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2 12:06:0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许多人在要求各方高官引咎辞职,包括凯利、蓬佩奥、科茨和我本人。我在这个位子上才干了三个月多一点。在特朗普政府中,事态自然是瞬息万变的!”

参考消息网7月2日报道 约翰·博尔顿的爆炸性新著《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详述了他在2018年到2019年担任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的经历,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6月21日刊登该书的独家节选(连载5),内容摘译如下:

我们降落在了赫尔辛基,随即驱车前往名字读起来有些拗口的渔村酒店。(2018年7月)16日早上,我步行穿过地道,到酒店附属的国宾馆就特朗普与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即将进行的早餐会面给他吹风。

早餐后回到渔村酒店,我们得知普京的飞机推迟了从莫斯科的起飞时间,这符合他让客人等候的一贯作风。我希望特朗普会因此变得足够恼怒,从而会对普京采取比原本强硬的态度。我们的确曾考虑如果普京迟到太久,就索性取消会晤,而且我们决定不管怎样,在他抵达之后,我们要让他在芬兰总统府(峰会将在那里举行)等上一段时间。

特普会晤时间超长

我们艰难地完成了将近两小时的超漫长一对一会面。特朗普在下午大约4点15分出来,向(时任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国务卿)蓬佩奥、(时任驻俄大使)洪博培和我做了简报。大部分的谈话内容是关于叙利亚的,尤其强调了人道主义援助和重建(俄罗斯希望美国和整个西方提供重建资金)以及把伊朗赶走。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