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中企在亚洲各国是否安全?

越南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中企投资因骚乱面临拐点

《参考消息》驻河内记者章建华报道 4月下旬,从事家具贸易15年的裘挺曾在深圳对记者说:“5月去越南,以前合作的东莞工厂都搬到平阳、同奈那一带了,想从那里进货,或者也入股办厂。”家具业是劳动密集型加工产业,随着中国国内人工成本上升,很多生产厂家开始转往越南等地。

在越南投资的中国国有企业较少,大部分为来自民间的投资者。他们花费大量心血,在此投资建厂,并不能一撤了之,他们继续经营下去的信心,需要越南整体投资环境的改善,需要越政府为保障中企安全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

越南上世纪80年代革新开放之初,以优惠的土地、税收等政策吸引外资,在2007年正式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后,迎来一波投资高潮。自2011年以来,中国产业升级给邻近的越南带去大量转移产业,加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的影响,又引来另一波投资高潮,2013年共吸引外资216亿美元,同比增长54.5%。

由于近些年来越南不断在南海问题上制造摩擦,干扰了投资氛围,在中国对外投资逐年高涨的背景下,中越贸易虽保持增长,但对越南的投资却显得十分“不相称”,甚至大幅低于未与中国陆地接壤的柬埔寨。2013年,随着中越双边关系回暖,两国经贸关系大幅升温。当年中越双边贸易额达654.8亿美元,增长29.8%,中国连续10年成为越南最大贸易伙伴;同年,中国对越南投资大幅增长,新增投资约22亿美元,成为越南第四大外资来源地,累计投资额跃居第九,比2012年的不到4亿美元增长数倍。

外资企业对越南经济的重要性显而易见。以至于骚乱现场,也有越南本地工人打出“保护工作、保卫工厂”的标语,反对暴力分子。

骚乱给越南经济、投资环境造成不利影响。据悉,台塑在河静省已经投入几十亿美元,在钢厂还没有投产的情况下,就为130万人口的河静省贡献了一半的税收。骚乱造成建设停摆,河静省将感受到最直接的冲击——记者18日前往河静时,秩序固然已基本恢复,但确实有点过于安静了:河静城外到荣市段路边可见一些建材厂停工,商店关门,路上车辆稀少。

这也引起越南相关政府部门的焦虑。越南计划投资部部长裴光荣16日在该部所属越文日报《投资报》上刊载的访谈中说,每个越南人都有责任保护外国投资者和劳工,否则国家的投资环境和未来都会受到伤害。裴光荣说:“在过去两三天,一些人混进示威人群,假扮当地工人,煽动盲目行为,给一些外国企业造成损失。”他说,事件未能在南部的平阳省停息,反而蔓延到其他省份,在越南外商中造成担忧和疑惑,“我们在过去20年建立起来的投资形象正在变得很丑陋”。

除了极少数参与暴力骚乱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反政府分子和反华分子,越南老百姓多勤劳实干。可以说,越南有较好的接受投资的禀赋,但反华骚乱之后,中国对越投资能否继续,更多地将取决于越南政府能否做好理赔、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为投资者带来信心。

孟加拉国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中企曾遭遇罢工浪潮

《参考消息》驻达卡记者刘春涛报道 孟加拉国是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大成衣出口国,该国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以及优惠的出口政策,吸引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制衣企业的目光。目前,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希望到孟加拉国投资办厂,但中企也面临遭当地黑社会勒索、受罢工潮冲击等风险,仍须谨慎行事。

在孟中资企业业务主要集中在制衣行业和工程项目建设。据孟加拉国出口加工区管理局统计,截至2013年底,孟出口加工区内共有约90家中资企业(含港资、台资),占企业总数的21.2%,已经开始运营的中资企业(不含港资、台资)意向投资额已达3.84亿美元(实际到位资金1.31亿美元),为孟当地员工创造就业机会近1.7万个。这些企业绝大多数从事制衣行业。目前,中国已成为孟加拉国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投资来源国。

在工程项目方面,中资企业主要是在当地建设发电站。据中国驻孟使馆人员介绍,孟加拉国在建电站60%由中资企业承建。一些在当地找不到合格劳动力的技术类工作大都由中国人完成。据估计,在孟工作生活的中国人约有2.5万人。

