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5 10:48:5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对很多美国人来说,弥漫在这个选举夜的氛围,与其说是对未来四年的憧憬,毋宁说是对美国现状的迷惑,对可能发生的更多分裂和动荡的担忧。如美国资深媒体人布朗斯坦所说,未来十年,是对美国凝聚力的考验。

参考消息网11月5日报道(文/徐剑梅)

2020年美国大选投票11月3日结束,如众多观察家所预测,总统选举结果在选举夜难产。美国人4日一觉醒来,仍不清楚现任总统特朗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之间,谁会成为下一届美国总统。

无论白宫之战结局如何,目前的计票结果恐怕足以表明,四年前,特朗普“黑天鹅”的起飞不是偶然:而四年后的今天,有比2016年大选时更多、多得多的美国人在反对特朗普,也有比2016年大选时更多、多得多的美国人在支持特朗普。近一半美国人正在反对另一半美国人。这个选举夜及其后续,刷新着世界投向美国的目光。

计票仍在进行,拜登目前赢面更大

尽管目前拜登赢面更大,正在逼近胜选所需270张选举人票,但从全美到主要摇摆州,这无疑是一场势均力敌、悬念丛生的较量,截至美东时间4日17时,拜登和特朗普普选票得票率仅相差2.2个百分点(50.2%VS48%),两人在多个摇摆州得票数非常接近,美国民意正在拉大锯。

总统选举结果将难产多久?美媒援引选举官员预测说,或许未来24小时之内初见分晓,或许数日,或许——如果计票官司打到联邦最高法院,需要数周时间。

目前拜登已获得7000多万张普选票,打破2008年奥巴马创下的纪录,成为美国选举史上获得普选票最多的总统候选人。但是,特朗普同样表现强势,尽管计票仍在进行,但他已经获得比2016年高出逾439.2万张的普选票数。

特朗普和拜登在大选夜的“厮杀”异常激烈。2016年的局面再次上演: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威斯康星所组成的昔日民主党“蓝墙”(三州以南美国腹地多数为共和党主政的红州)会倒向哪一方,攸关今年白宫之战的结局。

截至目前,美国媒体已预测拜登赢得威斯康星和密歇根。宾夕法尼亚计票结果仍未出炉,佐治亚、北卡罗来纳的选举结果也尚未确认,但这三州目前计票进展都利好特朗普。美媒分析认为,拜登即便输掉这3个州,也仍有胜选可能。

但除未知的计票进展外,美国人投票前就在担忧的选举争议和法律诉讼已经出现。4日,特朗普竞选团队要求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并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推翻之前允许宾夕法尼亚州统计11月6日之前寄达邮寄选票的裁决,停止密歇根州仍在进行的计票工作。拜登团队也不甘示弱,宣称已经准备好庞大的律师团,如果停止计票便将上诉。拜登4日发表讲话,称他有信心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此前,特朗普说,他已准备好庆祝胜利,并指控有人试图“偷窃”选举。

这一切,并不在美国公众的意料之外。选举日来临前,美国民众已对计票结果可能引发选举争议感到紧张。因担忧引发社会动荡,全美多地商家乃至华盛顿特区的联邦政府部门纷纷用木板加固和包裹门窗,国民警卫队成立反应部队待命。连锁超市好市多近日发布的促销海报里,充塞各种家用安防产品。这些场景,令世界对美国感到陌生。

民意分裂,折射美国痛苦现实

选举日之夜,注目美国的红蓝两色选情地图,很难不感慨,如今的美国,真是一个民意分裂的国度。

今年美国大选在三大相互叠加的危机——新冠疫情、经济衰退、种族正义下进行,悬念丛生,交锋尖锐:抗疫与经济,孰者优先;品性与政策,如何权衡;强调法律与秩序,与清除系统性种族主义是否必然冲突,作何取舍……民调中,选民各执已见。《华尔街日报》评论说,大选夜的胶着局面“显示美国处于分裂状态”。

其中一个原因,或在于选择看上去似难以“兼容”。从多数民调看,就领导抗疫而言,更多选民信赖拜登;就经济来说,特朗普得分更高。但两名总统候选人都未成为选民心目中能够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的最佳人选。而在哪一个问题更为紧迫上,个人处境、利益诉求、理念取向等,都会导致选民作出不同政治取舍。更何况不同党派的选民,往往接触新闻的渠道迥异,对事实和另类事实的认定本身就可能截然相反。

美联社在选举日发布的一项大规模选民调查初步结果显示,逾四成选民认为疫情是美国面临的首要问题,而略多于四分之一的人认为是经济问题。支持拜登的选民中,四分之三认为抗疫是当务之急;特朗普支持者中,八成把经济看成是重中之重。

这在相当程度上,反映出美国的痛苦现实。一方面,疫情肆虐逾8个多月,入秋后更加汹涌。在选举日前最后一周,美国平均单日新增病例超8万例,创美国和全球纪录。另一方面,近1100万人失业、数以千计小企业倒闭,经济复苏越迟,越会成为更多个人和家庭的难以承担之重。

大选难眠夜,迷惑与担忧困扰美国人

但更深层的原因不止于如此。一年来,除了没完没了的疫情、没完没了的账单和起起伏伏的抗议冲突,美国人还需要面对没完没了的党争和选战,党派关系“史上最紧张”。据报载,众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和特朗普整整一年没讲过话。151年来第一次,国会参议院在批准总统提名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时,未获一张少数党赞成票。由于失实信息和阴谋论的传播、获取新闻的渠道迥异,两党很多选民对事实的认知截然不同,令美媒不时感叹:“像是两个美国在举行选举。”

外界普遍认为,和2016年相比,在大选与疫情叠加的2020年,美国政治分裂更加突出,以致摇摆选民占比很小,小党几乎无声无息。

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埃丁伯罗大学大学品牌和战略传播中心执行主任托尼·佩罗内尔说:“作为一个国家,甚至可能是一个社区,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分裂。”美利坚大学政治学教授蔡佐夫认为,美国“比内战爆发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加两极化”。

或许正因如此,2020年大选出现一个多少有点矛盾的特点。一方面,美国选民今年投票意愿格外强烈。全美各地,大排长龙提前投票的场景比比皆是。另一方面,又很难见到美国选民对大选之后的美国前景怀抱兴奋喜悦之情,激烈反对特朗普的人们更像是急于要抚平创伤。

选举日临近时,在宾州中部历经铁锈风霜的斯蒂尔顿,负责三家餐馆日常营运的马克·霍尔说,他迟迟难以做出投票决定,既认为特朗普疫情应对迟缓,执政方向不一定正确;又觉得拜登年龄太大,不知能否胜任总统职责,因而感到“处于某种没有赢家的境地”。

在这个选举夜,无数美国人难眠。对他们当中很多人来说,弥漫在这个选举夜的氛围,与其说是对未来四年的憧憬,毋宁说是对美国现状的迷惑,对可能发生的更多分裂和动荡的担忧。如美国资深媒体人布朗斯坦所说,未来十年,是对美国凝聚力的考验。

胶着

 11月3日,人们在美国华盛顿白宫附近等待选举结果。新华社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