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年终观察:紧缩政策将让欧洲“失落十年”

英国《卫报周刊》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按照来自布鲁塞尔和某些欧盟成员国首都的要人的训诫,欧元是安全的,它已经挨过了风暴,这一单一货币的存亡问题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在希腊债务违约并由此引发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和欧盟运作方式的改变以后,这场巨变的社会、经济和政治代价正完全显现出来。没有立竿见影的解决办法。

紧缩恶果正在显现

当年采取的主要应对政策——紧缩政策——是野蛮的。它的恶果正在显现。欧元区深陷停滞,濒临通缩,国内生产总值(GDP)仍然比2008年雷曼兄弟公司破产时低3%。经济增长极为乏力,如果以当前的速度发展下去,欧元区需要到2021年才能回到2008年的GDP水平。

用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最近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的话来说,摆在欧元区面前的将是“失落十年”。青年失业率是灾难性的,希腊、西班牙和克罗地亚的青年失业率超过50%,而在欧洲的大片地区,青年失业率也有约25%。如果有复苏可言,那似乎也是没有就业机会的复苏。

欧元区日益掌握在柏林手中,柏林肯定会左右未来几年——也就是安格拉·默克尔总理的第三个、很可能也是最后一个任期——的应对政策。柏林目前对法国满怀愤怒,因为法国历史上民众支持程度最低的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并没有在进行什么改革。意大利也被预言将迎来更多的混乱和瘫痪局面。欧元区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都身陷困境,而欧元区头号经济体德国正担心被它们拖下水。

但是从政治上讲,这场危机的杀伤性已经降低,从而使诸位领导人又可以使用他们的首选方式,也就是蒙混过关。2014年,爱尔兰将成为第一个重新回到债市自力更生的受援国家,这还将使布鲁塞尔等地鼓吹如下观点,即药方正在起作用。

将要出现政治洗牌

在这一年结束时,德国屹立在巅峰:它不愿按照一种新的欧洲银行业监管制度为欧元区的银行业失败埋单,默克尔也正在整个欧元区勉力推行结构改革,她主张的是一种新制度——即由布鲁塞尔管理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契约”。

上述新的银行制度是欧盟各国政府四年来作出的最大政策反应,但是柏林近18个月来一直在做最后一搏。

这两个问题——即银行业联盟和默克尔的契约——将主导2014年的议事日程。2014年对欧洲而言将是极其重要的一年。继彻底撼动欧洲并引发存亡问题的多年危机发生后,2014年将出现大洗牌:这场洗牌涉及欧盟各国呈上升状态的政治力量和各机构负责人,以及欧盟内相互为敌的各机构会如何相处、如何对抗。

这场危机的政治代价很可能会在明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显现出来。该次选举有望成为位于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选举。整个欧洲大陆的权贵都在担心一件事,即欧洲议会将被一众形形色色的欧洲怀疑论者夺取,而那些人一心想要破坏或颠覆他们夺取到手的制度。

由于多年的紧缩政策、高企的失业率以及欧洲的“重新民族国家化”,反欧盟的平民主义者将在从英国到希腊的选举中取得佳绩。标新立异的人和平民主义者不会赢得欧洲议会选举。但是他们可能会赢得象征性的胜利,夺取30%的议席,左右议事日程,使主流党派把政策向极右翼方向修改,并从欧洲主流政党的领导失败中渔利。

权力博弈分散精力

大选的余波还将影响到下一轮较量。明年10月,一届新的欧盟委员会将被委派上任,负责主持欧盟首脑会议、在各国领导人之间斡旋的欧洲理事会主席也将上任,上任的还将有一位新的负责外交事务的欧盟委员。

有关应当由谁来任命这些关键的职务,新一届议会和各国领导人之间将会有一番较量,而且在那些最高职位的争夺中,还会像以往一样有一些多方位的争斗。

尽管这些博弈占据了布鲁塞尔的主要精力,但欧洲的真实世界仍然在受到多年紧缩政策和欧元危机造成的越来越深入的社会和经济影响,并且在承受低到不能再低的增长、显著通缩和失业率高企所带来的政治影响。

英国的问题将日益提到日程上来。英国是否会成为第一个退出欧盟的国家、而且是一个大国?整个欧洲大陆的注意力都将集中在这件事上。默克尔现在是欧洲毋庸置疑的领导者。明年应该就能看出来她是否真的清楚自己想为欧洲留下怎样一笔财富以及她是否真的能够实现。

法国总统奥朗德在欧洲舞台上的形象越来越可怜。他需要与德国达成一项新协议,但没有什么迹象表明这正在成真。法国的虚弱以及意大利的一团糟将加剧人们对欧洲衰退的普遍担心。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