在经历了一系列全国性大规模罢工之后,孟加拉国政府终于在2013年底将该国服装行业工人的最低月薪提高到5300塔卡(约合416人民币)。虽然这与工人代表之前提出的8114塔卡(约合637人民币)仍有一定差距,却是该国三年来服装工人的首次提薪。但即使提高后,其工资水平仍远低于中国,也低于周边国家,与柬埔寨接近。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孟加拉国人口众多,且仍未到达人口增长峰值,短期内人工成本进一步上涨的压力并不大。

除了劳动力成本低廉外,孟加拉国还具有出口税收优惠方面的优势。该国是欠发达国家,出口欧盟、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等地享受免关税、免配额的市场准入优惠待遇。

虽然在孟投资制衣行业利润可观,但也面临着诸多风险和不确定性。邓伟文告诉记者,在孟建厂环节就需要办理几十个许可证,周期在半年到一年不等。一些中资企业在寻找当地企业合作时,由于不熟悉法律,也出现过被骗掉所有资金的案例。

柬埔寨

display:table-cell;text-align:center;

不允许搞反华活动

《参考消息》驻金边记者王其冰报道 “这里是一座中国城,”三个月前,记者在柬埔寨和越南交界处的经济特区采访时,柬埔寨曼哈顿经济特区协会副会长许朝阳介绍说,“汉语是这里的第一语言。”

“有多少中国人呢?”记者问。

“几百人吧。”

从柬埔寨首都金边驱车向东行驶140公里,进入柴桢省巴韦市,继续沿柬境内的1号公路行使,依次可见龙旺、山东桑莎、大成和曼哈顿四个经济特区,显著的中文标牌是它们共同的特征。

曼哈顿经济特区的成长历程描绘出“世界工厂”的迁移过程。1998年,台湾的美德医疗集团进入柬埔寨,正值台湾制造业大量外移时期;2005年下半年,台湾美德在柬埔寨投资开发曼哈顿经济特区,次年投入使用,不巧后来遭逢世界金融危机,特区乏人问津;直到2010年,才真正吸引到企业进驻,此时正是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加工制造业从中国东南沿海外移之时,而东南亚及南亚国家——特别是柬埔寨、越南、泰国以及孟加拉国——低廉的劳动力、急待就业的劳动大军正需要“世界工厂”。

随加工制造业转移至这些东南亚国家的是中国的资金和管理技术。据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经商处提供的数据,截至2013年,在柬最主要的产业制衣业领域,有将近300家中资企业开设服装厂,占柬制衣企业总数的40%以上,雇用当地工人30余万人,占柬制衣业从业人员总数60%以上。

低廉的劳动力是成为“世界工厂”的必要条件。2013年之前,柬埔寨工人最低工资为每月61美元。2013以来,随着物价上涨和柬埔寨反对党救国党的推动,工人不断要求增加工资。目前经过劳资双方多轮谈判,最低工资已达到120美元。

与投资东南亚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投资者进入柬埔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柬两国之间特殊的友好关系。中国是柬埔寨的第一大投资国,中国在柬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有大量投资,如水电水利工程、电网建设、修路造桥等。

5月13日越南发生反华骚乱后,柬埔寨官方即警告在柬的越侨,不允许其在柬埔寨土地上进行反华活动。柬副首相兼内政大臣萨肯宣布,在14日至20日期间,约2000名中国商人和游客从越南入境柬埔寨,柬埔寨把这些中国人视同国际游客,给予居住和旅行方面的安全保障。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数十万在柬埔寨经商或务工的中国公民没有风险。近两年柬埔寨发生的涉及中国经商务工者生命财产的几宗案例,在居柬中国公民心中留下阴影。

柬埔寨川渝商会会长刘二黎、秘书长张彬曾多次参与救助危难中的中国同胞。张彬对记者说:“每一个在海外的中国人都应注意安全防范,应该想着买份保险。”他说,中国人在海外遇难,家庭往往得不到有效赔偿,所有善后只有靠同胞或同乡的捐款支持。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