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美国专家聚焦乌克兰危机影响

美国《华盛顿邮报》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美国前国务卿赖斯:美应借机恢复全球领导地位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3月8日文章】题:美国会被乌克兰唤醒吗?(作者 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

2004年底的一天,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我正站在他在郊外总统别墅的办公室里。这时,亚努科维奇突然从一间密室走出来,普京说:“给你介绍一下维克托·亚努科维奇,他在竞选乌克兰总统。”普京希望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我的人,乌克兰是我们的——不要忘记这一点。

“乌克兰问题”已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酝酿了一段时间。自乌克兰“橙色革命”以来,美国和欧洲一直试图说服俄罗斯,这片广阔的领土不应成为大国冲突的棋子,而应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普京从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在争夺前苏联国家效忠的零和游戏中,乌克兰政府转向西方是对俄罗斯的冒犯。俄罗斯侵入并有可能吞并克里米亚,就是他给我们的回答。

美欧一致应对俄罗斯

当务之急是必须让俄罗斯看到,进一步采取行动是西方无法容忍的,乌克兰的主权完整神圣不可侵犯。外交孤立、资产冻结以及对寡头政治家发出旅行禁令都是恰当的措施。宣布与波罗的海国家举行联合防空演习、让美国驱逐舰驶入黑海,以及为乌克兰领导人提供经济援助都可以鼓励我们的盟友。

长期任务是对普京关于冷战后欧洲未来的论述作出回应。普京的意思是,乌克兰永远不能自主选择——他希望东欧国家和波罗的海国家同样接收到这个信息,而且俄罗斯将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其特殊利益。对普京而言,冷战是以悲剧收场的。他要尽可能将时钟拨回到可以通过军事力量、经济影响和西方的不作为进行胁迫的时代。

在2008年俄罗斯出兵格鲁吉亚之后,美国派军舰驶入黑海,并向格鲁吉亚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俄罗斯外长曾向我承认,俄罗斯被迫放弃了推翻格鲁吉亚民选政府的最终目标。在政治孤立俄罗斯的问题上,美国和欧洲只能在为数不多的行动上达成一致。

但即使这些温和的行动也难以持续。尽管俄罗斯仍然占据着格鲁吉亚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但美国和欧洲对俄罗斯的政治孤立却在减弱,之后,奥巴马政府“重启”美俄关系的政策又导致在捷克和波兰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突然遭到修改。北约不再讨论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未来加盟。莫斯科欢呼胜利。

为“民主力量”提供支持

这一次必须有所不同。普京决定要打一场艰苦的持久战,他聪明地利用了他所看到的每一个缺口。因此,要阻止他,我们就必须有战略耐心。俄罗斯并非完全不受压力影响。现在不是1968年,俄罗斯也不是苏联。俄罗斯人需要外国投资;寡头政治家喜欢去巴黎和伦敦旅行,他们还有很多非法收入存在海外银行账户;支撑俄罗斯运转的财团无法承受更低的油价;俄罗斯政府的财政预算也同样承受不起油价下跌。

很多最具创造力的俄罗斯人,尤其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都与俄罗斯政府疏远。他们知道,自己的国家不应只是一个油气开采业大国。他们希望拥有政治和经济自由以及在今天的知识经济中创新和创造的能力。我们应向俄罗斯年轻人,尤其是学生和年轻的专业人士伸出援手,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在美国的大学读书或在西方企业工作。俄罗斯的民主力量需要听到,美国将为他们的雄心壮志提供支持。他们才是俄罗斯的未来,而不是普京。

保卫西方利益和价值

最重要的是,美国必须恢复其在国际社会的地位。这一地位因我们太多次向对手伸出友谊之手而受到侵蚀。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不作为加强了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而我们迫切希望与伊朗达成核协议的迹象也与普京最近的行为不无关系。大幅削减美国的国防预算表明,我们不再有维持全球秩序的意愿或意图。无论阿富汗安全局势是否有保障就谈论从阿富汗撤军也释放了同样的信号。我们绝不能像在伊拉克那样不留驻一些军队。

