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6 12:37:0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王天僚
核心提示:文章称,弗洛伊德被谋杀是一个火花。但是,点燃火药桶的是日常的反黑人种族主义、警察骚扰和暴力、大规模监禁、贫困以及把利润置于民众之上的经济体系的遗留问题。

参考消息网6月6日报道 英国《卫报》网站6月4日刊文称,暴力抗议被铭刻在美国和人类的历史中。抗议的焦点是乔治·弗洛伊德,以及每天被警察骚扰、残酷对待和杀害的许多其他人。其焦点还有由资本主义构建、不符合大多数美国人利益的广泛体系。

文章指出,抗议活动中的抢劫、纵火和破坏财产被一些评论人士称为是“暴力的”。然而,警察暴力和贫困才是真正的“暴力”,所有这些都直接威胁到人的生存。

文章认为,本质上,抗议是缘于人们日常经历的混乱(对黑人来说包括生命面临的危险)。对许多人来说,现状太不公正,所以导致他们起来反抗辜负了他们的制度。

1967年,马丁·路德·金提出:暴乱是不被倾听者的语言。美国未能听到的是什么?它没有听到未能兑现的自由和正义的承诺;它没有听到,白人社会的很多人更关心安宁和现状,而不是正义、平等和人性。

文章称,新冠疫情给各个种族的许多人带来了更大压力,在黑人社区尤其是这样。暴力抗议是一个迹象,表明现状行不通,大家已经忍无可忍。

文章认为,如果黑人群体(以及其他所有被边缘化的群体)具有蓬勃发展的资源,没有被警察残酷对待和杀害,能获得免费医疗、全民基本收入、安全舒适的住房、体面的工作和高质量的学校,那么如今看到的大范围、多种族抗议就不大可能发生。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