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美国大报争论普京“输赢”

美国《纽约时报》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严重失算——与乌结盟努力失败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3月7日文章】题:俄罗斯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作者 克里斯蒂亚·弗里兰)

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基辅居民经历了自二战以来最血腥的冲突,这场冲突可能发展成欧洲在21世纪的第一次重大战争,而克里米亚可能永远不会再成为乌克兰的一部分。但无论未来的几个月甚至几年发生什么情况,普京和他所期望的建立一个专制、由俄罗斯主宰的前苏联集团的想法已经输了。民主独立的乌克兰,以及杂乱无章、爱发牢骚(同时也是自由和守法)的欧洲理念赢了。

到目前为止,唯一确定的胜利是意识形态上的胜利。许多局外人将乌克兰在过去三个月里发生的事情理解成一场南斯拉夫式的民族文化斗争。但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一场政治斗争。对乌克兰以及俄罗斯和许多前苏联国家来说,1991年苏联解体只是一个局部的革命。苏联消失了,但老的特权阶级及其腐败专制的统治依然存在。普京显然正利用这份遗产,试图将其重塑成一个新的国家资本主义体系,参与全球竞争和蓬勃发展。与亚努科维奇统治下的乌克兰结成同盟是该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现在这一努力失败了。鉴于普京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敏捷行动,成功主办索契冬奥会,以及一开始对亚努科维奇的强势操纵,普京为自己赢得了类似于战略大师的声誉。但他在乌克兰问题上严重失算了。

普京误解了乌克兰语言和民族划分的复杂性。当然,乌克兰是一个多样化国家,语言、历史和文化在它的一些内部分歧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普京的错误是相信讲俄语和讲乌克兰语的人之间存在着同室操戈的分裂,假设乌克兰境内每个讲俄语的人或投票支持亚努科维奇的人宁愿成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公民。在现实中,乌克兰的情况是国内每个人都会说俄语和听懂俄语,每个人至少能听懂乌克兰语。在电视上,在议会中,在街道上,双语讨论是家常便饭。

普京似乎真的相信乌克兰和南斯拉夫一样,认为俄罗斯部队至少会受到乌克兰国内一半人的热烈欢迎。正如乌克兰前总统列昂尼德·库奇马向我说的那样:“他的顾问们一定以为他们会以解放者的姿态出现在乌克兰东部,收获鲜花与欢迎。但现实情况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今日美国报》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棋高一着——诸多手段牵制西方

【《今日美国报》网站3月6日文章】题:普京在乌克兰已经赢了(作者 戴维·安德尔曼)

从根本上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已经赢了。至少他是这么想的。在一个像乌克兰这样的地方,或者俄罗斯“近海外”的其他任何地区,这就够了。

让我们数数有几个方面。首先,普京实际完全控制了克里米亚。他认为,要巩固俄罗斯对黑海及其通向地中海的出口就必须控制这个地区。其次,他已经确保乌克兰东部完全处于自己的保护范围之内。至少他已经向俄罗斯人和自己的支持者确立了这一点,同时对其他人——奥巴马总统和美国、欧盟,特别还有东西两派立场的乌克兰人——划下明确的标记。

至于其他方面,他现在已经准备伺机行事。克里米亚举行任何公投,他无疑都能获胜。他也可以耐心等待乌克兰国家选举结束,而他会千方百计操纵这样的选举,就像他过去成功做到的那样,同时等待西方失去兴趣。普京要做的只是提醒自己别忘了格鲁吉亚:在几次短暂的小规模战斗之后,俄罗斯人的耐心使他得以完全控制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格鲁吉亚的其他地区实际被中立化。

最重要的是,普京意识到,如果发生全面冲突,美国和我们的全球利益遭受的损失可能跟俄罗斯一样严重。除了抵制、禁运和其他各种虚张声势,双方都有巨大的利害关系,这些都很可能在普京的盘算之中。

在普京新下的一着棋当中还有范围更广、利害关系更大的问题在发挥作用。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国际舞台上一系列动议的重要参与者,这些动议的目的是在地球上的某些关键地区保持或恢复和平与秩序。

俄罗斯在与伊朗就其核野心开展的谈判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尤其是鉴于普京已经让世界知道,他不再是核武器化伊朗的全心全意支持者。在叙利亚,虽然算不上放弃了一个坚定的盟友,普京也已暗示,如果巴沙尔·阿萨德总统同意销毁化学武器,这不仅将在白宫得到欢迎,在克里姆林宫同样也将得到欢迎。全面回归冷战很可能破坏这样的计划。

从长远角度,耐心可能证明是最有力的武器。现在的问题是,美国和西方能否通过等待战胜这位“游戏高手”。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