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年终观察:世界政要这一年

奥巴马:宏伟计划化为泡影

【英国《卫报》网站12月19日文章】题:奥巴马的泡泡持续缩小(作者 埃德·皮尔金顿)

今年2月贝拉克·奥巴马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时,他的讲话让人仿佛回到从前。这不是在第一个任期中饱受经济困境和共和党反对派困扰的奥巴马。这是2008年的奥巴马:那个脚底生风、踌躇满志的年轻人,那个喊出“我们一定能”的奥巴马。

他在进入第二个任期时有着宏伟的执政日程,那必将奠定他作为一名改革型总统的政绩。他将实施新的枪支管理法规,以此缅怀两个月前在康涅狄格州纽敦枪击案中遇难的20个孩子;他将为1100万徘徊在阴影中的无证移民敞开一条获得国籍的通道;他将使美国的预算重新站稳脚跟;他将解决棘手的叙利亚内战和伊朗核计划难题;他甚至再度开始谈论气候变化问题。

奥巴马在去年11月份战胜米特·罗姆尼以后似乎又充满了活力,这给观察人士留下深刻印象。有那么短暂的几周时间,美国重新燃起希望。

随后,分崩离析开始了,比诋毁他的人预言的还要快。

几周内,奥巴马被全国步枪协会击败,后者动员它在国会山的支持者彻底扼杀了奥巴马的枪支改革方案。

到夏末,奥巴马执政日程的第二个重要内容——全面的移民改革——也被淘汰,在众议院遭到共和党人阻挠。旨在确立其渐进式改革总统业绩的议案一个个陷入困境,奥巴马在左倾美国人当中重新得到的支持迅速减弱,以政府名义采取的严厉的行政管理措施进一步加剧了这种下滑。

司法部被曝在一次泄密调查中窃听美联社记者的电话线路。这只是美国政府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打击泄密者和告密者的诸多例子之一。

奥巴马5月发表了一次被称为历史转折点的演讲,其间承诺终结9·11引发的“无休止战争”。

他表示要减少对恐怖活动嫌疑人使用无人机袭击,再度提出关闭关塔那摩监狱。然而无人机袭击在巴基斯坦和也门继续进行,关塔那摩监狱依然如故,被关押的人在绝食抗议时受到强制进食之辱。

对外,奥巴马在施展抱负时遇到类似的困难。但由于行政权力受国会的约束较小,他取得了较大成功。11月份华盛顿和德黑兰的哈桑·鲁哈尼新政府达成有效期六个月的协议,火药味日益浓厚的美伊关系出现惊人逆转。

在叙利亚,外交活动也最终获胜,尽管通往胜利的道路要坎坷得多。不管怎样,奥巴马在叙利亚问题上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对化学武器采取行动而美国不在军事上卷入冲突。但叙利亚的内战继续削弱美国作为全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和奥巴马作为其总司令的威信。

再说国内,奥巴马看来在这一年结束时的状况会比年初时要好一些。他在10月份历时16天的联邦政府关门事件中谈不上形势大好但比共和党的处境要强。

共和党的混乱让奥巴马稍感安慰,但在临近年底时陷入纯粹由他自找的麻烦:围绕“奥巴马医改”的溃败。

他在2012年赢得连任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在于他对社交媒体的掌控和以互联网为竞选工具的威力。但在对美国社会福利实施一代人以来最巨大的变革——它将使数百万没有保险的美国人获得医疗,理应是他在任岁月的巅峰——时,他的政府彻底失败了。它无法建立一个在运行时不死机的网站。

这一切让奥巴马在年初时重新激发“我们一定能”的情绪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

普京:外交内政取得完胜

【《俄罗斯报》12月19日文章】题:秉持保守主义精髓 副题:社会对保守主义政策的需求早已成熟,普京予以明确回应(作者 俄罗斯政治信息中心主任阿列克谢·穆欣)

