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美媒:德国人为何愿意接纳难民

2015-09-18 10:52:18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杨宁昱

核心提示:德国新出现的“欢迎文化”在该国各地受到赞扬,但并未在世界范围得到响应。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9月5日,热心民众在德国法兰克福火车站打出横幅欢迎难民的到来。按照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奥地利总理法伊曼临时磋商做出的决定,从5日上午开始,被匈牙利用大巴送至奥匈边境的大批难民已从奥地利乘火车陆续抵达德国。新华社记者 申正宁 摄

参考消息网9月18日报道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9月14日刊登题为《为什么德国愿意接纳难民?不光是因为对纳粹暴行的愧疚》一文。文章称,德国前所未有地向寻求避难者敞开了大门。这个国家在思考自己应该和不该做什么,以便使这种好客之情持续下去。这是德国新的一面。在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当中,该国的责任感、优势地位和融合其他民族的信心使之成为欧洲的人道主义灯塔。

“新的同情心态”

不过,尽管该国具备意愿和能力,但不可能包办一切。13日,德国在与奥地利的边界实施管控,从而震惊了欧洲。有数千移民通过这处边界进入慕尼黑,单单12日就有1.3万人。外界认为,此举不光是为了应对涌入德国的创纪录的人流,也是为了在各国司法和内政部长今天在布鲁塞尔举行会晤时督促欧盟共同承担责任。

文章称,德国新出现的“欢迎文化”在该国各地受到赞扬,但并未在世界范围得到响应。德国正处于脆弱时刻:这场危机对欧盟构成了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全世界都在观望德国如何在危机中发挥领导作用。在这样的背景下,欢迎的情绪可能会减退。

柏林自由大学的政治文化教授哈约·丰克说,如果德国能保持这种“新的同情心态”,这将是个历史性时刻。

他说:“这股每座城镇涌入无数人的浪潮在德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只要(政界人士)真正履行职责,这种同情态度就能保持下去。”

慕尼黑成为寻求避难者进入德国的门户,也成为欢迎文化的中心。12日,随着一群疲惫不堪的寻求避难者抵达慕尼黑的火车总站,大家围拢过来,开始鼓掌。一个抱孩子的男子说:“谢谢,谢谢。”

这些移民乘车前往一个非官方的接待中心。中心总是挤满了人,志愿者人数从30人到200人不定。其中许多人是来此度假的男男女女。他们在尽力帮忙,比如清理不断增加的食品和衣物包裹,或者从事阿拉伯语的翻译工作。一名想从事志愿工作的女性遭到拒绝,原因是这样做对候补名单里的人不公平。另一名男性两次试图向该组织捐助现金,但他们不肯接受。

触动历史神经

叙利亚男孩艾兰·库尔迪的尸体被冲上海滩;移民们在边界关闭后被困在匈牙利;另有难民因窒息死在奥地利的一辆卡车里——这些画面使本地的冷淡和漠然情绪一扫而光。不过,这种震撼是发自内心的,触动了历史的神经。

文章称,正是在德国,一个规模不大但满怀仇恨的群体带头发动了欧洲针对难民的最暴力行动,其中包括“欧洲爱国者抵制西方伊斯兰化运动”在过去一年里纵火攻击难民中心和举行示威游行。此类抗议活动在德国东部尤其声势浩大,因为那里的失业率极高,与外国人的接触也较少。在慕尼黑之类的大城市,土耳其人、阿尔巴尼亚人和希腊人的群体不断扩大,外国人往往被视作文化多样性的源头,而不是教育和医疗系统的负担或者文化和宗教冲突的根源。

不过,仇恨引发的行动并非仅限于局部地区,所以无法把它们解释为地理现象。全国各地的德国人都感到恐惧,因为这些行为引发了对希特勒右派崛起的不安记忆,在国家社会主义的发源地慕尼黑尤其是如此。

德国政治观察家说,把踊跃的志愿服务视作赎罪行为是错误的。这其实是一种反抗。慕尼黑现代历史研究所副所长马格努斯·布雷希特肯说:“我看到这些(反难民情绪的)场面时,我觉得大家脱离了时代,他们的观点、词汇和语句与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颇为相似。”

捍卫21世纪德国

如此说来,“欢迎文化”是在捍卫21世纪的德国。

或者,按照巴伐利亚州居民维尔博尔德-瓦亚吉奇的说法:“我们现在终于有机会说出,‘我们是德国人。我们是好客的。’”

文章称,就在10年前,德国还不太说得出这句话。当大批南欧人和土耳其人在50年代和60年代涌入德国时,他们被称为“外籍工人”,因为德国希望他们将来能返回祖国。90年代,铁幕消失引发了难民潮,巴尔干战争迫使许多人背井离乡。在这种情况下,德国政府的态度(按照科尔总理直言不讳的说法)是,德国“不是移民国家”。

