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世界大城市如何管理报刊亭

法国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巴黎:城市一道亮丽风景

【《参考消息》驻巴黎记者刘卓报道】 “别碰我的报刊亭!”这是法国《费加罗报》2013年一篇有关巴黎市报刊亭报道的标题。据2013年3月的一项调查显示,81%的巴黎大区人认为,巴黎报刊亭是首都的象征。“巴黎没有报刊亭,这就像巴黎没有埃菲尔铁塔。伦敦没有红色电话亭,纽约没有黄色计程车一样”。的确如此,巴黎市现有的300余个报刊亭在移动互联网和即时通讯时代,再次焕发新的生机,仍旧是巴黎市内一道漂亮的文化风景线。

作为奥斯曼男爵改造巴黎城的成果之一,法国第一家报刊亭于1857年出现在巴黎大道,随后两年涌现了60家报刊亭。1859年起,第一批报刊亭逐渐替换为一种新的风格:八角形凉亭样式、带有圆顶、上耸箭头。1874年,此前作为私人企业财产的报刊亭转卖给巴黎市政府。到1892年,巴黎市内已有报刊亭350家。这种八角凉亭式的建筑美学风格此后少有变化。

如今,巴黎市每天最早开张的报刊亭早上4点30分亮灯,最晚的报刊亭凌晨2点关门。报刊亭不仅只是报刊的零售点,更在社区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调查显示,88%的巴黎大区人认为报刊亭是社区生活的一部分,81%的人认为报刊亭是社区的地标之一,67%的人认为报刊亭是良好生活品质的一种表征。50%的巴黎大区人还将报刊亭作为约会和见面的地点。

巴黎报刊亭业主茜尔维表示:“当你在报刊亭中时,其实你就位于了社区的核心位置。客人们自然向你涌来。在销售商品之外,我们也发挥着社会性的作用。”

日本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东京:培养国民阅读习惯

【《参考消息》驻东京记者杨汀报道】日本是世界报业大国,以其1.26亿人口的规模,不仅有《读卖新闻》这样销量近千万的报纸,还有多份如《朝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和《每日新闻》这样销量在数百万份的报纸。与其人口相比,如此发行量蔚为可观。而这背后的原因不仅涉及日本人的阅读习惯,也有报纸发行与销售体系的支撑。

在东京这样的大城市,如果你想买一份报纸,是极为方便的事情:街头随处可见的便利店,都会有专门销售报纸和杂志的长货架,而且种类颇为丰富;车站入口和站台上,也大都会设有出售饮料和报纸的售货亭;在一些稍有历史的社区,还可以看到风格古旧的书报铺。此外必须提及的是,即使在数字时代的今天,日本的实体书店仍很发达,市内主要的地铁站边通常都可以找到颇具规模的书店,这里也会兼卖杂志和报纸。

在这其中,便利店、售货亭与书报铺,发挥着各自不同的作用:

便利店是东京社区生活的核心。在东京,通常在社区徒步范围内都会有不止一家便利店,这里的报刊最新、最快,而且基本涵盖各种常见种类。购物时可以随手买下心仪的报刊。

地铁等处的售货亭,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方便。乘客在站台候车时,想起今天报纸还没看,或是对哪份报刊的标题比较感兴趣,就可以顺手买一份,以便乘车时阅读。在新干线上,在通勤地铁上,一车厢的日本人各自安静地阅读各自手里的报刊,曾经是令很多外国人到日本后印象深刻的场景。即使在手机阅读、电子阅读人数不断增加的今天,也仍有很多日本人坚持阅读纸质报刊。

巴西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里约:居民生活的“好邻居”

【《参考消息》驻里约热内卢记者赵焱报道】七旬老人尼尔森每天早晨必到自家楼下的报刊亭买一份《环球报》,顺便跟报亭老板若阿金聊两句。如果生意不忙,两人还会到报亭对面的小店吃顿早餐、喝杯咖啡。

不过像尼尔森这样的老主顾如今越来越少了,光顾若阿金报亭的大多是进来给手机充话费,或者买盒香烟,再或者就是住在附近的老邻居过来聊聊天,买一本数独游戏或者笑话书打发时间。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网络的普及,更多的年轻人选择通过电脑或者手机阅读新闻,报纸销量越来越少,报刊亭每天进的报纸自然也不断减少。记者前不久想买一份巴西最大的经济类报纸《价值报》,问了几家报刊亭都说卖光了。原来这份报纸由于其内容的专业性,读者大多属于比较“高大上”的A级收入阶层,普通市民较少问津,一般报亭最多每天进4份,有的只有一两份。而在里约销量最大的《环球报》每天也就进十几份,因为大多数读者已经采用订阅的方式。

在若阿金的报刊亭内,报纸被放在一个很不显眼的位置,进入报刊亭首先看到的是花花绿绿的旅游、休闲杂志。而事实上这些杂志也是装饰的成分更大,报刊亭充当便利店的角色才是正业。收款机旁摆满了口香糖、香烟等杂货。各大手机运营商的广告显示,这里可以购买电话卡或者直接为手机充值。虽然不远处就有彩票站,但这里也代卖彩票。

