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6 08:15:37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孙鹏

新华社东京7月25日电 题:“丘妈”,再见!——46岁体操名将丘索维金娜遗憾结束第八次奥运之旅

新华社记者卢羡婷、叶珊

当46岁的乌兹别克斯坦体操名将丘索维金娜再次站在奥运会跳马赛台上,每个人都希望她在东京续写世界体坛的传奇故事。只是这一次,幸运的天平没有再偏向这位伟大的“妈妈级”选手。

第一跳,落地时右脚踩出界外,14.500分。

第二跳,依然是落地时的失误,13.833分。

7月25日,丘索维金娜在比赛后流泪告别。新华社记者曹灿摄

当大屏幕打出丘索维金娜的最终得分,以及醒目的即时排名“11”,一切都结束了。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东京的丘索维金娜止步资格赛,就这样结束了她的第八届奥运会。

丘索维金娜转身走向教练,娇小的身躯埋在教练宽阔的臂弯里,坚强的她终究没有忍住奔涌而出的眼泪,此时的丘索维金娜更像个需要疼爱的孩子。

东京有明体操馆里没有观众,却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在场的裁判、志愿者、媒体工作者等,纷纷起立鼓掌,向这位用一生诠释奥运精神的伟大运动员致敬。掌声萦绕在体操馆的穹顶下,久久没有停止。

“此前我已经做了一些心理准备,会在资格赛中结束这次奥运之旅,但又不可能完全做好准备。”丘索维金娜在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因为心中有期待,才会在梦想被现实击碎时失落,“我在体操上花了很多时间,但现在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7月25日,丘索维金娜在跳马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

从1992年以独联体运动员身份参赛,到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出战,再因为儿子治病改为德国国籍,最终又恢复乌兹别克斯坦国籍,丘索维金娜八战奥运会的故事堪称传奇。

2002年,丘索维金娜3岁的儿子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她变卖家产、疯狂参赛,希望通过比赛奖金来供儿子治病。

为了更高的收入和更好的医疗条件,丘索维金娜转籍德国,代表德国出战世界大赛。2008年北京奥运会,丘索维金娜夺得女子跳马银牌,回报了德国对她的帮助,那一年她已经33岁了。“你未痊愈,我不敢老”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

儿子病好之后,丘索维金娜依然选择奋斗在赛场上,这一次支撑她继续向前的,是对体操的热爱。“没有秘密。我就是喜欢体操,从来没有人强迫我参加比赛。这么多年我一直听从内心,坚持运动,我喜欢体育,我知道它是什么,我想成为一个快乐的人。”

46岁“高龄”的丘索维金娜站上自己深爱的体操赛场,与跟自己儿子年纪相仿的选手们同场竞技,她很享受这一过程。擦干眼泪,丘索维金娜与簇拥而来的各国年轻体操选手在赛场边合影,笑容灿烂如前。

7月25日,丘索维金娜在比赛后流泪。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十指涂满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国旗的蓝白绿指甲油,耳朵上戴着闪亮的耳钉,热爱生活、追求美好的丘索维金娜依然是世界体操界绽放的鲜花。

追求自我的道路上,年龄只是个数字。丘索维金娜只是提前离开了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人们依然期待与她的下一次相见。“丘妈”,再见!

新华社东京7月25日电 题:“丘妈”,再见!——46岁体操名将丘索维金娜遗憾结束第八次奥运之旅

新华社记者卢羡婷、叶珊

当46岁的乌兹别克斯坦体操名将丘索维金娜再次站在奥运会跳马赛台上,每个人都希望她在东京续写世界体坛的传奇故事。只是这一次,幸运的天平没有再偏向这位伟大的“妈妈级”选手。

第一跳,落地时右脚踩出界外,14.500分。

第二跳,依然是落地时的失误,13.833分。

7月25日,丘索维金娜在比赛后流泪告别。新华社记者曹灿摄

当大屏幕打出丘索维金娜的最终得分,以及醒目的即时排名“11”,一切都结束了。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东京的丘索维金娜止步资格赛,就这样结束了她的第八届奥运会。

丘索维金娜转身走向教练,娇小的身躯埋在教练宽阔的臂弯里,坚强的她终究没有忍住奔涌而出的眼泪,此时的丘索维金娜更像个需要疼爱的孩子。

东京有明体操馆里没有观众,却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在场的裁判、志愿者、媒体工作者等,纷纷起立鼓掌,向这位用一生诠释奥运精神的伟大运动员致敬。掌声萦绕在体操馆的穹顶下,久久没有停止。

“此前我已经做了一些心理准备,会在资格赛中结束这次奥运之旅,但又不可能完全做好准备。”丘索维金娜在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因为心中有期待,才会在梦想被现实击碎时失落,“我在体操上花了很多时间,但现在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7月25日,丘索维金娜在跳马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

从1992年以独联体运动员身份参赛,到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出战,再因为儿子治病改为德国国籍,最终又恢复乌兹别克斯坦国籍,丘索维金娜八战奥运会的故事堪称传奇。

2002年,丘索维金娜3岁的儿子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她变卖家产、疯狂参赛,希望通过比赛奖金来供儿子治病。

为了更高的收入和更好的医疗条件,丘索维金娜转籍德国,代表德国出战世界大赛。2008年北京奥运会,丘索维金娜夺得女子跳马银牌,回报了德国对她的帮助,那一年她已经33岁了。“你未痊愈,我不敢老”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

儿子病好之后,丘索维金娜依然选择奋斗在赛场上,这一次支撑她继续向前的,是对体操的热爱。“没有秘密。我就是喜欢体操,从来没有人强迫我参加比赛。这么多年我一直听从内心,坚持运动,我喜欢体育,我知道它是什么,我想成为一个快乐的人。”

46岁“高龄”的丘索维金娜站上自己深爱的体操赛场,与跟自己儿子年纪相仿的选手们同场竞技,她很享受这一过程。擦干眼泪,丘索维金娜与簇拥而来的各国年轻体操选手在赛场边合影,笑容灿烂如前。

7月25日,丘索维金娜在比赛后流泪。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十指涂满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国旗的蓝白绿指甲油,耳朵上戴着闪亮的耳钉,热爱生活、追求美好的丘索维金娜依然是世界体操界绽放的鲜花。

追求自我的道路上,年龄只是个数字。丘索维金娜只是提前离开了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人们依然期待与她的下一次相见。“丘妈”,再见!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参考消息网的观点。参考消息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