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8 14:12:2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文章称,在一些西方国家,传染病学家、病毒学家或流行病学家,都成了每天向民众汇报新冠疫情的首席科学家,其中很多国家都将这些首席科学家捧成了“神”。

参考消息网5月8日报道 法国《新观察家》周刊网站5月3日发表了萨拉·哈里法-勒格朗的题为《每个国家都将本国的标志性传染病学家捧成了神,此中意味颇多》的文章,文章称,在一些西方国家,传染病学家、病毒学家或流行病学家,都成了每天向民众汇报新冠疫情的首席科学家,其中很多国家都将这些首席科学家捧成了“神”。内容编译如下:

他是瑞典的“救星”。他在脸书上有自己的粉丝俱乐部,其头像被印到了T恤衫上,还有些歌曲在颂扬他。这是新冠危机最令人困惑的现象之一:瑞典人疯狂地迷恋上了瑞典政府首席流行病学家安德斯·特格内尔。

在很多国家,传染病学家、病毒学家或流行病学家,都成了每天向民众汇报新冠疫情的首席科学家。德国有48岁的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柏林沙里泰大学医院病毒科主任。美国有79岁的安东尼·福奇,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西班牙有57岁的费尔南多·西蒙,西班牙卫生部应急中心主任。在法国则是68岁的迪迪埃·拉乌尔,地中海传染病研究所所长。

特格内尔:“新冠病毒先生”

瑞典的情况最令人意外。

安德斯·特格内尔面容严肃,戴着圆框眼镜,这位64岁的科学家与摇滚歌手没有任何共同之处。但是几周之内,新冠肺炎把他从暗处推到了聚光灯下。他的每日简报像圣言一样备受期待。在瑞典人眼中,他变成了抗击疫情的招牌人物——“新冠病毒先生”。

瑞典人怎么会对这位首席流行病学家如此崇拜?有的人甚至把他的头像文在了胳膊上!自危机暴发开始,安德斯·特格内尔就每天都出现在他们的客厅里,在SVT电视台的直播间里向他们详细解释自己都在干什么。他们感到害怕时,是他让他们放下心来。瑞典哲学家古斯塔夫·阿列纽斯认为:“民众和特格内尔之间存在着信任关系,正如病人和主治医生一样。”这种做法是很有效的:75%的瑞典民众认可特格内尔的抗疫方法。这与欧洲其他国家不同,他拒绝实施隔离措施。”

然而,瑞典《每日新闻报》则认为这有点太过了:“心理学家早已取代神,而2010年代思想家接了班。2020年代难道会是科学家们的时代吗?”

福奇:“成熟、冷静的成年人”

在美国,安东尼·福奇也被推到了“半神”的行列。带有其照片的甜甜圈,印有“福奇当总统”的杯子,布拉德·皮特在“周六夜现场”模仿福奇……

这种现象级拥戴的程度与瑞典不尽相同。

在美国,这位白大褂祖父能够震动人心,大部分原因是他与特朗普恰恰相反,能够每天向美国民众通报疫情的进展。民主党人玛尔塔微笑着说:“我们那位不成熟的白宫主人反科学、不按常理出牌,每天给我们灌输一些假新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终于有了一个成熟、冷静的成年人,他尝试着聚焦事实,是一个人们可以信任的科学代表。”

福奇的出现让美国反特朗普派大大地吸了一口氧气。

新冠“神人”(从左至右):拉乌尔、德罗斯滕、福奇与特格内尔。(法国《新观察家》周刊网站)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