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年终观察:冲突在这些地区挥之不去

中东:麻烦不断难以预料

【英国《卫报周刊》网站12月19日文章】题:回顾2013:希望在伊朗诞生,但在其他中东国家破灭(作者 伊恩·布莱克)

总是很难预料历史学家会对时事持何种看法。但如果他们将来粗略盘点一下2013年中东发生的重大事件,他们肯定会把以下事件包括在内:有关各方就伊朗核项目达成日内瓦协议、叙利亚国内的流血战争不断升级、其他国家的阿拉伯之春有一个快乐结局的希望逐渐破灭。

哈桑·鲁哈尼6月当选伊朗总统启动的进程导致该国在11月份与美国和其他5个国家达成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根据该协议,有关方面放宽对伊朗严厉的经济制裁,以此作为对后者削减铀浓缩活动的回报。这是一项临时协议,而且面临来自德黑兰强硬派、华盛顿共和党人以及耶路撒冷鹰派的反对。如果获得成功,该协议将使以色列或美国发动先发制人打击的风险宣告终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奖赏,即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长达30多年的敌对状态得到缓解,但这对宿敌若想达成一项被热炒的“大协议”,其他分歧将难以调和。

伊朗在叙利亚扮演的角色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叙利亚境内极端主义升级,有关西方进行干预的言论逐渐停止,人们转而主张采取遏制而非解决危机的策略。8月份在大马士革附近发生的化学武器袭击事件为美国和俄罗斯就消除叙利亚化学武器库达成协议铺平了道路。以美国为首的联军采取惩罚性行动的威胁就此终结。

四分五裂的叙利亚反对派要求巴沙尔·阿萨德总统下台,或通过谈判实现权力交接。由于政府军在战场上节节胜利,而且有德黑兰和莫斯科的支持,巴沙尔底气十足。巴沙尔很可能会抓住权力不放,甚至在2014年重新当选,但叙利亚早已陷入分裂。

频频发生的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给伊拉克造成了创伤。自伊拉克军队今年4月突袭一个逊尼派反政府抗议者营地以来,暴力事件不断升级。

2013年是埃及局势动荡的一年。在军方推翻穆尔西总统后爆发的群众抗议活动中,共有2000人丧生。6月30日的政变得到民众的广泛支持,这表明人们对这名穆兄会领导人极为不满——他在民主选举中当选总统,但未能实行民主统治。塞西将军承诺将遵循民主“路线图”,但随着当局持续推行高压政策,2011年1月开罗解放广场给人们带来的巨大希望已成遥远的记忆。

利比亚是西方对阿拉伯人暴动公开进行干预的唯一国家,也面临多重危机——特别是的黎波里政府未能解除自治民兵组织的武装。利比亚局势动荡的表现包括总理遭短暂绑架和致使石油工业陷于瘫痪的频繁罢工。

在伊斯兰主义者与其他党派联合执政的突尼斯,极端主义不断增长,但这个国家仍有可能获得一项大奖,因为它从独裁国家向运作良好的民主国家过渡最为顺利。

对该地区最悠久的冲突——以巴冲突而言,2013年是停滞的一年。美国国务卿克里作出最后努力,希望促使双方在2014年4月前达成协议。以色列对伊朗核协议的极度不满导致问题复杂化。即使没有这种情况,以色列扩大定居点一事与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加沙地带哈马斯之间的严重分歧也似乎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取得突破困难重重。

年终岁尾,大家都面临这样一个令人烦恼的问题:美国是不是正在撤离中东?奥巴马推行著名的“转向亚洲”战略,美国实现能源独立的前景日益真实,加上华盛顿显然不愿卷入一个难以预料的地区新出现的麻烦中,所有这些表明,问题的答案在一定程度上是肯定的。如果经过60年后美国在伊朗摆脱孤立处境并以竞争者的身份重返全球石油市场之际正失去对保护霍尔木兹海峡的兴趣,沙特阿拉伯无疑有理由感到担忧。如果没有美国的主动支持,以色列的自信心也将大不如前。但所有这些变化都没有突然发生或很快就会发生的迹象。

非洲:“崛起”背后危机四伏

【英国《卫报周刊》网站12月19日文章】题:回顾2013:非洲日益繁荣,带来自身危险(作者 史大威)

肯尼亚韦斯特盖特购物中心的玻璃和钢象征着非洲的崛起。2013年,与以往相比,有更多非洲人受其吸引。但是,可想而知,这家购物中心由此也成了希望对他们所认为的敌人以及世人产生最大程度影响的恐怖分子的目标。至少67人死于这场发生在内罗毕、十分适合上电视的围攻。这场围攻持续了4天,提醒人们记得,繁荣会带来危险。韦斯特盖特购物中心袭击事件宣布,青年党仍具有影响力,而且在索马里国内,有迹象表明,针对青年党的军事战役已陷入停滞。该国官员承认,他们不能靠杀戮走向胜利;他们还在与一种理念作战。

有迹象表明,“基地”组织正在非洲各地伸展触角。索马里总统称,青年党与已故的本·拉丹的网络难以区分。在西部,伊斯兰激进势力也在发展壮大。1月,圣战者计划向政变后的马里的首都进军,但在法国军队迅速干预下挫败。也许,尼日利亚能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更好地总结如今那些自相矛盾的现象。尼日利亚是世界上增长速度最快的经济体之一(2013年第三季度为6.81%),预计将于明年年底超过南非,成为非洲第一大经济体。然而,“博科圣地”(意为“西式教育是罪恶的”)叛乱组织仍在杀戮、强奸以及招募童子军。9月的一次袭击事件在贝尼谢克导致至少142人死亡。