在总结2013年政治以及评价在这个全球多事之秋上演的政治事件时,人们无法忽略世界舞台上出现了一位颇有影响力的人物——弗拉基米尔·普京。尽管这已不是他的首次亮相,但他却扮演了一个全新的有趣角色:实质上,他占据了全球保守派领导人的地位。

专家界已经多次指出,社会对于保守政治的需求早已成熟,普京对此给予了明确回应。

普京前不久在向联邦会议发表国情咨文时已经重申,俄罗斯选择保守主义方向,并就自己新政策的主要内涵进行阐释:捍卫传统的家庭价值观、始终如一地坚持自己的立场。这种价值观不仅符合俄罗斯人的想法,也令整个世界非常向往。

2013年,俄罗斯领导层在国际关系中取得了巨大突破:从众所周知的叙利亚冲突到乌克兰暂停所谓的“欧洲一体化”。

早在基辅独立广场发生大规模示威抗议之前,普京就已经表明了自己深思熟虑后的坚定立场,这使乌克兰和欧盟一些“头脑发热”的人们清醒过来。结果,普京成为即刻呼吁乌克兰当局和反对派间从实用主义角度审视局势,在冲突进程中去政治化的少数几位领导人之一。这一提议得到了不同国家正义政治力量的绝对理解。

普京如今的国际权威加强绝不是因形象包装或是政治运作专家操控,而主要是他个人积极作为的结果。

普京提出的建议,比如如何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既得到了世界的认可,总体上也有助于叫停中东和北非一触即发的大规模军事冲突。俄罗斯总统提出的“不以武力解决问题”的立场随即得到中国领导人的赞同,并最终争取到所有世界主要国家的支持,英国议会、德国总理,甚至还有罗马教皇。

这令国际社会舆论认为,正是普京用自己的个人干预为和平调解局势危机作出了贡献。因此,有人试图提名普京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不过,虽然该奖项的最终归属是承担销毁叙利亚化武任务的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但普京无疑是精神层面的获奖者。

在俄罗斯总统亲自介入磋商后,伊朗与美国关系出现暂时性改善,为恢复所谓的伊朗核问题谈判奠定了基础。因此,我们有理由推测,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贝拉克·奥巴马在任期结束前不会赞同侵略伊朗。

并非所有的国外政客都会与反对自己的咄咄逼人少数派进行论战,所以普京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持续飙升,而且,恰恰是在平民中加强,他们已经开始下意识地派代表向俄罗斯总统请愿或表达自己的担忧。

普京的这种定位总体上能获得保守派政客的认同与支持,而反对者主要是自由派竞争者。俄罗斯总统似乎已被视为“全球保守党”的领袖之一,即便不是最主要的领导者。

普京在国情咨文中已经表示,俄罗斯确有成为领导者的雄心,但不会“教其他国家如何生活”或是不惜一切代价恢复自己的超级大国地位。普京认为,俄罗斯最推崇建立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的价值观和价值导向。这一态度本身,也受到其他国家及政治家的推崇。

因此,普京被《福布斯》杂志评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物并非偶然,这是俄罗斯领导人首次在国际政治声望排行榜中赶超美国总统。毫无疑问,这也表明了普京在外交以及内政方面取得的绝对胜利。

朴槿惠:基于历史鲜明“反日”

【日本《产经新闻》12月19日文章】题:朴槿惠当选一年拘泥历史问题坚持“反日”(作者 加藤达)

19日是韩国总统朴槿惠当选一周年的日子。作为实现日韩邦交正常化并吸引日本投资实现高速经济增长的前总统朴正熙的女儿,朴槿惠上任之初曾经令外界对日韩关系的早日改善抱有期待。但是至今她仍然以“历史认识”为由拒绝与安倍晋三首相举行会谈。

今年1月,日本先于其他国家向韩国派出了特使额贺福志郎。希望以朴槿惠当选为契机,改善李明博政权时代陷入冰点的日韩关系。

但韩方的想法并非如此。朴槿惠政权重视的是在美中两个大国间寻求平衡。她颠覆了历任韩国总统在当选后继与美国大使会谈后紧接着便与日本大使会谈的惯例,把中国大使提前到日本大使之前。

