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4 09:43:1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报道称,随着占领的延续,许多阿富汗人在美国及其盟国的空袭以及塔利班针对联军的袭击中丧生。

参考消息网9月14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9月10日发表一篇记者安赫莱斯·埃斯皮诺萨发自喀布尔的观察报道,题为《阿富汗人记忆中的“9·11”恐怖袭击:“从那一刻起一切都改变了”》。全文摘编如下:

阿富汗很少有人记得“9·11”。在该国3000多万国民中,有三分之二年龄在25岁以下。那些发生在距自己国家1万公里之外的袭击事件,只留存于“老人”们的记忆中,但“9·11”确实彻底改变了阿富汗人的生活,并改写了他们的未来。在该国最偏远的地方,人们甚至没能很快得知“9·11”事件的发生。在当时,广播和口耳相传是主要的信息传播渠道。

当“基地”组织摧毁世贸双子塔并袭击五角大楼时,瓦希杜拉25岁。那时他在喀布尔的一个市场中从事货币兑换员的工作,这是一份非正式但获得授权的工作。“两天前他们杀死了马苏德指挥官,当时市场和城市里的人们都是这么说的。”他指的是“9·11”事件前夕,“基地”组织暗杀了游击队领导人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然后就发生了对美国的袭击,从那时起,一切都改变了。”他说。

参考消息网9月14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9月10日发表一篇记者安赫莱斯·埃斯皮诺萨发自喀布尔的观察报道,题为《阿富汗人记忆中的“9·11”恐怖袭击:“从那一刻起一切都改变了”》。全文摘编如下:

阿富汗很少有人记得“9·11”。在该国3000多万国民中,有三分之二年龄在25岁以下。那些发生在距自己国家1万公里之外的袭击事件,只留存于“老人”们的记忆中,但“9·11”确实彻底改变了阿富汗人的生活,并改写了他们的未来。在该国最偏远的地方,人们甚至没能很快得知“9·11”事件的发生。在当时,广播和口耳相传是主要的信息传播渠道。

当“基地”组织摧毁世贸双子塔并袭击五角大楼时,瓦希杜拉25岁。那时他在喀布尔的一个市场中从事货币兑换员的工作,这是一份非正式但获得授权的工作。“两天前他们杀死了马苏德指挥官,当时市场和城市里的人们都是这么说的。”他指的是“9·11”事件前夕,“基地”组织暗杀了游击队领导人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然后就发生了对美国的袭击,从那时起,一切都改变了。”他说。

当他回忆起“9·11”发生的新闻时,仍然会感到一丝寒意。“我们是从收音机里得知此事的。因为那时电视是被禁止的,所以我们那时候在晚上常常听收音机,”瓦希杜拉说,“起初,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但当美国将目标指向本·拉丹时,我们非常害怕,因为美国是一个大国,它发出的威胁很危险。”每个人都知道本·拉丹是谁,他是“基地”组织的领导人。

几周后,空袭开始了。“很多人逃走了,但我和家人留了下来,我经历了喀布尔遭受的袭击。我的亲人没有一个在那场战争中丧生,但我们的一些邻居遇难了。”他回忆道。伤害随后显现出来。随着占领的延续,许多阿富汗人在美国及其盟国的空袭以及塔利班针对联军的袭击中丧生。

在喀布尔和其他城市以外的地区,信息的传播速度较慢。今天仍然只有约20%的阿富汗人口居住在城市。住在农村地区的人口约占80%。50岁的家庭主妇谢玛住在楠格哈尔省的小镇苏尔胡德。“第二天早上我们在收音机里听到了‘9·11’的消息。我们当时不知道美国发动攻击后会发生什么,但我们决定留下来。”她说。她并不后悔作出那个决定。

她的丈夫曾在军队中服役,之后在他们家附近的一小块土地上耕种。后来,她的丈夫加入了新政府军。谢玛说:“得益于他的薪水和儿子的薪水,我们过上了较好的生活。但现在,没有了收入,我们无法支付小女儿的学费。我不怕塔利班,我只想让我的丈夫和孩子能有工作,以便能够维持生活并支付小女儿的教育费用。”她12岁的小女儿害羞地躲在母亲身后。

穆赫辛是少数在电视上得知“9·11”事件的阿富汗人之一。“虽然电视是被禁止的,但我们家里有一台藏起来的电视机,晚上我们会把它拿出来。”穆赫辛说。这名52岁的男子是一家小金店的老板。“起初我们以为那只是一次飞机失事。美国威胁塔利班说,如果他们不交出本·拉丹就发动进攻,那时我们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回忆道。

尽管如此,穆赫辛并没有在“美国的战争”期间离开喀布尔,“我继续在这家店中和我父亲一起工作,就像我的孩子们现在和我一起做的那样”。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