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可能后退、可能降低要求民主和自由的声音,可能将领导权让与其他国家。这种观点认为,我们放弃的空间将由我们的民主盟友、友好国家和模糊的“国际社会准则”来填补。但事实上,我们看到,填补这一真空的是极端分子、独裁者和普京这样笃信硬实力仍然重要的人。

乌克兰局势应唤醒那些认为美国应放弃领导权的人。否则,全球的独裁者和极端分子将更加有恃无恐。而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念也将被他们践踏,我们将为此付出代价。

美国《外交》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奥伦斯坦:为迎接“俄德欧洲”做好准备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3月9日文章】题:准备迎接“俄德欧洲”(作者 美国东北大学政治学系主任米切尔·奥伦斯坦)

近几个星期,有关欧洲的一些重要事实得以显现。在乌克兰危机之前,美国人和西方人大多习惯于一个“法德欧洲”。这种版本的欧洲设计于二战之后,目的是抑制历史上最激烈的国家对抗之一。在这个框架下,法国和德国说了算,欧洲的重心也在西边。但是,如今,真正重大的行动发生在遥远的东边。试图摆脱苏维埃历史的乌克兰迈开最初的步子,要成为欧盟国土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成员之一,直到俄罗斯采取行动破坏这些计划。而多年来被视为欧洲团队次要成员的波兰也通过引领维克托·亚努科维奇与反对派举行谈判而崛起为领导者。在这个新的欧洲,法德发动机已经被俄德发动机取代:随着欧盟向东推进并决定未来的边界和边疆,德国与俄罗斯将决定要谁,不要谁,以及基于哪些条件。

在很大程度上,乌克兰之争已经成为这个“俄德欧洲”的存在方式之争。俄罗斯凭着其地缘政治胆量、侵略性和优越感证明自己有意愿吞并想要的领土,建立一个欧亚集团与欧盟抗衡。乌克兰是这项计划的一个关键部分,而克里米亚则是前沿阵地。

因为在欧盟的关键地位以及与俄罗斯的深厚渊源,德国是唯一可能阻挠或遏制俄罗斯地缘政治雄心的国家。这在欧盟本周就对俄罗斯可能采取的制裁开展谈判时表现得尤为明显:作为欧洲经济强国的德国将最终决定对俄罗斯施加多大压力,以及如何在欧洲惩罚俄罗斯的意愿与通过经济接触拉近俄罗斯的意愿二者之间达成平衡。德国反对过于仓促地实施制裁,而是把西方对俄罗斯的愤怒引导为“出口匝道”的解决办法,即俄罗斯和乌克兰新政府将在国际社会的调停下直接谈判克里米亚的未来。

这暗示德国不愿放弃长期采取的战略。自冷战结束后,德国一直强调与俄罗斯的经济接触,希望以此引导俄罗斯社会走上现代化道路。德国寻求与克里姆林宫构建强有力的伙伴关系,以巩固东欧和平秩序,正如德国二战后曾与法国一道阻止那里发生冲突。

尽管对俄罗斯感到失望并且想孤立对方,德国现在发现这么做非常困难。因为地理位置,还有多年的合作、竞争、共同利益和共同毁灭的记忆,德国与这个东边的邻居已经难解难分。

俄罗斯对西方的依赖当然远远大于西方对俄罗斯的依赖。它需要欧洲这个石油和天然气的出口对象。它尤其依赖德国的投资和技术专长。经济孤立将给双方造成损失,但俄罗斯损失尤甚。

正因为如此,俄罗斯尽管已经把军队开进克里米亚,也不大可能赢得这场战争。一直避免与俄罗斯发生冲突并努力缓和矛盾的德国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坚决地要把乌克兰置于自己的经济庇护之下。随着乌克兰的发展,它日后或许更有条件在俄罗斯帝国面前主张自己的独立。

