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年终观察:斯诺登冲击波引发全球海啸

西班牙《国家报》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西班牙《国家报》12月21日文章】题:斯诺登引发的冲击波(作者 露西娅·阿韦良 帕特丽夏·图韦利亚 胡安·戈麦斯 埃娃·赛斯 米格尔·冈萨雷斯 伊格纳西奥·森布雷罗 埃莱娜·比森斯 玛丽亚·马丁)

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有关美国和英国间谍活动的爆料在间谍界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海啸。这些爆料让美国在其盟友面前备感尴尬,在全世界埋下不信任的种子,同时也让所有人深深地感到自己正赤裸裸地生活在美国的眼皮底下。

情报系统或将改革

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斯诺登承认那些让人们了解国安局的间谍活动已经达到什么地步的机密文件是他泄露的。这个30岁的电脑专家表示自己唯一担心的是,虽然他泄露的机密对美国影响很大,但是国内的情况不会发生任何变化。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担心。最近半年来,斯诺登逐渐向媒体透露的有关美国间谍行为的信息掀起了一场围绕“21世纪公民自由”含义的论战,进而迫使白宫和国会修改情报计划,并让美国总统奥巴马不得不重新考虑国家安全政策和国际议程。虽然奥巴马近日称国安局的计划是有效的,但也承认有必要进行改革。这些计划或将于下个月重新制定。

美国智库美国进步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贾德·利格姆指出:“毫无疑问,斯诺登泄露的机密文件对国安局的运转及其监控战略产生的影响最大。”间谍活动的庞大规模,国安局行为明显缺乏政府管理,国际社会在得知自己的公民、企业和领导人受到监控后愤怒与日俱增,令奥巴马不得不宣布对国安局的职能进行调整。

调整的第一个成果就是一个专家委员会最近公布的报告。报告指出,有必要限制国安局不加区别地收集情报的行为,并对其进行结构重组。这些内容包括在已经向国会提交的立法改革当中。另一项动议虽然希望维持国安局的活动,但指出应当对其加强控制。

奥巴马或将宣布明年1月进行情报系统改革。改革措施将充分考虑到维护国家安全和保护公民隐私之间的平衡,也不会忽视国际社会对其间谍行为提出的质疑,并将向其盟友传达一个讯息:美国听到了它们的抱怨,并将通过某种方式限制间谍系统的能力。

美国外交严重受损

首先是斯诺登逃亡并寻求庇护,然后是美国被爆监控数十个外国领导人的通信,严重损害了奥巴马在第二任期内的外交战略。斯诺登泄露的有关美国监控中国的机密文件动摇了美国的道德威信。过去华盛顿总是带着道德优越感指责北京是大部分针对美国的网络攻击的幕后主使。俄罗斯今年8月向斯诺登提供临时庇护让人不禁对美国的外交能力产生质疑,并导致奥巴马和普京的双边会晤被临时取消,给两国原本已经很紧张的关系雪上加霜。

利格姆表示:“受损最严重的是与欧洲的关系,具体而言就是与德国的关系。对盟友领导人的手机通信进行监听意味着监控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监控门”差点导致欧盟和美国之间的自由贸易谈判无法如期启动。近日再次爆出消息:美国情报部门在英国同行的帮助下,曾于2008年至2009年监听当时负责经济和货币事务的欧盟委员华金·阿尔穆尼亚。

在拉丁美洲,巴西是反应最激烈的国家。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不但暂停访问华盛顿,还刚刚向瑞典购买了军用飞机,同时拒绝了美国和法国公司的竞标申请。早前数个欧洲国家因怀疑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的专机藏匿斯诺登而拒绝其过境,在拉美地区引发了广泛不满。华盛顿不断对斯诺登提出避难申请的国家施加压力,导致厄瓜多尔不再与美国续签自由贸易协定。

欧洲依然愤愤不平

斯诺登泄密给欧洲带来的恐慌程度最高。即便对美国不会有任何结果,欧洲对这起丑闻的反应也是最强的。随着欧洲人愈发相信欧盟的企业、公民和领导人成为非法监控的受害者,他们对美国的愤怒和对斯诺登的同情也越来越强烈。在得知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数位欧洲领导人遭到监听之后,紧张局势达到最高潮。