若阿金说,现在杂货的收入比重越来越大,他这里还算是比较简陋的,很多报刊亭都配有一个冰柜,出售冷饮和各种饮料,因为里约是个比较炎热的城市。确实,如果走到繁华一些的地方,特别是地铁站出口,报刊亭就更加商业化了,会有拖鞋、球迷围巾、地图、文身贴等物品出售。不过出售什么商品并不是店主自己随心所欲就能决定的,而是都需要向市政府提出申请、进行备案,被批准后方可经营。

由于有了便利店且功能多样,每天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光顾报刊亭的还不少,经常在一条街上就有好几家类似规模的报亭,附近的居民也习惯了把这里当做一位能够随时满足自己生活要求的好邻居。

香港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香港:政府善治的受益者

【《参考消息》驻香港记者张宁报道】报刊亭在香港一般称作报纸档。这道在香港街头散发墨香纸韵的风景,抵挡不住社会发展大潮的裹挟,渐渐消逝,引起乡愁几许。

这座城市史料记载的首个流动报纸档,由颇负盛名的英文《南华早报》于1904年创办。地点就在当时港英殖民政府总部所在的中环花园道。

《南华早报》创办人是孙中山领导下的兴中会成员谢赞泰,反清自然是《南华早报》初期的指导思想。香港首家报纸档地处英国殖民政府军事、政治、宗教的心脏地带,难免引起殖民政府暗地支持反清的不宜联想。好在,《南华早报》的报纸档并未闹出什么外交风波来。以此地为出发点,香港报纸档逐渐发展起来。

20世纪80年代之前,报纸档花样不多,两三张折叠凳,三两个水果箱,就搭建起来,除开报刊,允许兼营的货物甚少。近30年来,政府逐渐松绑,报纸档渐有流动杂货铺的样貌。在今日报摊,可见打火机、小食品、矿泉水、香烟、地图等诸般杂货,这与内地报刊亭是类似的。其中,香烟所占的比例较大,在有些摊位,甚至占到全部货品的五分之一强。图书和卡通漫画书的比例在上升,有的也占五分之一。

期刊销售和内地近似,按门类摆放,品种繁多,包括时尚、电脑、体育等。所不同的是,一些报纸档出售色情读物,摊主会奉上黑色塑胶袋,供此类读者消费时包裹遮羞。

同内地报刊亭一样,香港报纸档可以做广告。固定位置有两处,一是在摊位背面,朝向机动车道,整面均可以承接广告。二是在摊位正面上方。由于香烟销量较大,因此报纸档的香烟广告较为普遍。

韩国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首尔:“獬豸商店”美化市容

【《参考消息》驻首尔记者彭茜报道】十多年前,韩国街头有很多专门的报刊亭,但最近几年数量锐减。遍地开花的24小时便利店逐渐取代了报刊亭售卖报刊的角色,报纸杂志电子版的普及也让电子订阅成为主流,智能手机的出现则挤占了更多人的阅读时间。

不过,一种名为“獬豸商店”(Haechi Shop)的街边贩卖台,依然充当着报刊亭的作用。在首尔市区的一些繁华地段,可以见到这些棕色的、装潢一致的街边贩卖台,店铺内主要出售饮料、香烟、彩票、电话卡等日常杂物,还在上班时段提供早餐,同时也配备了售卖报刊的货架。

这些贩卖台其实是首尔市政府为美化市容、同时扶助弱势群体而出台的政策成果。为了美化市容,2007年,首尔市政府通过公共设施标准设计征集方案,推出了四种新式贩卖台,内部还设有换气扇和冰箱等。每个贩卖台的造价达7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2万元)。

2008年3月,首尔市首先安装了四个设计不同的示范性贩卖台,随后开始进行阶段性安装。2008年建了1000个,2009年建了500个。到2009年底,首尔市内的新式贩卖台“獬豸商店”已全部建成。

“獬豸”是传说中能辨善恶、主持正义的上古神兽。从朝鲜时期开始,獬豸石像就频频被设置在宫殿内,景福宫光化门前面的獬豸从古时候起就是为首尔“消灾降福”的神兽。这些新式的贩卖台上都有“Haechi Shop”的字样,并印有獬豸的图案,与整个首尔市政的形象设计系统是完全一致的。贩卖台的整体颜色设计也采用了“古宫褐”,与这座遍布古代宫殿的古都相得益彰。

根据《首尔市公共设施内设立报纸彩票贩卖台、商铺和自动售货机的条例》规定,残障人士、老人和单亲家庭、国家有功者及其亲属有优先租赁贩卖台的权利,通过出售报刊、饮料等维持生计,市民也可更方便快速地购买所需物品。

首尔市政府提供的资料显示,现在首尔市内共有2297家“獬豸商店”。其中1121家为综合商店,1176家为修鞋店。店面规格为2.8米长,1.4米宽,2.6米高。贩卖台背面墙体则成为首尔市发布公益广告的空间。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