尽管如此,冲突正日益成为例外,而不是常态。津巴布韦与肯尼亚同时举行大选。据报道,没有一人因有政治动机的暴力事件而丧生。然而,很多人质疑穆加贝总统的胜利,声称存在选举舞弊现象。

连最难解决的难题之一,即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地区,在M23叛军被联合国干预部队和刚果国民军迅速击败后,局势也最终开始好转。很难说这是所谓“非洲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因为仍存在众多武装组织,但这是协调一致的国际干预也许能够有所成就的迹象,而这种迹象以往很少出现。

然而,阴暗处又开始长出新的杂草。偷猎大象和犀牛行为激增为青年党等跨国犯罪辛迪加和网络提供了资金。3月,一场政变扰乱了中非共和国,到11月,国际社会已开始使用“种族灭绝前夕”等词来唤起人们对混乱局面——叛军残忍屠戮——的注意。

然而,在这些似乎随机发生的表面事件底下,隐藏着若干较有规律的趋势。非洲开发银行估计,这个大陆2013年的经济增长率将是4.8%,而且预计2014年将加速至5.3%。主要推动力是农业生产和服务业、石油产量增加和采矿活动增加。与之分不开的是,中国的巨额投资。绘制一张自2000年以来中国对非投资的线图,将其与一张表明非洲同期经济增长的线图相比较,可以看到,相关性十分明显。

非法金融外流——通过逃税、转移定价和匿名拥有公司——给非洲带来的损失仍是其所接受国际援助的两倍。非洲进步小组今年的报告详细描述了因低估资产价值和向外国投资者出售资产而令刚果损失13亿美元收入的5笔交易。报告指出,总而言之,这些损失是刚果每年卫生和教育预算的两倍。刚果的儿童死亡率在全世界排在前几位,而且有700万学生失学。

这个小组强调了过去10年“非洲崛起”这一成功故事的致命弱点。经济增长未必能创造就业岗位或惠及所有人。虽然繁荣在培养一个使用推特、对手机上瘾的中产阶级,但在很多国家,也加固甚至深化了贫富阶层间的不平等。还有,非洲一些最成功的经济体也是一些最不民主的国家。

拉美:群众运动成主旋律

【英国《卫报周刊》12月19日文章】题:回顾2013:巴西等待重大时刻,拉美人走上街头(作者 华衷)

对拉美许多国家而言,2013年是群众年。无论是主张变革,追悼死者,欢迎新教皇,还是投掷燃烧弹,在抗议时敲打平底锅,成群的人走上街头举行集会。

在委内瑞拉,先是3月份加拉加斯挤满了悼念查韦斯的人群。随着查韦斯的离去,人群在随后的几周一而再、再而三地走上街头,有的是为了对他的接班人尼古拉斯·马杜罗表示支持,有的是为了反对他。尽管通胀加剧,必需品稀缺,但马杜罗努力赢得了实行法治的额外权力。

期望落空、幻想破灭也是巴西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背后的原因。这个地区经济发展的动力似乎在6月份让它自己大吃一惊:这里发生了近30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人们通过社交网络组织起来,100多万人在50座城市示威游行,抗议腐败、公共服务匮乏、警察残暴、挥霍纳税人的钱修建世界杯体育场。预计巴西的世界杯组织者明年将面对更多的抗议活动。

在阿根廷,成千上万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反对政府的集会。克里斯蒂娜总统未能在议会选举中赢得修改宪法和竞选连任所需的多数票,但她的庇隆主义党仍占优势,2015年任期结束前她不会被赶下台。

该地区其他国家也发生了大规模、充满暴力的街头抗议活动。在墨西哥,警察与罢工教师发生了冲突。智利学生为获得免费大学教育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示威游行。这场斗争在11月的选举后似乎成功了,数位学生领导人被选入国会,新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承诺满足他们的众多要求。

并非所有抗议活动都针对政府。在哥伦比亚,成千上万人参加了和平游行,支持桑托斯总统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开展谈判,结束拉美持续时间最长的暴乱。在古巴和谈期间,双方取得了缓慢但稳定的进展,表明双方有望达成全面的和解协议,尽管离这一目标仍有一段距离。

缉毒战争继续给该地区造成重大损失,在墨西哥尤其如此。迄今为止,估计已有8万人被谋杀,2.6万人失踪,恐怕已被杀害。乌拉圭发起了不同寻常的举措,它试图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大麻立法来突破禁毒、冲突和非法买卖的循环。明年人们将密切观察这项政策的成果。

从总体上看,拉美基本上没有爆发全面的武装冲突。许多领导人来自左翼党派,在上台时曾承诺实行激进改革,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上台10年后幻想不可避免破灭的牺牲品。但在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乌拉圭、尼加拉瓜,他们仍牢牢领先于竞争对手,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在脱贫运动中取得的成就。在一个贫富差距长期以来属于世界之最的地区,这是一个不小的成就,但这方面的进展开始止步不前。

古巴一直是拉美革命的核心地带。这个国家最令人欣喜的变化是进一步扩大了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在卡斯特罗的领导下,古巴在过去一年涌现出许多私营旅店和零售商,政府在去年放松对海外旅游的限制后,还承诺取缔双币制。虽然国家仍被牢牢控制,但政策似乎在朝着中国式改革开放逐步靠近。

尽管拉美一直在努力促进地区一体化,但拉美的经济命运远非掌握在自己手里。尽管它对欧洲和后来美国商品需求的依赖减弱了,但它现在对中国的依赖更严重。

华盛顿对该地区的影响依然很大,而且继续在许多地方引起不满。这一点在拉美人对美国国务卿克里有关拉美是美国“后院”的讲话作出的反应中表现得很明显。这句话一直让拉美人耿耿于怀。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