受这一切的是世界上的少数人,这个世界上不平等的鸿沟一直在拉大,而且我们要为很多同类遭受困扰和面临不安全形势承担责任。

我们可以说,今天和上个世纪已经截然不同,欧洲的战争已经不存在了。苏联和南斯拉夫的解体还未被完全消化掉,街头暴力仍层出不穷,但欧洲大陆是一个安全岛,中期内看不到不用武器就解决不了的冲突。虽然存在明显的错误和不足,但欧盟仍然是有史以来预防暴力冲突最成功的尝试。

除了将战争从28个欧盟成员国的日程中剔除出去以外,其强大的影响力有助于避免欧洲的问题演变为公开的冲突,将巴尔干国家纳入布鲁塞尔的轨道,缓解历史上未能妥善处理的国内紧张局势。目前最大的紧张焦点是莫斯科与布鲁塞尔对乌克兰的公开争夺,但我们不认为这一争斗会脱离谈判桌。俄罗斯企图恢复在周边地区的影响力和土耳其国内形势等问题也是如此。

拉美非洲形势灰暗

在美洲,如果只将哥伦比亚作为唯一公开冲突焦点的话就是自欺欺人了。实际上,该国旷日持久的暴力冲突的解决可能是2014年的最好消息之一,因为谈判进程表明,不放下武器对谁都是没有未来可言的。一些国家政府重整军备的动作显然已经超过了纯粹的国防限度,这是谁都不希望看到的战争因素。

没有任何大陆性的战争,但一些中南美洲城市在全球最暴力城市中名列前茅。这种暴力现象首先是社会不平等的结果。此外,无力保障公民安全的治安力量以及一些帮派团伙与政府之间的对抗等因素也导致了暴力现象愈演愈烈。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形势更为灰暗,就连南非也不能摆脱这场不稳定浪潮,曼德拉为构建和平所做的努力可能付诸东流。马里和南苏丹等国的暴力冲突早就不是新闻了。

这些问题都不能用军事手段来解决,因为其根源是社会、政治和经济等多层次的。这就决定了如果没有必要的政治意愿去采取多边和多领域的应对措施,认识到促进发展是提高安全水平的最直接途径的话,任何军事努力都注定会失败。军事手段顶多能够缓解问题所造成的最明显后果,但不能真正起到拨乱反正的作用。

中东只有一丝希望

国际社会对地区未来的兴趣不大和地区各国政府的脆弱性使我们可以预见,目前不稳定和暴力冲突的形势还将继续。

在“阿拉伯之春”爆发3年之后,只有4个国家的独裁者倒台了,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真正实现了制度更迭。叙利亚仍是一个可怕的主角,也门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突尼斯能否避免陷入类似利比亚和埃及的暴力倒退还不得而知。虽然强度不同,但阿拉伯世界的民间运动表明了失败的政治制度的枯竭。其自杀式的抵抗预示着该地区将继续陷入混乱之中,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幸免,安全和发展的前景都是消极的。

此外,阿富汗和伊拉克,以及与邻国发生冲突的以色列都不是解决冲突的成功范例,我们可以说阿拉伯-穆斯林地区仍将是2014年吸引世界目光的焦点地区。国际日程中的一丝希望来自于华盛顿与德黑兰的接近进程。

亚太让人夜不能寐

最后,亚太地区似乎也是一个会让和平爱好者夜不能寐的舞台。虽然不可否认的是,世界两大强国美国和中国在该地区相互试探,但不能断言双方的分歧必然会演变为暴力。虽然两国都不想挑起冲突,因为这将对自身利益不利,但不排除双方时刻算计着下一步棋,以便占据有利地位,将亚太国家吸引到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但如果说这让那些好事者感到沮丧的话,三个新的冲突舞台已然兴起:北极、网络空间和太空。总而言之,尼采所说的“权力意志”使我们确信,战争仍将是我们未来的一部分。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