如今他再说这样的话就是错误的。经合组织去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超过了除美国之外的所有国家,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移民接收国。

文章称,德国走到这一步是基于历史经验和务实态度。丰克说,“欢迎文化”不仅是对“痛苦记忆”的回应,也是数十年来形成的一种发自内心的表达。德国在50年代对纳粹暴行三缄其口,后来终于正视了排斥“他人”的真正含义。该国汲取了未能融合“外籍工人”的教训,也从90年代爆发的针对难民的骚乱中汲取了教训。经过了那段历史,该国10年前得以与伊斯兰教“开始对话”。

裨益而非负担

文章认为,也许更重要的是,德国意识到,本国迅速老龄化的社会需要这些移民。

经合组织国际移民处的高级官员托马斯·利比希说:“公共舆论长期认为,增加移民是解决德国老龄化问题的对策之一。”

德国放宽了有关外国工人的法律,同时试图从远达中国的地方吸引高技术工人。如今,有些人也在难民身上看到了希望,尤其是高技术的叙利亚难民。各商会敦促德国降低企业雇佣这些人的难度,从而凸显了德国的观点,也就是吸纳移民是一种裨益而非负担。

在许多城镇,对低技术工人的需求也很大。

克里斯托夫·卡曼招募难民在慕尼黑和上巴伐利亚贸易与手工艺商会当学徒。他说,巴伐利亚州的小行业2014年有4700个空缺的学徒位置,特别紧缺的是屠夫、面包师和建筑工。今年,他们已经靠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年轻难民填补了其中130个位置。

如今,正是这种经济安全性使得德国成为欧洲的领导者。许多德国人以超级大国的乐观和自信态度面对移民潮。

困难不可小觑

中午,马蒂亚斯·文德博恩关上了儿科诊所的窗户,出门赶往该市最大的难民中心。为成立全天候的“难民诊所”奔走两年之后,他在这里成立了非政府组织Refudocs。他说,该中心需要一个“概念”:专业医生,以及在激情不断消退的情况下能够维持下去的支付体系。

文德博恩说,起初并没有打造这种管理体系的意愿。他说,当地政府想对这个问题置之不理,指望问题会自行消失。事实并非如此。

Refudocs开始运作之前,寻求避难者只有在能找到医生时才能接受治疗。由于全国各地的医院和诊所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所以这种做法很快就无法维持了。如今有大约70名医生(其中许多人已经退休)轮流当班,由州政府支付工资,以保证诊所正常运转。

文德博恩说:“所有人都愿意来帮忙干几周。不过,从长期来看,这还不够。这个问题还将持续数年,所以我们必须确立高标准。”

文德博恩坚信,德国能应对这个问题。他说:“可能会有7000人同时抵达火车总站,但现在不会构成问题了。他们现在有概念了。”

文章称,许多人坚信,德国很快也将有个概念。文德博恩的同事希尔达·哈多恩说:“德国是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为什么不帮忙呢?”她今天独自向被迫把孩子留在土耳其的母亲们提供治疗。

不过,所有人都很清楚,德国不可能单枪匹马完成这项任务。如今,人们都把目光转向布鲁塞尔,看欧盟对德国暂时关闭边界的决定有何反应。这会为在欧盟各国重新分配难民的配额制度争取到更多支持吗?

在一个工作日,慕尼黑火车总站在一个小时之内有4列满载难民的火车进站。工程师京特·韦尔勒骑着自行车来到车站。

他说:“最好是形成双赢局面。他们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他们。”

不过,他承认,他有点怀疑如何能实现目标,同时又不至于不堪重负。他在谈到今年一年之内可能抵达德国的难民人数时说:“100万人可是个不小的数字。”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排行榜

  1. 1新报:玛丽莲梦露裸照在美国拍卖 估值600万美
  2. 2台媒:大陆假高富帅骗20岁女开房 一见竟是亲
  3. 3泰国巨鳖喉咙被鱼钩卡住 爬入民宅向人类求救
  4. 4日媒批朴槿惠出席中国阅兵仪式 韩国官员:荒
  5. 5台媒:"中国版比基尼"走红国外 胖瘦穿上都好看
  6. 6情侣飞机厕所"嘿咻" 机长广播祝贺乘客欢呼(图
  7. 7印度政客将强奸案频发怪罪中国菜:炒面唤醒性
  8. 8英媒:美国要求中国提供文件以遣返非法中国移
  9. 9江西高中班规要差生买百元门票 网友:看不起学
  10. 10日媒:日美部署最新水下监听系统监视中国潜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