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考消息

中东力量博弈孰胜孰负?

2017-01-05 13:43: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马晓霖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2017年的中东形势发展脉络头绪难理,因为热点太多,变量太多。当然,这不妨碍我们抓住大国关系、地区力量博弈和地区节点国家几个梅花桩,展望其走势。

参考消息网1月5日报道 2016年的中东可谓乱成一锅粥:大国博弈俄罗斯强势进取,美国继续收缩;反恐战争高歌猛进,“伊斯兰国”武装江河日下;教派冲突阵线清晰,沙特伊朗持续叫板;也门战争僵持不下。

2017年的中东形势发展脉络头绪难理,因为热点太多,变量太多。当然,这不妨碍我们抓住大国关系、地区力量博弈和地区节点国家几个梅花桩,展望其走势。

俄进美退 总趋势将持续

2016年中东最大的变局是,叙利亚战争经过五年多大博弈,局势已趋于明朗,战场层面政府军取得压倒性胜利,重新掌控绝大多数人口中心城市,整个事态正由颠覆和反颠覆战争向停火谈判和政治过渡阶段转进。这个局面的出现,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俄罗斯的突出作用,是其直接出兵并整合地区力量的结果,是地区跨国派系较量的结果,也是奥巴马战略收缩向俄罗斯和伊朗等地区大国妥协的结果。

由于特朗普主张美国回归孤立主义和聚焦国内经济,欣赏普京和期待重启美俄合作,2017年中东的大国棋局依然会呈现俄强美弱、俄进美退的总趋势。当然,美国虽然保持战略收缩和调整具体政策,但不会放弃中东总体格局的主导权,俄罗斯受实力限制,无力也无心取代美国做中东新霸主。鉴于俄美之间存在着战略层面的结构性矛盾和难以妥协的冲突,比如大国地位之争、乌克兰危机、北约东扩等,俄美关系不可能短时间内根本好转,更不可能马上成为真正全球伙伴。当然,俄罗斯过去两年在中东保持的强盛风头也不可能长期延续,俄美依然会明争暗斗,既合作又妥协,既对立也交易,并撬动地区力量和关系格局。

沙特缠斗伊朗 难占上风

沙特与伊朗缠斗并公开摊牌,是2016年中东地区博弈的重大事件,也是两国自伊朗伊斯兰革命30多年来长期矛盾与摩擦的总爆发。沙特原本打算利用“阿拉伯之春”的难得机遇,从推动叙利亚政权变更切入,结束亲伊朗势力在阿拉伯世界腹地的存在,压制伊朗对其王权统治及国家安全构成的战略挑战。但是,叙利亚战争反而因为扩大为小型世界战争给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力量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扩张空间。沙特面临北有什叶派联盟持续坐大,南有也门胡塞武装后院点火的战略困境,一怒之下,宣布与伊朗断交并裹挟部分阿拉伯国家冷却与伊朗关系。沙特之怒也源于奥巴马政府的叛卖,后者通过达成伊朗弃核协议而让渡了战略空间,将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等大片地区默认为伊朗势力范围,并公开抨击沙特的地区政策。

特朗普上台对沙特并非佳音,其对穆斯林的成见和入境限制政策,都意味着沙特难以指望其修补被奥巴马伤害的沙美关系。尽管特朗普对伊朗也无好感,但指望美国重新支持沙特对付伊朗似乎只是一厢情愿。2017年沙特和伊朗的博弈仍将继续,但是,沙特毕竟实力和筹码有限,和伊朗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在未来的争斗中,只要美国保持总体收缩,俄罗斯和伊朗为首的什叶派联盟保持稳定关系,沙特与伊朗的过招将继续以后者主动为特征,如果叙利亚政治解决以维护巴沙尔执政而告终,将标志着沙特对决伊朗的彻底失败。

土耳其内政外交不稳定

土耳其是2016年内政外交折腾最严重的中东国家。埃尔多安由于力推总统制集中更多更大的权力,策动国内两次大选得以确保执政党的议会多数地位,同时又将多年搭档、总理达武特奥卢排挤出局,呈现出鲜明的集权色彩。年中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平叛后的埃尔多安发动全国性政治清洗,进一步淘汰对手“居伦运动”分子和抱有二心的军警、司法人员。另外,土耳其连续遭遇罕见恐怖主义袭击,安全形势极度恶化,经济发展严重受挫。

外交层面,土耳其因为深度介入叙利亚,一度与俄罗斯关系恶化,但在未遂政变后政策大调整,一方面派兵进入叙利亚北部压制库尔德分离主义势力,另一方面脱离颠覆巴沙尔的西方和阿拉伯阵营,与俄罗斯伊朗结成新联盟,试图共同主导叙利亚危机后半程,推动政治解决,确保本国利益。2017年,土耳其与美国、欧盟陷入低潮的关系不会快速升温,将集中精力解决叙利亚危机以提升大国地位,同时,在保持加入欧盟愿望的前提下,继续突出东向政策,密切与俄罗斯及中国的关系和区域合作。当然,土耳其由于叙利亚政策大逆转,同阿拉伯国家特别是沙特、埃及等大国的关系可能遭遇变故。此外,土耳其在推动修宪由议会制向总统制转型的过程中,还将面临新的国内政治风险和国际舆论压力。

巴以问题或酝酿新危机

巴以冲突在奥巴马执政八年间被束之高阁。2016年底,在美国弃权的前提下,联合国安理会通过2334号决议,谴责以色列持续扩建定居点,威胁巴以和平进程前途。这个历史性决议引发以色列的强烈反弹,也让定居点问题再次引人注目,并有可能成为引发巴以新一轮流血冲突的导火线。由于双方内部强硬派当道,缺乏实现长久和平的意愿,特朗普又体现出强烈的亲以色彩,未来巴以恢复和谈的希望十分渺茫,巴勒斯坦人的处境将更加艰难。阿拉伯国家普遍对巴勒斯坦问题有心无力,有言无行,迅速崛起的伊朗又习惯用巴勒斯坦问题做杠杆撬动地区关系,因此,被主流力量边缘化的巴勒斯坦问题也许酝酿着新的危机。(作者为中东问题专家、博联社总裁马晓霖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6年10月,土总统埃尔多安与俄总统普京在伊斯坦布尔共同出席发布会。(法新社)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中国捕获潜航器不违反国际法
  2. 2安倍被批在日俄峰会完败 日媒:领土谈判退步
  3. 3外媒:特朗普阵营否认改变“一个中国”政策
  4. 4外媒:马航MH370乘客亲属或发现失踪飞机残骸
  5. 5英媒:奥巴马宣布制裁俄罗斯 驱逐35名俄外交
  6. 6美军核潜艇高速撞山:98名艇员受伤 仍安全返
  7. 7境外媒体:首批苏35战机飞抵沧州 正式交付中
  8. 8外媒:蒙古国向印度求助 应对中国“封锁”
  9. 9印媒:印承诺助蒙缓解中国制裁后果
  10. 10普京细数中俄重大合作:两国已超越战略伙伴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