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2 10:34:4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在摆脱疫情的过程中,我们可能再次陷入停滞。我们不能对这些风险视而不见。如果渴望发展,渴望守护2021年,我们就必须响亮地、不厌其烦地出声讨论怎样精确刺激内需、消费和投资。”

参考消息网12月22日报道 《俄罗斯报》网站12月21日发表文章《对待风险不能视而不见》,作者系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资本市场部主任雅科夫·米尔金。全文摘编如下:

明年我们将面临哪些风险的威胁?我们怎样才能规避和克服它们,使下一年不那么糟糕?

第一点:新冠疫情。如果疫情乌云直到2021年夏末秋初还笼罩着世界的话(如果不是更久就是万幸了),那么这将意味着一件事——又一年的全球危机。我们的主要贸易伙伴欧盟将减少对俄罗斯石油、天然气、煤炭和其他原材料的需求。中国增长速度将减缓,这同样意味着对我们原材料的需求将减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欧盟2020年的预测是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7%至8%。今年1月至10月,俄罗斯的原油出口同比下降11%,天然气出口下降11.4%,煤炭出口下降5.5%,镍出口下降19.4%,铝出口下降12.8%。这表明,2021年我们的原材料出口可能会缩水。尝试维持实际数量并恢复到危机前的状态将极为重要。

第二点:对俄国内经济而言,还要经历8至11个月的疫情也意味着危机。居民实际收入同样不乐观。在摆脱疫情的过程中,我们可能再次陷入停滞。我们不能对这些风险视而不见。如果渴望发展,渴望守护2021年,我们就必须响亮地、不厌其烦地出声讨论怎样精确刺激内需、消费和投资。不要沉默!

2021年俄罗斯面临的最大风险是“过度的死亡率”。一年内的死亡人数将比“正常情况”下多出20万至30万人。这种风险无法与经济中的劣势类比。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利用社会的所有资源来保证人们活着。我们要大声呼吁人们在社会上公开讨论这些风险。

第三点:2021年会有强化对俄制裁的风险吗?当然会。美国一直在讨论如何使制裁“更加有效”。拜登的立场是,制裁可以更为严格(对银行、能源行业、国防工业)。可能的禁令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正悬在我们的金融领域头上。禁令将涉及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威士和万事达,还有非居民投资者对俄罗斯国债的投资。目前的预测是,这不会把我们的经济逼入绝境,不会把我国变成下一个伊朗。但这种打压将持续几十年。

如何应对这种风险?除了凭借自身的“经济奇迹”以外,别无他法。所有技术方案都是已知的。已经有15至20个国家实现了这样的“奇迹”。

第四点:全球金融领域存在巨大危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刚刚突破3万点大关,站在了“峰顶”。世界上所有的钱都流向美国股市。3月至12月,它上涨了62%,令人窒息。但众所周知的是,这将以“泡沫破裂”而告终。美国经济正处于风险之中,几十万人死于疫情,危机显而易见!

这与我们何干?这样的泡沫破裂可能意味着全球金融危机、所有国家股市崩溃,而且这会对俄罗斯投资者造成巨大损失。莫斯科证券交易所(交易俄罗斯股票、债券、投资基金、衍生品)的散户数量达到1130万(11月),圣彼得堡证券交易所(交易外国股票)的数量则达到580万(10月)。我们的交易所一片“繁荣”!人们取出存款投入到股票和债券中。之后会怎样呢?再次哀嚎、哭泣吗?就算给那些已经进入了动荡股市的人们一些关于风险的警告,就算国家和监管者发话,他们听得进去吗?

2021年的风险还包括非居民投资者的外流、资本恐慌性逃离俄罗斯,接下来是卢布持续承受下行压力和系统性风险的连锁反应。这一切已经在1998年、2008年、2014年和2018年出现过。2020年,俄罗斯私人资本外流增长了60%(1月至9月),根据俄罗斯央行的预测,外流资本将超过500亿美元(正如2009年和2015年的危机时期)。

还有其他风险吗?英国脱欧!欧盟和英国必须在2020年底之前做到这一点。伦敦是世界金融中心,这一切会不会成为新的“波及事件”的导火索?我们不知道。更何况我们的诸多邻近国家有着很高的国债风险,其中也包括由疫情引起的金融泡沫。

看看有多少暗礁!生活是流动、多变的。它带来的既有欢乐,也有风险。关键是善于了解并控制个人、家庭,当然还有整个社会的“宏观”风险。我们深知共同的灾难传导到我们家庭的速度有多快,这意味着我们不能对问题避而不谈。我们必须努力尝试向前看,建立防线以保护我们免受任何风险的影响。

红场

莫斯科红场(新华社)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