此外,本周又爆出一份1000多人的美国情报机构监听名单,其中包括欧盟委员阿尔穆尼亚。欧盟委员会严厉谴责此举是“不可接受的”。欧盟委员会还表示:“这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战略盟友所做的行为,更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成员国所做的行为。”此言暗指英国。

虽然欧洲国家都意识到遇到了一个共同问题,但是各国都倾向于分别与美国展开斗争,而不是在欧洲理事会内部建立一条共同战线。除了来自各个国家的反对声音,发自布鲁塞尔的最强反对之声在于,欧洲议会成立了调查委员会以查明真相,要求暂停与华盛顿之间的情报交换协议,而且在重建互信之前并不看好双方正在谈判的贸易协议。欧盟委员会副主席维维亚娜·雷丁对待其美国伙伴的态度坚决而强硬。欧洲的愤怒迫使华盛顿首次派出代表团前往布鲁塞尔,向其伙伴作出解释。

问题远未解决,“监控门”最近引发的一场冲突让斯诺登也受到了影响。欧洲议会邀请斯诺登视频作证激怒了美国,后者威胁该事件可能导致跨大西洋关系受到损害。

英国试图“掩盖脏手”

斯诺登泄露的机密文件表明,英国是美国在“监听门”事件中的同谋。戴维·卡梅伦内阁选择了反击的战术,向帮助斯诺登公开机密文件的《卫报》发起了战役,指责该报“送了恐怖分子一份大礼”,并危害了英国的安全。

据斯诺登的文件显示,英国情报机构政府通信总部通过“棱镜计划”在美国的情报网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此外,英国还参与监听多国领导人。这些指控触碰了英国的法律底线,迫使英国三大情报机构——政府通信总部、军情五处和军情六处今年11月史无前例地在英国下院接受质询,并在全国进行电视转播。

政府过去还用白手套掩盖脏手,现在议会委员会却直接把手伸向《卫报》主编阿兰·拉斯布里杰,对他进行了长达数周的“骚扰”,甚至质疑他是否爱国。政府此前就曾向该报施压。今年8月最早报道斯诺登泄密内容的该报记者格伦·格林沃尔德的伴侣卡洛斯·米兰达在伦敦希思罗机场被警方依据反恐法扣留,这显然是滥用职权的行为。

德国无法接受监听

今年春天斯诺登泄露的机密文件给德国公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德国先后遭受过盖世太保和东德国家安全局的迫害,因此尤其无法接受本国总理被监听的事实。外国媒体报道一出,德国国内就出现了骚动。时任德国内政部长汉斯-彼得·弗里德里希表示通过媒体了解情况。总理默克尔在柏林接待了奥巴马,要求他平衡安全与自由之间的关系,但同时也表示“互联网是处女地”,以期淡化事态。

今年6月底,德国《明镜》周刊独家发布美国和英国情报部门在德国和欧洲其他国家展开大规模间谍活动的消息,监听对象包括欧盟驻华盛顿的代表处。这个丑闻无疑是巨大的,迫使默克尔政府不得不在距离大选只有8周的时候被迫采取守势。德国主要媒体都对这个丑闻作出反应,并且进一步向政府施压,迫使政府不得不放出狠话,并派弗里德里希闪电访问华盛顿。当时弗里德里希认为事情就此已经得到解决。

但是到了10月,《明镜》周刊报道称,美国曾经监听过默克尔的手机通信。陷入困局的默克尔致电奥巴马表示抗议,并就签署“无间谍”协议与美国展开谈判。绿党议员汉斯·克里斯蒂安·施特勒贝勒会见了斯诺登,并建议邀请他到柏林作证。德国正致力于加强对互联网隐私的保护。

