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4 15:43:16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卫嘉
核心提示:报道称,如今,针对选手的恶言恶语早已跨越国境。极易掀起热情的奥运会更是成为绝佳的网暴温床。

参考消息网8月4日报道 据日本《每日新闻》8月4日报道,不断有东京奥运会参赛选手遭遇网络暴力。言论呈现极端化倾向的社交媒体既是风险,但对于选手来说也是与粉丝沟通不可替代的工具。另一方面,严重依赖转播收入的国际奥委会也相当看重社交媒体,将其视为一种重要的商业模式。

日本奥运代表团团长福井烈在8月1日的记者会上呼吁社交媒体停止对运动员的中伤,他说:“确实受到一些缺乏同情心的人的中伤,运动员在经年累月的训练后得以参加奥运会,这种行为是对他们的侮辱。”

报道称,村上茉爱在体操女子个人全能决赛中取得了第五名,但在7月29日比赛结束后她哭着说,自己的instagram账号上出现了很多恶意评价,“很遗憾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报道指出,在新冠疫情持续肆虐的背景下,日本政府执意举办奥运会引发了国内舆论的严重撕裂。村上选手也曾被一些反对举办奥运会的网民狂喷。

报道表示,在因新冠疫情被迫限制出行的时期,体育运动发挥了独特的社会功能,运动员们通过社交媒体向公众介绍在家也能进行哪些训练,还贴出自己的食谱呼吁民众改善饮食习惯。皮划艇选手羽根田卓也在自家浴室进行划桨训练的视频一度引发热议。

参考消息网8月4日报道 据日本《每日新闻》8月4日报道,不断有东京奥运会参赛选手遭遇网络暴力。言论呈现极端化倾向的社交媒体既是风险,但对于选手来说也是与粉丝沟通不可替代的工具。另一方面,严重依赖转播收入的国际奥委会也相当看重社交媒体,将其视为一种重要的商业模式。

日本奥运代表团团长福井烈在8月1日的记者会上呼吁社交媒体停止对运动员的中伤,他说:“确实受到一些缺乏同情心的人的中伤,运动员在经年累月的训练后得以参加奥运会,这种行为是对他们的侮辱。”

报道称,村上茉爱在体操女子个人全能决赛中取得了第五名,但在7月29日比赛结束后她哭着说,自己的instagram账号上出现了很多恶意评价,“很遗憾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报道指出,在新冠疫情持续肆虐的背景下,日本政府执意举办奥运会引发了国内舆论的严重撕裂。村上选手也曾被一些反对举办奥运会的网民狂喷。

报道表示,在因新冠疫情被迫限制出行的时期,体育运动发挥了独特的社会功能,运动员们通过社交媒体向公众介绍在家也能进行哪些训练,还贴出自己的食谱呼吁民众改善饮食习惯。皮划艇选手羽根田卓也在自家浴室进行划桨训练的视频一度引发热议。

不过,关注度高也成了“罪过”,很可能成为攻击的靶子。

但是如今,针对选手的恶言恶语早已跨越国境。极易掀起热情的奥运会更是成为绝佳的网暴温床。据《纽约时报》报道,韩国女子射箭运动员安山选在本届奥运会赢得个人、团体、混合团体3枚金牌,却因为一头短发被贴上“女权主义者”的标签。其他一些排球和射击项目的女运动员也同样因为短发遭到攻击。

另据《日本经济新闻》8月4日报道,本届东京奥运会上已经出现了运动员在精神层面承受巨大压力的严重事态。社交媒体上充斥着针对选手的匿名中伤,比赛内容和打分姑且不论,那种完全针对努力拼搏的选手的侮辱性言论是无法接受的。

报道指出,国际奥委会已经为运动员开设专家咨询热线,日本奥委会也在研究监控恶评并向警方通报的可能性。去年,日本职业摔角选手木村花因遭受网络暴力离世。为了不让这样的悲剧重演,当务之急是建立起对运动员个人形成保护和援助的机制。(编译/刘林)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