之后,朴槿惠在3月1日举行的“3·1独立运动”纪念仪式上发表演说,回顾了被日本占领的历史,并称“加害者(日本)与被害者(韩国)的定位即使千年之后也不会改变”,展现了鲜明的反日姿态。

4月,安倍政府阁僚参拜靖国神社,韩国外长取消访日行程。在5月份访美期间与美国领导人会谈及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说时,朴槿惠都对日本进行了批评,“挑事儿外交”正式确立。

据日美外交人士透露,美方“向韩国强调了日韩关系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重要性,要求韩国改善对日关系”,但是看来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变化。

安倍晋三首相一直希望能够尽早与韩国总统朴槿惠举行会谈,日韩事务层级的接触也一直在进行。但是朴总统似乎并没有停止在历史认识问题上批评首相的意思。

由于中国划设的防空识别区将中韩有管辖权争议的岩礁也包括在内,因而韩国国内也出现了敦促改善日韩关系的声音。

但是朴槿惠在本月6日与来访的美国副总统拜登会谈时,再次揪住安倍首相的历史认识问题不放。据说外务省目前只能静待朴槿惠作出改变。

安倍:极权倾向日渐显露

【《日本时报》网站12月16日文章】题:安倍晋三显示出极权主义倾向(作者 日本滋贺大学校长佐和隆光)

安倍不顾通过劳资谈判决定工资水平的传统做法,要求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米仓弘昌提高工人工资,这一要求已下达给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的成员企业。

他对工资谈判的干预清楚表明,日本是一个政府控制程度极高的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超出了自由市场经济的范畴。更有甚者,一旦修宪后开始限制言论自由,日本将成为事实上的极权国家。

至少从目前看,“安倍经济学”的效果远远谈不上激动人心。国家账户统计的初步数字显示,作为经济增长的引擎,个人消费增长率一直在走下坡路——从2013年1月至3月的0.8%下滑到4月至6月的0.6%,再到7月至9月的0.1%。

与此同时,由于日本银行采用史无前例的货币宽松政策,日元相对于其他货币不断贬值,股价则一路走高。但即便日元贬值,出口从量上看却呈现出同预期相反的下降趋势。这和核电站暂停运转以致不得不加大化石燃料进口加在一起,导致进口超过了出口。日本因而变成了贸易逆差国家。

我原以为安倍晋三会在证实他的安倍经济学行之有效后再进行包括修宪在内的政治改革。但结果证明我想错了。

自民党在7月的上院选举中大获全胜后,安倍晋三显然获得了自信,他向议会提交了两项重要议案——保护特定国家秘密的议案和效仿美国同名机构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议案。尽管安倍晋三成功让议会通过了这两个议案,但我们不应忘记,历史上有无数过于鲁莽和放纵导致自我毁灭的例子。

小泉纯一郎的结构性改革方案旨在将市场转变为自由的、富有竞争力的市场,从而创造市场可以完全发挥潜力的环境。相比之下,安倍经济学遵循政府控制程度极高的国家资本主义路线。这意味着它将剥夺经济领域中个人和公司的自由。

在社会领域,由于一路朝剥夺个人自由而去,安倍政府还具有强烈的极权主义倾向。这一倾向的典型例证是,通过国家保密法以及要求修宪以便在言论自由和基本人权违背“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时对其加以限制。

安倍政府既非保守主义也非自由主义。简而言之,我不禁要称之为“极权主义”。不过,我很少碰到批评安倍政府危及自由的观点。11月28日才有31名学者为时已晚地发表声明反对国家保密法。报纸上一度有支持和反对安倍经济学的热烈争论,但它们似乎已销声匿迹。

我不禁觉得现在的日本正日益偏离现代西欧建立在自由、民主和个人主义上的理念。

热点关键词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