西班牙急于拉关系

马德里和华盛顿之间的危机并未导致血流成河。美国驻马德里大使詹姆斯·科斯托斯今年11月8日表示,国安局尊重西班牙公民的隐私权并将依法办事。仅凭这句话就足以让西班牙外交大臣何塞·曼努埃尔·加西亚-马加略决定把自己曾经对美国发出的警告抛在脑后。他曾警告美国说,如果确认美国在西班牙进行大规模间谍活动,两个盟友之间的信任就会破裂。西班牙急于翻过这一页:阿斯图里亚斯王子准备前往佛罗里达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而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也将于明年1月13日前往白宫。

西班牙国家情报中心主任费利克斯·桑斯在接受国会官方机密委员会质询时表示,美国国安局在一个月内监控的逾6000万次通话都是境外通话。这个说法令人很难信服,但也很难反驳。

这场风暴过去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只是让政府暂停了修改法律条款以使检察官像法官一样能够获得元数据的计划。虽然政府之间的信任丝毫没有受损,但是公民却再也不相信通信隐私会受到保护了。

影响波及经济领域

所谓的“斯诺登案”不但产生了政治影响,还造成了经济后果。几乎半个世界的企业和公共机构都不再相信提供电子邮件和云存储服务的美国企业。因为这些美国企业必须遵守《美国爱国者法》和《互联网情报共享与保护法案》,而这些法律给予了以国安局为首的情报机构相当宽泛的权限。

今年7月云安全联盟调查显示,在207家曾经同意与美国供应商签约的非美国企业当中,现在有56%的企业不愿与之签约,有10%的企业甚至取消了与美国有关的项目。华盛顿信息技术创新基金会的分析家戴维·卡斯特罗认为:“美国的安全政策有损于国家利益。”

在欧洲,对信息技术企业与美国国安局合作最感到恐慌的是德国、法国和瑞典的企业家。他们正在寻找其他方式来存储自己的元数据。其中一种方式就是把元数据存储在“家”,即境内服务器。存储在瑞士也被视为一种替代方案,因为不论钱还是元数据,存在瑞士都是比较安全的。而根据调查机构BackgroundChecks.org的调查显示,西班牙是全球公民隐私最能得到保障的4个国家之一,因此也有望成为一个选择。

俄美关系严重恶化

斯诺登案是俄罗斯今年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他本人并不认识斯诺登,也从未和他说过话,但是觉得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因为多亏了斯诺登,甚至包括现代杰出政治领导人在内的很多人的思想都改变了。

普京强调,俄罗斯并不想从斯诺登那里获得任何有关美国情报工作的信息。他说:“用专业术语说,我们现在没有和他在间谍方面合作,以前也没有合作过。我们没有问有关工作细节的问题,因为这会让他感到困扰。”

斯诺登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中转区滞留了38天,被迫向俄罗斯寻求政治庇护。莫斯科最后决定向斯诺登提供暂时政治避难到明年8月1日,加剧了俄美本已紧张的关系。

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式拒绝前往俄罗斯会见普京。两人原定于今年8月初在圣彼得堡二十国集团峰会之前举行会晤。虽然后来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表示,斯诺登案不会影响双边关系,但是两位总统的双边会晤延期,而且今年内也不会举行。

巴美关系陷入危机

美国国安局泄露的机密文件在巴西造成的影响尤其大。这不单是因为帮助斯诺登爆料的记者格伦·格林沃尔德从纽约转战里约热内卢,还因为该事件直接影响到巴西总统罗塞夫本人。今年7月第一周,就在《卫报》报道称美国监听全世界的通信之后一个月,巴西就发现本国公民的电话和电子邮件包括在国安局的监控范围内。虽然罗塞夫政府对此表示谴责,但是很注意分寸。然而,到了9月,格林沃尔德却在巴西电视台上披露,美国也监控罗塞夫本人的通信和电子邮件,以及国有的巴西石油公司的电脑。罗塞夫取消了原定于10月对美国的正式访问,以此表达满腔的愤怒,并坚称这是一起经济间谍案,而不是反恐战争。罗塞夫一直要求美国作出解释,但是目前巴西人民尚未得到满意的答复。将近150万巴西人通过在Avaaz.org网站上留下签名的方式向政府施压,要求给予斯诺登政治避难。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