眼下,德国领导人已经开始从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竟然如此公然无视国际法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俄罗斯和德国领导人理解两国竞相控制欧洲政治与经济时涉及的利害关系。他们致力于背道而驰的后果,同时也关注找到维持和平的共同立场。尽管克里米亚之争可能以僵持告终,两国都将继续比试下去,同时致力于一个尚未共享但有可能共享的欧洲愿景。“俄德欧洲”是我们需要学会接受并适应的欧洲,无论好坏。

《世界政治评论》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高恩:奥巴马可能是最后赢家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杂志网站3月10日文章】题:为什么乌克兰危机对奥巴马有好处(作者 美国纽约大学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室主任、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政策研究员理查德·高恩)

普京和奥巴马,谁将最终成为乌克兰危机的最大受益者?大多数专家认为是普京。这位俄罗斯总统大胆显露出自己冷酷而狡诈的一面,攫取了对克里米亚的控制权。奥巴马则比较克制。不过,奥巴马可能会是最后的赢家。

这不是因为俄罗斯会对克里米亚放手。普京的行为如今将引发对抗反应,这可能会在四个战略方面对美国有利:欧洲、中东、对华关系以及与俄罗斯自身的力量对比。

这场危机可能会使奥巴马政府得以摆脱过去的外交政策错误,其中有些错误在于花费过多气力发展对俄关系。就职之初,奥巴马似乎厌倦了欧洲,情愿为与莫斯科改善关系和把“重心”转向亚洲而不再考虑东欧北约成员国的安全顾虑。利比亚战争凸显了大西洋两岸和欧洲内部的分歧。不过,普京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不妥协态度可能是消除大西洋两岸紧张关系的良方。危机越严重,美国在欧洲重新发挥领导作用的必要性就越大。至少他们可以利用普京最近的诡计敦促其他北约成员国增加防务开支。

在中东,美国至少可以重新磋商围绕叙利亚问题与俄罗斯达成的权宜协议。在与叙利亚打交道的过程中,华盛顿没有更好的选择。不过,它可以把乌克兰问题作为理由,干净利落地退出日内瓦进程,在化学武器的问题上对大马士革和莫斯科施加更大压力。

也许更重要的是,俄罗斯在乌克兰的鹰派立场可能会对西方谋求与伊朗达成核协议的工作产生积极影响。德黑兰此前曾依仗俄罗斯和中国的支持来躲避国际压力,但这并未能阻止欧美制裁破坏伊朗经济。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凯瑟琳·阿什顿本周访问德黑兰和伊斯法罕,表明伊朗正在加强与西方的外交接触,伊朗领导人可能会得出结论认为,与反复无常的俄罗斯缔结紧密联盟越来越不合算。

如果乌克兰危机失控,中国领导人可能会得出同样的结论。西方分析人士一直认为,中国和俄罗斯虽然在伊朗等问题上联手,但并不具有共同的重大战略利益。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在现实当中很难把它们分开。不过,如果普京坚持大张旗鼓地与西方对抗,北京可能会不再支持俄罗斯。中国不想把外交资本耗费在边缘问题上。如果奥巴马团队能采取机敏的外交措施,就有可能把这场危机变成与中国加强对话的机遇。

华盛顿还可以把这场危机转化为俄罗斯自身的危机。因为普京及其核心圈的成员在国内和国际上都受到孤立。民调显示,将近3/4的俄罗斯人不想卷入乌克兰局势。

西方官员迫切希望避免代价高昂的对决,但普京的政治前途取决于他能否恢复经济平静,而不是能否掌控克里米亚。目前尚不清楚这位俄罗斯总统及其重拾冷战逻辑的最亲密顾问是否充分知道他的行动的后果。简言之,后果会是个烂摊子。

奥巴马在处理这个烂摊子的时候必须小心翼翼。如果奥巴马具有战术头脑,他可以通过乌克兰局势加强战略优势。通过控制克里米亚,普京虽然获得了前苏联的一小块领土,但这一举动使他失去了俄罗斯在冷战后尚存的一点全球信誉。奥巴马可以从中获益。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