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5 09:43:58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卫嘉
核心提示:文章指出,时代要求西方精英摒弃往日的意识形态偏见,并视变革为自身发展的优先问题。

参考消息网1月25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网站1月22日刊文称,美国社会因选举结果陷入有史以来未曾有过的撕裂。拜登并未获得民主党以及自由派精英所期望的令人信服的、摧枯拉朽的胜利。

文章称,“疗伤”的过程不会轻松,尤其是在特朗普支持者认定“选举胜利遭窃取”之后。抗击新冠疫情未必能够充当新政府用于凝聚全民的议题。抗疫需要采取果敢的手段,但这可能激起部分美国人的抗议。赢了选举的拜登面临输掉国家的风险。

文章还称,如此一来,我们不得不与拜登承认的内部孱弱、处于停滞、试图改变的美国打交道。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在华盛顿重回“自由”干预主义的背后,支持者并不多,虽然政府为此拼命发声且非常乐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二战后华盛顿的整个外交政策以及它野心勃勃在全球确立“美国领袖”地位的哲学,已经不符合现时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正从在国外发动“选择性战争”的时代退出,因为它并未做好准备与火力、技术装备跟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如俄罗斯——的军队大战一场。

文章指出,积极的议事日程已经具备:抗击新冠疫情和恐怖主义,处理气候变化。拜登已承诺重返世卫组织和巴黎气候协定。他不愿充当“特朗普的小丑”,会对伊朗、古巴和委内瑞拉采取稍微缓和的立场。全球需要的正是能够让人看到的合作。所有人都希望恢复正常。

文章认为,时代要求西方精英摒弃往日的意识形态偏见,并视变革为自身发展的优先问题。毕竟美国精英面临的问题不是特朗普本人,而是他的众多国内支持者。

文章最后称,特朗普执政四年间,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对美国的信任受到不可逆转的破坏,这加剧了全球政治中的地区化倾向,即地区强国的影响力不断增长。对于区域问题及冲突,现在倾向于寻求地区性解决方案,而这在不久前还属于全球大国地缘政治博弈的范畴。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